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8章 关于新朋友给你认识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4
  第0588章 关于新朋友给你认识下

    “渊……”

    董越峰呆呆地看着那个古朴的文字。

    一片安静里面,只有白泽的鼾声不断地响起。

    老人扶了扶额角,自然而然地想着道:“……是复圣颜渊么?”

    “那位克己复礼的仁者?”

    “他居然也有这样……这样……”

    老人语塞,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些文字里面流露出的豪迈和刚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这些文字,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那个博物馆主,最后声音顿了顿,古怪道:

    “也有这样坦诚和刚直的一面么?”

    “看来一些刻板的印象也不能尽信啊,颜渊也一直没有出仕,安贫乐道,似乎也能对的上,不过,温和儒雅如他,会说出‘可杀而不可辱,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诸侯’这样的话吗?”

    “这,这也太……”

    老人叹息一声:“这话也太直愣愣的了啊。”

    “几乎能和卫馆主比比头铁了。”

    ……

    撑天之神重恢复了人类的形态,只是祂的心情很难说是有多好,寻常的人族,兽族,哪怕是神都无法伤害到他,因为祂是足以负担苍天概念的神灵,但是现在,九黎加以天诛级别的破坏力,真正对他造成创伤。

    哪怕是恢复人类形态。

    他的右臂仍旧是空空荡荡,去演神雕侠侣完全不需要化妆。

    此刻愤怒,痛苦的撑天之神神色呆滞,面无表情。

    但是导致他面无表情心情复杂的可不是战败的原因。

    而是因为,祂周围围绕着一堆山海昆仑妖兽化形的人。

    火锅热气腾腾地翻滚着,里面各色的食物,羊肉片,鸭血,还有蔬菜翻滚着,石夷面不改色地坐下来,然后轻描淡写地取出一份火锅扯面下到了锅子里。

    手艺几乎纯熟到让旁边的服务员小哥惊叹的地步。

    重低下头,看着石夷:“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不想来?”

    石夷言简意赅:“那你现在还能打吗?”

    重沉默,摇了摇头。

    石夷疑惑道:“那你不能打,要去哭吗?”

    重愤怒。

    “当然不会!”

    石夷伸出筷子夹着毛肚在汤里泡着,冷静且理智地道:

    “那你既不能打,又不去哭,为什么不来吃东西?”

    重:“……”

    我竟然无法反驳。

    旁边喝大了的举父大着舌头道:“老石,你小心,毛肚可是涮七秒钟就可以了,要不然火候过了就太老了。”

    石夷扶了扶墨镜:“时间上,我从不会出错。”

    而重面无表情地坐下来。

    片刻后,身上多处了一个写着‘海岸捞’三个字的围裙。

    断了的右臂上还被贴心地扎了一个蝴蝶结。

    石夷点了点头,沉默了三秒钟,转过头去,肩膀抽动了下。

    而后剧烈抽动了下。

    转过头,面不改色,认真道:

    “很适合你。”

    重恶狠狠地把沾满了麻酱的肉片塞到嘴里,似乎是美食的功劳,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那么僵硬暴戾了,多少好了些,当年跟着颛顼也吃了不少人族的美食,谁说搞事情的人就只知道搞事情另外背地里冷笑了。

    该吃还是要吃,渴了也得喝水,说句俗气的话。

    就是各种武侠剧里面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邪魔大反派。

    你就是图谋天下,你拉屎还是得擦,有本事你别用纸。

    重道:“无论如何,多谢你救我,还把你的工资卡扔了。”

    “我欠你一个人情。”

    石夷回答道:“好,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我刚好有东西想要。”

    “什么?”

    “女娲造人的黏土,还有剩吗?毕竟你也算是扛着天,女娲当年给过你一些当做报酬的吧?”

    纵然女娲造人之黏土的价值极高,但是重毫不犹豫地点头。

    “还剩下一部分。”

    石夷点了点头。

    重仍旧缓声道:

    “毕竟,是我导致你主动放弃了你在人间游历得到的酬劳。”

    石夷面容平静:“没关系。”

    这一问一答,极为冷淡而又果决。

    无论是石夷,还是说重都似乎是不曾在这个时候给神灵丢面子。

    而这个时候,石夷抬起右手,手掌哗啦一抖,直接垂下来一堆的工资卡,面不改色补充道:

    “反正我还有其他工资卡。”

    刚刚承诺掏出一份女娲造人之黏土的重神色呆滞:

    “嗯??!”

    石夷慢条斯理地回答:

    “金钱是工作者在一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后得到的成果,而作为时间之神,我同时打三百份工其实也很合理不是吗?”

    “控制时间,加速时间。”

    “将需要计件的工作压缩在一秒钟之内完成。”

    重:“……”

    石夷看了重一眼:“至于你这段时间做什么,我倒是有个好去处。”

    第二日,白天,重一身半袖,外面是迷彩服,站在一个工地上面,包工头拍拍他的肩膀,五大三粗抹着眼泪,感慨道:“原来如此,居然是被人欺负地把胳膊都卸了,没事儿,听说你身体修炼地挺厉害的?”

    “放心,咱们这儿计件收费。”

    重肩膀上扛着钢筋,咬牙切齿看着石夷:“你……”

    “你怎么能受如此的生活!”

    “你怎么能容忍这样的待遇?主动来做这些低劣之事?你怎么能和他们混在一起?!”

    他无比愤怒。

    石夷神色如常平淡回答:

    “因为我是神。”

    “你……!”

    重一时竟无法再说什么。

    只是不知为何,总是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是什么?

    ……

    “昨日,关中一带发生了巨大地震,已经被控制住。”

    “始皇帝陵墓,乾陵受到了一定的损害。”

    “没有人员伤亡。”

    一个个人低下头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推送,而在乾陵,因为遭受到了震怒的撑天之神,盘古原典的一击,整个地下坍塌,最终在距此不远的始皇帝陵战斗发生的时候,一个本应该被放在棺材里的少女睁开眼睛。

    “……看来,走了。”

    她伸出手,推开棺材,然后从里面跳出来,拍了拍衣服。

    “奇怪……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里是哪里?”

    她疑惑低语。

    撑天之神重塑的肉身走出了这暗无天日的乾陵,来到了外面,而后便被当做逗留的游客安排坐上了大巴回到了市内,最终看到这和潜意识里面截然不同的世界,少女都受到来自时代上的碾压蹂躏,呢喃。

    她茫然而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样一幅像是走丢了似的,或者说没有什么见识很好骗的样子,至少看上去很好骗,落入了一些有心人的眼中,尤其是这重塑之躯面容端庄秀美,自然也引来了某些别有用心之徒的目光。

    两个看上去很热心像是隔壁邻居家阿姨的女人对视了一眼。

    ‘挺好看一闺女啊。’

    ‘走丢了吧?呵……一看就是学生仔,好糊骗。’

    ‘那谁不是给他儿子要物色个媳妇么?’

    ‘呵,是啊,这个身段,样子……啧啧,值钱。’

    两个女人噙着无害微笑靠拢上去,打着招呼:

    “你好啊……小姑娘。”

    少女回头,眼底茫然,纯良无害,相当柔弱好骗小白兔地软软一笑。

    ……

    “所以说呢,我就把饕餮暂且留下来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现在这样的局势,昆仑处于中立,很难说昆仑各界的山神会帮助我们,人间有蚩尤,有共工,在外是分散的山海,还有仍旧完整巨大的大荒。”

    “以及古代的帝,倏忽二神,和因为他们而死的浑沌。”

    “还有九幽,还有传说中的墟。”

    “总是觉得,人间似乎也没有那么巨大了。”

    “该怎么做呢?有时候真的觉得有些进退维谷啊,头痛地厉害。”

    帝王低语回答:“自然要奋起余力,尝试反攻……”

    “既然说禹王已经将对方彻底分离开,就已经给了一种机会。”

    “先征服那弱小的……”

    “再制服那强大的……至于那不强不弱的,自然会尽在掌握。”

    低语的声音缓缓低沉下去,本来就是短暂复苏,本身的魂魄还没能够彻底凝聚起来的始皇帝闭上了眼睛,在经历过幼年的经历后,在尚且还有其他人在的情况下,安然入睡。

    “真的是,说的简单啊,我又不是你。”

    卫渊低语了几句,看到那帝王安静沉睡,眉宇舒展开,并不像是往日那样紧紧皱着。

    白起看到卫渊手掌握着铁鹰剑的时候,帝王仍旧安然沉睡着,眼底叹然,卫渊伸出手指抵着嘴唇,示意武安君和自己一并出来,而后松了口气,耳畔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烛九阴——

    解决完外界之事,回来。

    有事。

    卫渊微微颔首,其实他也有很多事情要问,就算是烛九阴不找他,他也会回去询问,在第一世的一个凡人,卫渊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到神话概念这种东西,只是稍微有所耳闻,所以他必须要问清楚,而这个所谓的神话概念到底真正指得是什么,他其实已经隐隐有所感觉了。

    神灵的神话概念……

    以及,为什么曾经在史前和神代神灵们彼此争斗的英雄们,必然有自己的传世兵器。

    轩辕剑,蚩尤魔兵,刑天斧,神农鞭,曳影剑,射日弓。

    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但是还是要等到烛九阴亲自来说,在此之前,卫渊还必须要解决一件事情,他回过头,看到神色儒雅,看上去像是一位四十岁左右,仍旧丰神俊朗,双目幽深如同渊海的白起,后者回以微笑。

    卫渊下意识抓了抓手机。

    ……

    半日后。

    龙虎山。

    老天师看到前面突然到访的卫渊。

    心中悚然一惊:“你,你又来做什么?!”

    卫渊伸出手道:“当然是给你送酒啊,哈哈,张道友,不要客气不要客气,来,这是我这一段时间游历得到的酒,专程给你送来,这个,是大荒毛民国的美酒,滋味清冽,不可不尝啊,还有这个,这个是神兽白泽亲自酿造的酒,这个,这个是昆仑神系崇吾老山主自己以山中百果所酿造。”

    “还有这个,这个是泰器山神以山中清泉所酿造,这个,还有这个也不可不饮哈,哈哈,天之九德,水神长乘自己以孕育神性的水流所造,好东西,好东西啊!”

    卫渊带着温和的微笑,袖袍里面简直像是一座山似的。

    不断把一瓶瓶人间难得一见的美酒给掏出来。

    不片刻,直接把老道士桌子都摆满了,而且都是传说级别的美酒,把张若素的眼珠子都快要粘着了,他嘴角抽了抽,道:“无事献殷勤,卫渊。”

    他沉思道:“难道老道士我快死了?”

    “怎么会,我看你身体好得还能再活个几百年。”

    老人狐疑:“可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总觉得我阳寿尽了。”

    “还是你做了什么事情?”

    卫渊爽朗大笑:“哎呀,你看看你,我能做什么事情?!”

    “这不,就是想你了,觉得得给张道友你带一点好酒,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给林守颐老先生送去了啊。”张若素这才半信半疑地拿出一瓶酒,眯着眼睛闻了闻味道,满脸沉醉道:

    “那你又是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只是有个朋友要给你介绍下而已。”

    卫渊老实地道。

    在老人小心翼翼倒出一杯酒,抿了一口后。

    他指了指自己后面出现的身影,道:“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的前辈。”

    “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