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0章 关于头铁强化+17的显著效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7740
  第0570章 关于头铁强化+17的显著效果

    那被老师捡来以后,无名无姓,甚至于根本不在意姓名的少年。

    居然真的认可了‘渊’这个名字。

    这让此刻追随夫子的那些师兄们都颇为诧异。

    不过这也弄出了另外一个比较尴尬的情况,一位叫做颜由的师兄,他的儿子也叫作渊,或者说,叫做回,颜回,字子渊,名无所谓,子渊这个字就很有些问题。

    按照子路的看法,这两个字一眼看去多少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子渊。

    你是想要认作他爹,还是认他做爹?

    因为那个少年梗着脖子,甚至于打算直接降低颜由的饮食标准。

    外加大师兄子路的强烈支持。

    更小的小师弟在父亲的屈服下,从颜子渊,又变成了颜渊。

    基本上是把那个子给去掉了。

    成了孔门里面表字最奇怪的,子路,子游,子贡,子羽,里面掺个渊。

    后来又有了新的麻烦,因为夫子发现自己门下居然有两个渊,有的时候为了亲切,喊一声渊,结果一个直如南山竹,一个温和醇厚如君子,一起回头,有时候夫子都会措手不及哭笑不得。

    譬如想要让弟子把南山竹唤回来教导,结果回来了温良恭俭让的渊。

    想要让颜渊回来,结果回来个笔直无匹,势能穿犀甲的渊。

    准备好提点的问题都问不出口。

    夫子都要仰天长叹徒呼奈何。

    最后,无可奈何,只好称呼自己未来最得意的弟子名字回。

    直接叫大名,而不是更显得亲近的表字。

    一般来说,师长,亲属,哪怕好友都是称呼表字的,夫子称呼子路,称呼子贡,称呼仲由都是表字,唯独最得意的弟子颜渊,叫的是名字。

    ‘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回也,其心三月不违反、仁’

    ‘贤哉回也!’

    放在哪个时代基本相当于后世的时候,你爸妈连狠狠夸奖你的时候都是直接叫你大名,口吻语气像是打算削你似的,怪异得很。

    为什么?

    毕竟当看到某一天,头铁弟子一号子路拍着那头铁弟子二号渊的肩膀,感慨着说:“老师居然说你有温良恭俭让之德,真的是,糟老头子也糊涂了啊,师弟。”

    渊沉思:“我居然做到了老师希望的吗?”

    子路点头:“所以,今天我们吃点好的庆祝下。”

    “你做饭,我去买点酒来。”

    夫子:“……”

    心梗。

    痛定思痛,还是区别一下吧。

    头铁为渊,温良是回。

    ……

    之后的一段时间,那小姑娘,还有西王母,神将们,随着夫子的车驾往东而行去,当然,那个被取名为琴张的神将已经彻底被拉入了夫子的弟子行列,不入典籍,唯独《家语·弟子解》里留有其名。

    后来的孟子叹息过:琴张、曾皙、牧皮者,孔子之所谓狂矣。

    意思是,连子路夫子都只是觉得有勇气。

    而琴张,夫子都觉得,这小子够狂的啊。

    跟随夫子之后,似乎是变得虽狂却又不逾矩,虽然狂得要死,却又合乎礼法,虽然合乎礼法,但是确实是狂……后来,连陆吾都觉得这小子下山一趟回来后整个神都变了,近战远攻快速移动技能全部点满。

    明明觉得太狂,却又符合神灵的规矩。

    而这一段时间里面,人间的夫子和昆仑的神主常常出现以下的问答。

    “文王衍化易,是圣人之学。”

    “夫子做《十翼》,解读易,使得圣人之学,连常人都可得之。”

    “这也是合乎礼的吗?”

    老人随口回答:“不能够为天下人所用,怎么能称是圣人之学呢?”

    “是圣人之学,难道不是因为它有利于天下吗?”

    “太阳是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到才被称之为大日的啊。”

    西王母沉默,询问道:“十翼何意?”

    老者微笑回答:“翼为攀附。”

    “哦?是吗?”

    雍容女子玩味道:“我还以为,夫子取名为十翼是翅膀的意思,以此十翼篇,使得地上之人也能飞腾起来,接触到圣人之学的先天八卦。”

    夫子含糊其次地把事情糊弄了过去。

    《易》加《十翼》,即是《经》和《传》。

    夫子编撰而成,是为《周易》。

    原本的八卦易数,是高高在天上的学说,这个老人在五十岁知天命后,觉得太高不接地气,生生把它拉到了一座房屋那么高,上到房屋之后,还有更高的地方等着攀爬,但是至少是可以入门的。

    为此夫子甚至于还贴心地垂下了‘绳梯’,做好了防护。

    让后世之人都能入此门中。

    可即便如此,渊还是学不会。

    学不会就是学不会。

    夫子也无可奈何。

    不过不只是他,像是神将琴张也受不了礼这一门功课,周礼是课本,但是夫子教导的时候根本不是让你背下来周朝的礼数,他会问这些礼数背后隐藏的东西,包括并且不限于民生,律法,政治,兵法,制度。

    顺便还要你反思思考现在这个时代缺乏什么。

    因为夫子对于表面的礼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重视。

    他更在意礼后面的义,即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礼仪。

    夫子的学说里就有‘时中’这样的说法——时代是会变的,君子必须随着时代的变化改变,过去之礼未必符合现在之世,但是礼后蕴含的义是一样的。

    会有弟子大考写论述之文。

    大概就是,夫子告诉你这个是笔,这个是墨。

    你觉得很简单,打了个盹。

    抬起头。

    结果夫子已经讲完了千里江山图的绘制过程。

    神将琴张:“……”

    就很离谱。

    而后世有学子把这帮儒家弟子的考试答案收集起来,编撰整理,是为《礼记》,涉及封国、爵禄、职官、祭祀、丧葬、巡狩、刑法,民生等一系列的东西,五花八门,其实大概可以命名为——

    《儒家弟子考试论文大全》。

    儒家版本《五年大考,三年模拟》。

    颜渊常常名列前茅,铁头渊永远都是末尾。

    当然,他至少是在神将琴张前面。

    值得安慰。

    岁月并不漫长,如同夫子所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在某一日评讲了礼,并且衍生出其内核的义后,西王母选择了告辞。

    临走的时候,她似乎是颇为有些不服气,玩笑道:

    “现在这个时代遵循周礼,唯独各国国子贵族,可以得到教育和传授,整个人间有学识的人没有多少,虽然有你这样的人,但是也只是像是太阳一样照亮了一个时间。”

    “但是,太阳会落山的,落山后的夜会更为漆黑。”

    “夫子啊,这个时代不适合你,既然你也已经看出乱世即将到来的征兆,也猜得到统一天下的君主不会在这个时代出现,那你为什么还要奔波一辈子呢?”

    老人顺势回答:“是啊,你说的对啊。”

    “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没错没错,你说的对啊,那样的圣人不出来,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啊。

    子路却放声大笑。

    “老师你又在糊弄人了。”

    子贡也不以为意。

    他们看向怔住的西王母,这些追随着夫子游学天下,无数君王抛出橄榄枝都不曾去做官的青年才俊们似乎有其他的想法,子游轻声道:

    “是的,如同当年的大周一样,神州汇聚在一起的时代似乎结束了,但是世事变化,未来是势必会再聚合的。”

    “但是,聚合之后呢?”

    “连文王周公那样贤明之人留下的国家也会逐渐分崩离析,未来的国度恐怕也会如此吧?像是现在这样分崩离析,彼此为战的话,逐渐地也会分离吧?”

    西王母怔住。

    子路豪迈道:“天下像是一辆恣意奔走的马车,往后定然会有足以靠着自己驾驭这天下的君王,但是君王会死去,下一代未必还有这样的器量,那么,夫子现在的目标,是为这马车加上缰绳。”

    “现实的国度是会分崩离析的!”

    “而思想的文脉是绝对不会被斩断的!”

    “帝王的时代会消失,国家可能会分散,但是,只要后世这广阔大地上的人们都有着相同的信条和文化,那么无论多少次,神州都会聚合的吧?”

    国家会分散的。

    那么,只要这些人都认同同样的东西,就仿佛无形的绳索。

    总会将他们拉到一起去。

    子路伸出手指点在旁边少年的脊背上,道:“人没有脊背的话是无法站起来的,夫子要做的,是为千年万世,塑造一条属于我炎黄的脊梁骨,于我看来,得一勇也,神州之未来,必当有勇!”

    曾子低语:“当有孝,兄友弟恭,父慈子孝。”

    旁边有弟子笑着道:“亦当有仁,仁者爱人也,爱天下之人。”

    “神州之未来,当有礼仪,他日称呼炎黄,当是礼仪之邦!”

    “当有大义,千百年后,夫子留下的义和仁,仍将会在我们的后裔胸膛当中回荡,何以为义?义也,宜也,虽百死而无悔,义之所在,在所不辞!”

    “是信,信为人言。”

    “当承君一诺,守此一生。”

    一个个声音道出自己的选择。

    而夫子门下的儒并非是一样的,七十二贤人,皆通六艺。

    从夫子身上继承了某一方面的才学,又都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

    子游道:“礼智信,仁勇义,夫子周游六国,将这些传播下去,是为后世留下一条希望,这也是夫子所看到的未来所需要的东西。”

    他声音顿了顿,温和道:

    “以我来说,是夫子所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九个字足够了。”

    “这个时代,礼崩乐坏,各国之间人才彼此流通,此国之人为他国而战,屡见不鲜,可能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可以稍微等等……”

    他伸出手,洒脱笑道:“诸位是神灵,千秋不死。”

    “若是不信,可以代替我等去看看。”

    “以我来说,夫子所说所做的这九个字,便是炎黄之脊梁。”

    “或者说,应当是四个字,千年之后,万年之后。”

    “那四个字,仍旧会锁定我炎黄无数英杰的人生轨迹。”

    他声音顿了顿,断然道:“家国天下!”

    西王母看着这聚集在那老者身边,一个个洋溢着自信和从容的人类,似乎不敢置信,这样多的理想主义者为何会同时出现,当她看到那老人的时候,却又明白了,不是汇聚,而是塑造。

    温良恭俭让

    仁义礼智信。

    既然周礼已没,天下不义,未来之明主不出。

    我等当为神州诸国铸一脊梁。

    仁者爱人,施恩于人,让所有人的血脉里面奔涌着相同的东西,神州诸国的未来,应该是仁而爱人的,当是温良恭俭的,当是堂皇正大的。

    当遵循义,行走于礼仪,是礼仪之邦。

    当心怀仁,当与人为善,当以直报怨。

    当勇武,当孝,当重人而轻鬼神,

    是以人为主,哪怕是未来这个国度仍旧四海交战,但是只要所有人血脉中奔涌着相同的文化基调,那么就有融合的可能,许久后,西王母慢慢点头,道:“我会看着的……但是未必会如你们所愿。”

    子游道:“十年应该是不行的,但是百年应该会有所不同。”

    “千载之后,当您再度来到我们走过的土地上。”

    “这里会被称呼为礼义之邦,而天下一统。”

    西王母不置可否。

    其余的神将也不相信。

    这毕竟只是些年轻人。

    怎么可能会对未来的神州,在天下和思想上产生影响?

    就连这些年轻人自己,对于自己未来是否能做到夫子所看到的,也是没有把握的,子游顶撞了西王母之后,低头自我检讨。

    老师所做的,真的是有价值的吗?

    我们所做的,所相信的,真的是有价值的吗?

    是值得吗?

    还是和那些隐士们嘲讽的那样,是做无用功,没什么用处。

    应该去隐居潇洒呢?

    这个思考着这些问题的年轻人,后来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他开启了江南一代文脉,为南方夫子。

    正在整理仪表的那个青年叫做子夏。

    他的弟子和徒孙里有个叫做李悝的家伙。

    后世称之为法家李悝,倒不是因为他学于法家。

    他学以儒,但是他的行为却开辟了法的前路,被尊为法家而已。

    著以《法经》。

    后来,有个年轻人学习李悝之道,苦学《法经》。

    感慨许久,后携带法经一卷,西入大秦。

    那个年轻人姬姓,公孙氏。

    被封于商。

    故而后世称呼为商鞅。

    子夏的另一个徒孙,叫公羊高。

    贯彻以孔夫子信义勇武。

    十世之仇,犹可报也!

    在两百多年后,会有个后世儒家弟子,叫荀子。

    他的弟子将会是法家韩非子,而大弟子名为李斯。

    确切地曾经辅佐过一代帝王完成了统一神州的伟业。

    正在擦剑的那个,叫做曾参,他的弟子有一个有钱公子哥。

    叫做吴起。

    后来曾子虽将他逐出门下,但是教导的东西并没有私藏。

    吴起以道,义,礼,认治军变法。

    正是孔门嫡传弟子的基准风格。

    后,

    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饮马于黄河。

    武庙十哲。

    被奉为兵家代表。

    后来还有一个贫苦农民出身的孩子投入他们的门下。

    学习了儒家的学说,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并且衍生出了自己的看法。

    只可惜,彼时能因材施教的夫子已然逝去二十年之久,老子洒脱死于方外,千载万古,唯独的能够引导那少年的两个人都前后离去,少年的困惑无法被解答,最终叛门而去。

    这个出身低微却被儒家教导着读书,学习礼义的孩子叫做翟。

    墨翟,抛弃了礼……

    贯彻以义。

    而在数十年之前。

    那个被天下嘲讽,终究不曾停下脚步的老人。

    周游六国,沿途抚琴,编撰保留了各国的《诗》,用来教导弟子。

    《诗经》留存于世。

    于是后来会有诗仙诗圣,会有千载后的曹孟德低语诗经篇章。

    两千年后的人高唱秦风。

    他写下《春秋》,那是世上第一部编年体史书,开史家之大门。

    系日月而为次,列时岁以相续。

    有名为左丘明的男子为了解析这一本书,写下了《左氏春秋》,名为《左传》,后来又写下《国语》,他被称呼为史家之祖。

    那始终孤独却又不曾孤独的老者,将神秘莫测的易解读,写下《周易》和《尚书》,是神州最早论述阴阳的著作。

    百余年后,有个叫做邹衍的人自《周易》和《尚书》两本书对于阴阳的论述中,引申出了五行之法,但是仍旧冠以阴阳之名。

    他是阴阳家的祖师。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公平诚信,是端木赐的遗风。

    早在鬼谷子之前的时代,纵横家出现两百年前的时候。

    子贡却已做了纵横之事。

    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子贡脱身,游商于天下,富至千金,后世纵横家学习他所作所为,唯独苏秦乱齐可堪比拟他的功业,却没有他的洒脱。

    而被他戏弄于掌心的君王里。

    有全盛的吴王夫差,有霸主越王勾践。

    耕战立国,耕稼园圃,农家之思想,最早来源于孔门樊须。

    有隐居的人狂歌嘲讽着那独行的夫子。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你为什么这么愚蠢呢?

    你这样的圣人,在这样的乱世里面,就应该快快地隐居啊。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

    都是没有用的。

    唯独能理解他的另一个智者对世事失望,隐居于国都,不问世事。

    于是这个老人只好孤独地行走在整个神州,一辈子几乎都不曾停下脚步,生活困苦,受尽折辱,不知多少次被围堵,被拒绝,却也在周游六国的时候,将自己的智慧播撒出去。

    最后教导出三千弟子,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老师是大日。

    但是太阳总是会落山的啊,落山以后,天地一片黑暗。

    在他们的老师离去时候,汇聚起来的他们将像是群星一般奔涌向四面八方,他们会去收弟子,会有教无类,会因材施教,不只是贵族,哪怕是路边的孩子也可以入此门中。

    然后呢……

    一百七十年后,稷下学宫诞生。

    抬起头,那是漫天繁星。

    文化的垄断破碎。

    他们打破了时代的牢笼,他们即将亲手打开一个灿烂的时代。

    无数学派踩着那个老人的肩膀,靠抨击夫子而扬名。

    诸子百家,非儒即墨。

    墨出于儒。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

    现在的他们只是勾肩搭背的青年,少年意气,挥斥方遒,埋怨着那少年的腊肉,期许着未来,忐忑着未来,而后彼此对视,皆放声大笑。

    我辈儒家,皆当壮怀激烈,不负此生!

    那温和的老者始终也不曾说什么。

    只是或许,在后来的只言片语里面,也曾见到最初不曾老去时,年轻夫子的豪情气魄,少年意气。

    《礼记》:以道得民,天下所需者,儒也。

    为君子之儒也,非小人之儒也。

    夫子在牛车上自语:“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

    算是对那楚狂人的回答。

    你有这样如美玉般的道德和才华,你是要藏起来呢,还是想办法卖掉呢?

    夫子低吟:“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我当然要卖掉它啊。

    将这美玉卖给谁?

    天地苍生。

    画面在这里的时候,瞬间结束。

    似乎是卧虎令的真灵气息不见了。

    卫渊扶着额头。

    却总觉得遗忘了什么东西。

    ……

    周朝·都城。

    藏书守。

    被当代称之为天之纵圣的夫子已经去世了。

    而直接将浑浊的人间关锁在外的老人却仍旧翻看着卷宗。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一次,老者不管。

    两次,老者不管。

    第三次的时候,来者直接当门一脚,踹门而入,把老人给惊了一跳,手里的木筹有一枚崩出来,落在地上,白发苍苍的老人回头,看到了一名少年,好不容易认出来这是曾经见过的夫子御者。

    只是相比于当年第一次初见,此刻的少年神色沉静而稳定。

    已经有了卓然而锋锐的君子气度。

    老人却有些怜惜之意,似乎看到了这少年这些年的经历。

    “渊啊,你的老师去世了,你为何来我这里?”

    “夫子遣我来此。”

    “哦?做什么?”

    这么多年寿数,面容不变的少年微微一礼,坦然道:

    “夫子察觉先生你寿数将至,一则不忍大道不传,二则不忍先生此生自困于此,不入人间,故而遣我前来,带着您离开这都城,去神州转一转。”

    自困于此数十年的老者断然拒绝。

    却发现那少年反手直接从后腰拎出绳子。

    “夫子猜得不错。”

    “但是他告诉我,您很有智慧,但是力量一般。”

    “不想出门的话,弟子绑也要把你绑出去。”

    “在这里坐了几十年,该看看外面了,此生一次,也该留下文字。”

    老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最后无可奈何,看到少年显而易见是认真,而且无比认真的时候,只好苦叹道:“丘啊,你可真是……罢了罢了,仁而爱人,故而不忍后人不见大道;与朋友交而发自真心,故而不忍老夫在此自困一生。”

    又看了看那少年。

    叹息道:

    “也是个好老师啊。”

    “对于众生,对于朋友,对于弟子,你所作所为都没有什么错漏。”

    “我也确实是有外出的念头了。”

    “若你不遣弟子来此,我也确实会选择老死此间。”

    那面容深沉如同渊海的少年伸手往外邀请。

    老人起身,想了想,又俯下身,将那一枚算筹拿起来。

    上面写的正是夫子编撰完善的《周易》,是其中一枚卦象。

    上经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老人愣住,而后讶异。

    少年道:“夫子去世……将他的牛车托付于此,我已经将青牛驾车而来,老先生,请上车吧。”外面正是能一脚踹翻子路的青牛,拉着夫子曾经坐过的牛车,老人上车,少年坐在驾驭者的位置,眼底沧桑。

    “敢问,去何处?”

    老人说出一个地方,道:“函谷关”

    少年讶异:“为何……那里已经是秦的境地了。”

    老人怜惜地看着仍旧如同少年模样的御者,叹息道:

    “你的寿命也差不多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啊。”

    “所以你该去那里,等待属于你的天命了。”

    少年不解。

    老人抚琴高歌着:

    “归去兮,归去兮,与凤同游之鸿鹄。”

    “彼君子兮,与学与归与同游兮。”

    “凤已去矣。”

    “龙将出矣。”

    “渊何不在兮?渊何不归兮!”

    去吧,去吧,追随着凤凰的鸟儿啊。

    你的老师已经离去了。

    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呢?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呢!

    秦地的神龙已经要有出现的迹象了啊。

    既然有潜龙出渊,升腾四海的卦象。

    龙已现,渊怎么能不在呢?

    乱世将要来临,龙已经要露出了爪牙。

    你是卦象的一环,你怎么能不在呢?

    如此连续唱了数遍,微言大义,少年听不懂,在易这一方面,他的才学只局限于能够勉强听懂这些人的大概意思,却难以顿悟,难以领悟,但是他知道,眼前的老者,是唯一能够真正理解夫子的人,夫子能以易推断出未来,眼前的老人同样可以。

    他们在这些道理上的造诣远超于自己。

    自己只需要驾驭牛车即可。

    故而,驾青牛,西去函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