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1章 董越峰:我将带你前往你的金大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20
  第0561章 董越峰:我将带你前往你的金大腿

    神农鞭缠绕在卫渊的腰部,进去的时候女娇说过,只要传出特殊的力量波动,就会从外面借助封印大阵的方法,将卫渊给拉出来,卫渊也就是利用了这样一个场地优势,最终戏耍了一次蚩尤,成功脱身。

    眼前一花,眼前的人从愤怒至极的兵主蚩尤之尸。

    变成了白发垂落,容貌绝美的女子。

    蚩尤最后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

    卫渊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回过神来。

    他最后完全是被揍了不知道多少顿以后,气性上来了。

    哪怕是被威势压制得浑身僵硬。

    也要催动身体完成那个极端挑衅的动作。

    架可以输。

    面子不能掉。

    禹觉得很赞。

    契觉得很淦。

    女娇看着卫渊模样,伸出手指戳了戳脸蛋,卫渊回过神来,道:

    “女娇我……”

    “闭嘴。”

    巫女娇皱眉呵斥一声。

    然后伸出手指按在卫渊眉心,又左左右右看了好大一遍,确认了虽然有伤势,但是并没有伤及根本,没有对自身根基留下过于严重的后患,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这家伙,虽然说动静不小,但是其实还是有点数的。

    至少没有去主动挑衅那个蚩尤之尸。

    卫渊语气故做轻松道:“没事,我就只是和蚩尤好好交流了一下,没有受多少伤,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没事就好。”

    女娇微笑道:“丹药都用完了?”

    “嗯,还是女娇你想得周到。”

    白发狐女微微抬了抬下巴,有着红色眼影的眼角挑起,显而易见心情不错,而后在卫渊以为能应付过去的时候,女娇一下拉过卫渊,右手抬起,手上多出一个特别行动组专门手机,直接就是三十连拍。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也看到了自拍画面里面的自己。

    满脸茫然。

    衣服凌乱,偶有破碎,右眼眼角乌漆嘛黑。

    像是后现代艺术的照片,又有一种原始野性的魅力。

    像是一只从保护区里翻墙而逃的大熊猫。

    又像是被一个砂锅大的拳头来了一记友情直拳。

    加上那懵逼的眼神,茫然无声的双目,以及身上的蚩尤气息。

    活脱脱当年逐鹿之战上和蚩尤互殴之后玩命逃跑的食铁兽成精了。

    女娇笑意盈盈道:“真好啊,难得的收获呢。”

    卫渊:“???!”

    卧槽!

    他瞬间反应过来,就去抢夺女娇的手机,可是被女娇直接握住手,手掌一按,而后反手一拉,体力耗尽的卫渊被自家长姐拉着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往后右小腿被一勾,直接倒下。

    女娇动作自然变化,旋身的时候,右腿膝盖顶住卫渊的腰,让卫渊上半身后仰。

    一只手拉着保持平衡。

    左手手掌握着手机斜着高举。

    以一种宫廷舞会上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最优雅精致的曲终完结方式。

    如果说此刻旋转的是身穿长裙的少女,那么裙摆的飞扬落下,绝对是可以比拟昆仑雪落一般的盛景。

    动作简单。

    却又优雅地像是一只白天鹅,或者说霜雪之中起舞的白狐。

    当然,

    如果卫渊不是女性方的动作就更好了。

    “来,看镜头。”

    “茄子。”

    卫渊:“……”

    女娇微笑着再度三十连拍。

    最后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卫渊。

    巨大的冲击让卫渊有点想要蹲在那里好好整理下思绪,至于为什么女娇会这种舞蹈,女娇显得无聊的时候是会看那些所谓的现代电视剧的,而后对那些女主角女配角的操作一阵吐槽。

    并且表示要是换自己上,那女主角绝对活不过三集。

    这样的舞蹈只是看一眼就能学会的程度。

    女娇哼唱轻快旋律,手指啪啪啪地在手机上操作。

    打开文件夹,‘阿渊黑历史3.1版本’,然后轻车熟路地存了进去。

    卫渊站起来,叹了口气,想要出去。

    女娇把手机收好,道:“等一下。”

    卫渊下意识扭过头来:“嗯?”

    啪的一声,女娇手掌一左一右捧着卫渊的脸,当然与其说捧着,这力道倒不如说是差不定点就给拍成三明治夹心了,而后卫渊感觉到一阵阵清亮的感觉浮现出来,身上伤势快速地恢复。

    女娇手指在他右眼眼眶按了下。

    被蚩尤狠狠地一拳砸出的黑眼眶就恢复正常模样。

    甚至于仔细看看,比起原本的眼角皮肤都要细腻光滑。

    “嗯,这样就差不多了。”

    女娇后退两步,噙着微笑拍了拍手。

    虚空中流光一转,卫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就被修补完成。

    甚至于在一些细节处还做了些许的调整。

    看上去比起原本的模样,更为英朗,气质沉稳而悠远。

    卫渊讶异地看向自己的衣服。

    女娇伸出手给他整理了下衣领,道:“这儿可是涂山禁地,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外面估计来了些涂山部宿老,当然要有些样子了,可不能掉了位格。”

    卫渊嗯了一声。

    女娇笑吟吟道:“毕竟世界上能欺负你的可只有我。”

    她思绪微顿。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沉思道:“以后是不是要增加珏?”

    “如果你们有了孩子,是不是还得加一个女儿?”

    “啊呀呀,这样的话,渊你的家庭地位似乎又要降低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

    “???!”

    ……

    禁地之外。

    外面的青丘狐族听到了那么巨大的动静,那里还能坐得住?尤其是某些见多识广见过世面的狐狸精,听到了拳对拳的爆轰之余,感知到了其中蕴含的气机强度,都惊得狐狸毛都炸起来。

    此刻一一都聚拢在这里,面有担忧之色。

    等到禁地打开之后,看到白发威严的女娇,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子走出,而禁地之中传说中镇压的存在并没有出现,这些青丘狐族这才稍微地松了口气。

    其中一名老狐趋步上前,面容疑惑道:“国主,先前我等在修行时,感知禁地变化,地动山摇,难道说是禁地松动了吗?”

    “还有,这位先生,若是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外界人间之人。”

    “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娇微微抬了抬眸。

    面容上绝没有和卫渊相处时候的轻松愉快。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威严,只是眉宇微皱,那种岁月的凝重和威压就令人感觉不适,下意识便要开口,本能维护卫渊,哪怕是些许的质疑,都会让女娇觉得不喜,而这个时候,卫渊拉了拉女娇袖口,低语道:

    “我来说吧……”

    虽然不可能去娶那三位狐女,但是替你分担些许青丘国的压力。

    也是没问题的。

    女娇想了想,颔首。

    卫渊上前一步,想了想,语气轻松:

    “首先,你应该称呼我为涂山渊。”

    涂山渊……

    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有些生疏,很多人都没有立刻想起来。

    “至于为什么在这里?”

    卫渊袖袍一拂。

    一道残影破空坠下。

    伴随着无边肃杀之气。

    狠狠地坠入青丘国地面,无边煞气环绕其上。

    那正是一柄战戟,其上有着古朴纹路,散发出滔天的气焰,仿佛有一尊虚幻的巨人站在战戟旁边,伸出手掌握起兵器,昂首咆哮,气焰滔天,令天地万物翻覆,臣服脚下。

    一片鸦雀无声。

    卫渊忍着筋骨酸痛,语气平淡道:

    “只是来和蚩尤稍微切磋一二而已。”

    声音顿了顿,面不改色道:

    “互有胜负。”

    ……

    片刻后,青丘国中,被蚩尤战戟威慑的诸多狐族带着骇然离开。

    而后不约而同地钻到自家族谱里面寻找涂山渊的渊源。

    涂山姓氏。

    这个可是很古老的了啊!

    或许,或许这位涂山渊祖宗也是自家老祖呢?这几千年繁衍下来,大家往上数是一家的事情也不是少数了,这样的强者,在上古必然早早成婚,子嗣会变成大家族流传下来,反倒是谁也没去祖庙里找,而女娇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指着卫渊:

    “噗呲哈哈哈,互有胜负。”

    “互有胜负,你怎么说得出口啊,阿渊。”

    卫渊理不直气也壮:

    “本来就是啊。”

    他打了我九十九拳,我回了他一拳,有来有往对吧。

    他拳头打了我脸皮一百次。

    我也用脸皮猛击他拳头一百次。

    只是卫渊突然有些担心,担心自己最后那火气上头了之后的所作所为,被那极恶六人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过,应该不至于对吧……

    卫渊心底嘀咕。

    蚩尤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祂们也不至于闲得无聊就看着自己和蚩尤之尸互殴。

    最后,惹了一个也不至于那六个一块出来啊。

    又不是马蜂窝。

    他们上古六人组有仇的啊。

    怎么可能共进退?

    卫渊这才安心下来。

    女娇笑得肚子疼,道:“那,阿渊你现在要做什么?”

    “嗯?在青丘再多呆些时间?”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了……”

    “我得回博物馆了。”

    卫渊想到家里一堆的昆仑山神们,就觉得头大。

    可是也不能放着不管,只好叹道:

    “我得先回去,处理些事情。”

    ……

    在某小城里面。

    白泽毫不客气地再要了三笼小笼包。

    三个油旋子,几个卤蛋,外加豆腐脑。

    很有猪肉荣气质的老板叼着一根烟,道:“豆腐脑儿啊。”

    “甜的咸的?”

    白泽茫然:“什么?”

    “我问你吃甜的还是咸的?”

    “两种口味,甜党还是咸党?”

    “哦,口味啊……”

    白泽明白了老板的意思,陷入沉思。

    看了看旁边的董教授。

    自己帮忙回忆起来,吃点东西不过分吧!

    非但不过分,而且不过分,那是一点都不过分!

    作为废人的白泽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于是大手一挥,瞪着一双死鱼眼,豪迈道:

    “甜党?咸党?”

    “不!”

    “我全都要!”

    老板竖起大拇指:

    “甜党咸党两头跨,勇士。”

    很快就摆满了满满当当一桌子的早点。

    两碗晶莹剔透的豆腐脑摆在眼前,一者上面有白砂糖,另外一碗则是放着葱花紫菜,酱油虾皮,最后一勺辣椒油,白泽吃得欢快,荤素不忌,那边老教授缓缓转醒。

    周围人被白泽施加了干扰认知的能力。

    谁也没有注意到董越峰的异常。

    白泽喝了口豆腐脑,道:“醒了吗?董教授。”

    董越峰抚着额头,呢喃道:“是你做的吗?”

    “是啊,你想起来什么了?”

    白泽不怎么在乎,反正不是什么很重要的记忆。

    老人呢喃道:“我想起,想起……”

    他眼前仿佛出现了军团混战,出现了西楚霸王,看到熟悉的博物馆主披上重铠,跨在战马之上,气势如虹,最后是自宫殿中走出的雍容身影,额头渗出一滴一滴的冷汗,呢喃道:“我想起来了。”

    “始皇帝,始皇帝复苏了。”

    “嗯??!”

    白泽差一点被一口辣椒油呛死,剧烈咳嗽起来。

    缓过劲来的时候,哗啦一下站起来,猛地踏前,双手握着老教授肩膀,眼睛登时亮起光来:

    “真的?!是那个秦始皇?!!”

    “帝王之道,一元初始的始皇?!”

    直接一嘴把卦象至高之一吐出来,再度习惯性地说漏嘴的白泽紧紧盯着董越峰,老教授震惊之下,忽略了白泽的本能‘剧透’,点了点头,只是沉浸于记忆里,叹息道:“是啊,没有想到,能够见到秦始皇。”

    “书同文车同轨……不枉此生啊。”

    “小哥儿,你怎么这么激动?”

    “手劲儿好大。”

    能不激动吗?!

    饭票,不,大腿来了!

    白泽放下手里的豆腐脑,郑重道: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你不要害怕。”

    “嗯?放心,我是历史学家,见过很多事情,我不会害怕。”

    白泽这才放心,正色道:

    “我是始皇帝的臣子,最亲近的那种。”

    董越峰愣住,道:“赵高?!”

    视线下意识往下瞥去。

    白泽嘴角抽了抽,道:

    “打住,不是,不是太监!”

    “我是文臣,文臣,你能带我去始皇帝那里吗?”

    董越峰抱歉地收回视线,因为眼前之人的奇妙手段,他多少有点相信。

    但是老教授毕竟阅历丰富,不可能如此轻松地相信,这个时候下意识就想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既然眼前青年自称是始皇帝的臣子,那么对方肯定也会认识眼前这个青年,于是老人沉吟了下,语气和缓道:

    “既然说你是秦始皇的臣子,那么,我想,我可以带你去找一个人。”

    “这个世上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始皇帝了……”

    “他应该就可以带着你去找到始皇帝本人。”

    白泽狐疑:“是……什么人?”

    老教授回忆那身穿铠甲,手持战枪的身影,回答道:

    “是大秦的战将。”

    战将啊,那没事了。

    不是挂件,不属于竞争对手……

    就力牧那种,开路的莽夫。

    白泽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点头答应下来。

    心中欢呼。

    哈哈,卫渊,这一次,是我快一步!

    大腿,是我的了!

    看我见到那战将,寻找始皇,献上宝剑。

    然后出任第一挂件,活得帝王信赖,走上兽生巅峰。

    白泽浮现微笑: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赶快出发吧!”

    “对了,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老教授陷入回忆,最后轻声回答:

    “那里啊……”

    “是一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