第0595章 英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81
  第0595章 英雄

    张若素含笑看着卫渊。

    前往北印度,并且拿出双人票。

    公费出行!

    可以报销!

    这样的话,这小子肯定明白意思,就,你明白我意思对吧?

    老天师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地响,自己现在离不开龙虎山,而卫渊的战力众所周知,头铁?头铁这个个性在自家地盘上是debuff,放别人那边儿就叫做是绝世正面buff。

    游戏里面抢自家打野的红BUFF的队友是屑。

    但是去把对面的野怪全挑了的队友,那特么叫神。

    觉醒吧,潜藏在你肉体里面的头铁之力,以龙虎山天师的名义,卫渊,封印解除,出去可劲儿造吧!

    老道士心底里咕哝着。

    当然他还有更深层次的,更个人化的目标。

    实在是心脏受不住了。

    出去一趟把千秋兵家四圣,武庙十哲排行第一位给刨了出来,白起那可是在唐朝武庙时候,姜太公左侧第一位的十哲,你现在能把他挖出来,你在神州再呆一会儿会弄出什么人来,我都不敢想.JPG

    我就不相信。

    把你扔到国外,同样的古代神系里,你还能翻出什么波涛来。

    也好让老道士我的心脏稍微放松下。

    当然,张若素自然知道自己和卫渊的关系相当好,对方肯定也知道自己心底里的小九九,不过嘛,之后还有公款吃喝和回来报销两大绝杀,他就不相信这家伙能忍得住,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的财缘相当得差。

    又不屑于靠着修为捞钱。

    总而言之。

    强大但是贫穷。

    不过,作为彼此都很熟悉的朋友,老道士当然知道两人之间肯定还得有一番讨价还价,一番扯皮,才会最终决定下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这也算是一种消遣。

    可是没有想到,卫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下他。

    博物馆主的眼底神色,毫无疑问看出了潜台词。

    但是,但是他居然没有顺势地拉扯!

    卫馆主眼底浮现出一种怜悯的情绪,点了点头,感慨着道:

    “是有事情要做是吧。”

    “放心,老张,我会去的。”

    张若素微笑凝滞。

    “嗯?!!”

    这出什么问题了?

    等下,不对……

    嗯,不要慌,没准这小子在故作姿态。

    每逢大事有静气,我要稳住。

    老人嘴角抽了抽,眼前这个突然变得诡异地好说话甚至于带着几分怜悯的卫渊,让他眉心都在突突突狂跳,总觉得心底里突然开始慌,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卫馆主拍了拍他肩膀,感慨道:

    “不就是出差嘛,放心,有什么事情交给我,你放心。”

    “公款吃喝什么的也没必要,不过你可以放在我身上,你自己买点酒啊,给游戏里充点钱什么的,实在不行,你想要喝什么酒,我这一次出去肯定给你弄回来,就算是古印度天竺国的美酒都想办法给你搞回来。”

    小道士阿玄怔住,道:“卫馆主,师兄他不能喝酒的。”

    博物馆主和蔼可亲:“没事儿。”

    “想喝就喝吧。”

    “不碍事的。”

    张若素:“?!!”

    不对。

    有问题!

    问题很大,这个得慌一下。

    卫渊看了看懵逼的老道士,视线余光看过了姿态优雅,美好温柔,至少现在还是美好温柔的天女魃,心中感慨,又看了看旁边的小道士和凤祀羽,嘴角不自觉浮现一抹微笑,看得两个小家伙茫然,不知所措,连凤祀羽吃东西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凤祀羽缩了缩脖子,梗着脖子道:

    “卫馆主,我网课作业做了的……”

    虽然是阿玄做的。

    卫馆主微笑,道:“没事儿,你们吃你们的。”

    他噙着微笑看着凤祀羽和阿玄。

    看着后者眉心的火焰痕迹。

    在神代之中的神灵都知道,每当太子长琴弹奏起那一把凤来琴的时候,无论四海八荒,多么遥远,那一只凤鸟一定会来,不错,不错,甚是不错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直接把民政局搬过来吧?

    直接移山填海神通扛着过来。

    或者直接用一顿饭请一位山神帮忙。

    放心,工本费博物馆掏了。

    唔,凤祀羽的那个身份证能领证么?

    难怪祝融连沉睡都会回应凤祀羽的祈求,呵……东海之壑羽民国。

    凤鸿氏。

    怪不得。

    有意思,有意思。

    因为得知了某些隐秘,心境低沉的卫渊也难得有了一丝稍微显得轻松的色调,当然,最终这微笑让两个小家伙不知所措,以及让老道士头皮发麻。

    他知道自己好像要倒霉了。

    但是完全不知道倒霉在哪里。

    卫渊自己则是拍了拍老道士的肩膀,愉快地下山了。

    涂山氏祖训,长姐言传身教——

    这样让对方心里七上八下心中忐忑,其实也是愉悦的一招啊。

    就拿这个当做外出出差跑腿的酬劳了。

    至于雌雄龙虎剑,卫渊打算从北印度回来再给老道士,毕竟老人刚刚说,貌似是有什么神灵复苏了,手头还是得有几件顺手的兵器比较好,嗯,兵器这东西,越多越好。

    不过,什么大唐时期显灵的,持剑罗摩?

    那什么东西?

    不认识。

    不了解。

    没见过。

    卫渊沉思,自己当年大唐的时候也在古印度啊,怎么没见过这玩意儿,不过不管了,到时候见面了就行……他独自一人御风回到泉市的范围,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暗了下来。

    白起因为身份的问题,需要一定手续,暂且留在了龙虎山。

    一路上独处,先前强行提起的精神便又逐渐消沉下去。

    其实老道士一见面就看到了卫渊本身的情绪比较低沉。

    这也正常。

    得知了那样巨大的压力,并不可能视若无睹。

    卫渊只是人,而并非一个没有情绪波动的机器,既然是人,就会觉得恐惧,觉得茫然,觉得无力,会受伤,会痛,会惧怕,会死亡,但是也会因之而奋起,因此而上前。

    卫渊揉了揉眉心,思绪清晰冷静,到了现在。

    能够做的只有两个方向,第一是增强自己的实力,增强队友的实力,以及整体性拉高现代人族神州应对灾难的能力,第二点,尝试将古代的英雄们唤醒,如同白起,如同始皇帝。

    第一点,后面的整体提升神州能力,需要慢慢来。

    这个根本无法一蹴而就。

    但是至少,最高级别破坏性的人族兵器,能够对四凶这样的神灵造成一定伤害了,虽然对方打开神话概念,这种核武器造成的冲击还会进一步被削减,但是这样的实力也足以对大部分寻常妖兽,对普通的小神给予毁灭性冲击了。

    尤其擅长中低层次,大范围妖兽的剿灭。

    找个妖兽窝往里头一扔,好,可以看蘑菇了。

    比起拔剑杀都来得快。

    不过这也有限制。

    必须要温度抵达,或者说接近太阳温度级别的兵器才有效果。

    而这就直接将大部分的常规武器废了。

    毕竟核心温度是和爆炸当量相关的。

    而且这玩意儿对于执掌火焰之类的神灵估计没用。

    这些混蛋免疫火焰,神灵之躯又能及时分散规避冲击。

    你总不能打算用核聚变核裂变来轰击代表着大日的金乌对吧。

    火都烤不熟毕方鸟。

    对此禹王点了个赞。

    另一点麻烦就是人族在人间,而且缺乏高机动能力。

    而这帮神灵本身并不在意人间,他们所在的山海直接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包括大荒,他们可以跨越空间出现在人间进行破坏,但是人族的反向追踪和攻击能力极弱于这些神。

    不过,禹也把共工埋在了人间东海。

    还有个蚩尤之躯能制衡共工。

    来这儿就得遵守人间规矩,要不然大家一块儿玩完。

    这争取出了宝贵的时间。

    除此之外,卫渊自己现在也急需要提升实力,之前和重交手胜了一招,是因为蚩尤气息,他总不能天天去薅蚩尤羊毛,总得有自己的实力,嗯,一方面开发出人间界昆仑山的神话概念,另外一方面。

    卫渊自己的本体也需要有神话概念的战斗能力。

    要么就自己走老路子,将剑术推升到巅峰,铸造神兵。

    要么可以学习一下夸霖那样。

    找个现成的神话概念,然后铸造成神兵。

    这样的实力必然在那三种神话概念里面要更弱,属于那种投机取巧质量不行的类型,但是至少有,至于该怎么搞出神话概念,卫渊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方法,就是找个四凶宰了。

    比如说如果能稳住气运金柱,可以把穷奇的神话概念取回来。

    或者说,嗯……

    昆仑山饕餮,神话概念,现点现杀?

    昆仑出品,童叟无欺。

    在昆仑山饿得都要啃石头的饕餮狠狠地打了个哆嗦,狐疑地抬起头。

    然后继续低下头啃石头。

    ……

    最后卫渊沉思许久,才发现自己飞过了头,只好重新调转方向才回到老街附近,按下神通,像是个普通人一样走在道路上,冬天,也不知道是因为山海裂隙的影响,还是说灵气回升了,寒潮也变得生猛起来,居然下起了雪,卫渊一个人走在这下雪的道路上。

    在天上御风,他是独自走过千古的修士。

    走在地上,他是红尘万丈里的一个人。

    卫渊把双手插在兜里,听着来来往往的一个个人低语,说今天的工作,说今天的生活,或者笑着或者烦恼着,或者说这样的烦恼也是人间的一种组成,卫渊呵出一口白气,眼底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欢迎来到真实,卫渊。

    姬轩辕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卫渊走在街道上。

    心里想着该要如何提升自己,如何强化神州整体的安危。

    至于姬轩辕所说的话,或者说,他没有说出口的半句话,卫渊听懂了——是时候轮到你了,这当然没有任何需要迟疑的地方,卫渊毫不迟疑地会选择前进,他应该要尽其所能地保护着这些人。

    即便是需要对抗整个大荒。

    即便对手是曾经令轩辕孤寂,令大羿陨落,令舜帝被围杀的强敌。

    即便对手是盘古原典,是天帝帝俊,是四海八荒诸神。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如同南山之竹所制的箭矢,笔直地洞穿乱世。

    灯光下,青年扫了扫衣服上的雪,低语着:

    “当仁不让,何所惧也,对吗,夫子……”

    卫渊已经想好了之后去北印度的目标。

    如果说找不到神话概念,也只能尝试推进技艺了。

    如同大羿一样的技艺之巅峰,比如说……

    卫渊脑海中浮现出河图洛书所展现出的某个未来的可能性,持拿三千里昆仑为剑,如果说,按照烛九阴所说的来看,这绝对是神话概念级别的能力,而人族要铸造神兵,前提是道的极致或者说技艺的巅峰。

    绝无丝毫的,取巧的可能性。

    只有无可比拟的巅峰,技近乎道,这四个字连一丝的侥幸都不存在。

    那么,那个未来是再度失去了一切后,心境重新恢复抵达剑客之巅的自己,终于攀升到了神话概念,并且借此机会,以昆仑神主的力量铸造了神兵,将神话概念固化的未来么?

    卫渊心底浮现出一种萧瑟孤寂之感。

    强敌,困境,抉择,自我一齐地用上心来,还有那昆仑剑主的未来不断迫近的压迫和可能。

    仿佛这冬日的雪都变得冰冷萧瑟起来,只是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却微微怔住,看到了暖色的灯光,看到桌子上是盛放在盘子里面的菜色,有风旋转着把菜托举起来。

    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少女盘腿坐在沙发上。

    手里握着一本书,似乎是困得打盹,头一点一点的,背后的高马尾也晃了晃,只是这样了,垂下的手指还一晃一晃,维持住了法术,维持住了菜色的温度。

    一路上思考着对策,思考着面对强压下的选择的卫渊,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有什么东西化开了似的,那种冰冷沉静的现实有种被冲散的感觉,他放轻脚步,走到那边,看着天女打瞌睡的样子,突而叹了口气。

    刚刚心底曾浮现的,技之巅峰,昆仑为剑的萧瑟且孤独的画面碎裂。

    只要眼前的少女还在,自己就不可能沦落到那样的局面啊……

    卫渊低语着。

    他坐下来,看着少女困倦的模样。

    ……

    “馆主还没回来吗?要不然珏姑娘你先回去?”

    “我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伴随着几乎没有的脚步声音,隐居博物馆二楼的画师想起来下面的天女,晃晃悠悠飞下来,而后一下愣住,温暖的灯光下面,一身黑衣,头发被雪水打湿的博物馆主盘坐在地上,安静看着靠着沙发小睡的天女。

    斩妖除魔诛杀神灵的剑放在旁边。

    青年面容侧脸安静,噙着一丝微笑。

    注意到了画师的出现,博物馆主伸出一根手指抵着嘴唇。

    “嘘……”

    画师眼睛瞪大,捂住嘴重重点头。

    一步步退了回去。

    这一次没有去录像还是什么的,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一幕居然觉得自己都被触动了。

    心中低语。

    加油啊……馆主。

    ……

    翻看着一些典籍,思考西王母会在哪里的天女最近累了很久,不知不觉睡着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卫渊盘腿坐在旁边,愣了下:“渊你回来了?”

    “嗯。”

    “我给你准备了饭,我猜你走的那么着急,大概来不及吃。”

    “嗯。”

    天女晃了下头,似乎是睡得头痛了。

    博物馆主看着少女,不知道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他轻声道:

    “珏,你真像是英雄啊……”

    少女似乎觉得有些好笑,道:

    “你在说什么啊,渊。”

    “英雄,那不是能够恰到好处地出现,然后拯救其他人的人吗?”

    “我看过书的。”

    “你才像是英雄吧?你救了很多人啊,比如夸霖好像也是你救的,还有那位始皇帝,还有许许多多其他人,在这个时代也一样啊,你击败四凶,还有很多次……”

    青年看着少女很有兴趣地数着什么,心中不知为何地放松下来,眼底安静。

    你难道没有发现么……

    上古之死。

    秦末霸王穿心之伤。

    三国失去一切后的孤独寂寥。

    还有和山君决死时候的力竭昏迷。

    你总是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啊。

    从古至今。

    我或许一直在拯救别人。

    可只有你是在拯救我……

    少女摇摇晃晃,马尾摇摇晃晃。

    卫渊安静看着少女,吐出一口气,忽然笑起来:“果然啊。”

    他道:“人果然是会爱上拯救自己的英雄的……”

    “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