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0章 蚩尤的小课堂开始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97
  第0590章 蚩尤的小课堂开始了

    “不,我觉得我可以解释的……”

    “武安君,我觉得,这或许是出了什么问题。”

    儒雅温和,至少看上去如此的武安君拍了拍卫渊的肩膀。

    用手指指了指后面的方向,微笑道:

    “嗯,你说,我听着。”

    看着卫渊被武安君拖走,当然,重点是卫渊觉得自己是冤枉的,这件事情完全可以讲清楚,所以也没有怎么反抗,总之一阵兵荒马乱,金乌转世赵公明则是藏在一处奋笔疾书,把罪行的八卦,不,最新的情报记录了下来。

    明艳大方的天女魃抿了抿唇,疑惑着:

    “是说错话了吗?”

    她在心底里问。

    “废话,你话里面没有加指代词,谁知道你说的是谁?”

    九天玄女无可奈何。

    为了防止失忆的天女魃在无意间展开权能化身为上古凶灾旱魃,直接将方圆千里的大地化作赤红焦黑的火山岩这种‘赤地千里’的神话概念,九天玄女残留的灵性被烛九阴直接塞进了女魃的身体里。

    九天玄女,玄者壬,代表着水。

    只有她能更好地克制住女魃的赤地千里。

    毕竟其他凶兽也就只是能做到让一座城市干旱。

    但是坦白讲,方圆千里这个范围和一座城市不可以同日而语。

    赤地和干旱也完全是两个级别的破坏性。

    而且女魃的速度也一点不慢。

    此刻九天玄女无奈至极,而后咬牙切齿道:

    “你应该说,那个负心剑!”

    “居然在这些年里面连续换了两个主人,而且马上就要迎来第三个,它它它,轩辕剑,混蛋,那个小碧池,那个水性杨花,拈花惹草的所谓神兵,我一定把他扔到火炉里炼掉,祝融的火做的到么?不行的话我们再找其他的火……”

    “可恶,白泽在这里就好了,祂肯定知道哪儿有这种地方。”

    九天玄女在自己妹妹的真灵里面表达自己的不满。

    碎碎念啊碎碎念。

    有点像是用力跺脚的小姑娘。

    天女魃疑惑回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觉得它负心多情呢?”

    九天玄女回答道:“这还不算是多情吗?!”

    “祂这几千年里面,居然认可了第三个人!”

    “我这几千年里就没有变……”

    她嗓音戛然而止。

    天女魃抿唇微笑着,她在不愤怒到极致的时候,笑起来真的很温柔,而且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俯瞰着凡人的所谓温暖,而是像是冬日的暖阳,是在小锅子里面沸水煮开的小块豆腐,甚至于可以说是捧着烤好的红薯走在下完雪的道路上,那种热气腾腾的温柔。

    当然,前提不要遇到庚辰。

    “我最近回忆起来,小时候,或者以前,娘娘带着我们下凡来,有个很夫子说过,人是会根据自己为基准进行判定的,有的人矮些,就觉得别人太高了,有的人不择手段,就会觉得其他君子所作所为过于呆板。”

    “在我看来,五千年里面其实只是换了一个主人,这才遇到第二个,已经是很好啦,但是在你眼里这却是负心的,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你这五千年里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变过?”

    稍微记起来一些东西,但是不多的女魃询问。

    九天玄女反驳道:“怎么可能,夫子说的是人,我又不是人类。”

    “再说我怎么可能这么久还记得他?”

    女魃笑着道:“我又没说是谁。”

    她低下头,轻声道:

    “神是很难和人共情。”

    “而我们,是尤其特殊的存在,是最纯粹的元气状态,空空荡荡,混混沌沌,是一团火焰,一团水流,更是不会有人类的喜怒哀乐的,如果说神灵也是有心的,那么我们的心就是一团空洞。”

    “所以啊,玄女,你现在也有了喜怒哀乐。”

    “我想一定是谁把你心里的空洞填满了吧……”

    ……

    “原来是这样,抱歉。”

    在经受过大秦黑冰台确认语言真伪,甚至于并指通过运气观劲查勘过魂体后,武安君脸上浮现出抱歉的神色,道:“是我过于莽撞了,我还以为……”

    “呵,你不愧是我大秦的锐士啊。”

    “能够为了所爱保持两千年的忠贞,做的好啊,渊!”

    “不愧为我大秦的少上造!”

    “能够一直到现在都维持着元阳之体,做的好啊,渊!”

    “不愧是王上的执戟郎!”

    卫渊嘴角抽了抽:“……”

    你是在夸我么?

    你是在夸我的吧!

    他嘴角抽了抽:“您过誉了。”

    武安君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迟疑了下,还是道:“不过,你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是可以和我说的,当年我攻破楚国,剿灭古蜀国那些自称为神的国时候,是缴获了一些药材的……”

    卫渊伸出手反扣武安君手腕,道:“不!”

    他额角抽了下,道:“这个,真不需要……”

    ……

    最终总算是弄清楚了说的是轩辕剑,当女魃,或者说玄女知道轩辕剑没有落入大荒的手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女魃凑近看了看卫渊,把后者吓了一大跳,这位在平日里看上去温柔的天女微笑着道:

    “我突然想起来了。”

    “你也是那样的吧……”

    像是轩辕那样,填满了她的空洞。

    卫渊不解。

    天女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卫渊离开,看着卫渊去了其他地方。

    道:“我感觉到他的真灵里,藏着一缕轩辕的记忆气息。”

    “你藏在我这里,难道说是害怕见到轩辕吗?”

    九天玄女不答。

    反正祂是代表着水之流转的,就算是这一千年两千年五千年里心里面多怀念多想那个家伙,真的见面了,也一定会维持着神灵和师父的高冷,千回百转像是深海之下激荡的波涛,表面上仍旧是风平浪静的说一句,许久不见。

    她总觉得要不是这样,当年也不可能让轩辕被嫘祖带走啊。

    而且,而且……

    最后明明是轩辕那蠢货的错啊。

    哪里有养成系伪青梅教你剑术兵法的师父会突然输给从天而降的大部落骑熊的少女统帅这样的道理啊!

    明明就没有,明明就不可能会输啊!

    玄女在天女魃的脑海里幻化出轩辕灿烂的脸。

    天女魃自言自语道:“如果是我的话,是一定不会退后的。”

    “一定会一把把他抓在手里。”

    “让他再也抛不开。”

    不愧是你。

    玄女反驳,却也有些羡慕这个妹妹的直来直去,羡慕她的果断,又想起了最为年幼的珏,神色迟疑,突然浮现出好奇的念头来,陷入沉思,她自己有着作为六壬之创始者,作为水之变换无形,以观未来的一面。

    同样有用兵如水,战无不胜的昆仑战神的暴烈一面。

    女魃有着温柔安宁的火这一面。

    却也同样有暴戾强大,作为旱之灾劫的旱魃这个神话侧面。

    珏……

    她的神话概念一面是什么?

    风的灾变,是什么?是风暴,还是说……

    她看了看幻化出来的,青年轩辕灿烂的笑容,仿佛仍旧还是神代的昆仑大荒,是那个热血笨蛋扛着剑走向天下的开始,咬了咬唇。

    一拳砸在幻化出的轩辕腹部。

    ……

    “嘶!!!”

    卫渊清醒之梦中,以天地烙印以及记忆重化的轩辕战魂突然倒抽一口冷气,捂了捂肚子,卫渊被拉来补课了,关于神灵概念的重点,不知道为什么,也可能是这个知识点实在是太重要了。

    蚩尤居然难得出来催促卫渊早些进来。

    卫渊只好向老道士要了一间厨房。

    如果用客房的话,修行之类的,老道士可能会好奇,还有赵公明在,可能会引来比较麻烦的事情,这厨房就没有顾虑了,门窗一关,说是绝密配方,进来的没饭吃,他们是不可能溜进来的,老道士看着卫渊进入了门里,好奇今天晚上会不会吃到什么好吃的。

    却突然有一道传音传来,微微皱眉。

    旁边林守颐讶异道:“怎么了?脸色有点不好看……”

    “没什么……”

    张若素垂眸,道:“北印度神系才刚复苏了几个,现在那边就开始跳了。”

    “哦?谁?”

    老人疑惑,道:

    “似乎,是传说中在大唐时显圣,手持太阳神戒日之剑的,持剑罗摩?”

    厨房里头。

    卫渊坐在椅子上,双眸微阖。

    来到了梦中。

    而后怔住。

    他疑惑地抬头,看到前面一堆的老前辈们一排坐开。

    只是不知道夸父去了哪里。

    “你终于来了。”

    蚩尤低语。

    你特么还真敢来?!

    卫渊点了点头,好奇道:“关于神话概念……我想要问一问,还有夸父哪儿去了?”

    “他,他有事情,先去九幽了。”

    烛九阴抿了口茶。

    “至于神话概念。”

    “今日我们就会教导你的,关于神代最强,关于速度第一,力量第一,莫测第一,诡异第一,以及当年人族的事情,这些事情,我们统统都会告知于你,过去的你不够强大,不必知道这些东西。”

    “现在既然已经和重交手过,那么也是时候告诉你了。”

    “以及,你或许也能尝试执掌一二。”

    刑天点头:“是啊。”

    “我们会亲自告诉你,什么叫做神话概念。”

    “以及神兵和神话概念的联系。”

    “一定会教会你的!”

    “对,绝对不会让你忘掉的!”

    一众老男人微笑着保证,笑声里面透露着欢快和喜悦的氛围,透露着即将教导学生的诚挚开心,像是要将一生心血流传下去的前辈般无害而宽厚,他们坐成一排,他们坐在高背椅上,椅子连起来,投落下来的影子黑漆漆地像是一个棺材。

    在椅子背后投放的阴影里面塞着蚩尤十魔兵,塞着轩辕剑投影,塞着神农鞭,堆得满满的,后面是被把手脚捆住住,连嘴都塞住的夸父:

    “唔唔唔……”

    “唔!唔唔!!!”

    不要过来啊!

    这一次的训练……

    只要在发出一点声音,只要在发出一点……

    祂想要竭力地给出自己的提醒,让卫渊能够注意到,直到他发现,素来冷漠自傲的蚩尤,居然主动站起来,亲切地把手按在卫渊肩膀上,把卫渊的肩膀揽住,或者说,箍住,微笑着道:

    “放心,关于神话概念,你一定绝对不会再忘记了啊。”

    夸父:“……”

    躺平,放弃挣扎。

    我尽力了,卫馆主。

    麻了,随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