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3章 你的死兆星亮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73
  第0593章 你的死兆星亮了

    姬轩辕的话里和神态上,不再有平日的轻松或者那种像是隔壁大哥那样的模样,而是沉静而温和,虽然温和,却又仿佛带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沉重感,注视着卫渊。

    卫渊能够感觉到那种潜藏于英雄史诗中的巨大压力。

    什么时候,才需要英雄呢……

    他之前一直本能地认为英雄的出现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了一直被无意识忽略的这个问题。

    若非是无止尽的黑暗,那么一缕光明的绽放也不会如此地璀璨。

    光只有在黑暗中才会被需要。

    在那口口相传的时代里,被传唱了几千年的英雄史诗,到底代表着当年的压迫和黑暗有多么沉重,才会让当年拯救者的故事这样一代一代地记录和流传下来。

    姬轩辕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而烛九阴语气平淡:“你有足够的时间来接受这一切,但是这就像是一扇窗,你打开了,就再也不可能会遗忘的,不过,也并非是只有你是这样。”

    烛照九幽之龙喝了口茶,道:“当年颛顼也是你这样的。”

    作为这上古老男人天团里面唯独的神灵。

    烛九阴见过很多东西,他悠然道:“颛顼少年时的性格,就如同后来禹补充山海经大荒那边的时候,在《大荒东经》里面记录的文字,‘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

    “嗯,当年禹没有分裂山海万界的时候,少昊所在的羽民国,和大荒外的神代东海是连接着的,那个地方的边陲,有名为墟的地方。”

    烛九阴声音顿了顿,但是没有提起自己之前去大荒解决那所谓河图洛书的时候,发现囚禁天女魃的幕后存在来自于归墟,只是平淡道:“颛顼从幼年时就被送到远离中土的少昊部。”

    “在那里长大,直到少昊作为人皇。”

    “颛顼也才随着少昊回到中原。”

    “而在从小培养他的时候,颛顼既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修行,总是偷懒,喜欢逗弄一只只鸟儿,抱着那种如同人一样大,羽毛洁白细腻的神鸟玩耍,尤其是喜欢去弹琴,少昊好像劝了好几次没用,最后被气得直接扛起颛顼的琴瑟扔到了归墟里面。”

    “所以记录说,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

    “至于理由……呵,我很好奇性格温和能令百鸟为其官吏的少昊,是被气到什么程度,才直接把自己侄子的乐器都给扔了。”

    卫渊:“……”

    “哈??!”

    哪怕是被巨大消息冲击过,卫渊仍旧感觉到荒唐,嘴角抽了抽。

    他完全能理解当初事情的大概模样,毕竟也是那个时代的人。

    嗯,鉴于那个时代的精神享受比较贫瘠。

    大概可以把琴瑟和这个时代的游戏机,或者说音游划等号。

    这样当年发生的事情就显而易见了。

    少昊:孩子啊,该读书了。

    颛顼——打游戏。

    少昊:孩子,今日要练习剑法了。

    颛顼——专心致志打游戏。

    少昊:侄子,你该要学习如何治理国家了·语重心长

    颛顼:一人双手连弹琴瑟之最古音游爱好者高端操作.JPG

    少昊:“……”

    少昊:颛顼,你特么给我站起来!

    不知道当初是怎么交流的,也不知道颛顼是不是顶嘴了。

    总之最后,温文尔雅的未来人皇少昊直接大怒,提起颛顼的‘游戏机’,而后一路狂奔直接跑到东海大壑归墟旁边,估计还是当着颛顼的面儿,然后一个助跑发力衔接人皇上投,嗖地一下直接把颛顼的琴瑟牌游戏机扔到归墟里面。

    打游戏打游戏!

    我特么让你打游戏!

    你打个der!

    回来给我读书练剑!

    女娲的,反了你了。

    而后一边狞笑着一边提着重度游戏还好者·幼年颛顼的后领子拖回去强行补课,而最终,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不能说的,但是大概率是契这个腹黑愉悦犯在后面补充了‘弃其琴瑟’这四个字,只要教育过熊孩子的都能脑补出当年发生的事情。

    卫渊嘴角抽了下。

    感觉五帝在他眼里本来就不多的端庄形象再度地破碎了。

    轩辕,传说中的热血笨蛋,被白泽茶得要死的主角。

    另外似乎被玄女补充了御女三千的恐怖黑历史,导致女人缘直接降低到负数而本人丝毫不知的爽朗青年。

    少昊,对外是风度儒雅无懈可击的人皇,对内是会被侄子气得暴跳如雷扔掉游戏机,抚养后代经验值为零蛋的新手奶爸。

    颛顼,智慧果决,但是少年时期是音游重度发烧友外加死宅。

    曾经被叔父少昊铁拳制裁。

    尧:退休后蹭饭爱好者,年少俊朗,老来秃头。

    舜:XP姐妹花最古爱好者。

    毛线的五帝,偶像光环彻底破碎。

    卫渊叹了口气:“总感觉,他们身上的偶像光环全都碎掉了。”

    姬轩辕哈哈大笑道:“什么偶像光环,我们也只是人啊,当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和弱势的地方,也因此才是人类,你当我们是什么?是那些所谓的神灵吗?喂喂喂,我们好歹是你们的祖先,没必要把我的爱好什么的都剥夺掉吧?!”

    是啊,他们同样是这样有缺陷的,鲜活无比的人类。

    他们也只是人而已。

    会有喜欢的事情,会犯错误,会受伤,会痛,会死。

    但是他们会成为英雄。

    会站在所有人最前面,会开辟出未来的道路。

    烛九阴见到卫渊所受到的真相的冲击逐渐降低,道:

    “不过说起来,也就是在羽民国,也就是少昊之国那里,颛顼认识了祝融,两个人算是都喜欢弹琴。”

    卫渊点头。

    明白,最古音游发烧友同好。

    很可能附加两小无猜这个身份。

    难怪后来祝融会选择化作夏官来帮颛顼支撑人世,还有这个关系在。

    烛九阴随意道:“所以当颛顼的琴瑟给少昊扔了以后。”

    “祝融就自己悄悄做了两把琴,一把给他一把给自己,一神一人悄悄斗琴,后来转世人间一趟,喜欢上了人族的女子,生了孩子,名为太子长琴……”

    卫渊下意识道:“后来呢?”

    烛九阴双目幽深,语气平淡道:“后来……那人族女子寿尽而亡。”

    “哪怕是火神祝融也感觉到痛苦,祂终究无法再留在人间了。”

    “其实所爱去世的时候他没有觉得极端的痛苦,因为神力的原因,那女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在她去世之后,或许,祝融满眼所见的,是那少女第一次见到祂时候热切灿烂的追求,是那个少女给祂摘花,是那少女的一颦一笑。”

    “祂说过,那是个很笨很蠢的人,第一次见到祂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希望能够让神作为自己的丈夫。”

    “甚至于想过直接把祝融绑起来,被祝融轻易地挣脱。”

    “呵,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怎么可能?

    那是煊赫强大的火神!

    是灿烂明亮,自信到无可匹敌的持剑少年天神,威严,强大,是四海八荒年青一代最强的神灵。

    一个凡人自然不可能捆绑住神的。

    祂想着。

    但是最终神还是被困住了。

    “神是无所畏惧的,强大到无可匹敌的,火焰可以燃尽一切的杂念,但是那个时候,祝融发现自己软弱地仿佛……仿佛一个凡人。最终祂逃离般地带着太子长琴离开了人间,颛顼也已经老去,他们最终分离。”

    “祂将第三把琴交给了太子长琴。”

    “而最终,颛顼死去,祝融也再不抚琴,那三把琴也只有太子长琴还在用,名为鸾来,凰来,凤来,属于祂的那一张琴,因为最弹奏琴的时候,会有一只凤鸟来寻他,便叫做凤来琴。”

    卫渊沉默,似乎也能看得到祝融的过去,神不会被凡人困住。

    可最后神灵是否真的没有被一个人类所束缚住呢……

    其实作为轩辕后裔的颛顼,需要让远在海外的少昊抚养。

    这已经代表了某些,无法记录的残酷历史了。

    英雄的辉煌是巅峰,但是啊,在落幕的时候却并非是那样的。

    那个时候的轩辕,失去了妻子,而常先衰亡,力牧战死,风后不知所踪,天女魃和庚辰被污浊,游荡于人间,蚩尤死去,作为半个前辈的神农也死于非命,亦敌亦友的刑天更是被他亲手斩首。

    最终没有敌人,没有朋友。

    作为帝王的姬轩辕拄着轩辕剑,站在轩辕丘,孤独地看着人间。

    看着自己的过去。

    那时候,恐怕只有白泽还陪着他。

    过去有多么灿烂热闹,在所有人离去后,便会有多么孤独。

    而独自一人吞下这绝望和孤独,庇护苍生,便是人皇的宿命。

    不过……

    卫渊突然思绪微顿,脸上表情凝滞,抬起头,看向烛九阴。

    “太子长琴,凤来琴?”

    “我可以稍微问一下吗?他在哪里弹琴?”

    烛九阴随意道:“羽民国,也是少昊原本治理的国,后来交给了祝融,少昊的妻子就是羽民国的凤鸿氏,后来似乎这个姓氏逐渐分化,变成了凤氏。”

    卫渊嘴角抽了抽:“来自于羽民国的凤氏?”

    “太子长琴长得怎么样?”

    “温和俊雅,虽然是火神祝融之子,但是因为母亲是人类,所以生下来的时候没有做到完美的神躯,没能权能不露在外,在眉心留下了火焰的纹路胎记,也或许是因为在母胎中散发出了火焰权能,才导致祝融妻子的元气受损,导致早早离世吧,这或许也是祝融的心魔。”

    火焰纹路……

    卫渊沉默,道:“那,祂的性格?”

    烛九阴还没有开口。

    刑天爽朗大笑,抢答道:

    “他啊,我知道,和庚辰一起被评为整个山海大荒脾气最好的两个青年神灵,虽然祂其实是半人半神来着,性格很好,兼具了神灵的俊美和人类的温和。”

    “和昆仑武神庚辰一文一武,是当年女神们所眷恋暗自喜欢的那种。”

    “脾气好到那只凤鸟每次过来找祂,都会提前准备好吃的。”

    “最后到底是为了吃的还是琴音都不一定了啊。”

    他感慨道:“其实我觉得,我也挺好的啊,还会唱歌。”

    “可那些人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轩辕毫不客气地回答:“因为你是用肌肉唱歌,用拳头跳舞。”

    刑天大怒:“那也是唱歌!”

    “你问,谁说我不是在唱歌?!”

    而卫渊陷入沉思。

    相貌温和,眉心火焰痕迹,擅抚琴,天赋卓绝,人族。

    来自于少昊之国的凤鸿氏。

    抚琴之时,山海八荒,无论多么遥远,都会有一只凤鸟前来聆听起舞,而太子长琴时会取出果子来喂食这一只凤鸟。

    结合历史和神话来看,为什么这么眼熟……

    卫渊沉思。

    而后右拳砸在左手手掌上,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

    张道友。

    你死了,你头顶的北斗七曜星在闪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