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0章 大秦,武安!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611
  第0580章 大秦,武安!

    九天玄女被烛九阴留在龙虎山,本来目的是为了防止天女魃苏醒记忆,见到庚辰后失控的情况发生,结果现在反倒是反过来了,九天玄女本身情绪低沉,反而被天女魃安慰。

    而在她之前开始卜算六壬卦象的时候。

    始皇帝陵墓外,夜。

    在之前帝陵出现过‘地震’‘瓦斯爆炸’之类的都市传闻后。

    这里就暂且停止了对外公开。

    并且被布下了层层的防御措施,防止有过于胆大的乐子人直接脸探草丛,而今天,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白泽噗呲一下从草丛里冒出了头,吐出一口浊气,旁边是完全没法逃跑的老教授,正在唉声叹气。

    他发现白泽具备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够让人重返青春。

    自从遇到祂,老人觉得自己的腰不酸了,腿不疼了。

    甚至还想要拎起拐杖打人了。

    至于低血糖,那更是早就痊愈了。

    这是什么?

    这是热血老年人!

    不知道是否是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来自于传说的兵家大战,残留的煞气仍旧浓郁,仍旧阴冷,让人感觉骸骨血脉都冰冷渗人,滋生恐惧,换句话说,哪怕是东北傻狍子都会知道避开这儿。

    要开门吗?

    白泽咬牙,来自姬轩辕传染的头铁属性发挥作用。

    董越峰拉都拉不住他。

    白泽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是想明白了,撸起袖口骂骂咧咧给自己鼓气往前道:“他女娲的,拼了!”

    “赢了会所找嫩模,输了下海做嫩模。”

    老教授死死拉着刚刚路上自我表露真实身份的白泽:

    “冷静,冷……嗯?!!”

    “什么?”

    老人脸上表情凝滞,看着飞快被人间污染掉的白泽,嘴角抽了抽。

    白泽奇怪看了他一眼,得意洋洋道:

    “我在网上看到的话,挺有意思的,就拿来用了。”

    “话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啊?老董……”

    “啊,你说女身啊,你为什么会在意这个?”

    “我是白泽啊,天地间只有我一只,当然是没有男女之分了,不过选择之后就不能变化了,性格和趋向性也会向着自己选择的方向,唉,当初要不是嫘祖和玄女拎着棍子,我就变化成女性了。”

    “我要是变成女子,哪里还有嫘祖和玄女的事儿啊!”

    白泽抬了抬下巴。

    才色兼备的大姐姐。

    虽然有通天晓地之才但其实是废人死宅的慵懒系干物美人猫娘.JPG

    还是白毛红瞳!

    对轩辕黄帝特攻!

    虽然大概率会被玄女和女魃冷笑着指着鼻子说一句,变回去!

    白泽咕哝着。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做那些什么事情,节操还是要的,最多去卖古董的地摊上捡捡漏,捡一个能吃好几年了。

    董越峰老教授看了看这个黑眼圈死鱼眼的废人系社畜。

    嘴角抽了抽,没有打破他的幻想。

    白泽看着帝陵,狠狠咬牙,双臂用力,猛地一推——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哪怕吵醒始皇帝,也不能让轩辕剑主落入重手里……”

    “只有这一点,绝对不行。”

    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察觉到了自己对于重下的,干扰思路的手段被破除,在推开门后,甩手布下了一个个防御性的奇门阵法,顺势把老教授拎起来,直接往里面狂奔进去。

    老教授:“……”

    本来白泽是打算一推开门直接扯着嗓子嚎上一声:

    “嬴政,起床了!”

    “太阳出来了!”

    但是里面的压抑氛围成功让祂嗓门里的声音缩了回去,战死后闷声不吭,带着老人飞快往前奔去,董越峰叹了口气,辨认来路,道:“这里就是之前曾经走过的,沿途布满了墨家的机关。”

    “是神代墨家最后的辉煌,也可能,是代表着神州墨家最高杰作,只是可惜,在这么长时间之后,也都损坏了……嗯?你怎么会用?!”

    老人惊愕至极地看着白泽鼓弄了几下,直接把这里的机关开启了。

    白泽茫然道:“这不是有手就行?”

    他随口道:“你自己学会拆电脑很难顶,但是开机的话就是一个孩子都懂的,如果不考虑车祸,哪怕是个三岁孩子都能把车钥匙扭一下对吧。”

    老人看了看那复杂机密的结构在白泽手里重新恢复运转,张了张口,只好叹息一声,颇为感慨地低语:

    “不愧是白泽。”

    “通晓万物之情,知万物之事。”

    “夫子盛赞生而知之者也。”

    “可惜……”

    可惜是个废人。

    秉性是个废物的白泽,在遇到保命这件事情的时候,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力量,毫无疑问,白泽的热情仅仅存在于有人要剁了他或者说前方出现金大腿的时候爆发出来。

    一路上快速前进,古代的墨家机关术直接在他手里重新恢复,从无到有的创造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这里已经被创造出来。

    只是出现了某些遗漏,出现了某些零件的损坏。

    对于白泽来说,就很容易解决。

    始皇帝陵墓似乎重现了最初的光芒,重新变化做了严密冷酷,具备有强大杀伤力的墨家机关巨兽,沿路白泽扛着董越峰,双手一道道灵光抛飞出去,那是来自于神代巫咸之国的手段。

    之前历朝历代,为了始皇帝陵墓之宝而死在机关下的精锐。

    全部短暂复苏。

    于一重重神代机关之中,巍峨结阵。

    散发出如同凝固钢铁,如同巍峨群山般的压迫力。

    老教授沉默,幽幽道:“我刚刚看到,你似乎对武安君的剑……”

    白泽脸上表情微凝,而后斩钉截铁:

    “你看错了!”

    董越峰下意识举了举手上的拐杖,但是还是放了下来,道:

    “不过,你还真是谨慎,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白泽嘴角抽了抽:“不,未必……”

    老教授还要说话,却突然感觉到了白泽身躯僵硬了下。

    白泽脸上浮现出一丝丝惊愕,黑暗中的脸略有些苍白。

    “重,来了。”

    “什么?!”

    轰隆隆!!!

    下一刻,巨大的轰鸣声音惊呼瞬间掠过整个帝陵,即便是白泽都险些被伴随着这力量席卷而来的恐怖力量波动以及震颤而直接摔到,如果不是白泽护着,老教授可能瞬间死去。

    白泽咬牙,瞬间从地上弹起来,奔向前方。

    “可恶,重这家伙……”

    “如果是风后施展的奇门,就能给他造成更大的干扰了。”

    “不过祂居然没有展现出撑天之神的本相,究竟是遇到了什么?”

    当白泽察觉到,重是以人身破开重重机关,往这边高速移动的时候,脸上神色浮现愕然之色,不明白作为本体号称九万里之高的撑天之神为什么会选择以人的身体闯关,而不是直接一拳砸碎。

    不过这毫无疑问是绝大的好处。

    尽管如此。

    白泽额头还是渗出冷汗。

    老教授听到后面的动静,不敢置信地低语:“这,怎么可能……”

    白泽道:“不用怀疑,哪怕是他不知出于什么选择,用了人的身体来破关,那祂也是重,是神代纯粹肉体力量最强的神。”

    董越峰脸上神色凝固:“最强?”

    “不是之一?”

    “不是。”

    白泽吐出一口浊气,断然回答:

    “纯粹肉体力量,轩辕,蚩尤,刑天捆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不用怀疑。”

    “就像是单纯的防御,几乎没人能打破玄武的乌龟壳。”

    “如果加上防御和恢复,那么石夷这臭石头就是大荒昆仑四海天下无双的绝世高手,只要他愿意,蚩尤都能被祂拖住整整一天一夜,因为祂其实可以靠着短暂加速自身时间,让自己的身法足以粘着神代几乎所有存在。”

    “位列神代最不想交手排行榜第一位。”

    “而重,就是整个神代力量最强大的,其实并没有所谓的撑天权能,毕竟以前谁特么知道共工头铁到把天柱给撞塌了,有的只有纯粹到一切,碾压一切的身体力量,能够扛起苍天的庞大力量。”

    “我看过人间的那些个神话。”

    “如果把重放到其他神系里面……”

    老教授呢喃道:“是撑天巨人阿特拉斯?”

    “不,不是那个在西边儿趁着天的一角的家伙,重对应的传说应该是奥林匹斯圣山或者说支撑世界的世界树这种东西,因为帝俊觉得天太低了,让他把天这个概念扛起来,撑高。”

    “天去人间九万里,祂本体就能变成九万里那么高。”

    “神灵一脉,绝世高手。”

    “??!”

    老人沉默:“等下,这不是夸张说辞吗?”

    白泽疑惑:“这不是写实的吗?”

    董越峰:“……”

    白泽叹息道:“从那陶匠那儿听了天罡变化,我就早该意识到了,人族三十六天罡大神通,基本对应神代时期的三十六位在各自领域抵达最强的强者,可以见到人族的雄心和野望了。”

    “起死回生对应神农,移星换斗对应帝俊,六甲奇门对应风后,花开顷刻对应石夷,补天浴日同时对应娲皇和羲和。”

    “重就是大小如意这个神通最高境界法天象地。”

    “所谓头顶三十三重紫禁天,脚踏九十九重地幽冥。”

    “不过放心,祂现在是以人身来打的。”

    “不会一屁股把我们坐死。”

    白泽安慰。

    董越峰脸上神色凝固。

    沉默数秒之后。

    老人挥舞手中拐杖钟敲击在白泽头顶:“你你你……”

    “你把老夫放下来混蛋!”

    “我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你要我跟你躲避世界树成精了之后的神灵追杀?!还是抵抗开了法天象地的孙悟空的大脚丫子?!你你你……”

    “我也没想到他会就这么追来……”

    白泽嘴角抽了抽,脑袋瓜子像是被敲击的木鱼一样,道:

    “不过你放心,重虽然傲慢,但是这样的傲慢束缚着祂,祂是不会对普通人下杀手的。而纯粹力量强大也不代表一切,祂是神代顶尖的神灵,但是也不是最强的,比如说其他权能就能对祂造成伤害。”

    “所以,击败祂,不能硬来,得靠着其他方法。”

    白泽一个大跨步冲入了内部。

    一重重封印关锁,这是始皇帝陵墓最强的关卡,内外城池的分界线,白泽坐倒在地,靠着这关的阵法门户,胸膛起伏,老教授同样靠着这里大喘气,道:“你既然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力量第一的怪物,赶紧上啊!”

    白泽大喘气:“我,我只是懂啊!”

    “……”

    董越峰大怒,用拐杖敲击白泽头:“你你你,你只是懂?!”

    “那你说什么?!”

    白泽理不直气也壮:“废话啊,人教版本高中二年级物理书就告诉你怎么种那种叫做核武器的蘑菇,你现在能给我种出一个来吗?!我自己都知道原理,那我要告诉卫渊你丫一剑斩断化学键就能整出核裂变。”

    “你猜他是劈我还是劈化学键?”

    “除非你把这事儿告诉最后那只三足金乌,没准祂直接开发出核裂变核聚变为基础的神通……等下,卧槽祂是太阳祂真能搞出来!”

    “不能让祂看到物理书。”

    本来在放嘴炮的白泽想到了什么,额头一瞬间满是冷汗。

    老教授同样愣住,而后满头冷汗。

    他看着白泽,嘴角抽了抽,道:

    “小兄弟,你这嘴碎的问题得改改了。”

    白泽额头冷汗直冒,郑重点头。

    祂突然发现,人间某些知识,貌似绝对不能流传到大荒里去。

    现在三足金乌只是喜欢烧人。

    祂要是回过头去研究研究自己的本相……

    那就完全不是温度这个问题了。

    平A普攻附带核爆?

    那时候的卫渊估计会回过头来烤了自己。

    白泽吐出一口气,道:“不过,放心,外面应该还有不少的阻碍,哪怕是重也得被阻拦下。”见识过神代墨家巅峰机关术的老人点了点头,两个人紧绷的精神终于松了口气。

    突而,

    嗤拉的声音,像是撕破一张纸,一只手指粗糙仿佛萝卜,却又巨大的手掌直接平平刺出,由最后一代墨家钜子甘愿死于此地的最强机关墙壁,被直接洞穿,一只手掌就插在白泽和董越峰之间的空隙。

    简直像是恐怖片,老人和白泽都后背死死贴着墙壁。

    眼珠子往下瞥,看到那一只手掌,大气不敢喘一下。

    而后,平平竖劈。

    机关被破坏。

    力量强大到极限,能够背负大日,扛起苍天。

    就连规则都难以束缚的纯粹力量。

    开门?机关?

    只有心中有路,哪里都是坦途。

    兵魂结阵,破坏。

    墨迹机关,破坏。

    风水阵法,破坏。

    不疾不徐,纯粹力量带来的压迫感让白泽说不出话,看着那堂堂走来的神代力量第一,一咬牙,右手一推,风后奇门运转,把老教授直接送出去数百米,以阵法庇护,自身则是手中多出一柄战斧,站在最后一重关卡前。

    至于为什么是斧头?

    其实从甲骨文上的变化能看得出来。

    兵这个字,像是字形士卒双手持握斧子参战。

    所以说文解字有言——在神州古代,身在前线用小型战斧作战的叫“兵”,身在将帅身边使用大型战斧的高级警卫叫“士”。

    使用特大战斧‘钺’的叫王。

    竹制作的兵器叫做‘不’。

    带刃的武器剑,是帝的专属。

    所以说,其实后世的士族,原本应该是操着巨大战斧扛着肩膀讲道理的人族高级战士,为什么叫王?哟,小伙子,来瞧瞧我的大宝贝,我的斧头比你的大,我就是王,在那个时代,大就是强!大就是猛!大就是美!

    斧刃的口径就是真理,斧柄的长度就是正义。

    轩辕帝的马车后面放着一把大得离谱的黄钺。

    武德充沛得要死。

    白泽手里拎着的战斧也就是士这个层次的,对面拎着的简直就像是钺了,他看着重只是往前,靠着肩膀和肉体就将前方的墨家机关墙壁直接撞出一个通道,哪怕是墨翟,也不可能预料到自己机关要对付神。

    重低语:“白泽……我以为,你会跑。”

    白泽放声大笑:“吾亦是轩辕的臣子,防止轩辕剑主沦落尔等之手,在所不辞也!”

    “哦?是吗……”

    “那你腿抖什么?”

    白泽:“……”

    能不揭穿吗?

    重道:“既然你作为轩辕的臣子,要来阻挡我这颛顼的大敌。”

    “那我也不会留手了。”

    祂大步往前,手中的战斧猛地扬起,带着磅礴霸道气势轰然砸下,白泽死死拦在前面,第一招之下,手掌发麻,浑身僵硬,就当他以为自己就要就此死去的时候,突而,一道剑光流转,猛地从一侧刺出。

    伴随着凄厉的剑鸣。

    气浪猛烈地扬起又散去。

    白泽的心脏险些停滞。

    被白泽最后风后奇门保护好的老教授瞪大眼睛。

    那是……一柄剑。

    古朴的秦剑,唯独失去了剑坠……

    重的斧刃,竟然被那一股兵戈煞气阻拦住,面对着磅礴至极的力量,面对着抵达某种极限的天神,唯独其余领域抵达巅峰的存在,方可以一战,这就是白泽所知道的东西。

    重眼底浮现出惊愕之色,后退一步,面容郑重,缓声道:

    “吾乃天帝帝俊麾下战将。”

    “日月所出,吴姖天门之主,撑天之神。”

    “五帝颛顼麾下夏官,火正,第二代祝融之官·重。”

    “汝乃谁人!”

    最终,沉默之中,有脚步声响起。

    身影走出阴影。

    墨色的铠甲,束起的发髻里已经掺杂了白发,面容儒雅。

    铮!

    他逼退了战斧。

    双手拄着剑,剑刃抵着地面,以示回礼。

    他这样低语着,仿佛山海和战场在欢呼,仿佛历史的回荡。

    如此简练回答。

    “大秦。”

    “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