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6章 风云汇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40
  第0576章 风云汇聚

    武功治世,威信安邦,为武安。

    君,至尊也。

    白起,神州神代四大名将之首,炎黄武庙十哲左侧第一位。

    赵楚慑服,不敢攻秦,使秦业帝。

    被史书公认,亲手扫除了秦国称霸阻碍的男人。

    一生戎马三十余年,战无不胜,大小七十余战,也席卷七十余城。

    有诗云——烈烈桓桓,时维武安,神机电断,气济师然。

    南折劲楚,走魏禽韩,北摧马服,凌川成丹。

    白泽看着那一柄剑,嘴角抽了抽,终于反应过来。

    红光……

    这特么根本不是红光啊!

    这特么分明就是红名,而且是神州千古无二的红名。

    是浓郁到足足两千年都散不掉的煞气,是血光。

    你搞营业诈骗啊!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温柔地对自己说:

    亲,你有血光之灾哦。

    董越峰好奇道:“你,你怎么了?!”

    “嗯??!”

    老教授看到白泽额头冷汗往下直冒,看了看那把手中的断剑,沉默了下,往后退了一步,想了想,又退了好几大步,扶了扶眼镜,道:“冷静点,对,小兄弟你冷静一点,不要动。”

    “和我保持距离。”

    “你对这把剑做了什么?!”

    刚把神代招魂术刷了一个遍的稳健白泽抬起头,茫然道:

    “这玩意儿。”

    “不是古蜀国的神兵风格吗?”

    老教授愣住:“你能认出来?!”

    “是,是啊……”

    生而知之,有辨认万物之能的白泽抓住了稻草,道:

    “所以应该不是那个白起的剑吧?”

    董越峰看向白泽,怜悯道:“这确实是古蜀国风格,神代的神州,最擅长铸造剑器的是吴国和越国,而越国灭掉了吴,后来楚威王也把越国消灭了,所以吴越之器,尽归于楚。”

    “后来……”

    “武安君直接打到楚国都城那里,逼地楚国迁都。”

    “然后顺便把巴蜀那边的国都给灭掉了。”

    “而武安君有个习惯,他打完架以后喜欢把别人的兵器搜集起来,然后按照商君之法储存到兵器库里面,比如说天府之国那个网红城市城都,这个名字其实是在老秦人缴获兵器上打的烙印上发现的。”

    “也就是说武安君打完楚国蜀地以后,顺势拎着楚国的兵器去打赵国,这柄剑,恐怕就是那时候所用,我们之前所不确定的,就是这个是否真的出自于古蜀国,是否和武安君行军路线对应。”

    “如果是古蜀国的话,这恐怕是他带着去打长平之战,最后自刎的那柄剑了。”

    老教授感慨道:“谢谢你,小兄弟。”

    “我可以确定了,这是正品。”

    白泽:“……”

    淦!

    我这张嘴!

    他右手重重抬起,然后狠狠地挥下。

    最后轻轻地拍了下嘴。

    算了,自己的嘴,别打了。

    下不了手。

    下次遇到玄女,让她代劳好了。

    白泽嘴角抽了抽,艰难地把这把剑小心翼翼放回原本位置。

    似乎是因为这上面的煞气太过于浓郁,意志过于驳杂。

    血色并没有被惊动,上面的意志也没有就此凝聚化作为过去的倒影。

    等到剑放回原本的剑架上,没有出现问题。

    白泽长呼了口气。

    神代,名将,杀戮,结合起来等同于恐怖。

    这个人,他不是能不能打的问题,是他根本不打算放你跑的问题。

    战国七雄里面,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的楚国被他打到直接迁都,一蹶不振,赵武灵王的基业被直接按死,魏武卒全部折损于他的手中,剁了韩国五万精锐,以勇气闻于诸侯,勇的一批的四大名将廉颇面对他直接坚壁清野死活不出来。

    然后廉颇被换了,一个资质应当不错的小年轻上岗。

    本来大概是有可能成为名将的赵括,一开局就对上了神州地狱级别版本里面的最强BOSS。

    然后就无了。

    春秋战国的各大国家混战,大家基本上撸起袖口往死里打。

    在神代的末年,神代最后的辉煌时期里,这样惨烈的战斗维持了一百六十年,战死两百万神代各国军伍,其中有一半的战绩归于武安君。煞神,杀神,不仁,哪怕是他自己都说自己杀戮过多,是获罪于天的。

    却也同样是被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中亲自郑重记录为‘声震天下’四个字的绝代名将,歼灭战,不只是神州,哪怕是整个人间,自古以来无出其右。

    但是对于白泽而言,祂具备有辨认大腿这样的权能,当然更分辨出了其他的东西。

    比如吧,如果说自己去抱始皇帝大腿,后者最多稍微不喜。

    以凌驾于三皇五帝的气度,会允许自己的存在。

    如果抱着这位的大腿,他搞不好一个直踹,自己就当场嗝儿屁了。

    《法言·卷十一·渊骞》:

    ‘白起不仁,奚用为也……蚩尤之乱,不过于此矣。’

    如果说被奉为千古一帝,开辟天下一国的始皇帝对应于神代的轩辕。

    那么为此霸业开辟前路,亲自斩戮,拥有春秋战国神代一半战绩的武安君对应的,则是蚩尤,但是如果说被史家公认,声震天下,战绩足堪比拟蚩尤的白起,于对应于神代轩辕的人皇麾下作战的话……

    白泽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绝不可能在现实出现的阵容啊。

    最胸怀壮阔的帝王,最强悍霸道的将领。

    始皇帝的胸怀,既已经能够容得下一个功高震主的王翦善终,那再加一个武安君又有如何?

    最强的大腿组合,两根,两根!

    白泽眼睛亮起来。

    手痒,想要再给这柄断剑上来一发招魂术。

    但是很快就被自己左手给按住,毕竟那位武安君可是被秦始皇的先祖下诏而自尽的,‘秦人无不怜之,立祠庙于咸阳’,指不定出来先拔剑把自个儿给劈了。

    ‘等我出来,我就把你们都弄死.JPG’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根大腿容易暴走。

    忍住,忍住。

    白泽把自己心里的渴望给劝了回来,左手把自己的右手给拉住,况且,刚刚甩出去几十发,这柄剑上残留的真灵意志毫无反应,显而易见,这柄古蜀国神兵上的气韵似乎不足以支撑那位神代战神复苏。

    他也拿起一根竹简,转过头对老教授道:“没事了。”

    “我们赶快去秦始皇陵墓吧。”

    董越峰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一人一兽快速离开了这里,把工作室的大门关上,灯都关上。

    在一片漆黑里,放在剑架上的古剑上,纹路流转,化作了血色弥漫,最终那一柄断剑重新铸造完成,此地古物尽数都化作死寂,连一丝丝其余杂音都听不到。

    许久后,低沉的声音突而震动空气:

    “秦……皇?”

    第二天。

    董越峰的学生抵达这里的时候,发现剑架之上空空如也。

    那柄秦武安剑消失无踪。

    ……

    一顿饭菜,当然吃的很好。

    当然,这也是有小青没有认出来那个憨厚,带着微笑的大和尚,就是当年把她关起来强行补课的金山寺补课班教导主任法海师傅,否则的话,估计就是另外一个反应了。

    吃完饭后,卫渊端着碗筷去洗漱。

    其余人则是在闲聊,在打游戏。

    当卫渊洗完碗筷以后。

    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打算要回去见见那几个老家伙。

    毕竟蚩尤难得笑着说,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打算和自己好好聊一聊。

    语气和善,应该是好事。

    不过虽然如此,卫渊的脑海里面却还在想着今天的事情,想着从小青那里知道的额外情报。比如——重是撑天之神,而导致祂撑天的原因是共工,除此之外,人族五帝之一的颛顼也曾经利用重黎完成了绝地天通的目的。

    所以,重和同时和人族,和共工有仇的。

    既然已经派遣了十二元辰去破坏东海的共工封印,那么没有道理不管不顾人间这边,而且以卫渊来推测,对于重黎来说,被水神所波及带来的仇恨,远不及被区区一介人类所利用来的耻辱更甚。

    所以祂必然会采取什么动作……

    白泽说小心重黎,又说轩辕剑主……

    难道说,重会对轩辕剑主的主人动手?!

    这个可能性很正确,很恰当,假若真的有轩辕之主在这个时代出现,那么作为和人族有仇的大荒天神,自然会选择对其动手,或者说,要是不对轩辕之主出手的大荒之神才是奇怪的,唔唔,这样的话,思路就很清楚了,重一方面派遣元辰去东海,自己则是在神州对轩辕剑主出手。

    卫渊动作凝滞。

    一个问题。

    试问……人间浩瀚君王,有谁有器量匹配轩辕夏禹剑?

    ……

    “那,小青你今天没有地方住是吗?”

    “就去我那里吧,花店二楼是有阁楼的……”

    珏微笑着安慰小青,可不知为何,其实本性带着相当野性,有着桀骜不驯一面的小青,在面对温柔的少女时候,总会觉得莫名拘束,拘谨地离谱,而在同时,那边兵魂嘴里咬着钉子,哐哐哐地开始修门。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失去了生前很多记忆。

    但是还是会做很多农活,甚至于还稍微记得一点点医术,心底里还会唱戏曲,所以才和红绣鞋的灵性有共同语言,画师盘腿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作画,她接了个新的单子,现在正在考虑该用什么风格,用电子绘板的笔推了推鼻梁上的大框眼镜。

    看着那边‘乖巧’的元气少女。

    若有所思。

    是师徒CP呢?还是说年上年下,历代转世养成系CP呢……

    有意思,要不要卖给女娇大人?

    崇吾山主正在翻开书,看着珏正和小青闲聊,突而,楼上传来一阵蹬蹬蹬的声音。

    老山主转过头,便看到一道残影掠出,哗啦声音,是衣摆的下方晃动震荡空气发出声音。

    “哟,渊,记起后山了……”

    钱来山神还要开玩笑,嗓音却戛然而止,心脏加速跳动——

    卫渊眼眸微转,眼底沉静如水,先前一副居家打扮的博物馆主,此刻已经将自己的外套穿上,黑色为底,玄水之德,血色纹路,右臂袖口,黄巾舞动,烈烈如火。

    背后一柄宽剑铁鹰,一柄法剑。

    腰间昆仑卧虎令。

    气质凌厉至极,面色沉静,眉宇之中丝毫没有了之前玩笑时候的轻松愉快,而是像被激怒的猛虎,像是被触动逆鳞的苍龙,将右手的战术手套戴上,活动了下手指,冲山神们点了点头,语气平静道:“珏,我出去一趟……”

    少女愕然:“渊你……”

    卫渊道:“我要去看一个地方。”

    少女下意识道:“找谁?”

    卫渊眉宇凌厉沉静,一边握剑大步走出,一边因为思维放在了轩辕剑主之事上,本能回答:

    “一个如果我和你成亲,希望他来证婚的人。”

    右手五指微握,手腕微转,伴随着赤炎之光,许久不曾动用的驳龙出现,卫渊反身上马,驳龙昂首嘶鸣,卫渊眉宇微敛,道:“全速,不要让我失望……”

    驳龙长嘶鸣。

    驳龙,可以御兵,上古将领所钟。

    脚下踏出烈焰,化作腾龙。

    转瞬就如同火光从博物馆飞出,直奔始皇陵。

    大秦少良造,执戟中郎将面容沉如渊水。

    重,不要逼我劈了你……

    博物馆。

    钱来山神面色发白,许久才缓过神来,长呼口气,呢喃道:

    “他,他这么强的么?”

    “好恐怖的气势!”

    “这样的话,我倒是对珏冕下的事情,额,珏冕下……”

    祂下意识看过去,嗓音戛然而止,看到刚刚雍容端雅的少女呆滞了好一会儿,而后低下头,伸出双手捂着脸庞,白皙如玉的面容肉眼可见泛红,最后直接抱着抱枕,膝盖蜷缩起来倒在沙发上,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白气。

    小青茫然:“这,这是……”

    面容英俊洒脱,但是因为过于屑而让人忘记他外貌的水鬼哈了口气,擦了擦玻璃杯,想到之前天女提起嫉妒这件事情时候,卫渊的反应,用白色手巾擦了擦杯子,语气寻常道:

    “你要习惯。”

    “他们两个都一样,嗯,攻高防低。”

    “简单来说,老大无意间击穿了珏姑娘的防御,只可惜,他没看到这一幕……”

    “等到他反应过来,肯定会难受后悔地抱着自己去撞墙。”

    “不过他那么着急出去,到底是为什么?”

    水鬼疑惑。

    而在此刻,稍微往前一段时间。

    撑天之神‘重’,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