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6章 咸鱼梦碎,卧虎起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74
  第0566章 咸鱼梦碎,卧虎起源

    白泽脸上带着无比自信从容的微笑。

    带着一种从内心深处浮现出的矜持和傲慢,大步走入。

    我啊!

    神兽啊!

    轩辕帝的挂……同伙啊!

    区区后世凡人,不过是人族的武将,算是什么?!

    看好了啊,这可是五千年的底蕴!

    白泽走了进去。

    爽朗地开口:“打扰了!”

    老山主擦拭手中的神杖,钱来山神好不容易从水鬼加料了的酒里缓过劲来,就是脸色贼难看,此刻端着酒往嘴里塞,泰器山神端庄而坐,膝盖上放着一柄剑,祂是这些神灵里面最冷静的,也是最沉稳的。

    气氛如此,长乘也只好慢慢收拾自己的宝器。

    气氛凝重而压抑。

    就在这个时候,白泽推门而入。

    飒爽登场!

    于是博物馆里凝重待战坐着的‘人’下意识抬起头,下意识转头看去。

    “嗯?!!”

    白泽脸上的微笑凝滞,僵硬地转头。

    看到一尊尊山神猛地抬头,看到一位位眼熟的神灵或者擦拭兵器,神色冰冷,或者仰脖饮酒,面色难看至极,气焰滔天,左手边是山神,或者持刃,或者饮酒,右侧是水神,浪涛涌动。

    最主位是双手拄着神之权杖,面容微沉的崇吾山主。

    就连那边倒酒的侍者,身上都弥散着神灵之气。

    一位位神灵默默抬头,幽幽注视着清爽的白泽,顺便擦拭兵器。

    “……”

    “……”

    化身现代模样,穿着西装手提公文包的白泽面不改色道:

    “啊,诸位,买保险吗?!”

    “不买啊。”

    “那化妆品呢?”

    “也不买?”

    “那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白泽点了点头。

    礼貌而客气地开口。

    与此同时,踏前的右脚自然而然纯熟至极地拐了个弯,带着身体旋转,自然到没有一丝丝不和谐地走出了门,还贴心地把博物馆的大门给关上了。

    钱来山神杯子里的酒打翻,反应过来。

    瞪大眼睛:

    “焯!”

    “白泽儿?!”

    白泽出门之后快步狂奔,直接跑到了这一条街的最尾端,身子一闪躲藏起来,看着追出来的山神嗷嗷叫着狂奔着顺着道路杀出去,白泽后背死死贴着墙壁,胸膛快速起伏,额头的汗水几乎是飙出来的——

    什么鬼!

    我在哪儿?!

    怎么会这么多山神水神?

    整个西山界最能打的那一批怎么都来了?!

    在被抓着的时候,他自然是知道这些山神都来了。

    但是却没想过会这么直接地碰上。

    你能够想象把别人黑历史抖搂了干净之后,一脸爽朗地推门而入之后那种感觉吗?不,你不能,那你能想象欠债几个亿以后,推开门发现债主们大聚会的感觉吗?

    不,你也不能。

    或者不那么精准地形容。

    某极品牛头人大酋长兼发放绿帽子爱好者推开门。

    发现被自己发了绿帽子的家伙们手持五金店特产,正在幽幽看着自己。

    自由美利坚零元购爱好者踹开门。

    发现里面是毛子特种部队枪械爱好者协会。

    ‘阿祖,投降吧,外面全是龙叔。’

    压迫力就是这么足。

    当然,作为神代山海第一废人的白泽不可能做出以上的事情。

    但是对于诸神来说,面对黑历史被抖搂出去顺便还导致了轩辕,蚩尤,刑天,禹王这一拨儿的家伙们上门刷他们经验值的源头,那仇恨值只会更高而不会低。

    白泽胸膛起伏。

    被迫进入贤者时间。

    金大腿对他的吸引力指数级降低。

    董越峰追来,喘着气的时候发现了藏在墙缝里的白泽,把他拉出来,担忧道:“你怎么了?还没有说话怎么就跑了?”

    “不,我……”

    白泽硬生生没好意思说自己过去的经历。

    “唉,是不是有什么矛盾?馆主是个好人,你们有什么误会,可以摊开来好好说啊……”

    白泽被董教授连拉带拽地走回了博物馆。

    老教授顺便道:“毕竟你们都是始皇帝陛下的臣子啊。”

    白泽冷静下来。

    对,还有大腿在。

    只要有靠山,我就没问题。

    再说了,这里的是昆仑神系的诸神,昆仑神系承认轩辕之位格,所谓无论如何也不会真的对他做什么的,先暂且维持住局面,等到找到大腿,那那些昆仑诸神也奈何不了自己。

    不,不只是昆仑,就是大荒也不在话下!

    白泽恢复了理智。

    深深吸了口气,准备第二次打开那‘恶魔之门’。

    放心的,没事的。

    世界上还有比推开门看到一堆的山神水神来得离谱的事情吗?

    当然没有了。

    堂堂白泽,第二次飒爽登场!

    开门!

    走!

    白泽大步踏入其中,看到身穿黑色为底,红色纹路的青年神色宁静,手中握着一卷书,旁边身上散发着水神气息的英俊青年穿着黑色执事服,微微躬身倒茶。

    看书的青年抬眸。

    面容熟悉地让白泽胃疼。

    卫渊微微一怔,而后嘴角微微勾起,浮现出一种熟悉的微笑。

    “白泽?”

    看到白泽似乎打算溜。

    卫渊打了个响指,言简意赅:

    “给我把他叉回来!”

    ……

    “你们放开,放开我!”

    “你们知道我是说吗?!”

    “说出我名,吓你一跳……放开!”

    不擅长战斗的挂件被水鬼和兵魂直接叉了回来。

    对此,水鬼表示感觉颇为愉快。

    白泽懊恼地看着眼前的卫渊,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兜兜转转,自己居然又碰到了他,并且在心中警惕,这家伙该不会也是听说了秦始皇的臣子在这里,所以也提前过来了吧。

    白泽心中大警惕。

    不愧是我的对手!

    居然也能做到这一步……

    心中暗自决定,待会儿说话的时候一定谨言慎行,不能暴露自己是来这里寻找那武将,以保住自己未来第一挂件的优势,正在心中斟酌思考的时候,那边老教授爽朗地迎上前来:“卫馆主,很久不见了啊。”

    白泽:“……”

    馆主?

    僵硬抬头,看向董越峰。

    手指颤抖着指向卫渊:“就是他?”

    “是他啊。”

    老人笑着道:“看来你们真的认识啊,哈哈哈,这就好,我之前还以为小哥儿你在说谎呢,啊,不对,这样算起来,你的真正年纪应该要比我大不少吧。”

    卫渊笑着倒茶道:

    “董教授你之前说要有一个古迹考察,看来已经成功了?”

    老人笑着点头:“是啊,是很辛苦,不过确实是有所收收获。”

    “没想到原来云梦泽的下面居然有这样的地方,真的是开发出了很多的了不得的东西,之后我想办法带你去看看,呵……卫馆主你一定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

    两人谈论寒暄。

    白泽终于从石化中逐渐恢复过来。

    神色茫然,心中凄惶。

    又,又被这家伙抢先了?!

    可恶,先是禹王,后是始皇,你是什么专门吸引人王的体质吗?!

    等下,涂山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体质?

    可你丫性别不对啊!

    旋即白泽又开始转心底里的小九九,这既然做不得旧臣,那做帮助始皇脱困复苏的功臣,也是不错的啊,不过这件事情,去始皇帝陵墓,还是得要和眼前卫渊商量一二。

    至于理由,眼前的虽然也是挂件,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做他的大腿似乎也是足够的,白泽想了想,道:

    “陶匠,你最近有空闲吗?”

    卫渊眼神示意刚刚诸多山神们在的地方。

    脸上的无奈很明显了。

    大荒外加昆仑,以及潜藏目的的,撑天之神重。

    白泽了然。

    卫渊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白泽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一个大买卖,轩辕剑主!”

    卫渊挑了挑眉,白泽道:“这样,你现在这儿托住这些山神,我先去探探路,要是能成,我就想办法先把这事儿办了,怎么样?”卫渊疑惑道:“轩辕剑主?谁?”

    很好,他还不知道。

    白泽嘴角勾了勾,道:“这事儿吧,他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正想办法含糊过去。

    这功劳可不能给了陶匠这小子。

    再说,这家伙也分身乏术,而轩辕剑主越早复苏越好。

    如果因为他的行动,被重察觉到什么,那可就糟糕了。

    在正当理由之余,多少带着点个人情绪,白泽正想着理由,却从玻璃里面看到那些山神水神们眼神不善地往回走,嘴角一抽——刚刚就只是看到疑似白泽的生物体,足足七个山神水神全部出马。

    足以见到白泽这个名字的含金量。

    急急道:“这……反正我弄清楚复苏之法后会回来的。”

    “到时候大概需要你的帮忙。”

    “先闪了,陶匠。”

    他快步走出,顺势把董越峰老教授扛起来放肩膀上。

    脚步微微一顿,白泽侧眸,脸上的表情难得郑重下来:

    “另外,卫渊。”

    “千万,千万小心重和黎。”

    “这不是玩笑。”

    看了那边靠近的山神水神,白泽这一次直接遁走。

    ……

    老山主推开门,脸上有疑惑的神色:“奇怪,难道真的看错了?”

    钱来山神信誓旦旦:“不可能的!”

    “那张脸,那一双像是八百年没睡觉的死鱼眼,就是化成灰我都不会忘记,那小子就是白泽,果然,当时重和石夷拎着他的时候,我就好奇这小子怎么老是遮着脸。”

    “卫馆主,你刚刚有看到一个死鱼眼,浑身散发废人气息,特别想要让人在他脸上来一拳,把他打成刚出生的食铁兽的男人吗?”

    形容很精准。

    但是拿刚出生食铁兽和白泽相比,我觉得是对食铁兽幼崽的不公。

    卫渊心中赞许,面不改色:“没有啊。”

    钱来山神不甘:“啧,那家伙,溜到哪里去了?”

    泰器山神遗憾叹息:“本来今日可在山海经多加一味美味的。”

    “??!”

    长乘忍不住道:“泰器,你难道把《山海经》当食谱了?”

    威严而有气度的泰器山神抚须,疑惑反问:

    “难道不是吗?”

    ……

    中午,在做了一顿饭,打发了这些山神水神之后。

    卫渊回到了自己的静室,定了定神,把打入冷宫的卧虎令倒腾出来。

    然后打开,查询,大汉武库。

    雌雄龙虎剑。

    取出。

    这一次卫渊显而易见地感知到了卧虎令这剑宝物的反馈。

    条件不足。

    卫渊额头抽了抽,他大概明白自己的积分战功为什么不足,是,他是弄掉了不少的妖兽,甚至于还有大凶如同梼杌,但是很遗憾,卧虎令是下发通缉令的功能。

    大汉时代,可没有把四凶列入通缉。

    所以这儿可没有四凶的价钱。

    不好意思,不认。

    卫渊尝试沟通。

    我打败了四凶,拯救了人间。

    是的,赞许您的功业功勋。

    我要换功勋。

    抱歉,没有对应项目。

    我弄掉了梼杌。

    赞美您的功业。

    我要换功勋。

    抱歉,没有。

    “……”

    这谁搞出来的法宝,为什么这么固守教条不知变通?!

    卫渊嘴角抽了抽,恼羞成怒,直接运用自己的意识冲击这法宝。

    软的不吃吃硬的是吧。

    给我开!

    以其现在在道法和剑术的造诣,卧虎令的封禁被不断打开,末代卧虎表示自己不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了,直接打算零元购,说实话也就阿亮的禁制比较麻烦,但是很遗憾,卫渊是有后门可以钻的。

    阿亮的禁制弱点卫渊清楚地很,这相当于提前知道考试答案。

    可是在他打破汉代时的时候,居然发现卧虎令还有更深的禁制。

    司隶校尉,旧称卧虎,为周时官员。

    卫渊撞破了这封禁。

    眼前一花,旋即视野逐渐恢复正常。

    眼前浮现出了对应的画面——

    苍茫昆仑之上,黑衣男子模样威严冷峻,正是九尾猛虎,天神陆吾。

    “执法当严峻,前后无畏当勇猛。”

    “故曰卧虎。”

    “人间既如此,我当应允。”

    “……”

    卫渊看着那冷酷的陆吾,看了看卧虎令,嘴角抽了抽,他突然明白这个死板教条,维持规则秩序,斩杀缉捕扰乱安定妖魔,甚至连神灵都在缉捕范围内的卧虎令,究竟是来自于谁了。

    死板教条,不知变通。

    外加功能性和目的性……

    真的是,各方面都一模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卫渊耳畔,再度听到了另外的宽厚声音。

    这声音来自于卧虎令最深处留下的痕迹,是在和陆吾交流。

    “……如此,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