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5章 挂件们彼此察觉到了问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83
  第0575章 挂件们彼此察觉到了问题

    珏眼神狐疑:“是听错了?”

    “哈,哈哈,当然咯,我耳朵不大好,晃一晃都是水的声音。”

    水鬼额头冒出冷汗。

    少女无意识手中的尖刃剔骨刀抬了抬,切过西红柿之后,红色的汁水流淌下去,刃口反射悬下的灯光,森寒锐利:“可是,阿水你的冷汗冒得很多啊。”

    “唉?有吗?”

    “哈哈哈,毕竟我是水鬼嘛?!”

    水鬼爽朗大笑。

    额头的冷汗飙出来。

    少女认真看着他:“你没有在说谎?”

    崇吾山主抚须笑道:“哎呀,阿水啊你就不要再担心了,我们相信你说的话了,不会再为难于他,这渊既然回来,你总不好把他拦在门外,正好我们将这些事情摊开来说清楚。”

    “开门吧……”

    水鬼艰难抵着大门。

    忽然一声啦咔咔震响。

    和这座博物馆一样年迈的大门突然震颤着倒下。

    直接把水鬼给压在下面,一个身穿帽衫,气质英气元气的少女惊愕地收回右脚,“这,你这门怎么这么容易坏……”而后她看到了前面许许多多的人,社恐天性发作,后退半步,藏在博物馆主身旁。

    看到卫渊身侧的少女。

    崇吾山主脸上缓缓黑了下去,像是锅底。

    被压在门下面的水鬼本来正要爬出来,沉默了下,默默地把自己往门底下藏了藏,重新缩了回去。

    伸出手,拿起一个凳子,把自己的头盖住。

    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崇吾山主微笑着看向卫渊:“渊,这位是……”

    卫渊惊愕,指了指旁边少女,解释道:“这是我的朋友。”

    “也算是我的弟子,和我在过去相识。”

    老山主神色缓和下来。

    诸多山神水神也神色缓和下来。

    青蛇抬眸古怪扫过这氛围。

    若有所思。

    想到眼前的道人把自己一扔就是五百年,眼睛眨了眨,突然从原本的褐色眼瞳变化成了蛇瞳,蛇瞳是金色的竖瞳,带这些红,于野性中,甚至于还带有些许的魅惑。

    白素贞,小青,还有珏,各自五官都没有缺陷,容貌极美。

    只是彼此气质不同。

    此刻她面容一下从社交恐惧症变成了那什么社交恐怖分子。

    突然一把抱住卫渊的腰,语气甜美温柔道:

    “啊,师父,他们是谁?!”

    “小青怎么不知道呢?”

    空气中茶味浓度上升。

    卫渊:“……”

    微笑凝滞,额头青筋贲起。

    死长虫,你害我?!

    小青笑容甜美,手臂在衣服里的部分直接浮现龙鳞。

    臭道士,西内!

    五百年前之仇,今天你必社死一次。

    把老娘扔在神州外面那么久,自己在这儿逍遥快活。

    神州外被留守儿童和某被动失忆不负责任的看护人。

    一师一徒直接内卷,当场内讧。

    卫渊的感觉,仿佛亲眼看到自己的坟墓被刨了的烛九阴。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老山主瞬间脸色凝固。

    背后得得得几声,本来拿着筷子准备吃饭的山神们直接无意识用力,手里的木筷子直接重重砸在桌子上,直接将大理石饭桌洞穿,力量凝聚,钱来山神松开筷子,大笑着起身:

    “哈哈哈,渊啊,我们相信你是无辜的。”

    “去后山来一趟吧。”

    后面几位山神水神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几把铲子。

    一边痛快地笑着。

    一边铮铮铮地插在地上。

    看样子就像是打算当场把卫渊给埋了似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僵硬看向把自己往门底下藏起来的水鬼。

    你到底给他们看了什么视频?!

    为什么这帮山神这么快就进化成了后山埋人的舞铲阶级?

    再下去真进化成无产阶级也没问题。

    卫渊面不改色道:“我们这里,没有后山。”

    钱来山神大笑着道:“泰器,这里没有后山啊。”

    泰器山神点头道:

    “没事,我现在搓一个出来。”

    一帮山神的怒火直接升起来,而珏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那暗自用力的青蛇,脸上带着好奇道:“你是他的学生弟子?”

    小青笑容甜美到让自己都恶心地程度,道:“是啊是啊。”

    “大姐姐你是谁呢?”

    天女微笑,把手中的菜刀放下。

    “原来这样。”

    她想了想,点头温和道:

    “那你叫我师母吧。”

    小青:“……”

    绝杀。

    她僵硬地低下头。

    师母?!

    你个老道士居然找这么年轻的小姑娘?!

    欺骗小姑娘。

    不要脸!

    小青双目瞪大双臂用力,直接怀中抱师杀,卫渊只觉得脊椎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嘴角抽搐。要死要死要死,而珏蹲下来,右手抬起,化作手刀不轻不重敲在少女额头。

    duang的一声,声音清脆。

    英气少女下意识缩了下脖子,丸子头里冒出来的头发晃啊晃。

    天女语气温柔:

    “然后,松开手。”

    ……

    片刻后,在饭桌上的时候,卫渊随口问到了小青怎么会回来的?

    “你是不是不想我回来神州?!”

    小青眉头抬起,眼底挑衅。

    然后在那边天女眼眸看过来后,乖巧地回答:

    “因为有十二元辰来东海,要找水神共工的封印。”

    卫渊动作顿了顿。

    十二元辰?!

    撑天之神重?!

    卫渊本能察觉到不对,感觉到了些许的疑惑。

    重同时和人族和共工有仇。

    既然派遣十二元辰去共工那里,那么他定然在人族这边搞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

    他在做什么?!

    白泽曾在卫渊耳畔说过的一个名词瞬间浮现。

    轩辕剑主!

    ……

    在卫渊赶回家的时候。

    另外一边,跑路的白泽成功扛着老教授,摆脱了重重围剿。

    然后,抵达了目的地。

    董教授的工作地点。

    其速度之快,其身法之敏锐,其难以捕捉,简直堪称一绝!

    董越峰老教授差点被晃得晕车,不,是晕白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道:“我们不去始皇帝陵,来这里做什么?”白泽伸出一根手指,得意地摇了摇,道:“这你就不懂了吧?”

    “我们得带着点东西去才行啊。”

    至少不能被始皇帝当做是敌人砍了。

    也就是说,你得换一身皮过去。

    顺便送上礼物,比如说一万三千多种神灵黑历史合集版本。

    然后大喊一声。

    大哥,我自己人!

    纳头便拜。

    这操作,还有那躲藏的速度和身法。

    一个字,稳!

    两个字,稳健!

    你以为轩辕不在这么多年是靠什么苟下来的?!

    陶匠那样的才是异端,这个才是挂件的基本素质和素养啊!

    白泽得意洋洋,进来了里面,老教授算是明白了白泽的意思,解释道:“这里都是秦代的文物,不过很多都还没能辨别真假,没有能够确认其来历,暂时在工作室这里放着,这都是国宝,你小心些啊。”

    “哎呀,什么国宝不国宝的。”

    “始皇帝都要给挖出来了,还在乎这个?”

    白泽大大咧咧摆了摆手,眼睛里有神光流转。

    既然是通晓万物之情的神兽,自然有看家本领,比如此刻在他眼里,这里的许多所谓文物没有半点灵光,显而易见是假货,是仿冒品,或者不值一提的东西,而有几件灵性也不多,不过用来做个身份证明,取信于始皇帝是够了。

    不过要小心,千万不要拿到嫪毐那个历史上轮子哥的相关物品。

    否则很可能被当头劈了。

    白泽把其中一枚秦代竹简递给老教授,当做后者的身份证明。

    自己则是寻找,能够让始皇帝一眼看到自己,就认出来自己,确认自己是个好挂件的标志性装备,以及能够让始皇帝满意的礼物,这个得分人,不一定说贵就好使。

    比如当年,他就是给轩辕帝讲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故事,虽然轩辕没了以后就直接断更了五千年,但是当时可是很用心的。

    这就是投其所好。

    挂件专属被动!

    白泽一个个看过去。

    这个,太弱,不好。

    这个,灵性太偏,不好!

    这个,一看就是执戟郎这样的家伙们拿着的礼器,看大门?不好!

    吾可以要成为人皇第一挂件的,怎么可以去做个执戟郎看大门,开马车?

    太掉面子了啊。

    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白泽正寻找的时候,视野边缘一闪,出现了一抹红色灵光,被现代网吧文化熏陶过的白泽瞬间反应过来,装备颜色代表着等级——这金色传说,绿色套装,红色,这个是神器啊!

    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但是白泽还是下意识把这把断剑拿起来。

    毕竟这么多年,还有如此灵光,不是神器也差不多了。

    至少是有某种传说存在的兵刃。

    白泽并指拂去上面的灰尘,此剑展露真容。

    那是一柄标准的古剑,有八个棱面,宽而厚重,利于劈砍。

    上面隐隐有意志残留,秦代为神代末年,那时候的人间豪杰能有意志残留一缕并不奇怪,只是没法转世而已,但是白泽看着这丝丝缕缕纠缠在剑上的意志,想了想,带着试探之心,顺手一个风后奇门聚魂术砸了上去。

    然后,这把剑一点变化都没有。

    白泽好奇。

    又扔了一个,还是没反应。

    白泽眼睛微微亮起。

    哦嚯!

    你很勇嘛,居然挑衅本兽。

    白泽就像是发现毛线团的猫一样,一个个古代聚魂术往上面砸,他学得东西很多,毕竟是在神州神代留下名号的神兽,除去了晓万物之情外,还有知万物之事,所谓夫子盛赞,生而知之,虽然秉性是个废人,但是天赋很强大。

    虽然天赋很强大,但是他仍旧是个废物。

    白泽兽,虎首朱发而有角,龙身。

    其实可以理解为轩辕帝养的长角大猫猫,而且毛很长。

    本体通体为白,掺杂橘红纹路。

    可以躺在祂身上,可以枕着祂睡觉。

    毛发柔软保暖。

    还会每天给你念小说,讲八卦。

    这样的猫你会不会养?

    此刻白泽玩得不亦乐乎。

    老教授又收拾了点东西,把那枚竹简保护好。

    回头看到白泽,吓了一跳,连连道:

    “哎呀,不要再乱动了。”

    “好好,我不动。”

    白泽扔了个九黎招魂法。

    老教授哭笑不得:“这把剑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嗯嗯嗯,好好好。”

    白泽又捏了一个云梦泽部族英魂聚集法,抬起手越过老教授阻拦的身子,biu一下扔过去,看到砸了足足二三十个招魂法居然都没有反应,更是来劲儿了,随口应付道:“啊,对了,还没问呢,这是谁的剑?”

    最后双手一握,直接巫族的手段都要砸下去。

    眼睛亮莹莹的,像是找到玩具的猫。

    老人抚须迟疑道:“其实不能够确定,只是通过典籍推测的。”

    “嗯嗯,推测的。”

    “还不知道几分可信。”

    “哦哦,不知道可不可信。”

    “是武安君的剑。”

    “哦,大秦武安君。”

    “我记得他也姓白……”

    “嗯?!!”

    白泽思绪短路,脸上微笑凝固。

    然后猛地抬头。

    你特么……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