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8章 轩辕剑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40
  第0558章 轩辕剑主

    在卫渊于青丘国核心禁地之中。

    狂笑着和蚩尤进行战神之间,亲切友好且以拳对脸的互殴的时候。

    于青丘北千里之外。

    撑天之神重,以及岁月之神石夷立于一座山上,看着下方繁华的人间,虽然说这里的空气和环境,仍然会使得石夷感觉到不适应,但是他还是会学着放下神灵的偏见,尝试着以人间生灵的视角去理解这个世界。

    “是很有意思的时代……”

    在观察了很久之后,岁月之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能以雷霆作为人类日常生活的资源。”

    “拥有快速移动,不逊风速的‘能力’。”

    “不必去河流中打水,水会自己出现在人类生活的屋子里。”

    “并且以太阳的力量让水的温度提升。”

    “以寒冰的力量来维持食物的鲜美。”

    “甚至于开始以知识去涉及岁月,星空,生命的范畴。”

    “哪怕相隔千里万里,也能彼此交流。”

    “在几千年前的人类眼中,现在的人族,也可以算是神灵了,如果说禹他们所看到的未来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理解他们不顾一切的决断了啊。”

    在说出这样在大荒绝对大逆不道的话之后,石夷声音顿了顿,又带着批判道:“可惜。”

    “个体的力量反倒变得孱弱,这不大好。”

    “能操控雷霆,却又会被雷霆所杀;能快速移动,但是这样快速移动的能力也会导致死亡;能够在家中得知天下事,又会被庞大的信息淹没,不知所措。”

    “如果说他们的个体能力能够驾驭这些。”

    “不仅仅是利用自然力量去方便生活,本身也能驾驭这些力量。”

    “那么就是过去的人族所无比羡慕的,堪比神灵的未来。”

    撑天之神不置可否:“神灵之美,可餐风饮露自逍遥,朝游北海而暮沧溟,又那里是这些人类可比拟的?石夷你太高看他们了。”

    石夷道:“你知道,为什么是餐风饮露吗?”

    重怔了下,祂倒是从没有想过这个,讶异道:“为什么?”

    石夷冷静而理智地道:“因为风和露都不用花钱。”

    “而朝游北海暮沧溟代表着,不需要每日投身于劳务。”

    “能轻易到处游山玩水,也不会感觉到旅途的疲惫。”

    “也就是说,其实人类赞美的神,与其说是赞美神灵,还不如说他们从古时候就希望不用干活就能有的吃,不会饿,还整天没有事情,能够到处闲逛的闲人,最好连到处闲逛都不会感觉劳累,这样的生活而已。”

    “所谓陆地仙人,其实是人间闲人。”

    龙虎山,某排位十八连跪的老道士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而后自信满满地开启了第十九局匹配。

    撑天之神:“……”

    祂似乎看到了石夷脸上浮现出理智冷静的表情。

    祂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无法跟上这个同僚的思路,本能觉得祂说的不对,不符合常理,可是仔细思考,似乎也有祂自己的,严丝合缝的逻辑,不能够说他错。

    重转移话题,道:“不过说起来,十二元辰不知去了哪里。”

    石夷点了点头:“却是如此……”

    祂微微皱眉,在得知当年十二元辰曾经偷偷跑到人间界,并且围堵截杀应龙庚辰之事后,祂心中就有着疑惑,不知道在昆仑和大荒基本上和平的年代里,做出这样堪称是挑衅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切行为背后都有其驱动力和理由。

    区区十二元辰,绝不会有这样大的胆量。

    那么,是谁在他们的背后?

    是常羲,是羲和?

    亦或者如同倏忽这样的古之帝者?

    还是说,那位当代的天帝,帝俊?

    祂本来想要当面质询十二元辰,但是这一次出发,中途却因为要捉住那个不修边幅的男人而浪费了时间,缺失了时机,之后和饕餮一战后,与重汇合,结果发现十二元辰中此次来到人间的那两个也已经消失不见。

    撑天之神无所谓地笑了笑,道:“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既然那昆仑之主和禹的臣子有一战,我打算之后再处理昆仑的事情,这段时间里面,石夷你打算要做什么?”

    石夷想了想,道:“我对现在的人间很感兴趣,会花一定时间了解他们的历史,文化,以及现在的生活。”

    重笑了笑,道:

    “那祝你好运,我会去找一下轩辕剑魂选择的帝王。”

    石夷诧异道:“你已经有所确定了?”

    重微道:“既然轩辕剑是在泰山之上被引动气息,那么此人必然是和泰山有所关联,而吾这几日曾查勘人间资料,得知泰山封禅共有六位帝王,相较于历代君王而言人数其实很少。”

    “既然如此,只消稍微调查,真相便已经水落石出。”

    “这一点,情报是公开的。”

    “轩辕剑魂虽然已经遁去,但是只要循着这线索同样可以找到他,在轩辕剑主尚未苏醒之时出手,就可令他神魂俱灭,亦或者,直接操控其神魂,令其逐渐复苏,为我所用。”

    “想一想,人族的皇者手持轩辕剑,却要为我大荒而战。”

    “甚至于有朝一日,或许能够得见轩辕剑和刑天斧再度宿命一战,不知道这一次是轩辕剑斩杀刑天斧之主,还是刑天斧之主违逆命运,诛杀轩辕剑主?”

    “只是想想,便让吾心甚悦,竟有些迫不及待之感了啊,哈哈哈哈……”

    撑天之神放声大笑,道:

    “虽然说总共不过六人,一一排查过去也不会消耗太多心力。”

    “但是我还是喜欢一击即中,立建其功,省得麻烦。”

    石夷道:“哦?那个人是……”

    重双目幽深,语气平缓,道:“毋庸置疑。”

    “在那六人当中,此人其身份最高!”

    “其地位最盛!”

    “其名,其威亦最为隆盛。”

    他的声音顿了顿,断然道:

    “为大宋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

    “嗯?!!”

    石夷怔住,这和祂所推测的人物不同,下意识道:

    “为何?”

    才来人间不久的重依据自己的理解和知识,回答道:

    “君王以谥号为荣。”

    “此人谥号最长,最高。”

    “肯定是他了!”

    石夷沉思。

    他自己搜集资料判断的始皇帝,如果按照这个来说。

    留下了史书记录,残暴,不仁,二世而亡,再加上其尊号没有那些华丽到让神灵都觉得离谱的级别,就只有单纯朴素的始皇帝三个字,似乎确实是比较逊色的。

    甚至于如果抛开皇帝,唯独一个字的尊号。

    始!

    过于简单朴素了些。

    相较而言,大宋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

    看上去要厉害得多。

    出于对古典神州一脉记录里写实派的信任。

    出于对过去那些人族史官风格的认知和习惯。

    石夷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

    一日之后。

    人间·某城。

    白泽蹲在网吧门口,满脸的茫然。

    怎么就没了?

    时间呢?

    时间去哪里去了?

    我才玩了一会儿,怎么网费就没了?

    白泽在文明的世界里面叱咤风云,正在建造新的奇观,却发现网费又双叒叕没了,他身上弄来的钱也没了,确实是还有石夷友情资助的金块宝石,但是白泽的废人秉性制止了祂把金子扔出来的本能。

    这能让他好好在人间活好久的!

    怎么可以交出去?!

    于是白泽成功地被扫地出门。

    现在正是冬日的清晨,白泽蹲在马路牙子上,冷得他恨不得直接变成本体,把那一身软绵绵毛茸茸的毛都给变化出来,可是这地上太多灰尘,他懒得去清扫毛发,所以宁愿冻着。

    只是看着太阳从东面升起。

    清晨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了,先是隐隐听到了麻雀的叫声,叽叽喳喳的,而后东边的天空亮起了一种冷淡的蓝色色调,慢慢的,有小吃摊位开始出来,卖菜的摊贩们也都出了摊。

    “新鲜的大白菜,白菜,白菜猪肉炖粉条子咯!”

    “豆浆油条,包子咯!”

    “胡辣汤,胡辣汤!”

    白泽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人来人往,看着年少的孩子们睡眼惺忪,一边和路边的小伙伴闲聊一边走在上学的路上,看着年轻的人脚步有力,有的有时间吃早饭,有的起迟了,就拿着鸡蛋灌饼快步去走。

    穿着军大衣的老板叼着烟,手法熟络地拿出一个个包子。

    老人们在赶早市。

    热气腾腾啊。

    四方食事,人间烟火。

    就像是几千年前一样,人不同了,但是那种感觉是一样的。

    似乎从不曾变过。

    白泽呆呆的看着。

    他想到了有熊氏的早会,年年都会有各个部族的人来这里,大家交换彼此的货物,猎物,陶器,玉石,肉干,东西不多,但是在那个青年的领导下,分散的人族部族终于开始融合,不再是某某部,而是人族。

    让最初时代里分散的部族融合,需要的是绝对的个人魅力。

    姬轩辕。

    “其实吧,轩辕也就是马车的意思。”

    “轩是车,辕呢,不过只是个马车驴车上面的直木。”

    “姬也就是姬水河的意思,姬轩辕啊,不过只是个居住在姬水河畔,用木头制造木车的人而已……”青年咕哝着挠了挠头,“也不知道,往后的人们会不会觉得,第一个首领的名字会这么丢人。”

    他曾经微笑说:“他们不会以我的名字为耻辱吧?”

    “那真是太抱歉了。”

    不,不会。

    白泽想着,因为你的存在,这三个字,早已经凌驾于单纯的文字。

    你是最初的领袖。

    你是炎黄的起点。

    是文化血脉汇聚的根源。

    白色的气浪里,白泽看到了那些曾经年轻的人们彼此倚靠着,没有个正形地勾肩搭背,年轻而懒散,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最终会走向永不褪色的传说,模糊的画面里面,姬轩辕似乎怔了下,转过头看着白泽,微笑着伸出手。

    风后,玄女,力牧,杜康,缙云,常先,仓颉……

    白泽下意识伸出手。

    而后画面消散。

    白泽手掌颤抖了下,眼底浮现一丝痛苦。

    我们并肩作战。

    我们生死不负。

    我们最终离别。

    轩辕,我好想你……

    突然,手里似乎是给塞了什么东西,白泽从自己失神里面回到了现实,一个老人正将一个包子递给他,老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虽然年纪大了,却还是很精神的样子,微笑着道:

    “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啊。”

    “年轻人,不要怕,会好起来的。”

    白泽怔住,沉默了下,有些不习惯地道:“谢谢……”

    老人示意他坐过来。

    白泽收敛了痛苦,大口吞咽包子,怔住,柔软的白面,还有肉,葱剁碎后做的馅儿,他大口咽下,老人又给他点了一份胡辣汤,然后微笑着闲聊,闲聊里面,白泽知道了这老人叫做董越峰,似乎是个研究历史的。

    白泽吃饱喝足,难得觉得舒服。

    却突然注意到了董越峰眉心有一道法咒,似乎让老人遗忘了记忆。

    白泽通万物之情,知晓万物之理,而且无论如何颓废,至少是懂得知恩图报的,于是道:“看您很疲惫的样子,我学过一些按摩的手艺,不如我给你按按?”

    董越峰只当做这个年轻人不愿意吃白食,是个倔强看重自尊的人。

    微笑着同意。

    白泽给他放松了脊椎,而后趁着老人不注意的时候,拇指按在董越峰眉心,第一次没能打开,居然给弹了开来,白泽诧异,而后真正认真起来。

    风后奇门,先天八卦。

    给我开!

    记忆封印破碎。

    董越峰瞳孔收缩,只觉得眉心微微刺痛。

    而后无数画面蜂拥着出现。

    被封印的记忆,重新开启——

    披甲,持锐。

    ‘为将军披甲!’

    伴随着甲胄的肃杀摩擦,笼罩在战马上的身影威严而狰狞。

    长枪抬起。

    耳畔响起的,是霸道而熟悉的声音,如同自历史中传来啊,带着昏黄色的岁月痕迹,带着历史宫阙里残留的灰尘和战场之上的肃杀。

    “大秦!”

    “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