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0章 战神之战完结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83
  第0560章 战神之战完结版

    青丘国禁地之中。

    巨大的声响如同闷雷一般不断掠过苍穹。

    或者说,整个青丘国都陷入一种巨大的声响和震动当中。

    间或夹杂着壮汉狂笑的声音。

    说得不客气些,是能够让未成年小狐狸做噩梦的那种动静。

    而在禁地内部,初代战神和现代战神正在进行真男人之间亲切友好的磋商交流,具体内容大概是,拳头对拳头,拳头对脸,拳头对鼻子,以及,卫某人以自己的脸皮重击蚩尤的右拳等一系列活动。

    卫渊在烛九阴的时间权能,以及女娇神农鞭加持下,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但是打不死归打不死,想要和蚩尤硬磕并不现实。

    在反应过来的兵主面前,卫渊充其量是可以还手的,打不烂的沙包。

    当卫渊发现自己的伤害性不强的时候,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我打!!!”

    拳如猛虎,势如狂澜,卫某人的拳头重重砸在了蚩尤的鼻子上。

    虽然说他在下一秒差点被蚩尤打得骨头都断掉。

    但是转瞬咬着牙,狞笑着一个勾拳直接砸在蚩尤的右眼眼眶上。

    搬山巨力让蚩尤眼前发黑,仿佛有一个个星星冒出来。

    拳法完全不管不顾,专怼着脸上招呼。

    哪怕是战神的身体,只要无法动用权能,恢复速度也无法做到瞬间恢复,哪怕刮痧,累加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可观,哪怕是有岁月不灭体和神农鞭续命,卫渊仍旧被揍得半死不活,蚩尤整体气血维持在九成,甚至于九成八。

    毕竟是神州神话里的顶尖战力。

    唯独脸上被揍得鼻青脸肿。

    杀伤力不高,侮辱性极强。

    所以不看两人内部伤势,只是看外表的话,倒像是打得你来我往,势均力敌,最后蚩尤肉身的本能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种憋屈和耻辱,拳脚离开了卫渊的要害,同样专攻面部,两代战神狂笑着用自己的脸皮重击对方的拳头。

    清醒之梦中,上古恶人组陷入沉默。

    蚩尤死死盯着画面里的另一个自己。

    终于,

    在蚩尤之躯猛地踏前,一拳将卫渊打飞之后。

    卫某人终于老实了。

    躺倒在地。

    卫渊,再起不能。

    就差右腿抽搐两下子。

    蚩尤之躯喘着粗气。

    哪怕是死去尸体混合怨念所诞生的存在。

    此刻内心深处,竟然本能浮现一丝丝庆幸,浮现出松了口气的感觉。

    总算是打完了。

    祂像是历经了漫长战斗,疲惫不堪,终于打卡下工一样迈着疲惫的步子走回到自己原本的封印之地,然后坐下,重重叹了口气,甚至于能够从这一具尸体的细微动作里,察觉到了一种满足的感觉,像是打工人在完成了九九六以后回到了家里床上……

    闭上双目。

    而后他听到熟悉的声音。

    “再来啊,这么快就不行了?!”

    蚩尤之躯:“……”

    卫渊支撑着地面把自己从地面上拔起来。

    晃了晃脖子,脖颈处发出咔嚓一声骨骼脆响。

    想了想,伸出手把脖子往另一个方向扭了扭,扭正点。

    省得复苏之后变成个歪脖子。

    确认没有长歪之后。

    卫渊伸出手朝着蚩尤之躯勾了勾。

    “你,你过来啊!”

    “……”

    蚩尤之躯抬了抬眼睛,然后嫌弃地闭上眼睛。

    把头扭到另一个方向去。

    诚然,蚩尤残留的本能狂热得喜欢战斗,但是这么多次和同一个人打,本能地都快要打得吐了,就像是让一个喜欢打游戏的人把同一关的BOSS打一万遍,还没有半点掉落,谁来都麻了。

    在蚩尤之躯的判定里面,眼前那家伙就是个失去吸引力的木桩子。

    在成功达成‘你做的饭饕餮都不吃’之后。

    卫渊再度达成了‘连疯了的蚩尤都懒得和你打架’这一神代成就。

    甚至于,卫渊几乎能够从蚩尤之躯的本能反应里面品出一缕嫌弃的味道来。

    卫渊嘴角抽了抽。

    深深吐了口浊气。

    还是主动朝着蚩尤发动了攻击。

    上古恶人组迟疑。

    “气息应该已经拿到手了吧?”

    神农氏有些拿不准主意。

    “打了这么多架,怎么都拿到了。”

    “难道这小家伙有了受虐的倾向?嘶呼……不对啊。”

    “涂山氏不都喜欢欺负人吗?那帮小狐狸一个个性格虽然不会做出什么太过激的事情,但是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还以为这小家伙在涂山长大,又和禹一起厮混,性格会变成那种看似稳重,实则性子起来就会跳脱,会展露本性的样子。”

    “这怎么反过来了?”

    夸父不解神农氏的形容。

    刑天爽朗道:“我老大的意思是。这小子平日稳重冷静,可靠。”

    “在牵涉旁人的时候可以信任。”

    “但是当不牵扯其他人安危,在没有太大后患的时候。”

    “就会容易情绪化。”

    “一个人的时候会比较莽撞,容易上头。”

    “上头了之后,涂山氏性格就会表露在外,这没什么,可又因为禹的性格影响,没有了正常涂山氏狐狸的克制和头脑,这个性格偏向会比较不好控制,简单点说,莽夫容易上头。”

    “外加涂山氏秉性。”

    “上头了就容易作死。”

    夸父沉默,沉默了许久,而后看着这一幕,寻找说服自己的理由,道:

    “或许,是卫馆主一心求武。”

    “主动寻求试炼,寻求磨砺。”

    “为了战斗不惜一切。”

    “力求突破,不惧死战,方才是我辈正道。”

    轩辕没有什么架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

    尽力在找理由了……

    蚩尤眉心微微跳动。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作为九黎之主记忆体的他本能不对。

    本能感觉到忽略了某种事情。

    刑天扶着自己的头,看着卫渊,感慨一声:

    “还真是莽夫。”

    “阿渊,你何时能像是我这样冷静稳重些啊。”

    而后陷入沉思:

    “不过,为什么会有种熟悉感?”

    现实中,卫渊发动攻势。

    第10086次冲向了蚩尤之躯。

    而后袖袍一挥,一件件美食都浮现出来,里面甚至于还有本来是给老天师准备的,大荒美酒,继而双手结出道印,天罡三十六法门之一,移星换斗之术施展。

    挪移不了星辰天机,挪移这些美食还是简单的。

    所谓物尽其用。

    用移星换斗之术扔出去的美酒,根本无法用天机锁定。

    美食和美酒朝着四面八方地飞过去。

    卫渊身法一变,避开蚩尤明显变得不耐烦的攻势,屈指一弹。

    酒坛全部碎裂。

    酒香气溢散。

    蚩尤之躯,以本能为主,此刻祂完全没有兴趣和卫渊打架。

    又有饥饿,嘴馋的人体本能。

    注意力瞬间被吸引。

    卫渊身子一晃,直接出现在了蚩尤十魔兵之前。

    袖袍一罩,白皙五指舒展。

    壶天之术进阶版·袖里乾坤!

    嗯?吸不动?

    刑天拳头重重一敲掌心,恍然大悟:“我懂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腰间。

    怅然道:“我老伙计就这么没了的。”

    轩辕帝的倒影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蚩尤,蚩尤你完了,哈哈哈哈哈,谁让你不给你的兵器上锁的?”

    他笑得前俯后仰,躺倒在地,尽情嘲讽自己的老对手。

    而后又得意一拍腰间,道:

    “像是我的轩辕剑,就绝对不会被其他人用的。”

    “轩辕剑就只听我的话。”

    画面里,卫渊发现袖里乾坤直接吸不动之后。

    直接分身成好几个自己。

    本体在前面指挥。

    很有节奏地挥舞手掌。

    分身就像是工地上的老大哥一样,喊着口号:

    “一二一!嘿咻!”

    “一二一!嘿咻!”

    然后把那柄最重的兵器扛起来。

    蚩尤之躯才拿住一坛酒,扭头就看到这一幕,旋即大怒。

    大怒地朝着卫渊奔来,卫渊让自己的分身先溜,而后轻描淡写地拉动了腰间的神农鞭,神兵之上泛起了碧色流光,猛地一拉。

    蚩尤之躯气势磅礴,大步而来。

    其威其力,似要破开一切,似乎要让天地翻覆,强大无比。

    立刻就要把卫渊狗头砍下。

    一身黑衣的博物馆主带着微笑,整理袖口,而后微微躬身。

    手掌轻抚胸口。

    衣袂扬起落下。

    优雅从容。

    而后抬起头,猛地竖起一根中指。

    笑容恣意而夸张,眼里冒着火。

    “拜拜!”

    “再您女娲的见!”

    画面消失,只留下蚩尤之躯无能狂怒。

    清醒梦境里面。

    放肆嘲笑蚩尤的轩辕帝右眼眼眶多出一个黑眼眶,面不改色,乖巧端庄地端坐在那里,神色庄严,轩辕帝人望远超蚩尤,但是单打独斗……

    咳嗯,王者从不孤独。

    毕竟帝王和兵主,显而易见后面那个更能打一点。

    你有本事打我,你有本事让我摇人啊。

    空气氛围压抑地厉害。

    烛九阴都远离了些蚩尤,纵然这只是刑天的战斗记忆,结合天地之间残留的蚩尤烙印所化,但是兵主毕竟是兵主,战神也毕竟是战神,即便是在梦中的战神。

    往日专注于干饭的蚩尤第一次开口道:“该加练了。”

    烛九阴微笑颔首:“一分钟?”

    蚩尤道:“不,一个时辰。”

    夸父怔住,而后小心翼翼地道:“是真正感知的一个时辰?”

    “不,是烛九阴的一个时辰。”

    “……是技巧传授?”

    “不,是实战。”

    蚩尤微微舒展身躯,身躯上代表着九黎之地的刺青仿佛狰狞鬼神。

    大羿腼腆微笑。

    举起一个牌子。

    “我想吃糖醋鲤鱼。”

    刑天微笑,神农氏微笑,烛九阴微笑。

    “呵呵……”

    “哈哈哈……”

    “呼哈哈哈……”

    上古六大恶人带着温和的微笑,举杯。

    轩辕环顾周围,朗声道:

    “诸君。”

    “且饮胜。”

    气氛祥和且融洽。

    只有夸父手掌颤抖,缩在一个地方,瑟瑟发抖。

    好可怕。

    好恐怖。

    好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