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7章 白泽:小心重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79
  第0577章 白泽:小心重黎!

    仍旧是在长安城的附近。

    那甚至于可以说,是距离始皇帝陵墓并不遥远的位置上。

    是乾陵。

    大唐高宗李治和他的妻子,他的皇后,他的爱,以及让他沉沦的灾劫,武瞾的合墓,墓葬内部自然是不可能公开的,但是外边的部分已经算是景点。

    有仿照长安城的朱雀门,司马道。

    有对高宗李治的述圣纪碑,也有武瞾自己的无字碑。

    “这碑文为什么没有字,是有很多的说法,不过人们比较愿意相信的,是女帝功过自有后人评说这样的帝王气度。”一位老人笑着低语,而后遗憾道:“只是不知为什么,其实这石碑背后是有刻痕的。”

    “刻痕?”

    “是啊,无字碑的阳面,从上到下刻满了方格。”

    “这代表着,其实最初是有准备在上面刻碑文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放弃了,可能是女帝不喜欢写下碑文的那个人……”老人随口道。

    旁边的小女孩眼睛转了转,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们那样习惯性地反驳大人的话,不服气道:“那也可能是要写碑文的那个人不喜欢女帝呢?”

    老人怔住,而后笑着呢喃道:“你在说什么呢……”

    “那可是女帝武则天啊。”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就算是有,又有谁敢表达出来呢……”

    在老人和孩子,以及这些游客的附近,一位高大健壮的男子看着无字碑,看到本来无字碑上面,被后世的文人墨客写满了不同的文字,歌功颂德者寥寥,嘲弄之人颇多,男子嘴角微微勾起:

    “不管生前地位如何,最初的目的如何。”

    “总是会被后世的人轻易地扭曲啊。”

    “无字碑也终究不是无字碑了。”

    重自言自语了下,转身走向内部,这里的游客其实不算少,但是却硬生生没有人察觉到他,在踏入陵寝内部的时候,撑天之神抬了抬眸,伸出手指扶了扶鼻梁上的大墨镜,自言自语道:

    “李治,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

    “武瞾,日月当空则天大圣皇帝。”

    祂念出来了这两个皇帝的尊号和谥号。

    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一阵阵的胃疼。

    大概是因为之前去找呢个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就连祂都因为那一次的耻辱经历而对这些人族帝王的谥号产生了巨大的PTSD和心理阴影。

    现在想想,那位始皇帝的尊号。

    多好,简单,好记。

    哪里像是后世,尼玛吹逼没输过,打架没赢过。

    怎么那么能吹呢?!

    重扶了扶眼镜,走入陵寝之中,这一次已经不再像是上一次在永定陵那边时候,步步谨慎,而是堂皇浩大,长驱直入,迅速地拉近距离,冲入内部,当踏入内部的时候,微微皱眉。

    大唐乾陵。

    风水之阵布置者——袁天罡,李淳风。

    再加上唐代远在宋代之前,从阵法的位格上,便要远远超过永定陵。

    “有意思……”

    撑天之神自语。

    像是在永定陵内所作所为一样,五指微微握合。

    神灵权能猛地溢散出去。

    上一次他在永定陵里面的经历给他留下了相当的心里阴影,至于那位谥号高地离谱,强得吓人的真宗皇帝给重留下的感觉,用一句不那么恰当的话来形容,大概就是——

    僵尸打开了你的脑子,失望地离开了。

    反倒是屎壳郎眼前一亮。

    这特么废物都能让泰山封禅,后世文官是真的不行了啊。

    文德尽丧,像是当年,必须要一手挥舞战斧一手懂得教化,才能称作文官啊……失去了武力庇护的所谓文化和道理,和孱弱的泡沫是没有区别的。

    不能自己庇护自己的文化和道理。

    其实只是笑话,是被恣意玩弄的玩物罢了。

    撑天之神感慨,正当祂以为,自己这一次同样是失望而来的时候,收回右手,整个陵墓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外界四方门外有八只巨大雄伟的石狮子,此刻其瞳孔都齐齐亮起。

    至于陪葬诸名将的墓葬也都震颤。

    有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卫之的气象。

    大荒的撑天之神眼眸亮起,呼出一口气来,笑着道:“看来,这一次没有来错,唔……至少要比上一个要好得多了。”

    祂身躯舒展,浑不在意地道:

    “来,让我看看有几斤几两。”

    “勿要让我失望啊。”

    墓葬前方,隐隐浮现出了两尊身穿龙袍的身躯。

    外界,陵寝巨大震颤,游客们急急地退了出去,看到天空阴沉,云气流动,一座座墓葬震颤,这里是烛九阴真灵转世之躯袁天罡,以及同样在神州留下名号的李淳风两名大方士耗费了巨大的心力和财力,一同布置下的帝王陵寝。

    其实是一整个墓葬群,除去双帝,还有两名太子陵墓,三位藩王,四位公主,以及苏定方、薛仁贵在内的诸多重臣,此刻一道道真灵意志奔走于天空,曾经号为飞骑的御林军重新出现。

    而后在重愕然惊异的注视下。

    十名将魂汇聚,御林军在三息之内聚集。

    军容肃然,兵家煞气冲天而起,而后在那君王拂袖之下。

    上万的御林军战魂冲击,化作洪流朝着前方冲去,煞气化作一只飞翔的火焰凤凰,重重地撞击在了重的身上,重脸上迟滞,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幕,直接被轰然击飞,十名将领分别率领一军,化作阵法。

    开始围剿!

    撑天之神的墨镜被震碎掉,喃喃自语:

    “今天,我不该来的……”

    祂被淹没。

    ……

    卫渊驾驭驳龙御空而行,他刚刚通过九天玄女六壬课对自己的看法进行了卜算。

    基本已经确认了,十二元辰针对目标为东海共工,而重的目标则是轩辕剑主。

    只是不知为何,今日的卦象显示。

    稍微有些暴躁,稍微有些怒意。

    不那么确定的形容,就好像发现定情信物被人抢了的女生一样啊。

    不知是针对谁的。

    总不会是我吧……

    卫渊思绪转动,而后压下这杂念,只当做是自己想多了,而后微微皱眉,不知为何,想起了白泽临走之前郑重其事的告诫,千万小心重黎这两人,心中疑惑。

    不对啊,重之前给予他的气息虽然强大,但是也只是石夷这个层次。

    不,石夷这家伙很难定义,卫渊思绪微顿,想到那天神,额头有点疼,石夷这家伙,搞不好可以和没有爆发全力的蚩尤打得你来我往,毕竟防御值直接点到了神代最高,还固化了回血buff,除非你能把祂从时间里剥离出来,否则这家伙完全无法杀死。

    但是,白泽是轩辕帝的挂,不,臣子。

    祂自己就知道一万三千多名鬼神之事。

    更曾经见识过炎帝,蚩尤,刑天,轩辕,庚辰,旱魃混战的战场。

    祂为什么会专门提醒小心重黎?!

    卫渊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

    如果说只是单纯的人提醒,那可能是局限于那个人自身的认知,觉得重黎恐怖,但是如果说是见识过卫渊实力,且见多识广的白泽都要在被山神水神追杀的情况下,抵抗住自己的废人逃命本性专门提醒……

    一个苟了五千年的家伙忍住不苟都要告诉你的消息!

    卫渊反应过来。

    重黎有问题。

    他想要给白泽打电话,却发现那家伙完全没有准备手机。

    借助真灵气息传讯。

    卫渊取出真灵之气,而后嘴角抽了抽。

    白泽那混蛋……

    五指握合,卫渊直接把这一道白泽气息给捏爆掉,额头青筋贲起。

    给的真灵传讯气息,是假的!

    这家伙是有多苟?!

    难怪能在大荒苟了五千年。

    ……

    “小兄弟,你慢一点,慢点啊……”

    董越峰被白泽扛在肩膀上直奔目标。

    差一点连苦胆都给吐出来。

    白泽嘴角抽了抽:“等不得,慢不得啊。”

    他顺手给董越峰教授加持了来自于神州气脉学说之祖,常先的法咒,直接将老人的精气神强行拉到年轻巅峰时期的状态,董越峰突然觉得自己腿不软了,腰不酸了,握了握手,讶异道:

    “真是……神奇。”

    “《黄帝内经》记载的手段,都不过如此了啊。”

    白泽点了点头。

    心中默默回答。

    就是黄帝内经的作者的保命手段。

    老人道:“不过,你这么着急,是有谁要来这里抢东西吗?你居然这么着急。”

    他始终有着清晰的头脑和判断能力,语气顿了顿,古怪道:“不会是武安君的剑吧?!”老人嘴角抽了抽,想到那个传说复苏,然后看到自己两个人一起去挖始皇帝的墓,一时间都想要从白泽背上直接跳车,白泽摇了摇头,他为了加速直接背着老教授狂奔,道:

    “不,是一个叫做重的家伙……”

    祂心里有压力。

    重曾经想要雀占鸠巢,占据颛顼之后的人王地位。

    其实很冷静且聪明,之所以失败。

    只是遇到了颛顼帝而已……

    夹在一堆武德充沛的家伙里面的怪胎,智商点满。

    尽管白泽之前用风后的遗物弄了个先天八卦,一定程度上干扰了重的判断,让他的判断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失误,这很细微,因为只要稍微过分就会被察觉,大概就是,本来想要先从数学书看起,结果拿起来了语文。

    总之都会去看,只是顺序的错误,这就不容易察觉。

    泰山封禅一共六人,这能争取一定的时间。

    但是不多。

    白泽总觉得那家伙迟早会摸过来。

    祂和石夷可不一样。

    轩辕,蚩尤,刑天,乃至于禹王都曾经把诸神打过一遍,但是有些神灵他们是没有去挑战的,这是因为各种各样,或者主观,或者是客观条件的限制。

    董越峰呢喃道:“重黎?”

    白泽挑眉:“你知道的很多啊,老董。”

    “这两位不是颛顼帝的子孙吗?”

    “不,那只是他们伪装的身份,他们是神灵,至于其实力……”

    白泽沉默了下,道:“你听说过盘古吗?”

    老教授怔住:“盘古?从典籍来看,祂的知名度虽然高,但是其实不是神州神代的古老者啊,祂的传说,一直到三国的吴国才出现记录,比起春秋战国前的山海经迟得多,比起娲皇伏羲,迟了千年……”

    白泽道:“是……”

    “最古老的神话里面,有娲皇,有伏羲。”

    “而盘古的神话其实是后世所创造的,而且,被不断地完善。”

    “一开始只是说阴阳流转天地自然开辟,然后造化为人,首生盘古,而到了更后面,才会有开天辟地的传说,不是天地分开诞生盘古,变成盘古自己开天辟地。”

    生而知之者,通晓万物的白泽,早已经在人间看了不少的资料。

    并且迅速将其理解。

    “三国时期,已经不再是神代了,其实与其说盘古是一个神话中的强大无比的神灵,不如说,祂是神州神话的传说汇聚,是一种聚集性的神话概念,其中化生万物,化作山川两个传说,最先出现于是娲皇一日七十化和后土厚德载物。”

    “开天辟地,是伏羲观开天,创先天八卦。”

    “这些都汇聚到了一个概念身上,就是神话概念盘古。”

    老教授怔住。

    白泽突然转口问道:

    “你知道很多,那你知道,最初吴国典籍里面的盘古是什么吗?”

    老人回忆了下,回答道:“《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

    “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他的声音顿住,瞳孔收缩。

    白泽嘴角勾了勾,浮现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的,最先的盘古,其实是和天地一样,是开天辟地之后中间的产物,权能为支撑天地。而很遗憾,追着我们来的,撑天之神,那是神州神话里最早最古老,也是唯一支撑苍天的神灵……嗯,毕竟祂归属于大荒。可能单纯提他的名字没什么反应。”

    “但是提一下神话原典你就明白了,换句话说,老董……”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我们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追杀者。”

    “可能是神话概念盘古的原典之一。”

    董越峰嘴角抽了抽:“那好消息呢?”

    白泽道:“这个就是好消息啊。”

    “??!”

    他语气茫然:“坏消息是,我之前才骗了这家伙,顺便暗算了下,给祂降智了。”

    “就跟以前祂生死仇敌对他做的那样。”

    “所以,祂的脾气应该会很糟糕。”

    “不过你不用担心,没准那位武安君白起也会来帮我们的。”

    白泽安慰。

    老人沉默。

    而后剧烈挣扎起来。

    哪怕是温和如他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而后道:

    “你你你,你把我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