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4章 东窗事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8
  第0564章 东窗事发?

    龙虎山上,天师府前。

    一老一少两人呆滞站着。

    一个人手上一个光秃秃的剑柄,隐隐约约仿佛能听到风吹落叶,天空乌鸦叫着飞过,卫渊嘴角抽了抽,僵硬地低头,瞅了瞅被吸干灵气后破碎的雌雄龙虎斩邪剑,又看了看满脸茫然的老道士,头皮发麻。

    在和饕餮交手的时候,这两把剑曾被击飞。

    然后饕餮那家伙用出了吞天噬地的本命神通。

    刑天斧都吞了二分之一。

    如果不是用九霄神雷劈了下,那家伙未必肯把刑天斧吐出来。

    何况这两把本就是仿冒品的剑?

    不过还好还好,真正的雌雄龙虎剑被卫渊明代时取走,放入了卧虎令里,现在还在里头老老实实地躺平,卫渊看着眼前仿佛浑身冒出黑气的老道士,安慰道:

    “……张道友,你放心,你这剑其实是假的,我把真的赔给你。”

    张若素身上的黑气冒得更严重了:“假的?”

    老道士脸皮抽了抽,用没有起伏的语气棒读道:

    “若是真的雌雄龙虎剑,那就肯定不会被你弄碎。”

    “因为被你弄碎了,所以就是假的。”

    “就和那河图洛书一般,对不?”

    “卫家祖传的鉴定术?”

    “你用到我家龙虎剑上了?!”

    老道士哗啦着一下从袖袍里面一掏,直接掏出一枚大印,手掌握住,狞笑着道:“我觉得你的脑瓜壳儿看上去也是假的,要不然让老道士我来试验一下纯度?”

    卫渊:“……”

    ……

    “啊,真是风平浪静,美好祥和的一天啊。”

    一名小道士把落叶洒扫干净,安静看着这壮阔而绝美的龙虎山风景,浓度越发高的灵气偶尔会化作匹练般的飘带环绕在山上,看上去越发地美好,是往日所不能见到的风景。

    像是上一次,老天师跳窗逃跑这样的事情。

    果然只是个梦呢……

    小道士微笑着深吸了口气。

    而后哗啦一下一道身影瞬间掠过,小道士的道髻直接被这狂风给刮开,一下变成了披头散发,落叶像是被空气炮砸了一下,轰地散开,而下一秒钟,刚刚掠过的两道身影又折返回来了,瞬间把所有的落叶都收拾好。

    顺便把小道士的头发给弄整齐,只是道簪变成了一根树枝。

    然后继续追杀。

    寻常人的眼睛捕捉速度是24帧/秒。

    经过修行,整体素质会变得更强。

    但是即便是龙虎山已经完成基础筑基的少年道人,也完全无法捕捉那两道身影,只是偶尔能看到一道残影。

    人间的战神快步狂奔,眼皮狂跳,像是被一千头野猪追杀一样。

    “张道友你冷静一下!”

    背后的老道士狞笑着,手里扣着道门至宝阳平治都功印。

    迈足狂奔。

    “站住!”

    “臭修文物的,你特么给我站住!!!”

    小道士沉默。

    而后扶了扶道簪。

    转了个方向,脸上浮现出平静安详的微笑。

    “啊,风和日丽,美好祥和的一天啊。”

    ……

    片刻后,龙虎山后山,一追一逃的两人总算稍微消停了些,当然,主要是因为其他原因不得不停下来,之前饕餮一事,微明宗将小鱼儿和林玲儿暂且寄宿在了龙虎山。

    事实上,微明宗本就是龙虎山支脉。

    门中精英弟子都会来此进修。

    不过,在送章小鱼来的时候,那最不喜欢她最板正严肃的执法长老把她拉过去,同门都担心小鱼儿被欺负的时候,执法长老把小家伙送了出来,浑身上下大包小包全部都是口袋,里面从湿巾到糖果,从护身符箓到随身法器应有尽有,包裹得像是个小团子。

    面对众人古怪目光,执法长老面不改色:“你此去是以微明宗名义,不能够坠了我派声威,多做准备,这都是应有之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记住了吗?!”

    “把我的号码设定成紧急拨号了吗?”

    “去了那边吃的不好就发消息。”

    “想要回来玩玩的话也没事,记住了没?”

    “有小道士靠近你你就拿法印砸他脑壳儿,记住了没?”

    “有……”

    “还有……”

    总之现在的龙虎山上还有两个小团子在。

    卫·大秦执戟郎,太平道次天师,大唐第一剑圣,人族战神·渊,此刻就双手按在小鱼儿肩膀上,整个人藏在小家伙背后,前面是同样气喘吁吁,手里拎着阳平治都功印,恨不得一下敲在眼前这混蛋额头的老天师。

    “你,你有本事出来啊!躲在小家伙后面算什么?!”

    “你有本事过来啊!”

    张若素靠近过去,卫渊就换个方向。

    如此旋转。

    像极了老鹰捉小鸡。

    老道士大怒:“当初的卫馆主可不是这样之人。”

    卫渊:“都混熟了谁跟你绷着脸相处啊。”

    张若素咬牙:“你无耻!”

    卫渊露出自己白皙的牙齿:“我牙齿坚固得很。有齿(耻)。”

    “你才无齿。”

    旁边的上清宗宿老林守颐无奈地道:“都是长辈了,一个个的没有个正形,叫人看了笑话,真是的,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

    “每逢大事有静气。”

    “来,喝杯茶。”

    张若素咬牙切齿:“他把雌雄龙虎剑弄碎了。”

    “不就是两把剑么?”

    “用得着……”

    林守颐笑容凝固:“……嗯?!!”

    “什么剑?!”

    手里的茶杯咔嚓一声粉碎。

    片刻后……

    淦!

    卫馆主玩了命地发足狂奔。

    背后变成了两个老道士狞笑着追杀。

    一个手里提着龙虎天师阳平治都功印。

    一个手里拎着上清飞玄三气玉章印。

    “做饭的你给我停下!”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跑了,去哪儿练的?”

    “呵呵,卫馆主,你停下来,我们好好说说嘛!”

    “贫道是上清宗,又不是野茅山。”

    “不会把你的尸体练成僵尸的。”

    “不要紧张嘛。”

    卫渊嘴角抽了抽。

    我信你个鬼。

    你们两个老道士坏得很。

    使足了劲儿迈足狂奔。

    而后面的阿玄无可奈何看着自家长辈,最后看着目瞪口呆的林玲儿好章小鱼,想了想,还是客客气气地道:“章师妹,林师妹,不如先去内室坐一坐吧。”

    俊秀少年道人挠了挠头,还有些腼腆:

    “冬日天寒。”

    “我刚刚做了些暖身的汤。”

    “前些时日捡来的柿子做的柿饼也已经做好了,都是自然熟了落在地上的,啊,放心,我已经清洗干净了,这些都是熟得最好的,卖相一般,但是吃起来很甜。”

    少年道人看着那边狂奔的三人,无奈道:

    “他们,可能一时半会儿消停不了的。”

    于是,当凤祀羽晃悠着回来的时候。

    发现又多出了两个小团子。

    “??!”

    羽族少女懵逼中。

    什么时候和两个小家伙混熟了?

    不对,好像阿玄年纪比她们大不了多少?

    少年道人端起一碗银耳雪梨汤,递过去,自然而然道:

    “凤姑娘,这是给你留的。”

    “里面莲子多放了些,你应该会喜欢。”

    “女魃姑娘呢?我也留了给她的份……”

    隐蔽处,三足金乌大日之精赵公明额角抽了抽。

    这种行为风格……

    这种天然的关切心。

    不,不会吧。

    两个清秀可爱的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捧着汤,羽族少女盘坐在空中,俊秀的小道士用蒲扇扇着火炉,而眉宇清朗温暖,发梢赤色的天女嘴角一缕微笑安宁。

    赵公明额头渗出冷汗。

    祂硬生生在这和缓祥和的画面里看出了一缕危险,小道士察觉到了这位护法神将,面容讶异,而后自然而然地取出了一盘果子,道:“赵师祖,您要吃点吗?”

    “冬日天寒,是入秋时候在北山上捡来的松子。”

    “滋味很不错的,您去年时曾说过喜欢秋日松林如波涛,我今年就为您准备了些……”

    赵公明脑海中浮现出了当时大荒和昆仑对那两人的评价。

    若论整个神代性格最好的神灵,其中之一,便是庚辰。

    天神庚辰,性宽和温厚。

    仁爱众生,因众生所愿所求而出世。

    有所求,必有所应。

    故曰——

    应龙。

    ……

    而在另一边。

    被上古五人组磨砺的卫渊,成功在龙虎山上把这两个老道士遛得筋疲力尽,都已经没有力气再生气了,卫渊才隔了约莫七百步,扶着旁边一块石头,隔空喊话:“不打了?!”

    张若素气喘如牛:“不,不打了。”

    “真不打了?!”

    “真不打了。”

    “那你立字据!”

    “啧!”

    事实上老道士也不可能会因为雌雄龙虎斩邪剑就跟卫渊死磕,可是这一口恶气实在是咽不下去,最终还是不得不签订了合约,卫渊吐出一口气来,道:“放心,我赔,我赔……”

    张老道气不打一处来:

    “这可是我天师府至宝,龙虎山嫡传,你拿什么赔?!”

    卫渊沉思,试探着道:“那……得加钱?”

    “??!”

    老道士气得撸起袖口,差那么一点就又祭出龙虎天师印。

    卫某人夺路而逃。

    ……

    博物馆。

    在弄清楚了自身情绪的本来缘由之后。

    天女珏又稍微等待了一会儿,等到了山神水神们总算是商量出了对策,做出了决定,这才回到博物馆里,至于白素贞张浩等人则没有一起去博物馆,只是在花店里稍坐。

    崇吾山主缓声道:“我等来到人间,并不是存了戏耍之心。”

    “而是真真正正来这里探寻一事,这件事情关乎于昆仑的存亡和尊严,而其主导者和敌对之人,便是当代人间的昆仑之主……至于为何,请看玉简留影。”

    天女珏颔首。

    老山主掏出了珍藏玉简留影·豪华超清版本。

    少女便亲眼看到了那白发剑客所做的一切。

    第一眼看过去,就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当看到他囚禁西王母的时候,神色微微凝重沉静。

    脊背微微挺直,神色严峻凛然。

    看到那剑客端出了食盒,看到他所说怀念长风。

    又看到他最终以昆仑为剑,看到他的侧脸。

    天女深深注视着那白发剑客。

    也是恰好,在看完这玉简留影没有多久的时候,卫渊就回来了博物馆,心中带着忧虑,毕竟自己实力逐渐提升上来以后,就把卧虎令给抛到了脑后,直接打入冷宫。

    现在得反过来翻动卧虎令的库存,有点怪怪的。

    推开门,就看到山神集会的严峻情况。

    尤其是钱来山神,面如金纸,有点像是一口气把某某店的套餐吃了个遍,化身为喷射战士在马桶上坐了一天一夜似的,整个神都虚了,而珏则神色肃然认真,伸出手把老山主的超清版本玉简留影珠握在手里。

    站起身来,袖袍如同云雾扬起收回。

    “渊,你跟我来。”

    她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卫渊怔住,看了看严峻的山神们。

    突然一个念头浮现脑海。

    事儿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