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9章 合战之势,纵横交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18
  第0579章 合战之势,纵横交错

    踏出乾陵。

    撑天之神重脸上毫无半点变化。

    祂想了想,掏出手机,先是联系十二元辰,打开电话,结果那边传来的是一阵柔媚慵懒的声音,似乎是在鼓掌的声音,像是在跑步机上跑步的喘息,天神重面不改色把手机捏爆。

    MD废物。

    和那个什么狗屁倒灶大宋什么神功让武真皇帝没区别。

    撑天之神转而掏出另一个手机,联络另外一个队友。

    很快的,作为神代岁月之神的石夷接起来了电话:

    “喂,我是重。”

    撑天之神将大概的情况说明了一下,旋即缓声开口:“石夷,这一次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行动?”石夷的声音毫不迟疑:“不了,我今天这边也有加急的任务,多了三百个单子。”

    撑天之神:“……”

    “谢谢,收您两百元,这是找零十七块五毛钱,您收好。”

    “哎呦喂,小伙子真俊啊,今天下午要不要和阿姨喝杯咖啡?”

    “阿姨那里房子还挺大的。”

    “不用了,谢谢,我住的地方也很大。”

    “唉?有多大?”

    “天地之间,岁月之隙。”

    “噗呲,咯咯咯,小伙子真会开玩笑啊。”

    重沉默,想到了之前手机里面的古怪声音,想到了现代人间似乎偶尔听说过男公关之类的服务人员,面容古怪,想了想,还是斟酌着言语:

    “石夷,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和我说的。”

    “实在不行的话,我现在还有一点金子和宝石。”

    石夷语气没有波澜:“我在摸鱼。”

    “嗯?!!”

    石夷声音顿了顿,道:“我现在在水产市场,卖鱼。”

    “手上有鱼,正在摸。”

    “况且,以你的实力,哪怕是禹当年和你交手三招,也是不胜不败之局,我只是在防御上强过你们两个,你难道想要让我去给你做肉盾?比如说抵挡轩辕剑气之类的东西?”

    重视线微微向左下方偏移了下。

    面不改色道:“哈哈,你在说什么,我像是那种人吗?”

    石夷道:“确实,你不是人。”

    重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强迫了。”

    他放下手机,眼底闪过一丝古怪之意,而后用中指扶了扶墨镜,乾陵位于长安之外,距离那位始皇帝陵墓,并不算遥远,远远望去,天空逐渐黯淡,重神色凝固许久。

    “颛顼啊……”

    和你彼此争斗的岁月,那也是数千年前了。

    祂大步走出,踏向前方。

    某地·水产市场。

    岁月之神石夷一身简单衣服,上半身将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身上穿着买渔产的工作人员常常穿着的胶质围裙一类的衣服,显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线条和堪称完美比例的曲线,胸肌发达,背脊如同一条苍龙,手臂极有弹性,充斥着爆棚的雄性魅力。

    偏偏面容线条刚毅冷峻,剑眉星目,短发凌厉。

    除去了会被某些女性揩油。

    也会引来同性的目光:“老哥你这胸肌,怎么练的啊。”

    “真特么绝了啊。”

    体验了一天凡人渔夫职业之后,石夷掏出小本本来,给自己的目标上画了一行,出于职业习惯,最后一页写满了黑名单,比如:“XXX克扣工人工资,正在调查,考虑要不要仿照《资本论》阅读笔记,吊路灯。”

    “人间似乎有蒙面和戴眼镜之后行侠仗义的习惯,在考虑斟酌。”

    “可以叫做大荒侠,或者说大荒大侠。”

    那边一条壮汉走来,道:“小石是吧,我叫举父。”

    举父爽朗笑道:“来,今天我们得搬不少的共享单车,这段时间,又出来了两个恶劣改造共享单车的家伙,走,上卡车,唉,你也得习惯这事儿,像是我之前,就遇到过,居然骑到了澳洲去,就离谱。”

    石夷上车。

    举父大笑道:“等今天咱们干了一票,就去找个地方。”

    “恰啤酒,烫火锅!”

    不务正业的大荒天神看着逐渐亮起的灯光,点了点头。

    从卡车一侧取出一瓶快乐水,打开。

    石夷的日记里面有写着,‘人间的现在仍旧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但是有的时候,我看到那些一天疲惫的人们托着身体回到家,会下一碗泡面,火腿肠,打开一瓶碳酸饮料或者啤酒,打开视频,尽情地度过一两个小时。’

    ‘什么都不想。’

    ‘很多人靠着这一两个小时活着。’

    ‘无穷而浩瀚的人海里,自我被冲散,唯独这个时候属于他们自己,我更喜欢这样的‘时间’。’

    而在这逐渐亮起灯光的人间烟火当中,石夷挑了挑眉,看向左侧。

    一片阴影,除此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是他的错觉。

    ……

    一家马戏团,发现自己带来的马消失了。

    只剩下了一个灰扑扑的袋子,急得额头冒汗的马戏团长打开了袋子,在袋子里面,是一堆长了绿毛的铜钱,外圆内方,上面写着两个古代文字——

    “半两?铜钱?”

    “这啥玩意儿!这啥玩意儿!”

    “谁抢了我的马!谁,是谁!”

    “老大,这儿,这儿还有东西呢,是一块玉啊,搞不好挺值钱的,这,这有点像是剑饰啊,往剑上挂着的,敲着有些年份了……”

    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打开手机对照着把那三个字念出来:

    “武。”

    “安。”

    “君?”

    面色凝滞:“武安君?!”

    马匹的嘶鸣声音在夜色中炸开,重重的夜色之中,高铁上无可奈何地打着盹,而后转过头看着夜色里的城市,旋即呆滞住,在那重重夜色之中,遥远的方向是城市,是灯火通明,而在那轨道前方一侧,或者说另外一条轨道上。

    一匹战马正在以恐怖的速度奔驰着。

    赤色的光焰浮现在其上。

    战马之上,是一位身穿古代铠甲的身影。

    夜色太重,看不清楚其面容。

    只是忽闪而过的灯光下。

    那是竖着发髻的古代将领,黑发里掺杂白丝,伴随着被激发潜能和力量的战马长嘶,明月在上,现代科技所造的造物奔驰在轨迹之上,而在旁边,来自于古代的传说同样飞驰着。

    一柄古代的剑剑锋上,仍旧还反射着流动的光。

    秦时明月,汉时关。

    于后世千秋万代,每一户人家的窗台,我大秦的明月,必朗照之!

    大秦,

    武安!

    ……

    伴随着每一步的前行,重的身躯浮现出古朴的铠甲。

    上面有着火焰般的纹路。

    右手中一柄古朴的白玉战斧。

    “为了三皇五帝的名望……也为了我大荒的立场。”

    “颛顼啊,我敬重你,我恐惧你,我想毁灭你,但是我同样要维护着你,三皇五帝的伟业,绝地天通的傲慢,不能够被后世之人所污蔑所看不起啊……”

    三皇五帝时期。

    暂且压制神灵的神性,以曾经人族转世之身出现。

    人族传说,绝地天通之基石之一。

    颛顼帝麾下,继缙云氏,祝融氏后,第三代夏官。

    重,参战。

    伴随着低沉的龙吟之声,赤色的火光自东南之位掠过苍穹。

    奔涌着冲向始皇帝陵墓。

    卫渊现在只恨自己无法瞬间移动过去,而这样的焦躁之气,如同翻腾的火焰,在胸腹之中古荡着,背后的铁鹰剑鸣啸不止,仿佛曾经掠过六国战场之上的那一只铁鹰,自昏黄的历史之上重新归来。

    卫渊右手抬起,握着剑柄。

    剑气孕育不发。

    大秦执戟郎,黑冰台最后的铁鹰卫士。

    并不是出于对君王的忠诚,而是另一种复杂的情绪。

    未召而来。

    ……

    湾湾苔径引青松,苍石坛高进晚风。

    方响乱敲云影里,琵琶高映水声中。

    龙虎山上,阿玄正在吐纳修行,龙虎山的道人们各自在做晚课,凤祀羽正在琢磨着偷老道士珍藏的酒去做煮红酒,林玲儿在给小鱼儿梳头发,一切都很祥和,唯独天女魃,或者说天女魃真灵里面栖息着的九天玄女,焦躁不安。

    又双叒叕!

    又一次!

    九天玄女残留的部分真灵咬牙切齿。

    轩辕的剑,怎么跟他一样,当然提起这个来,轩辕定然要呼喊冤枉,至少他自己是无比信任着自家轩辕剑可是除了自己谁也不亲的,不过玄女倒是不管这个,直接在轩辕身上再加一笔。

    而后直接开始卜算。

    神州卜算之术分有三大类,其中之一就是她的六壬。

    轩辕剑那个小碧池,不,我是说,轩辕剑新选择的是谁?

    她解开卦象,伸出手轻轻点着卦象,微微怔住——

    上经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龙出于渊?

    她的精神仿佛升腾起来,冬天本来就天黑的早,现在神州陷入了一篇夜色当中,路灯都一盏盏亮起来,在万家灯火之中,西方是一道血色,南方则是徐步而来的炙热气焰,北方则是一股凌厉锐气。

    以及,一道熟悉的欠揍气息从东方出现。

    九天玄女和卫渊这个偏科到夫子都拉不回来的笨蛋不一样。

    作为昆仑神系的战争之神,哪怕现在只是残损状态,她瞬间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眸子瞪大,喃喃自语:“看似无关,但是这个时候不可能出现无关的情况。”

    “天地万物自有缘法,如同一个大漏斗,如水之乘势而下。”

    “彼此有缘法的人祸物,会有冥冥中搅动在一起的趋向性。”

    “这四方之气的根源,他们必然有共性,有共性……”

    那边的凤祀羽打闹着跑过去,后面则是同样贪吃的小道士们,这就是共性,因为都喜欢吃甜食,所以汇聚在某一家很出名的甜食店的可能性就会远超于其他人,而这四方的共性是……

    九天玄女思绪微怔,瞬间明白过来。

    “全部和人道气运相关。”

    “北方为水德对应之人,南方为烈烈长火之神。”

    “西方是兵戈战阵,杀伐无双,为将;东方是长生绵绵,为神木,为臣。四方齐聚,以应天时,这卦象所解,中央为帝,厚土玄黄,是和姬轩辕一个位格的气数……”

    她眼前豁然出现一幅画面。

    在空旷孤寂的地方,在高座的御座之上,身穿墨色袀玄的男子高座,一只手手肘支撑着扶手,支撑着头,面容俊朗,似乎是在沉睡,在独自沉睡的时候,薄而淡的嘴唇抿起来,让那种威严被独处时候的倔强所冲淡了。

    而右手垂落,五指微张,似乎在拄着一柄无形之剑。

    轰隆隆……

    白泽咬牙,直接推开了帝陵大门。

    九天玄女突然觉得不对。

    眼前画面,瞬间崩碎。

    最后看到的画面里面——

    那拄着无形之剑的白皙手指,只是微不可察地,以肉眼难以发现的幅度。

    颤动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