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9章 大荒的第三妙手,以及……因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00
  第0559章 大荒的第三妙手,以及……因果?

    东海之上,碧波滔滔。

    一名身材高大,阔口方鼻的男子虎目横扫海面,微微皱眉。

    祂是十二元辰之一,来到东海,本是要寻找共工之封印,但是东海毕竟太大了些,再加上,不可能在东海共工封印之处动用神灵权能去搜寻目标,哪怕是他也无法一时半刻就找到共工的封印之地。

    祂从不是什么有耐心的元辰。

    至于十二元辰里面有没有耐心很好的?

    当然有。

    那在哪里呢?

    没了。

    被那白发剑客一剑杀了。

    像是杀鸡一样地杀了。

    所以这任务也就只能落在他的身上。

    只是祂看着这茫茫大海,越是心中烦躁,想着干脆要寻找一个当地小神问一问,抬起头,远远看到一道身影,心中大喜,踏步奔去,尚未靠拢过去,伴随着一声怒喝,磅礴气势已经狠狠压制下去。

    那人似乎被震慑住,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没有反抗之心。

    元辰气势磅礴,令大海震颤,让天空云雾溢散,徐步而来,缓声道:

    “人间的小神,止步。”

    “吾乃上界元辰真君,来此询问你一事,若是让吾心中欢喜。”

    “自有你不尽的好处。”

    那人颤颤巍巍,似乎极为恭敬畏惧,结结巴巴道:

    “这,小神,拜见真君。”

    其一身黑色劲装,黑发垂落,面容俊美。

    右耳处有着镶嵌蓝色宝石的耳坠,流苏。

    抬起手来,右手搭在左手之上,恭敬畏惧的模样,让元辰极为满意。

    那青年微微抬眸。

    脸上的神色恭敬且畏惧,谦卑且和善。

    甚至于还有几分阿谀的笑容。

    唯独一双瞳孔大而明净,隐隐散发琥珀色的光。

    如猛虎盘踞山岗。

    他微笑道:“这东海之上太过荒凉,不能招待上神。”

    “我有一岛作为道场,名为瀛洲。”

    “承蒙上神不弃,可去稍作休息,自有美酒美人奉上。”

    元辰对于他的反应极为满意,放声大笑:“好!”

    ……

    瀛洲,或者说原本的樱岛。

    现在已经彻彻底底地化作了古代神州风格的模样。

    身穿黑衣,有着耳坠流苏的青年弯腰邀请元辰入内,带着阿谀之笑不断劝酒,姿态摆放地极为低,更是送上了姿容美丽的女子去侍奉这位元辰,很快便让祂颇为享受。

    并不在意地将自己的目标说出来:

    “吾来此地,乃是寻找一古代封印。”

    “你若是能寻到,哈哈哈,我自有好处与你!”

    两名柔弱无骨的美人依偎在了元辰之神的怀中。

    黑色的长发柔软,带着兰花的馨香。

    调皮地扫过了元辰之神的脸颊和胸膛。

    这是古代的名花。

    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

    此刻却不知为何,甚是撩拨心弦,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元辰给了青年一个眼色。

    后者极为知趣地喝了口酒,微笑着道:“那么,今日尊神旅途劳顿,且先休息,封印之事,下神自会想办法为您分忧。”而后便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而元辰伸出手去揽着两名女子,传出大笑的声音。

    尽情地喝酒作乐,沉醉不知归处。

    最终,在一阵晃动中。

    元辰之神沉入了兰花香气的海洋。

    那里波涛汹涌,激流回荡。

    黑衣青年关上了门。

    转身一步步退出。

    脸上仍旧是微笑。

    有凶兽所化之男子看了一眼屋子,走得远了,才道:“山君大人,我们该如何?”俊美青年,或者说,山君若有所思,语气平淡:“自称元辰,上界真君,出现在了东海海域,寻找古代封印。”

    “是为了水神共工而来。”

    一肥头大耳的汉子咕哝着看了一眼客房的方向,叹气道:

    “真是羡慕啊!”

    山君不置可否。

    旁边一名秀气书生模样的少年却冷不丁地道:

    “你是羡慕那元辰能一尝两名兰花妖。”

    “还是羡慕兰花妖能够有和神灵的一夕床榻之欢,得一缕真神元阳?想要取而代之?”

    面对这样的问题。

    肥头大耳,少说三百斤重的大汉居然迟疑了。

    最后诚心实意地叹息道:“都羡慕。”

    俊气少年手掌颤抖了下:“嗯??!”

    大汉神色郑重道:

    “你我修行百年千载,所为不过是长生久视,逍遥天地。”

    “为此求道之心,即便是万死之局面,也当无怨无悔,当全心全力闯过,我辈修士,何惜一死?死亦无惧,何况于后庭乎?!”

    “若是能得一缕真神元阳,不必说让我的二弟受些委屈。”

    “便是让把我屁股卖了亦是无妨。”

    “黄老弟,你不觉得吗?”

    “在你眼中,区区尊严,竟然也能够比得上大道吗?!”

    “难道尊严比成仙更重要吗?!”

    “啊?!”

    肥头大耳的大汉理不直气也壮,震声询问。

    黄衣少年呆滞。

    大道当然重要!

    但是你愿意为了你的大道去当牛郎鸭子吗?

    这就很难回答了。

    难道说大道艰难,道阻且长且行之只是一句屁话吗?

    说什么为了大道甘愿付出一切,你连屁股都不愿意付出吗?!

    啊?!

    毕竟大道缥缈,生死遥远。

    而做鸭子可能只需要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就有师父把BJ烤鸭给你送上门来。

    “你你你,胡言乱语,不知所谓!”

    那秀气少年左思右想,最后惊得毛发耸立,一瞬间闪身到几百米外。

    满脸嫌弃地看着那大汉。

    山君皱眉,那两只曾经在神州历史上留下过一笔痕迹的大妖都不再说话,这两个,其中一个是猪龙,是云南大理一代,水冲龙王庙的原典,高八尺,长约三丈,猪首龙身,周身长甲如穿山甲。

    首部甲如龟板,尾长四尺如鱼尾,有利爪如钩,眼珠金黄似牛眼。

    而射伤它的,是大理王段和誉。

    而另一个,是关外出马仙里面黄家千年不出的英才。

    本来该是当代的家主。

    只是败于明代刘伯温之手,无奈出逃。

    据说这少年死活想不通,为什么刘伯温都半死不活了,还从江南一路溜达到关外,几乎杀红了眼似的,见面就开大,完全不顾一切地用出了太平要术斩龙脉这样的禁招。

    少年哪儿见过这场面?

    一个老头子一边咳血咳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扑街,一边抬手就是一招超规格大神通当头砸下来。

    二话不说,差点给那老头儿弄死。

    哪怕是逃出来,也是给削去了三百年道行。

    吓得几百年不敢回家。

    猪龙问道:“既然说是上界,那会不会是天庭?”

    山君不置可否:“天庭?这不过是后世张道陵所做的布置,天下哪里有什么天庭,不过,我倒是大概知道此人的跟脚……”祂本身是西汉末年大妖,甚至于是秦末得道,和王莽,刘秀交好,眼光是有的。

    “恐怕是昆仑,亦或者传说中的大荒。”

    “祂来此,语焉不详,而语气中又无有对共工的尊重。”

    “恐怕并非是好意,当是存了利用之心。”

    “既要将共工当做一柄刀,那么这柄刀会指向谁?恐怕,只有神州……”

    猪龙眼睛转了转,嘿然笑道:“这岂不是大好事?”

    “这神想要破封让共工和人族去打,咱们就袖手旁观。”

    “看他们狗咬狗,多好!”

    那秀气少年也要开口,却只觉得温度刹那间冷下来。

    黑衣青年语气平静,道:“我们要阻止他。”

    猪龙懵逼:“为什么?!”

    山君冷然道:“这是大荒,是外敌,他们想要动的,绝不只是人族,而是整个神州,神州是人的神州,但是也同样是我等的故乡,之后神州之上人族和妖族如何你死我活,是我们的事情,妖吃人,人杀妖,无怨无悔。”

    “但是唯独一点,神州之事,断不可让外人插手!”

    “这是底线。”

    “哪怕是你我战死,都绝不容跨越的死线。”

    “我知道你习惯性地将一切都当做筹码,但是记住了,无论出于何种境地,都不能够将神州作为筹码,绝不能!”山君双瞳幽深,仿佛琥珀,仿佛将前方一切映照瞳中。

    猪龙打了个寒颤,以为山君要一巴掌给自己来个狠的。

    那青年却只是玩笑般地伸出手,拧了一把猪龙的耳朵,而后低语:

    “神州安在,我们还可以是游子。”

    “总有归乡的一天。”

    “可神州都没了。”

    “故乡就没了啊,我们又算是什么呢?”

    “不管是谁,对人族动手我乐见其成,对神州不利,我绝不答应。”

    猪龙沉默,呢喃道:“我想大理的竹筒饭了……”

    秀气少年道:“我想杀猪菜了。”

    猪龙气恼:“你就非跟我杠上了?!”

    面容俊美的黑衣青年安静道:“我会带着你们回到神州的。”

    “这一次,我们不能允许大荒成功,既是利用,决不可能让水神共工在击溃人族之后还有太多余力,祂们必然会有针对共工的手段,而以此元辰,强大则是强大,但是还远不是共工的对手。”

    “神州必然出现了强大到足以应对共工。”

    “至少是应对封印下的共工的神灵。”

    “神州出大事了,我们需要弄清楚这些事情……”

    猪龙和少年怔住。

    黑衣青年低声道:“阿青。”

    “青姑娘?!”

    猪龙眼睛大亮,猛地转过头,看到回廊里面多出一位英气逼人的女子,正是《白蛇传》传说中的青蛇,眼下也有千余年的道行,是明代嘉靖亡的那一年远渡而来。

    只是说是青蛇。

    却又有些奇怪。

    青蛇不穿青衣,只是穿着一身白色的宽大衣服,唯独腰间被一根青绳挽住,勒出盈盈一握的腰身,她面容英气美好,眼睛大而有神,本来适合短发,却留着长发,用木簪竖起。

    那根木簪很有些年份了。

    黄姓少年一眼看得出来,这是自己还在神州时代的风格。

    那是明代的道簪。

    不知是谁的……让青蛇一直留到了现在。

    少年心中忍不住浮想翩翩。

    山君低声道:“交给你了。”

    “白蛇似乎也苏醒了,你也可以去看看你的姐姐。”

    “你应该能找到她。”

    “放心。”

    英气女子点了点头,怀中抱剑,裙摆微微摇曳,足踏虚空,飞掠而出,潇洒而帅气,正要出发,却被黑衣青年按住肩膀,少女回头,眼底茫然疑惑:“嗯?”

    山君道:“你打算做什么?”

    阿青理所当然道:“做什么?当然是飞回去。”

    山君:“……”

    猪龙忍不住咧嘴大笑。

    黄衣少年也是微笑摇头。

    青蛇皱眉,眼底神色似乎颇为不爽,大有你们在这样逼逼赖赖信不信姑奶奶给你们浑身上下开十七八个窟窿的架势?若是那道人还在,定要屈指叩她额头教训了。

    山君叹了口气,默默递过一张飞机票:

    “我买好机票了。”

    “明早八点的航班,坐飞机去。”

    “直达京城。”

    “下机之后你还可以去吃一次铜火锅。”

    “嗯,或许你比较喜欢原始点的方法,自己飞过去?”

    青蛇:“……”

    面不改色,接过飞机票,往怀里一塞。

    迈开大步,蹬蹬蹬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