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2章 上经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93
  第0582章 上经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浩瀚的军阵,瞬间散开,朝着撑天之神重绞杀而去,秦国的战旗飘扬在这地下的世界里面,大秦绝代的名将挥戈,而后,白泽眼睁睁看着那力量强大到连苍天都能支撑住的神灵,被死死地拖住。

    白泽眼睛瞪大,呢喃道:

    “白起,在利用军阵,借助重自己的力量去对抗自己?”

    “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兵者,诡道也。”

    “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

    白起的招式融合了兵法的攻击风格,老教授都看得失神,而白泽却突然反应过来,毫不犹豫,一个转身跑出去好几步,然后突然折返回来,把董越峰扛起来,继续朝着内殿处奔去。

    动作突兀,让老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而后低下头看着白泽,伸手拍着他的肩膀,道:

    “你你你,又怎么?!”

    “白起不是重的对手。”

    “什么?!”

    “那是撑天之神,是在昆仑山海位列最强的三十六存在之一。”

    “是盘古的原典,代替不周山的存在。”

    “重黎加一起对标的可是烛九阴。”

    白泽咬牙回答:“或许白起全盛的时候,还在神代末期的时候,率领那个时代的顶级军队,能够以惨烈的伤亡比和重黎这样层次的存在交手,甚至于压制住我都相信,但是有一个重点。”

    “重的力量来自于自身,而名将来自于军伍。”

    “哪怕是再如何用兵如神,军队都会损失,人会死,箭矢会消耗,刀剑会卷刃,体力会快速流逝。也就是说白起的战斗力在开始战斗后就会开始衰减,而且是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衰减,更不必说现在了……”

    “现在的白起,只是一柄剑残留的战魂。”

    “现在的军队只是在这里的军伍,修行不是说你心里觉得你可以就可以的,用现代的说法,白起就像是曾经全世界第一的电竞选手,有历史上最厉害的意识,结果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手都在打颤,苍老的身体完全无法发挥他的全部实力,只能够勉强控制一堆一级小兵对付对面的满级英雄,偏偏对面也是颛顼的战将,是顶尖的对手。”

    “现在的白起没有精力,没有其他优势,甚至于自身的意志都在随着时间变弱,他只能靠着意识去拖。就这种样子,能拖多久?!”

    “这……怎么办?”

    董越峰下意识开口,他毕竟是一位老人,而且这不是他所擅长的。

    白泽恢复了冷静,快速奔到内殿前,回答:

    “等!”

    白泽道:“老董你弄清楚……白起他不是斗将,他虽然擅长单个战斗的指挥和歼灭战,但是也同样擅长战略上的排布,一生从不曾败过,而有个暴躁的女人告诉过我,兵法,绝不只是为了歼灭敌人而存在的。”

    “兵法是为了以武力完成自己的目的。”

    “而目的并不只有杀死敌人。”

    白起手中的战戈挥舞,以战阵阻拦撑天之神。

    每一个呼吸都有战俑破碎,每一个呼吸,自己的优势越来越低,而重却因为这些许的胜机而越发地战意激昂,意志坚定,明眼人都能看到重的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白起的魂魄强度不断降低。

    但是他脸上漠然到没有一丝丝的动容,只是在无形中消耗撑天之神。

    而白泽回忆起神州兵家所尊的战争女神九天玄女时候低语道:

    “白起的目标,或者说,战略目标,并不是击溃撑天之神。”

    “而是拖!拖到始皇帝复苏,只要始皇帝复苏,执掌轩辕,哪怕只是轩辕剑气,也同样可以对撑天之神造成重创,就相当于在战略意义上粉碎了撑天之神的真正目标,是击败了他。”

    “甚至于直接打断大荒的整体布局。”

    “不在乎一战之胜负,而着眼于整个大局。”

    “甚至于以自己作为消耗和诱饵,不惜故意采取一定会败的硬磕战术打法,时不时还示弱于重,引得他更加猛攻不止,自己会败,但是在大的宏观战略上,重在迎战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该死,果然,这才是兵家统帅的真正风格。”

    “和正常人脑回路完全不一样。”

    老人下意识道:“那现在为什么不开启?”

    通晓万物的白泽咬牙:“不能打开!”

    “始皇帝是已死之人,而且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而死的人,靠着轩辕剑气的刺激而重聚魂魄,就像是世界上那些自然汇聚的现象,你现在把他弄醒,他的魂魄没能完全聚合,后果不堪设想……”

    他打了个哆嗦:“搞不好会变成早产痴呆儿之类的状态。”

    “最糟糕的是植物人。”

    “那陶匠肯定会活活劈了我,白起都会把我给剁了。”

    “他们肯定不介意山海界里多一道菜。”

    就仿佛把二哈放到西伯利亚雪原自动解锁智商之后。

    在发现所有大腿都指望不上。

    或者说大腿即将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白泽短暂开启靠谱模式。

    燃烧智商。

    但是转头看向白起那边的战况,白泽额头渗出冷汗,咬着牙伸出手掌,按在那大门上,不知道是不是该现在打开,还是在等一会儿,心中不断在疯狂思考,打开,忍一忍,打开,忍一忍。

    打开……忍一忍……

    忍,忍不了了!

    最后白泽手掌重重一用力。

    从袖口里抓出一把硬币。

    脸上神色虔诚。

    “这时候,就应该算命了。”

    老教授一个大喘气险些没传上来。

    血压嗖地一下上去了。

    白泽的好友中有伏羲的直系后裔风后,当然学了不少的东西,那可是直接传下来的先天八卦,当即布下,然后解开,最后的卦象略有奇特,白泽看着那卦象,低声道:

    “上经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这是……”

    ……

    “上经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西周·春秋。

    一辆青牛摇摇晃晃地驶出了周的王都,而后一路往西而去。

    青牛车上的老者自语着那卦象。

    这一年夫子仲尼去世,而在他去之后数年,列国对夫子的弟子抛出了招揽,无比的热切,比夫子还活着的时候更为热切,孔门弟子四散于天下,譬如魏文侯除去了极端的尊重之外,亲自拜子夏为师。

    而现在,这样的变化也已经有征兆了。

    少年御者曾经失落低语:

    “为什么,夫子活着的时候,他们不去尊重夫子呢?”

    老人放下卦象,笑着讲了个故事:

    “有一位姓叶的人很喜欢龙,他的屋子里处处都是龙纹,他的衣服上是龙纹,整个天下都知道他喜欢龙啊,可是有一天,当威严的真龙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却恐惧得后退,想要拼命远离他,连鞋子都踢掉了。”

    “你的夫子是龙啊,他的道德太高远,他的目标太浩瀚。”

    “天下都尊重他,这是因为要立下尊贤的名号,但是当他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亲眼看到那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圣人,他们只会联想到自己,只是会恐惧而远离。”

    少年沉默了好几日。

    这一日来到函谷关附近,他抬眸看着那边的城市,那里似乎是大秦的方向,一个被中原斥责为蛮子的地方,老人说要下来散散,少年御者扶着他,老者远望,等到天色入夜,便升起了篝火,老人笑着询问道:

    “今日所观,此山如何?”

    “此水如何?”

    少年一一作答。

    而就当他回答结束后,那老人问他:“天下如何?”

    少年这一次复杂叹息:“我不知也。”

    夫子已去,曾经独霸一方,四方是维的郑庄公基业已没,当年风流雨打风吹去,连祖业都没有留下,后人对于这位春秋霸主的祭祀也已经断绝,亲眼目睹如此,又见夫子之逝,少年心中自然五味陈杂。

    “呵,痴儿啊……”

    老人突然伸出手,在他的后脑拍了下。

    少年不解的时候,突然眼睛瞪大,在他眼前,世界发生了变化,由大地,山川,乃至于人心所变化,居然化作了一条条流转的气运,最后这些东西汇聚起来,直接化作了一副前所未见之异象。

    函谷关西,一条衰弱的黑龙低吟。

    函谷关外,一只丹鸟盘旋,时而飞落下来,要用自己的喙去啄食苍龙的眼睛,一龙一鸟不断地争斗,而少年御者为此异状所惊骇,旁边老者后退一步,那少年在看到丹鸟要将黑龙眼珠子啄走,将他龙珠吞走的时候。

    下意识往前一步,挥舞手臂将丹鸟驱逐,护住了那黑龙。

    但是下一刻,被保护的黑龙丝毫不领情,一声暴戾的龙吟,直接将少年手臂咬住,明明是虚幻的,牙齿獠牙却锋利无比,直接深入,一双龙瞳更是暴虐残忍,不相信任何人。

    少年吃痛,看向那边的老者,道:“这,这是……”

    老人抚须,温和微笑道:“放心,这不是真实的,这不过是未来的气象气数,是这人间可能出现的某种未来而已,如同水之乘势而下,自可以在上流远观,看其下游之势,如此而已,很简单吧?”

    少年道:“……简单,恐怕是对您和夫子来说的吧?”

    “渊自幼不擅于易经卜算,每每末尾,夫子都无可奈何。”

    老人听出这少年御者语气里似乎有赌气般的自暴自弃,哈哈大笑。

    “你的老师说过,好学的人就像是敏锐的骏马,自己就会寻找道路,普通人都是普通的马,自己会被各种事情诱惑,需要鞭子抽下来,感觉到痛苦,这才知道该往前奔跑,而最不可救药的人,就像是驽马了。”

    “哪怕是鞭子加身,痛苦不堪也只是在原地打转,不往前走。”

    “你资质不是那样自暴自弃的人,为何不学?”

    少年没好气道:“夫子说我是会把他直接从马背上颠下来的烈马。”

    老者愕然,放声大笑。

    少年道:“再说,什么是鞭子呢?是老师吗?”

    老人叹息道:“这礼崩乐坏的时代,才是鞭子。”

    少年道:“您说这是未来的气象和可能?”

    已经能自山巅之上,看到未来命运可能的老人点头:“是某个人的命格,我自这里往下看,可观之矣……痛吗?”

    少年被死死咬住,痛苦地龇牙咧嘴道:

    “还好,这会是谁的命格?如此暴戾?”

    老人抚须,道:“一个,无法形容的人。”

    “人之运势如同水流,水的转折便是关卡。”

    “从这命格上的崎岖流转来看。”

    “他两岁,便被生父抛弃。”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父亲早亡。”

    “他的母亲,要情人,不要他,甚至于打算杀死他。”

    “让自己和情人的孩子代替他。”

    “他的相国,要控制他。”

    “亲弟弟,背叛他。”

    “知己好友,要刺杀他。”

    “所喜欢的乐师,要杀了他。”

    “大儿子,畏惧他。”

    “小儿子,背叛他。”

    “举世皆敌。”

    “最终,他也将早早死去。”

    老人声音顿住,没有继续说下去,以他的境界去顺着这天下的大势去算去看,哪怕是要耗费寿数,却也看到了其他的东西,他仿佛从这滔滔的大势,从这数百年乱世之中,看到一道身影独自一人倔强往前。

    三岁,我为弃子。

    十三岁,孤为秦王。

    朕,要天下各国,尽归于一。

    而后还要开口,却看到那少年将手中举起的剑放了下来。

    盘坐在地上,伸出手抚摸只不过是虚幻气数般的黑龙,叹息道:

    “你这般苦楚吗?比我还糟糕呢。”

    那边的丹鸟又一次飞来,黑龙躁动暴戾,少年没有如常人那样,一脚将黑龙踢开,反倒是伸出手,庇护住了黑龙,把丹鸟驱逐开。

    老人怔住,看到少年御者将那丹鸟驱逐,任由黑龙吮吸自己的鲜血,抚须呢喃道:“事在人为,未来的一切都只是未定,但是天下大势,不也就是由一个个的人所组成的么?一滴水汇入河流,会变成什么呢……”

    “本来,多少是想要断绝你和俗世的缘法的啊。”

    少年御者语气清冷:“老先生,您在说什么?”

    老者摇头,反而问道:“龙出于渊,为何龙会在渊中呢?”

    “渊不知,易经一道上,子路师兄也比我强得多。”

    老者突然玩笑道:“你看,或许是唯独在渊海里,暴戾到举世皆敌的龙才能安心休息吧,虽然这渊对于人间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龙来说,或许是唯独可以安心信任的所在。”

    少年御者看着这位大贤,道:“不,哪怕是弟子也知道。”

    “这句话并不是按照这样来解读的。”

    老者自顾自道:“是吗?”

    “今日来此的,或许是缘啊。”

    少年御者皱眉回答:“我是渊,老先生你又记错了。”

    老者放声大笑。

    而少年御者吃痛盘坐在地,最后任由那黑龙环绕自身,微微后仰,让那黑龙利齿深入手臂,吞噬鲜血,脸上微笑微笑,道:“放心,不用害怕丹鸟了。”

    黑龙气运的瞳孔里,倒映着少年御者。

    山河开阔,月涌江流。

    后者垂眸微笑着低语道:

    “我会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