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7章 残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3
  第0567章 残篇

    卫渊抬了抬眸,感觉到了那话语的声音,有点诧异,从这话语交流来看,似乎是有一个人来寻找到陆吾,并且讨要这一枚玉符的,到底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他心底古怪。

    运转法力,期望能看得更清楚些。

    毕竟自身法力已经逐渐浑厚,道行高深,不可以同日而语。

    而也幸好这卧虎令比较扎实耐操,这么多年跟随过不知道多少猛人,居然还很扎实,卫渊可不相信这帮卧虎们都是老实人,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个包,怎么可以不在上面用指甲盖切一个交叉十字?

    或者说小学男生放学后看到一个长度宽度都很适合做宝剑的树枝。

    忍得住?

    不可能吧。

    不会只有我想要破开这卧虎令规则吧?

    不会吧不会吧?

    就阿亮和张飞那种性格忍得住?!

    卫渊可还记得,当年刘玄德得到了材料铸造宝刀宝剑,有阿亮一把的,当年诸葛亮定黔中的时候,从一块大石头旁边走过去,看到那石头造型很适合来一刀,都直接抽刀刺山。

    爽了!

    然后问题来了,刺得太狠,拔不出来。

    当时的诸葛想要直接上脚踩着石头鼓足力气来拔刀。

    可是因为太多人盯着看,那家伙又是个特别喜欢装逼的性格。

    丢人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古今刀剑录》里面对他处理的办法如下。

    不拔而去,行人莫测。

    老夫不要了。

    反正爽了。

    干脆装逼装到底。

    于是忍着心痛,留给众人和季汉军队一个神秘莫测的背影。

    不过卫渊知道,那小子似乎半夜溜出军帐再度拔刀,拔出来之后,颇为愉快,然后想要试一试自己到底是怎么插进去的,怎么这么难拔,然后就把刀再插进去试试看。

    然后就无了。

    总之他的性格。

    皮实的要死,还强得要命。

    看到这卧虎令会不想着破开?

    大概是没能破解开?还是说破解之后顺便又把门关上了,还合上了一把密码锁?卫渊若有所思,一边想着那些故人,一边彻底地将眼前所见的画面稳定住,一股画面真灵直接涌入了卫渊的眼底和真灵深处。

    他也彻底看到了陆吾对面的人。

    那是个高大的老者。

    甚至于比起陆吾还要高一个头,肩膀宽阔。

    样貌不能说很好,甚至于可以说还有一种让人畏惧的丑陋,但是当你注意到这个老者的时候,你最先注意到的不是他的外貌,而是那一双温和的眸子,以及在那言行举止中流露出的,高大不逊色于神灵的灵魂。

    陆吾缓声道:

    “孔丘,人间的时代已然变化,你为何还要恢复周礼?”

    “以至于,希望让卧虎出世……”

    高大的老者回答道:“这一次,倒是无关于周礼,况且,丘这些年看得越来越清楚。”

    “世人需要的并非是周礼,而是秩序。”

    陆吾沉默,道:“总觉得每一次见到你,你都会比上一次变得更为……不可思议。”

    老人笑着道:“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

    “人并非死物,怎么可能驻足不前?”

    “只是可惜,而今礼崩乐坏,臣杀王,子弑父,诸国混战之事越来越多。”

    “妖魔和鬼神也逐渐出现,丘不过是希望对鬼神加以限制而已……所以需要这一柄剑,神州实在不需要这些鬼神来干扰人间之事。”

    陆吾不置可否:“此次论道,你远胜于吾。”

    “第二关已过,答应给你的礼物也已给了。”

    “你还要进行下一关吗?昆仑之主的试炼。”

    “轩辕之弓虽沉重,对你而言,不过如此吧。”

    “不了。”

    老人笑着道:“丘所求之事已毕,便不逗留。”

    陆吾哼了一声,最后在老者离开的时候,低声道:“既然礼崩乐坏,你这样的人出现在世界,只会受到这个时代的排斥;强横威压一国,有力量者畏惧你,软弱者倾慕你的学说,却又恐惧你带来的变革。”

    “若你是凤皇,这个时代不会有你能栖息的梧桐。”

    老人转过头微笑,笑起来的时候甚至于有几分玩笑和孩童般的揶揄:

    “可丘是人。”

    人是要活在人间的。

    “哼!”

    最终老者带着卧虎令走出了这试炼之境。

    牛车,驾车的是个精神抖擞的少年人,盘腿坐着,子路咬着一根杂草,双手环抱胸口,怒张双目,和一只雪原上的异兽对视着,像是在比赛谁先眨眼睛谁就输了的比赛,最终伴随着子路一声嗷呜,那野兽被吓得一个哆嗦,转头就跑。

    于是子路咧嘴大笑起来,双眼里满是孩子一眼单纯的快乐。

    他看到老人走下上来,颇为欣喜迎接上去,当看到老人手中的卧虎令时候,脸上不由浮现出微笑:“果然,只要是夫子您的话,一切都不会是问题的。”

    “不过这卧虎令,您打算给谁?”

    子路就是这样,他从来不会遮掩自己的喜好和感情。

    夫子无奈摇头,伸出手,掌心就是卧虎令。

    子路伸手去取的时候。

    夫子敏捷地收回手,卧虎令转个弯,在子路额头撞了下。

    夫子笑着摇头:“子路,莽撞。”

    “冉有太迟缓。”

    “子贡又太擅长于言辞。”

    “你们都不是这一个职责最好的托付者啊。”

    一众在后世有着绝对名望的贤人彼此对视,等到老师一个个数过去,最后却将这卧虎令抛给了那边驾车的少年人,后者愣住,似乎也不敢相信这一点。

    夫子温和道:“不要看了,你的性格刚直。”

    “在乱世中如同箭矢一样,在治世中也如同箭矢一样。”

    “只有你能有这个了吧。”

    “当然,最后我会将它带回老聃那里,他是守藏室之人。”

    “在这时间里,就由你保管它。”

    子路咬牙不服气,高声道:“夫子你是否偏心?!”

    “卫公受妖妇南子蛊惑,未有好德如好色者。”

    “夫子你不也一样?!”

    老人哭笑不得。

    那少年捧着卧虎令,其余几位贤人觉得子路这样生气地将情绪表达出来的模样有些滑稽,但是当然,这位师兄拥有着门中最高的声望,有着无比的勇气和足以治理一地的才华,甚至于足以成为千乘之国的大将军。

    但是在老师面前的时候,他却始终像是个孩子,并不遮掩自己的情绪,直接后果是,常常被老师怼到怀疑人生。

    至于这少年驭者……他们都是很熟悉的。

    这个时代,寻常的人是不能得到知识的,老师是第一位。

    当然拜师是要带着点什么的。

    大家一开始没什么要求。

    什么都可以。

    知道这个衣着褴褛的少年来拜师,夫子的意思是随便给点什么,哪怕是一枚石子,都算缔结师徒之缘,这少年想了想,居然跑去捉住了一只野兽,子路担心跟了去,却惊愕地发现。

    面对着营养不良的少年。

    那只多少有传说中异兽血脉的猛兽居然颤颤巍巍不敢动。

    最后这家伙做了十条腊肉当做拜师礼。

    好的,老师以后就只收腊肉了。

    这让当场割破手指按手印,差不丁点儿当场就拜把子认大哥才拜入夫子门下的子路相当不淡定,后世对他的记录是‘儒服委质’,质是那个时代抵押的券契,这个意思就是子路基本被折服到当场卖身给大哥的地步。

    结果发现自己那豪迈江湖气的气魄。

    在老师眼里其实就等同于十条腊肉干,结果直接被打击到失魂落魄。

    后来哪怕是被南子妖妇气到,老师气呼呼地回家收拾行李走人,说了那句:

    ‘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大概翻一下就是比较温雅地骂了一句。

    MD色狗。

    没救了。

    告辞。

    就这情况,最后也还补充道‘食,色性也’

    吃饭和好色其实是人的秉性啊。

    不好意思,食在前头。

    色?往后面稍稍。

    就是这些年,这个师弟的诞生导致老师被惯着,至少是在饮食上被惯得很。

    夫子啊,你可是夫子啊,你居然说出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洁,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恶臭不食;失饪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这样的话,你也太任性了啊!

    吃饭肯定要吃好的,看上去不好看不食,味道不好不吃。

    烹饪不对劲儿不吃,切割地太大块不吃。

    没有那少年做的酱料不吃。

    你传授我们的中庸都扔掉了吗?

    这个让后世不知道多少人想破头皮也想不清楚的一句话,甚至于后世的读书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记录在论语里面——这不就是夫子要吃好吃的吗?有什么含义在里面?

    以及为什么自小清贫的夫子偏偏这么在意吃的?

    此刻的孔门弟子当然是知道的。

    这破习惯,就是被那驾驭牛车的少年给惯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列出这么多不吃的。

    那当然是因为夫子真的吃过这些东西。

    在遇到这少年之前,夫子吃的东西由诸多弟子负责,大家都比较糙,导致夫子遇到那驭牛车的少年后,直接不肯吃其他弟子做的饭菜了,‘自此之后,方知道人间五味’

    尤其是子路的饭菜,让后者黯然神伤了好久。

    但是其他弟子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子路这猛人可以和猛兽搏斗之后,一边爽朗大笑着,一边用沾着血的剑砍下一块猛兽的大腿肉放在火上烤,然后半生不熟地递给夫子,至于端木赐,好,这弟子家里有大钱,不愿意跟随贵族学习,追随孔夫子。

    所以去外面买了最好吃的饭菜送给夫子。

    夫子很‘傲娇’地回答了一句:

    “沽酒市脯不食。”

    另外,他还特别喜欢吃生姜,巨挑食,‘不撤姜食,不多食。’

    怪谁?

    当然怪那个小师弟。

    老人笑着坐上牛车,道:“走罢……”语气顿了顿,突而似有无奈地道:“可惜,不愿意参加第三次所谓试炼,居然被那位昆仑之主西王母盯上了么?”

    驾驭牛车,捧着卧虎令的少年讶异。

    “什么?”

    老者慈和地抚了下这个不知为何,容貌竟然不会发生变化的年幼弟子,语气温和宽厚道:“往东而行,沿途所见,恐怕会有客人上门来……”

    “彼时,再说。”

    “放心,夫子护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