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3章 人的感情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82
  第0563章 人的感情

    老街·博物馆。

    这里多出了老山主为首,两位其余山系的第一打手作为辅助,再各带了一个寻常的山神,另外附加了水鬼水神,以及流沙河主天之九德长乘,共计七名成员。

    原本还算是宽敞的博物馆里一下子变得鼓鼓囊囊。

    直接坐满了,看上去气氛颇为严肃。

    至于有多异常严肃。

    隔壁买菜回来的大妈敏锐地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路边的行人感觉事情有什么不对。

    看门的老大爷若有所思。

    待业在家的宅男也有所察觉。

    就连下学回来的幼儿园小朋友都发现了。

    只有开车来蹭饭的张浩不知所云。

    ……

    邻居大妈快步匆匆走过。

    然后又提着菜篮子匆匆走回来。

    然后又走过。

    眼神敏锐,嗖嗖嗖得往玻璃橱窗里面飘。

    她快五十了,可是修行资质倒是很不错,养气决入门之后,直接选修了川蜀一地暗器流派的眼神儿手段,其实也就是所谓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一门功夫是大江南北社区公开课里面最受欢迎的。

    至于理由?

    当然是极大地拓展了小区老人们的业余生活。

    加大加宽了听八卦的能力。

    并且令朝阳群众等民间热心团体的战斗力得到了史诗级补丁加强。

    副作用是打篮球的小伙子抢不过广场舞大妈。

    甚至于有可能出现大妈带篮球连续晃人然后大风车灌篮。

    以及热血老年人篮球对抗赛的出现。

    “哎哎,看到博物馆了没?”

    “看到了啊,这什么事儿啊,刘大妈你有什么内部消息?”

    “嗨呀,那能有什么内部消息?”

    提着菜篮子的大妈右手抬起遮住嘴唇一边儿,左右看了看,眼底精光流转:“我看啊,这是娘家上门了。”

    “哎哟,你咋知道?”

    “没见着那氛围啊,那小卫都没冒头,就珏姑娘在哪儿坐着,怕不是在挨训,这事儿悬咯。啧啧,想当年我那口子啊……”

    社区八卦的风向一转,又走向了未可知的方向。

    博物馆里的氛围却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一身素雅装扮的少女端着茶。

    姿势神态都雍容清雅,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气,眉宇微敛,诸多昆仑山神门就都下意识心中郑重起来,哪怕是崇吾山主都一样,看着这孩子长大是看着长大,性格很好是很好,这可却不代表可以逾越。

    毕竟地水风火四大天女。

    只有眼前少女在千年间被西王母带在身边游历人间。

    这看似好像没什么,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分量极为沉重。

    而其余三位,一个暂代王母看家,一个是战争之神,一个是旱灾之神,几乎显而易见,人间又有‘火落金风高’之句,西王母为金母,眼前的珏是风,几乎是曾被当做继任者来教导的。

    张浩被爽朗客气的大和尚邀请外出彼此切磋拳脚。

    张浩表示没有兴趣。

    大和尚提出以一顿饭作为报酬。

    张浩表示不要说打一顿,打三顿都可以。

    而少女无奈抿了抿唇,道:

    “诸位来这里也有了几日,具体的来意,现在也可以说了。”

    “我之前一直不曾询问。”

    “想来诸位也已经做好准备了。”

    几位昆仑山神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不过少女语气很快转而轻柔:“不过此事颇大,渊他去了青丘,等到回来的时候,再一并详细谈论吧……”关于和饕餮一战,珏并没有前去,一方面自然是相信卫渊。

    另一方面的话,也是卫渊故意找了由头让少女留下的。

    在水鬼的插科打诨下,整个博物馆的交流氛围还是很轻松愉快的。

    很难在有水鬼正常发挥的环境里面,很郑重严肃地谈论事情。

    “不过,那小子倒是经历挺丰富的啊……”

    钱来山神溜达着看着博物馆的藏品,忍不住感慨道:

    “啧啧,这古时候几千年,一个个朝代都活过了,经验丰富,经验丰富,将军,道士,隐士都做过了,哈哈哈,说起来酒色财气,不知道有几个老婆啊……”

    ??!

    博物馆里刚刚被水鬼引导起来的热络氛围一下子凝固。

    兵魂动作凝固,眼睛似乎黏在了旁边的养魂木上。

    崇吾山主再度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一根。

    冷。

    博物馆里冷得跟西伯利亚冰原上刮过来的暴风一样。

    水鬼伸出中指,扶了扶平光眼镜。

    右眼镜的镜片边缘反射一道诡异的光。

    “这不就代表着卫……”

    旁边的流沙河水神长乘刚要开口,水鬼敏锐反应,直接左手一个不灭之握,五指扣住长乘的脑袋,右手握着快乐水瓶飞快旋转,顺势衔接死亡冲锋,把快乐水直接塞到长乘最里面。

    碳酸饮料遵循物理规律爆发泡沫大冲锋。

    长乘的声音才说出一个字,就变成了咕噜咕噜的无意义声音,另外伴随着四肢的抽搐。

    水鬼抬起头,面不改色爽朗道:“啊哈哈哈哈。”

    “钱来老大哥你说什么啊。”

    “我家老大,祖传的纯阳之体,我可以拿我的节操保证的!”

    这气氛才稍微破冰缓和了些。

    泰器山神干笑着岔开话题。

    旋即这些山神们面露古怪之色。

    是纯阳之体真是太好了……可是为什么,觉得那家伙好可怜?

    太可怜了。

    是啊,真的太可怜了。

    长乘手指戳了戳水鬼,压低声音:

    “你说拿节操保证,你还有节操?”

    水鬼理直气壮回答道:“没有啊!”

    长乘呆滞:“那你怎么拿节操去担保?”

    “就是没有才拿来担保的啊!”

    水鬼瞪大眼睛,狐疑道:

    “难道你会拿你有的东西去担保的吗?”

    我有一个亿,我会全捐出去。

    可我有一百块,我一毛都不捐。

    因为我真的有一百块。

    长乘:“……”

    水鬼扶了扶眼镜,镜片上反射诡异的光。

    “你这眼镜怎么回事?”

    “我买了的,里面装着LED灯……”

    “不愧是你……”

    “想要吗?”

    “要。”

    而崇吾山主无奈叹息,钱来山神是被记录于整个西山经里的第一位山神,这自然是因为后者是西山经第一山系当中最能打的那个,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能打,导致脑子里都长满了肌肉,说话不经大脑。

    不对,山神化灵,脑子里都是钢铁才对。

    哪怕是真的,也不能当着少女的面这样说出来啊。

    说实话,这也是老山主所不愿意同意那小子的原因。

    老山主也同意钱来山神所说的事情。

    一生至此,代代皆是精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子眷恋?

    倒不如说,会有红颜知己才是正常。

    这小子搞不好一身情债。

    他昆仑山的天女,怎么能够受这样的委屈?!

    但是当老山主抬起头,打算缓和气氛的时候,却发现那少女只是安然端坐在那里,神色清淡雅致,眉眼秀丽万方,却又带着丝毫不蹭动摇的凛然气度。

    少女端着茶,语气有些不解道:“渊过去经历如何,并不是大事,只是诸位来到人间,既然连老山主您都来了,显而易见事情不小,而面对这样大的事情,却又不专心致志,而是分心于这些无关琐事,是否不妥?”

    “而若是并非是大事,只是气氛轻松,能够随便闲聊的事情。”

    “那为了这样的事情,连山系之主都出现,将自身所率群山抛到西山界中,不也稍有失职?”

    “诸位既然是山神,就应该群山万象有契约,而现在让诸位背弃了神灵的契约来到人间的,只是这样简单而无关的事情吗?”

    “珏很好奇。”

    语气和缓,语气宽和温柔,说出的话却让诸多山神凛然心惊。

    天女的反馈在于,明明面对着的是大事,却分心于‘不重要’的事情,这样有损于昆仑的威严。

    钱来山神只觉得背后汗毛炸起。

    崇吾山主给钱来山神解释求情,道:“是我等失职了,珏冕下也勿要担忧,对于来人间的事情,我们也有所定计……”

    天女语气温柔安宁,顿了顿,道:

    “嗯,既如此,那么就有劳老山主。”

    “先做些准备。”

    “在告诉渊之前,把事情详细和我说一声。”

    珏起身,微微点点头。

    给这些山神们留下了彼此交流,彼此商讨的空间。

    转身走出,去往花店。

    钱来山神松了口气,额头渗出冷汗:“……珏冕下还是这样。”

    “平日是好相处的,但是涉及到昆仑的时候,就会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我们太不顾正事,好像让她生气了啊……”

    老山主回手在这大汉头顶就是一下,道:

    “她说的也没错,你啊你,不要忘记我们是为了什么来人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就已经松懈,确实是错的。”

    “我们准备一下,待会儿和天女先将此事说清楚,再和那个博物馆主坦白,争取得到那小子的助力。”

    “是。”

    钱来山神点了点头,正要端起酒杯压压惊。

    却有两只手啪地按在自己肩膀。

    水鬼和兵魂带着‘和善’的微笑狞笑着靠近。

    “哟,钱来老哥。”

    “没酒了是吧?”

    “我们这边儿有带劲儿的。”

    “一口闷,绝对好喝。”

    敢来博物馆挑事儿。

    差点坏了大事情,惹得珏姑娘不开心。

    兵魂水鬼眼底隐隐不善。

    钱来山神没有注意到,爽朗道:“那就拜托你们了。”

    “放心,放心。”

    在两个博物馆老员工背着的手里,水鬼握着一瓶有点类似生命之水的塑料瓶,掌心那面贴着标签‘崂山白花蛇草水’,兵魂手里提着一个瓷瓶,底头写着一行字‘京城老豆汁儿·百年珍藏’。

    都是神州入口困难史诗级别的饮品。

    一左一右,脸上笑容温和诚恳,逐渐靠近。

    “呵呵,呵呵呵呵……”

    “哈,呼哈哈哈哈……”

    ……

    珏回到花店小阁楼。

    方才只是旁观的白蛇想了想,还是走来询问。

    以及昆仑山小蜜蜂钦原,后者本来习惯性来蹭饭。

    当看到博物馆里一堆熟悉的家伙们之后,先是懵逼,而后本能转身,直接进入了博物馆旁边的花店里面,心脏怦怦怦狂跳不止——

    这,这什么情况?!

    我不是跑人间了吗?

    怎么又看到那帮家伙了?!

    作为昆仑山酿蜜专业户,这帮山神们在钦原眼中就是万恶的前任上司,恶类甲方,每年三百六十五天要求蜂蜜酒不限量供应的混球,作为乙方,看到这些家伙的第一反应就是肝疼。

    回到花店的时候,才从白素贞口里听了刚刚博物馆里发生的事情。

    若有所思:“珏,你是用这样迂回的方式表达自己不满吗?”

    “很聪明嘛!”

    少女怔了下,摇了摇头,道:“并没有啊。”

    “我确实是觉得,虽然能再见到祂们我很开心。”

    “但是这样确实是违背了昆仑山神的职责的,是错误的事情。”

    “和渊无关啊。”

    钦原:“哈?!!”

    一身白大褂的,内里穿着灰色高领毛衣的知性女子斟酌着道:

    “那你对渊的事情,不觉得好奇吗?”

    天女沉吟,坦然地回答道:

    “并不会,渊的过去,是他的过去;而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现在的渊,过去之事情已经过去,而未来漫长,以及遥远,再说如果说他有过其他的红颜知己,那么按照前后来看,也是我在后面来的。”

    “是否先来后到,我才是后来者?”

    白素贞:“……”

    钦原嘴角抽了抽,却看到了眼前少女眼底澄澈安宁,无奈吐槽:

    “珏你……天女和我们的思维是不同的吗?是了……你是天上的风啊,肯定不一样。”

    “要是哪个雄蜂敢这样对我,我肯定把他刺都拔出来!”

    “那你有雄蜂吗?”

    “没有……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钦原转头看到张浩也走进来,是因为山神们讨论事情,博物馆进不去,被揍得眼眶微青,因为混熟了,听了刚刚的话,不加遮拦地开了个玩笑,道:

    “啊呀,这话里面,怎么一股子醋味。”

    “珏姑娘,你是不是嫉妒了?”

    话音刚落,这屋子里几个人都愣住。

    这,怎么能这么直接说……而且,刚刚珏的表情。

    那分明就是认真的,而不是什么故意使性子说的话。

    钦原仰天长叹,哪怕是气质温和知性的白素贞都不知说什么好。

    圆觉沉默着提了提拳头,似乎觉得自己是不是揍得太轻。

    天女却怔住。

    在场几人都打算把张浩嘴巴堵上的时候。

    少女伸出手掌按在胸口,恍惚沉思。

    察觉到了从博物馆里的时候就浮现心底的一丝丝杂音。

    白素贞察觉到什么,抬眸看去,少女抬起头,呢喃道:

    “原来如此……”

    “这就是嫉妒吗?”

    “嗯?!!”

    拉着张浩领口的钦原扭过头去。

    玩笑着的张浩也愣住。

    面容美好,黑发垂落的少女手掌按着心口,眼底澄澈:

    “原来如此,这感觉,就是人类所说的嫉妒么……”

    “我是在嫉妒啊。”

    钦原呆滞。

    这……

    这么坦率?

    ……

    卫渊在回博物馆之前,顺道去了一趟龙虎山。

    毕竟和饕餮打架的时候,和老天师借来了雌雄龙虎剑。

    该还也是还的,顺路还了,还能省得改道跑路,老天师颇为从容淡定,毕竟现在自己作为债主,而且也不怕这小子不还,看着这小子客客气气地来还,所以颇有些爽感:“哼,我天师府宝物如何?”

    “厉害啊,连饕餮之力都能抵抗。”

    卫渊盛赞。

    一阵商业互吹。

    然后取出龙虎剑递过去。

    张若素伸出手去取,可是才碰到长剑剑柄。

    突然,伴随着一声哀鸣,那柄有龙纹的长剑直接崩碎,化作了尘埃,只剩下一柄剑柄,卫渊和张若素的神色缓缓凝滞,空气中只剩下风吹落叶的萧瑟声音。

    卫渊耳畔似乎回想起饕鬄的声音——‘吞天噬地!’

    难道说……

    他结结巴巴道:“还,还好,还有一把。”

    才举起来,那柄短而宽的剑也崩碎,化作了齑粉。

    被风一吹,扑了老天师一嘴。

    张若素:“……”

    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