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1章 神话最强废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76
  第0591章 神话最强废物

    兵主蚩尤的热情让卫渊心中浮现出警惕之心。

    但是那一帮子神代老男人们并没有像是卫渊猜测的那样直接翻脸,而是在对面给他幻化出一张椅子,让卫渊坐下,卫渊道谢坐下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嘴角抽了抽。

    不对啊,这是我的梦。

    为什么你们比我都熟了?!

    烛九阴没有给他吐槽的机会,语气平淡询问道:“先从头开始讲吧,毕竟过去的你,就算是跟着大禹,也不过只是个普通人,而且是无法修行的那种,有些东西你就算是看到了,那也没有办法理解。”

    “甚至于你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会在下一刻忘记。”

    “忘记?”

    “对,出于你魂魄对生命的自我保护,看到无法理解的存在会自然而然选择忽略和遗忘。”

    “首先,你觉得,神话概念是什么?”

    卫渊迟疑了下,想到白泽所说的重的神话概念状态,强大到足以支撑天穹概念的坚实存在度,以及庞大无比的身躯,感受到之前重打算开启神话姿态时候那种恐怖的压迫感,想了想,回答道:

    “强大,极为强大。”

    “甚至于可以说,是凌驾于我所知一切力量的强大。”

    “我几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几乎是无法战胜的那种强大。”

    烛九阴沉默,道:“果然是这样想了。”

    卫渊:“???”

    一阵沉默之后。

    那边刑天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得意洋洋道:

    “我就说嘛!他一定会这样想的,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辈众人,来来来,愿赌服输,给钱给钱!”那边一众老男人们面色纠结不愉,但是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张纸,抛到了刑天不知从哪儿弄出来的盒子里面。

    甚至于刑天甚至于把自己的头啵地一下拔出来。

    然后问自己的身躯要了一张赌注。

    卫渊嘴角抽了抽,指了指这些老男人,道:“这是……”

    烛九阴面不改色喝了口茶:“如你所见。”

    “打赌?”

    “是。”

    “赌注是什么?”

    “之后一段时间的点菜权。”

    卫渊:“……”

    厨子愤怒:“那不还是我来?!”

    羊毛出在羊身上,顺便拿着羊毛赌羊羔?

    你们有多无聊?!

    卫渊嘴角抽了下,幸亏烛九阴至少是冷静理智而且清冷……他思绪凝滞,看到烛九阴从袖口里面掏出一打的赌注条子扔到盒子里面,赢麻了的刑天放声狂笑,极有文官的风格。

    卫渊看了看刑天,又低头注视着烛照九幽之龙。

    什么都没问,但是好像什么都说了。

    所以,你为什么也掺和进去了?

    烛九阴语气平淡,面容苍古悠远,道:

    “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

    “我们回归整体。”

    烛九阴下一秒把话题拉了回来,无视了旁边作老农丰收状的刑天,想了想话题,解释道:“首先第一点,神话概念,并不等于战斗能力……”

    卫渊微怔:“不等于?”

    烛龙颔首,道:“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错觉,只是和你交手的重,祂是以战斗所长的神话状态,如同石夷,祂的神话概念用来战斗其实颇为浪费,如果你还是不了解的话,我可以简单举个例子。”

    “就比如说……”

    “你猜猜看你这段时间接触的生灵里面,谁具备了神话概念?”

    卫渊迟疑,而猜了好几个没有猜对。

    包括珏,崇吾山主,以及西山界战力最强的泰器山神和钱来山神。

    都被否决。

    烛九阴喝了口茶,沉默了下,道:

    “其实是白泽。”

    卫渊沉默了下:

    “白泽?”

    而后他感慨着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我居然没有想到……”

    “白泽居然是一个种族的名字啊!”卫渊恍然大悟:

    “我都不知道呢,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那一只咸鱼,原来还有其他的优秀存在啊,是他父亲还是祖先吗?我真想要见识一下那只真正强大掌控神话概念的白泽啊。”

    “不,白泽就只有一只。”

    “就一只?”

    “就一只。”

    “只有那只?!”

    “对,只有那只。”

    “不骗我?”

    “没必要。”

    卫渊——完美假面破碎。

    他嘴角抽了抽,声音提高了几个度:“白泽?!”

    “是那个白泽?!”

    “是那个白泽。”

    “神话形态?!!”

    “神话形态,还是天生具备的那种级别。”

    卫渊:“……”

    神农姜叔揉了揉眉心,稍有些牙痛般地道:

    “是,确实是废物了点,但是也确实是神话概念级别的能力。”

    “姑且可以认为是最废物的神话概念了。”

    “听说你们人间有教派宣称神全知全能。”

    “那么白泽大概等同于0.5个他们的神吧。”

    神农感慨。

    刑天补充道:“全知。”

    蚩尤平淡道:“但是无能。”

    他们齐齐道:“所以是废物。”

    轩辕大怒:“胡扯!我不准你们这样说我的好朋友!”

    “祂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

    卫渊沉默,道:“那他是废物吗?”

    “是废物。”

    轩辕如是回答。

    声音顿了顿,重重一拍桌子,震声道:

    “你们知道什么,祂已经很努力了啊!”

    好的,懂了。

    刑天感慨道:“轩辕你还是真的袒护白泽啊。”

    姬轩辕道:“那是当然。”

    他咕哝了下,然后拍了拍梦中幻化出的轩辕剑,微笑着感慨道:

    “毕竟,白泽和轩辕剑,是只会追随我的啊。”

    “我自然也要庇护他们。”

    卫渊:“……”

    “啊对对对。”

    “老祖宗你说的对。”

    他赞同着,然后面不改色移开目光,嘴角抽了抽。

    白泽,你当年到底是有多茶?

    精通大腿人性的挂件大师么?

    卫渊低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过来,把脑海中自然而然控制不住浮现的,‘苦主姬轩辕发现白泽行为之后强烈要求分他一条烤白泽的画面’压下去,认真思考,而后自语道:

    “神话概念,不等于正面战斗能力。”

    烛九阴颔首:“是,神话又不是一场厮杀,也不是力量为尊。”

    “而且并非是随意一个神灵都能具备这样的能力,那代表着某一种领域的极致,是抵达极致后所凝聚升华的东西……但是极致可以是方方面面,并不代表着战斗能力,而且哪怕是擅长战斗的神话概念,也是有不同的侧重的。”

    “就比如说,重黎这两个力量之最,如果开启神话概念模式。”

    “那么哪怕是帝俊都无法和他们正面对拳赢过他们的。”

    “女娲造化创人自然是伟大的力量,但是你总不能够让娲皇用她的拳头,去和足以支撑天地的盘古原典比试手腕力量的大小对么?如果说真的非要以自身本体抵抗重神话形态的全力一击,不被重创的只有寥寥数人。”

    “比如说快速复苏的石夷。”

    “比如说神代代表着‘起死回生’这样强大恢复能力的神农。”

    “其余的,哪怕是帝俊,哪怕是娲皇,去硬抗重黎的力量都不会有好下场,当然,祂们完全没有必要硬抗,和重黎战斗应该选择其他风格。”烛九阴喝了口茶,道:

    “战斗是多方面的,甚至于还有技巧和战斗意识的考量,单纯力量强大,也不能代表着战斗起来会是胜利者。”

    “如同人间,猛犸象,海中巨鲸,比起力量来说远超人类。”

    “但是人族仍旧可以杀死它们。”

    “重黎的力量强大,天下闻名,这是无上的荣耀,可这也是很糟糕的事情,因为谁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基本不会有谁选择和重黎正面近距离战斗……嗯,除了你。”

    烛九阴面不改色表扬了下卫某人,然后提起其他顶尖存在的对抗方式,道:“比如神农应该会选择借助神农鞭翻转之力,布下针对神的毒阵,大羿会选择拉开足够距离,让自己被击中之前足以爆发出九星连珠射,轩辕会选择结阵或者快速骚扰进攻。”

    “帝俊会选择高度选择摇落星辰不断轰击祂的身体,而娲皇……”

    “嗯,娲皇地位崇高,造化创生,但是其实本身不是擅长战斗的类型,神话又不是只有打打杀杀。”

    “不过没关系……”

    烛九阴喝了口茶,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祂哥很能打。”

    “可以说,是非常能打的那种。”

    “所谓伏羲一画开天,上古之前,能够部分开辟天地规则的强者里面只有他拎着画轴当武器,一般都是用斧头的,顺便他还创造先天八卦,发明了最初的记录历史的方法,结束了人族结绳记事的过去。”

    “还发明了瑟和曲子,和娲皇一起琴瑟合奏,很优雅。”

    “可以一边弹曲子画画,一边把画卷起来砸人。”

    “基本可以认为,人族文官的传统是从那个家伙那里传下来的。”

    刑天得意道:“所以我就是作曲唱歌的文官啊,渊,你要向我们学习。”

    “……”

    卫渊额角抽了抽,低下头,扶着额头叹气。

    沉默思索,隐隐约约把握到了烛九阴所说的神话概念。

    是某种领域抵达极致后达到的境界。

    有的是防御第一,有的是再生第一,也有的是创生万物,移星换斗。

    可以用于战斗,但是并不一定擅长战斗。

    让再生第一的天神和重黎掰手腕就属于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所以说,针对不同的顶尖神灵,会根据对方的神话概念和权能进行不同的战斗选择,比如说面对防御的就要瓦解其肉体的坚实度,面对擅长力量的,就选择放风筝,反正不可能和祂对拳。

    卫渊明智地忽略了自己和重硬刚的记忆。

    反正那是没开神话形态的重对吧?不算不算的。

    非要说打起来谁强谁弱,这得要看打完以后。

    又不是比数据。

    况且就算是比数据。

    你憋着一泡陈年老翔和磕了炫迈的对手打,哪怕你纸面数据高点,你也未必能赢,数据如何,还得要看发挥,以及冥冥中的气运,比如说你打架前说一句,这次打完我就回老家结婚,大概率会给自己上一个强大的BUFF。

    卫渊若有所思,而后想到一件事情,好奇道:

    “重的力量强大,速度可能比较弱。”

    “那有没有力量更强的,速度也更快的?”

    烛九阴道:“有的,过去有。”

    卫渊疑惑:“过去?”

    姜叔沉默了下,道:“其实是不周山神,力量大概等同于烛九阴本体,重,黎,甚至于附带九幽的支撑力加起来这么高吧,虽然当年祂不怎么管事情,但是祂的力量真是强大地离谱。”

    “那他现在呢?”

    刑天果断道:“……躺了。”

    而后看向旁边轩辕。

    蚩尤,大羿,神农一起看过去。

    轩辕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别看我,我只是之前的战斗记忆和天地烙印的聚合体,来源于刑天,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只是迷迷糊糊有点印象而已,这事儿和我无关。”

    烛九阴平淡道:

    “当年共工化身为人,和颛顼争夺帝位,大限将至的轩辕决断。”

    “共工输了在那里翻脸大吵。”

    “不周山神躺着看热闹。”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才是最大的热闹。”

    卫渊嘴角抽了抽,似乎隐隐明白了——

    人不周山神和倏忽,浑沌一个年代的老前辈,没事儿撑着天地,闲得无聊地都在物理意义上长草了,突然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你能不看吗?不,你不能。

    这瓜,不可不吃!

    正躺着在那儿吃瓜吃得不亦乐乎,突然发现自己成了瓜里的猹。

    远远地看到那小子发飙,看得正开心。

    哟,吵起来了,吵得好啊。

    打,打起来!

    哎呦,共工这小子不行啊,居然气跑了?

    嗨,这小子,我当年就……

    等等?这小子怎么过来了?

    嗯?速度怎么好像越来越快了?

    卧槽你停一下!

    基本可以等同于安安分分宅家躺在沙发上一边喝可乐一边嗑薯片这样状态的不周山神懵逼的发现,新生代神灵里最强的共工居然直接冲自己来了。

    总之最后的结局。

    暴怒的共工直接疯狂加速然后一个死亡头槌,库嗤一下直接把不周山神干出个腰间盘突出,然后那位老山神直接躺了,毕竟那时候的不周山神估摸着多少年没打过架,也没预料到这么个头铁的后生就么一下撞自己腰窝上。

    神话形态百分百的没开。

    结果就无了。

    就像是重完全没有预料到卫渊能开启神话概念级别的攻击。

    没有开启自身神话概念,否则的话,也未必会受到重创。

    烛九阴淡淡道:“至于祂现在的存在……”

    “人族所谓三十六无上神通里面,挟山超海并非是泰山,而是不周山神,祂过去可以带着不周山穿梭神代外海,前去和代表着阴阳为一的浑沌闲谈,现在代表着阴阳混沌的浑沌被凿开七窍没了,不周山神也躺了。”

    “倏忽这两个古代神帝也自惭地自我封印在了外海。”

    “更古老的这些神灵真是荒唐又没脑……不,我是说,荒唐又浪漫。”烛九阴面不改色,补充:

    “当然,不周山还在,不周山神其实还有可能醒过来的。”

    “嗯……大概。”

    卫渊:“……”

    好,懂了。

    那老先生怕不是醒不来了。

    虽然卫渊很讨厌神棍,但是碍于某些原因,他具备充分的和神棍沟通的技能点,当然这并不有损于他想要把各种老神棍小神棍捆起来的冲动,这样的冲动强烈到离谱,就仿佛他冥冥中曾经被某个神棍捆起来似的。

    烛九阴转而道:“当然,除了类似于白泽,重黎这样的天生神话概念,还有另外两种。”

    “其中一种,就是你们人族想方设法做到的。”

    祂语气微顿,而后看向卫渊,似笑非笑道:

    “比如,你其实已经具备了其中一种神话概念。”

    “要不要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