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5章 关于想要把老大当做文物搬回博物馆还被发现了的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248
  第0585章 关于想要把老大当做文物搬回博物馆还被发现了的屑

    以兵主蚩尤之力为基础。

    以大羿射术为释放方式。

    通过夫子射术基础所重新组合凝聚而成的,类似于神代概念,却又截然不同的技巧性攻击,但是最终爆发出的强大却无需任何的质疑,白起在避开的时候,右手五指微张,而后握合,顺势往下狠狠地一拉。

    重自然而然避开这一招。

    在这一瞬间,祂居然还可以做出应对。

    还可以对白起的战阵做出防备。

    这已经代表着其战斗意识。

    而后他突然发现,白起的五指之上什么都没有。

    重的面容凝固。

    武安君刚刚握起拉扯的手掌顺势回来,叩击胸膛。

    仿佛一开始只是在回礼。

    神色儒雅温和。

    垂落的左手微微握合。

    最后的兵阵在此刻才爆发,化作煞气,拉扯撑天之神身躯,兵家统帅之间的心理博弈,只是短暂一瞬间,却步步杀机,再度分出了胜负,本应该直接避开这一招的重身躯迟滞一瞬,失去了避开的机会。

    他此刻的心情,竟不是怨恨,而是登上峻岭之后,得以见到壮阔山海般的感慨,是如同魏武卒统帅,魏国名将犀武最终阵亡时的叹息,是输的心服口服的无可奈何。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下一刻,一道璀璨无匹的光芒暴起,白泽顺手抬起右手把董越峰的眼角给捂着,自己则早就把眼闭起来,狂暴的气浪,或者说溢散的光芒,什么都没有,唯独一道箭矢留下的残影。

    重咬牙偏转身躯,最后眼底浮现一丝狠厉。

    直接以右臂阻拦在前。

    急速暴射的能量箭矢一瞬间融化重的手臂。

    重一咬牙,身躯旋转,避开了要害,唯独那手臂直接被洞穿,庞大的力量冲破帝陵空洞后,只是冲飞不过数百米就自然散去,神代概念,直指敌人,不会有过多的浪费。

    那种璀璨的光散去后,白泽小心翼翼睁开眼睛。

    发现撑天之神的右臂整个几乎被融化,只剩下皮肉连接在肘部,祂脸色狰狞,突然用力,将只剩下皮肉相连的前臂摔下,砸落在了卫渊身前,胸膛剧烈起伏,咬牙切齿,怒视着卫渊:“好,好!”

    “你很好!”

    “看来,昆仑是打算要和我开战了?”

    卫渊冷笑道:“不是昆仑,是卫渊。”

    大秦执戟郎一脚直接将重坠下的手臂踩碎,冷笑着做出割喉的手势:

    “自你踏入这里开始。”

    “我和你,就已经不死不休!”

    “??!”

    白泽头皮一麻。

    卧槽,卧槽!

    大哥你让他走啊!

    你的头怎么这么硬啊!

    他仿佛直接看到了当年的轩辕和蚩尤。

    你特么是他们两个教大的吗混蛋?!

    爱憎分明,底线不容置疑没问题,但是偶尔底线是可以软一软的啊。

    果不其然,撑天之神放声大笑,气势瞬间碾压下来,卫渊右手五指微握,来自于蚩尤的魔兵若隐若现浮现,让他气势亦是暴涨,弥补了自身并没有神话事迹,无法彰显神话概念形态的缺陷。

    什么?你说神话概念?

    刑天斧不算吗?!

    蚩尤十大魔兵不算吗?!

    借来的,那也能用。

    反正在我手里。

    正在这气氛森冷到下一刻开始第二战的时候,当撑天之神似乎要开启神代本体的时候,另一道身影出现在这里,此地溢散出的气机居然被强行抹平,气浪滔天,却不能撼动此人半分,背后披风流转,傲然立于虚空,双臂交叉,无尽高手气息扑面而来。

    白泽虎躯一震:“还有?!”

    “这,这气势,这排场……高手!”

    两股霸道气息的余波散去了。

    白泽惊愕之中隐隐带着期待的目光缓缓凝固。

    来者出现了真容,在气机之下鼓荡着的,很有高手气质的披风垂落下来,是一个灰白色的围裙,上面还写着三个大字‘海岸捞’,来人身材高大健美。

    上半身穿着灰色长袖。

    上衣后面还印着巨大logo。

    上面写着“XX外卖,送啥都快”几个夸张奢华的大字。

    下半身是牛仔裤,是一双黑色马丁靴。

    右手还端着一个油碟子,左手筷子夹起沾满了麻酱的牛肉往嘴里放,所以给人一种仿佛是披着披风,双臂交叉至极的高手气度,实际上反倒像是一个端着麻酱碟子赶场过来的社畜。

    两股庞大的气势冲击围剿。

    这个男人居然完全抗住了,抬眸,剑眉星目,短发凌厉。

    石夷,神代难缠第一。

    重见到自己气机被阻拦,怒道:

    “石夷,你要做什么?你居然阻拦我?”

    石夷语气平淡道:

    “在这里开启神话形态,你现在是打算真的面对蚩尤十魔兵,还是说打算试试看共工是否还像是当年一样所向无敌?你要做什么我不大想管,但是当年禹虽战死,帝俊也和他签订了契约。”

    “人间是人族之地,不能开启神话概念。”

    他又看向卫渊:“这家伙我带走了。”

    “对于他的行为,我感到非常抱歉。”

    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石夷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舍。

    而后抛下去,道:“这是我的工资卡,密码是799937。”

    “按照人间的法律,这属于民事冲突,我会付赔款的。”

    “当然,如果你想要走刑事路线,我觉得人间的刑罚力量并不能管辖我们,而且这种情况适用于民不举官不究类型,可以财产赔偿。”

    “虽然这地方可能比较难修,但是我想,我的寿命应该足够到还起。”

    卫渊:“……”

    董越峰:“……”

    白泽抬手,啪地一下按在脸上,嘴角抽了抽。

    这个家伙,性格太稳重了。

    心底也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能够把两个上了头的家伙拉开的,恐怕也只有石夷了,毕竟大羿的射术是九连发,号称天诛,白泽也不知道卫渊这家伙还能够射出几箭,九箭连珠,会不会真的将撑天之神直接留在这里。

    而重不要命了展现神话姿态,也同样具备一招把卫渊按死的战斗力。

    不过,前提也可能是卫渊自己的肉体支撑不住提前崩溃,连魂魄都碎裂,毕竟,当年那张弓,其实是帝俊送给大羿的,‘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

    本来是为了弘扬神威的神使,最后却成为了人族的战神。

    白泽复杂叹息,不知道当初帝俊是什么想法。

    只能说,世间万物绝不会按照人所思所想发展的,就像是他居然没有预料到,头铁的卫渊居然沉默着捡起来工资卡,道:“好,我收下了。”

    “银行卡密码是什么?”

    面容斧劈刀削,刚毅英武,短发凌厉的石夷面不改色回答:

    “799937。”

    “什么?”

    “九宫格输入法里面。”

    “石夷YYDS的首字母顺序切换成九宫格数字按出来就是了。”

    白泽:“……”

    卫渊嘴角抽了下:“好。”

    这位大荒镇守西北隅的天神视线扫过其余人,微微颔首,而后提起愤怒的重遁去,卫渊没有动手,没有瞬间爆发攻击,不提刚刚那样的攻击他只能发出一次,石夷本身未必惧怕这样的攻击。

    石夷攻击能力弱于重。

    但是防御力却远超后者。

    而石夷哪怕是和重不是一条心,但是同样作为大荒之神,奉了帝俊命令来到人间,也肯定是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重死战的,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如同岩石一般死死盯着重离去,而后者同样如此。

    白泽感慨万千地看着傲然伫立的卫渊。

    只觉得岁月变化,之前同样只是挂件的陶匠,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能以人类之躯爆发出神话概念的战斗能力,而这一场突如其来气势猛烈的战斗,最终以双方各退一步作为结束。

    当然,对于重来说,肯定是奇耻大辱。

    被人击退。

    甚至于还被废了一条手臂。

    白泽可以预料到重缓过劲来之后的暴怒,但是很快这就被他抛之于脑后,白泽感慨着拍了下卫渊,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

    话音未落,卫渊身躯颤抖,身躯踉跄着坐倒在地。

    他嘴角抽了抽:“腿麻了。”

    只是说是这样说,身躯,手臂上各自浮现出不同的裂痕,尤其是握着弓箭的双臂,脊背,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痕迹,显而易见,刚刚那触及神话的一箭,直接耗尽了卫渊的力量。

    白泽嘴角抽了抽:“那你还敢挑衅祂?!”

    卫渊道:“祂措手不及,本来也是元气大伤,大家一样。”

    白起微笑道:“兵者攻心伐谋。”

    “因敌制胜,面对着那样的对手,一旦示弱,对方的猛攻将会更加厉害,这是唯一能逼退他的方式,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看出对方的风格和习惯,并且加以引导,加以攻心之计,上善。”

    “攻心伐谋?”

    白泽狐疑看向卫渊。

    想了想,好像确实是有道理啊。

    卫渊视线微微向左下方瞥了下,面容紧绷,郑重道:

    “没错。”

    “我正是看穿了重的风格。”

    白泽:“……”

    你特么骗鬼呢?!

    你完全就是打上头了打算直接和这家伙死磕对吧?

    白泽嘴角抽了抽,没有直接开口,只是转口道:“说起来,真是艰难啊……”白起看向背后的帝陵内殿,神色温和微笑道:“无妨的,此次我也已经满足了生前最后的意愿。”

    “能够保护那个孩子,至少,于愿已足。”

    “往后,就拜托你了。”

    卫渊神色郑重。

    白泽茫然道:“怎么了?怎么就生离死别了?”

    卫渊反应过来:“你有办法?!”

    白泽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武安君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但是他自己的意志很强的,兵家需要清晰的头脑和大局观,就我所知道,身上沾染的杀孽如此之重,居然还能维持冷静判断的人,只有武安你一个啊。”

    “只需要修补魂魄和肉身就可以了。”

    “魂魄的话,陶匠你家里不是有一株上千年的养魂木吗?”

    “身体就没办法了,要么你们现代科技给他创造一副能容纳这个灵魂的肉体,要么的话,你找你妈,我是说,找女娲娘娘重新捏一副出来,保证比起原来那一副身体都来得好使。”

    “这法子很简单的,不只是可以对武安君。”

    白泽展现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特性,嘴巴越来越快:

    “比如说,始皇帝也可以这样啊,他的魂魄强大,被轩辕剑气凝聚,但是肉身是不行的,已经衰老了,只是外貌还维持正常而已,你如果弄到女娲造人之黏土,就可以给他重塑肉身了。”

    “而且直接随便去捏,可以创造三十多岁天下一国的始皇帝,可以捏造出十七岁叱咤风云的霸主,可以捏出十三岁的少年君王,别信《史记》里面写的始皇帝样貌,太史公出生的时候都汉代多少代皇帝了,他怎么可能见过始皇帝?”

    “我跟你说,人的魂魄和肉身相互影响,肉身的苍老或者年少,也会反向作用与魂魄的,就像是你去跑步之后,身体活动起来,就会反向让你不再犯困。”

    “所以说,我强烈推荐十三岁少年君王模式,我跟你说,和大腿的默契度要从小时候开始,我最恨的就是轩辕十三岁的时候,我还没遇见他,这一次绝对不能……”

    白泽双目亮起,提起自己的大腿养成经验心得,吧啦吧啦说个不停。

    卫渊愕然。

    而后沉默着,在相当于爆发出神代力量,浑身透支的情况下。

    居然艰难无比倔强无比地拄着铁鹰剑摇摇晃晃站起来。

    然后和董越峰老教授后退了一步。

    想了想,又退了几步。

    白泽意犹未尽,抬起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出去一百步的两人,愕然道:“怎么了?跑那么远……额,这儿怎么天黑了?”白泽声音戛然而止,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而后他感觉天地突然变得无比辽阔,天地一片昏沉黑暗。

    背后骤然亮起两道血色目光。

    白泽脸上微笑凝滞。

    “??!”

    董越峰移开目光,呢喃道:

    “想要见识一下连廉颇和赵括都不曾见到的武安之怒……”

    “现在你见到了。”

    卫渊面不改色移开注视,就像那边暴怒的武安君和白泽不存在,反正武安君现在远不在巅峰期,他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内殿的门口,伸出手。

    老教授还要开口提醒卫渊,这门关着,白泽用风后奇门都打不开,却看到大殿厚重的大门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要摇摇晃晃推开,而后大秦的执戟郎摇摇晃晃拄着铁鹰剑一步步走上白玉台阶。

    董越峰若有所思,叹气一声,踟躇了下,跟在后面。

    他看到大秦的宫殿。

    也亲眼看到了那沉睡着的君王,心中感慨。

    三岁为弃子。

    十三岁为秦王。

    现代秦始皇像都是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所以始皇帝穿着的是如同其他皇帝一样的衮服,冕旒,在历代皇帝里并不出奇,但是这是错的啊,是错的,老人低语着,大唐时候的画师,可不会去专门研究历史和典籍,只是会按照常识来去画。

    而《后汉书·舆服志》——秦以战国即天子位,减去礼学,郊祀之服,皆以袀玄。

    天子……

    董越峰低语,真的是天子么?

    这是唯一的一个帝王啊,前所未有,后亦不再有。

    不戴象征天子的十二冕旒,不穿十二图章庇护的衮服。

    而是绣有玄鸟纹的广袖墨衣袀玄,戴通天冠。

    袖袍翻滚之下。

    傲慢地执掌着自身作为霸者亲自掠夺而来的泰阿。

    而不是大秦历代先王所持的王道穆公剑。

    这正是为何泰阿作为威道之剑名号的来源……

    不穿冠冕,不穿衮袍,桀骜霸道,威压天下。

    始皇帝啊……

    而卫渊松了口气,支撑不住,直接坐倒在地。

    那柄铁鹰剑抛在一边。

    “太好了……”

    他似乎终于松了口气,缓了好一会儿,而后环顾周围,对那震撼于此地的老人道:“撑天之神重已经出现,谁也不知往后会不会出现其他的古代神灵,呵……董老啊,说起来,我真的想,为了防止往后这样的事情再来一遍,干脆要不要把政哥连带着王座扛起来直接搬回博物馆算了。”

    以后当证婚人也方便。

    老人:“……”

    老教授大受震撼,呢喃道:“你和白泽,是有什么血缘关系吗?”

    “嗯?我们大概都曾经属于挂件?”

    卫渊随口回答。

    而后反应过来老人的意思。

    身躯僵硬,一点一点回过头来,看到王座之上端坐着君王。

    看到一双漆黑如同寒星的瞳孔。

    “卿,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