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8章 盘古之原典,五帝颛顼之火正,参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9
  第0578章 盘古之原典,五帝颛顼之火正,参战

    乾陵之中。

    来自于过去的战魂,尽管不再是神代的时期,可也被袁天罡和李淳风两大方术士以风水之宝地温养了足足千年之久,再加上乾陵的阵法,强行不断冲击,围剿,将撑天之神淹没。

    复苏的唐高宗,天皇大帝李治不再在意,垂眸,伸出手去牵自己的妻子。

    突然,

    靠着狂奔加速化作流光,送出手中兵刃的名将魂魄真灵动作一滞。

    手中的名枪化作齑粉。

    将魂脸上浮现迟疑茫然。

    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直接将其头颅握住,而后五指握合,连带着明光铠的头盔和魂魄首级,一并捏碎化作流光,撑天之神缓缓起身,正面承受恐怖冲击,身上毫发无损,语气平缓漠然,说完了未尽的话语。

    “我不该来的啊……”

    祂道:“又浪费了时间。”

    狂暴的气势,再度被欺骗的怒意,终于化作了肉眼可见的权能光焰。

    为大荒众生支撑苍天足足五千年之久。

    立下无数功勋,最终完成神灵契约的天神额头出现贲起的青筋,和无穷的怒焰,祂伸出手指了指左边,嘿然一笑,低声道:“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又伸出手指了指右边,自语道:“日月当空则天大圣皇帝。”

    曾经和三皇五帝奔走于同一个时代的对手,突然放声怒笑:

    “放屁!”

    “皇,帝!”

    “尔等有何资格,担负帝和皇的名号?!”

    “尔等有和功勋,能和三皇五帝并肩?!”

    他猛烈地起身,猛地一拳砸出。

    仿佛整个天地扭曲,能够承担和担负苍穹重量,为众生支撑天地的天神,盘古的原典,其力量化作真实,猛地掠过,万名结阵御林军魂魄,还有名将真灵残留仿佛被凝固入琥珀,在下一个瞬间,化作了齑粉。

    烛九阴转世终究是袁天罡。

    而不是烛九阴。

    而大唐的岁月,终究距离最后灿烂的神代也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

    更不必说,遥远到大日凌驾于天穹的山海时代。

    整个帝陵下沉。

    乾陵阵法,瞬间破坏。

    重脸上的神色默然,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脸上的嬉笑和随意消失不见,转而肃穆。

    名号——重。

    寿命——万岁以上。

    记录原典——《山海经》

    身份——大荒天神。

    天帝帝俊心腹。

    人皇·五帝之一颛顼麾下大臣,好友,亦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神州神话概念·盘古原型。

    是盘古撑天权能具现。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天神重撑天,黎献地。’

    ‘重日高一丈,天日高一丈,如此五千载,天极高,神乃出。’

    支撑了天穹重量足足五千年的神灵眼底漠然,没有那种平日里的随意和玩笑,只有一丝无趣和厌烦,甚至于是终于被引动起来的愤怒,是前所未有的震怒,是哪怕得知颛顼死去的时候都不曾比拟过的震怒。

    祂低语着:

    “颛顼啊,看看吧……”

    “这就是后世的皇帝吗?!这就是神州的皇帝吗!”

    祂自灰尘中走出,一拳砸出,前方的名将战魂也直接化作了齑粉,徐步而来,低沉自语:

    “你说过的,皇者,中也,光也,弘也。”

    “含弘履中,开阴布纲,上含皇极,其施光明。”

    “指天画地,神化潜通,煌煌盛美,不可胜量,才有资格被称作皇。”

    “而德象天地曰帝。”

    祂抬起头,看着前方:

    “哪怕颛顼,也只是帝,哪怕是禹,也只是王。”

    “是谁给你们的资格和傲慢,居然敢于自称为皇帝?”

    “这两个字的重量你们可知道?你们……在侮辱三皇五帝吗?”

    “连神代级别的实力都没有,也敢于在天的重量前放肆?”

    “与某,跪下!”

    最后的藩王魂魄被斩杀。

    重猛烈的一拳砸出。

    曾经作为颛顼帝麾下火正而战。

    曾经奔走于三皇五帝,天地所尊所敬时代的神灵终于震怒。

    只是他甚至于有些无法分辨,这样的愤怒究竟是来源于哪里的——是出自于自己被戏弄的耻辱,还是出自于三皇五帝之名号被污蔑来的怒气,还是来自于哪怕自身是神灵。都对于作为敌人的三皇五帝所秉持的无上尊重。

    皇,帝,这两个名号,对于神代的存在,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最终,仿佛天地倾塌。

    重演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的残局。

    上万御林军魂魄瞬间飞灰湮灭。

    紧随其后,十大重臣魂魄真灵残留的意志散去。

    下一刻,天皇大帝李治想要阻拦,魂魄却旋即溃散。

    因为重的手掌按在他的额头。

    直接将其湮灭。

    撑天之神五指闭合,徐步往前,语气漠然。

    “不是你,魂魄完全没有神代真灵的坚韧,也没有绝代豪杰的凝固,可惜了啊……”

    “战魂的意志很强大,技巧很纯熟,但也只是这样,他们也不曾诞生于神代,根基不足。”

    “姬轩辕只是姬水旁出生的木匠,而禹是罪臣的孩子,是获罪于天;出身卑微而能够成就伟业,你们和他们不同,站在这里,只是因为出身于皇室,是因为自身血脉或者亲人夫君。而不是靠着自己的功业,开辟前人未有之道路。”

    “皇帝,自古以来,哪怕是神代,君王无数。”

    “得到那样称呼的,不过三皇,五帝,八位而已。”

    “人族的领袖是王。”

    “而唯独开辟出前古未有道路的,才是皇和帝啊……而不是你们。”

    “所以你们配不上轩辕剑,也不配作为天的敌人。”

    重的声音顿了顿:“可恶……到底是谁开辟了皇帝这样的称号。”

    “又到底是谁,让你们也觉得,自己可以背负这个称号?”

    祂许久后才平静下来。

    眼底的威严和沉重的愤怒收敛了。

    取而代之是独属于神灵的沧桑和沉重。

    盘古支撑天地。

    重即是这一传说的原典。

    五千年苦痛,五千年背负,其真正实力,冠绝天地,已非四凶四灵所能相比。

    连被复苏的李治真灵都被消亡,百千大唐精魂魂飞魄散,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名女子居然没有在第一次的冲击下化作飞灰湮灭,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问题。

    拂袖第二掌落下。

    就在随手将其诛杀的时候。

    重突然察觉到了一缕奇异的气息。

    动作骤然止住。

    手掌只是按在那女子额头,磅礴的气浪只是让那女子真灵直接陷入沉睡,陷入最深沉的状态,重皱眉,本来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却突突然察觉到了其身体内,竟然也有一缕不死花之气息,不敢置信地低语:

    “昆仑不死花……”

    “这是混在了那么多不死花里面最特殊的那一株,古今唯一,被摘走之后,再不可能重新长出来,不可能有两朵……除非……这个女子吞噬过那陶匠的心血?!”

    重瞪大眼睛,五指微握,手腕翻覆。

    ‘观天地’之法施展开来,将女子溢散出的真灵取出。

    祂像是追剧一样,看到了其中因缘,脸上的表情逐渐复杂,逐渐浮现愉快之色,他取出了第二幅墨镜,架在鼻梁上扶了扶,脸上的表情从那种深沉,威严,痛苦落寞,化作了轻佻和不在意。

    将先前所看到的画面回忆了一翻,右手扶着额头,突而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承担过天下最沉重责任的天神愉快地像是个乐子人。

    “如此霸道的独占之心,如此纯粹的恨意。”

    “有趣有趣,唯独苍生百态,爱恨情仇,方可称之为人间,石夷啊,你所见之人间不过是盲人摸象,不知全貌,唯独观看人生爱恨情仇,方才知道人之内心究竟是什么。”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把这个东西给了你,也不亏的。”

    盘古原典之一的撑天之神取出一物。

    其似尘沙,却偏偏在那种死寂之中带着无尽创生之力。

    是女娲造人之土。

    重毫不迟疑地将这东西抖落,虽然说祂支撑天地的那种粗手粗脚完全没法和女娲那十指纤长的手艺相比,但是至少比拿起鞭子甩出的泥点子好得多,片刻后,重看了看自己的手艺。

    算了,这没法用。

    因为苦熬了五千年而直接变成乐子人的撑天之神掏出手机。

    打开视频软件,手办视频。

    “唔……御姐系,夜店风,女王风……”

    “三无少女,傲娇,傲沉?”

    “这都什么和什么?”

    “果然是女娲创造的,这捏土的天赋开发地离谱啊。”

    他叹息一声,以神灵的学习能力,重直接放弃自己搞这事情,干脆利落地使用法术模拟了一遍,最终出现了一位眉宇扬起,眉目如画的女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双眸子无论如何改变,都会化作同一个模样。

    泥土的色泽散去。

    化作细腻的皮肤,化作了迤逦的裙摆。

    重直接将武瞾真灵投入其中。

    那少女睁开眸子,而后便陷入昏迷。

    重拂袖将其放于此地的棺材当中,期待着未来的一幕,缓缓起身,晃动了下身子,或许是今天的事情再度激怒了祂,一个不行可能是失误,但是两个,三个,明明无论其器量还是功勋,都无法和三皇五帝相媲美,却要背负超过三皇五帝的名号。

    对于祂们那个时代的存在来说,这是整体性的侮辱。

    皇是女娲创人,是伏羲开天,帝是轩辕定天下,是神农尝百草,甚至于禹王定九州。

    是为黑暗中的苍生开辟前所未有道路的前行者。

    故而尊之为煌煌天地的皇,敬之为德匹天地的帝。

    祂终于被激怒了。

    “伴随时间,神州的灵韵在降低,那么最早的那个,是神代帝王?”

    “功过三皇,德超五帝。”

    “呵,让后世这些根本没有立下开辟前人所为成之功业的‘王’,背负了‘皇’和‘帝’的名号啊,始皇帝,我要看看,你是否配得上这样的名号……神代的帝王,神代的将领,你们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如果说击败我的颛顼,继承者不过如此的话。”

    “那么,未免太过于可笑了。”

    他五指握合。

    脸上没有了笑意。

    只是想到那好友,那死敌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平静补充:

    “这一次,姑且是以人族五帝,颛顼麾下重臣的身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