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6章 青丘秘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3
  第0556章 青丘秘境

    被封禁在匣子里面的依日月真灵好不容易见到一缕光。

    心中大喜,正要开口喊出声来,道:“老师,老师,我已经诚心悔悟了,你饶我……”他的嗓音戛然而止,看到眼前是白发苍苍,面容却仍旧如同当年的女娇,瞳孔收缩。

    脑海中回忆起诸神压境,一袭白衣出城对峙的画面。

    哪怕是早已经被斩首,真灵仍旧浮现出了那种仓惶恐怖的感觉。

    “神女……”

    啪!

    依日月的声音没有落下。

    女娇直接反手把盒子扣住,直接把他的真灵给压住了。

    她呼吸显而易见地变得剧烈了些许。

    许久后,似乎才勉强稳定住了心神,看向卫渊:

    “他,依石……渊你……”

    卫渊轻声道:

    “他已经放弃了我给过他的名字,不,是我主动收了回来。”

    “现在他叫依日月。”

    “所以你不用顾忌我。”

    女娇呢喃:“依日月……”

    她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谢谢你,阿渊。”

    白发的涂山氏之主稍微踮起脚尖,手掌轻轻揉了揉卫渊的额头,眼底的神色,脸上的细微表情,失去了先前一贯的那种,卫渊极为熟悉的,戏虐玩笑,却又在危急关头会保护你的长姐风格。

    而是带上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和悲伤。

    卫渊安静站在那里。

    在这个时候,真切地感觉到,哪怕相处的时候和五千年前一样。

    他们之间,也毕竟阔别了如此漫长的岁月。

    女娇不知道卫渊的五千年经历了多少的相识与别离。

    卫渊也同样不知道,当年一同出生入死的女娇,在失去了禹,失去契,失去渊之后,如何度过五千年的时光——他自己至少还在不断转世,不断遗忘,而女娇的五千年,悲伤和孤独是始终不断累加的。

    女娇似乎注意到了自己难得的失态,收回右手,退后半步,微笑道:“不过嘛,你难得懂得该怎样送礼物了,这一次我很满意,说说看,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答应你哦。”

    卫渊坦然看着她,同样收敛了真实的情绪。

    ‘腼腆’地点了点头道:

    “有的啊。”

    便宜不占白不占,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

    “嗯??!”

    狐女脸上表情凝固:“还真有啊。”

    “那好吧,你说?”

    卫渊‘腼腆’点头。

    然后道:“我想要去青丘涂山的禁地,去看封印蚩尤之所在。”

    女娇脸上的神色微凝。

    而后道:“这个,不行!”

    ……

    女娇的回答干脆利落,几乎是一下就要把话说死了似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伸手一拍桌子,咬牙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女娇理所当然回答:“可我又不是君子。”

    “我是个小女子,还是狐狸精。”

    “说假话是我们涂山的习惯了,你忘了?”

    卫渊:“……”

    我好气啊!

    巫女娇语气稍和缓,道:“蚩尤封印的地方太过于危险,而且,当年的蚩尤是被斩杀之后封印在了青丘下方的,以涂山部族为阵法,勉强压制住他的煞气,但是也只是压制。”

    “现在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蚩尤必然充斥着强大的怨气和煞气,一旦有生灵靠近,蚩尤必然发狂,六亲不认,会本能地发动攻击,你该不会觉得,你比当年的轩辕还要强吧?”

    “轩辕都是要和炎帝部族联手,外加昆仑神系,才战胜九黎的。”

    女娇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卫渊:

    “或者说……你有什么底牌?”

    咳,要不要这么敏锐?卫渊道:“我确实是有一点把握。”

    “我和九黎稍微有一点情分。”

    毕竟在梦里试炼场被围殴过。

    “对蚩尤,也有所了解。”

    我被他弄死了几十次。

    “所以我想试试看。”

    “另外……”卫渊迟疑了下,还是道:“如西王母所说,重他和人族,和共工,都有仇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祂既然来了人间,那么肯定会做些什么……”

    “如果换我的话,我肯定会选择打开共工的封印。”

    “让共工和人族彼此之间爆发争斗,祂们自己则是在外面旁观。”

    “更何况,当年十二元辰出现在人间,偷袭我和庚辰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能够弄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这样的局势,我想要尝试一下,如果说能够唤醒蚩尤,甚至于只是从祂那里得到些许助力。”

    “局势可能就会大不相同了。”

    “我们也能够有足以和共工,重黎匹敌,甚至于凌驾于他们的高端战力,当然,最不济,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如果出现了蚩尤,哪怕只是蚩尤的气息,我目前所面对的困境也会瞬间解决。”

    “面对蚩尤复苏的可能,昆仑诸神也就会暂时没有心思来找我麻烦了。”

    女娇沉默许久,卫渊平静坦然地看着她。

    最后她叹了口气,似乎是被说服了一样,手刀在卫渊额头轻轻一下,咕哝着道:“那……也只好试一试了。”

    “蚩尤封印之地在青丘国的禁地,等闲无人能够靠近。”

    卫渊若有所思:“那不就只有女娇你可以进去?”

    “倒是安全啊。”

    “只有我?不……”

    白发的狐女看着眼前的昆仑山神,微笑道:

    “你也同样有资格啊。”

    “嗯?”

    “我没有说过吗?涂山渊,你在青丘国的权限只是在我之下的。”

    卫渊怔住。

    女娇捏着自己的眉心想了想:

    “毕竟当初我悄悄把你的名字写道族谱里面了,还和爷爷他们吵了一架,当然,那时候的权限不高,但是现在时间流逝,和我们同辈,以及长辈的涂山部族成员都已经凋零死去。”

    “这样的话,你现在的辈分在青丘国只是在我下面的。”

    “当然咯,如果你愿意去娶了苏玉儿,胡玫他们的话。”

    “青丘国主给她们当嫁妆也不是不可以。”

    女娇笑意盈盈。

    卫渊干脆利落,瞬间回答:

    “不必!客气!没兴趣!”

    “另外……女娇你可以把你手里的录音笔关了吗?”

    白发狐女砸了下嘴:“啧。”

    “学精明了啊。”

    卫渊咬牙切齿,笑眯眯道:“彼此彼此。”

    “另外我深切怀疑你当时把那三位狐族介绍给我的目的,是不是打算把青丘国扔给我,自己跑出去摸鱼。”

    白发美人的视线往左下方偏移了下,而后抿唇微笑道:

    “这个嘛……”

    “当然……没有啊。”

    “咳嗯,不说这件事情了,你把手边的事情处理完成之后,就来青丘国,我带着你去禁地。”

    卫渊点了点头。

    站起身来,却被巫女娇伸手按在肩膀上,又给一下按回去: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

    女娇道:“到时候我也会和你一起去,虽然说封印内部只允许一人进入,但是我可以在外面一部分区域等待,毕竟蚩尤被封印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是祂本身自我意识强大,即便死去,他的肉体也不会尸变。”

    “也要防备他的身体因为本能的愤怒和杀机对你出手。”

    女娇手掌微微一晃,手腕上的神农鞭亮起。

    “我会守在外面,防备意外。”

    “有神农鞭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你只有一次机会。”

    “我不会允许你第二次冒险,失败的话,就给我乖乖回去。”

    卫渊点了点头。

    心中松了口气。

    其实他对于去找蚩尤,心底也是有点发毛的,不过现在有女娇的神农鞭在,就有了保障,卫渊见识过这一件神兵的威能,只要他没被蚩尤打成了卫渊酱,神农鞭都能给他拉回来。

    当然,如果是正版的神农氏,也就是姜叔出手。

    就是他被打成一堆卫渊酱,都能给他救回来。

    神州炎黄一族第一奶爸。

    卫渊思绪微凝,突然陷入了沉默。

    女娇执掌神农鞭……

    那么,当年契遮掩天机,禹外出战斗,女娇负责人族内部秩序。

    如果,如果那一战,卫渊自己也在,假如他也有一定实力,能够活到了人族大计的时候,代替女娇的责任,让女娇和禹一起出战……那么有神农鞭在的禹,是不是可以不用死……

    而女娇在这几千年里,是否也会想过这个可能?

    如果那一日,她没有让禹独自出战的话,一切是不是都会不同。

    三过家门不入,这一次约定好一定会来,却再也没能回来。

    回来的不是昂藏大笑着的人族王者。

    只有一柄染血的断剑。

    ……

    卫渊分神二用,昆仑之主的身躯在昆仑闭关。

    而博物馆主则是睁开双目,在回到博物馆之后,用要回一趟青丘养伤为理由,理所当然地回到了青丘国,回到了涂山,崇吾山主和钱来山神有想要护送卫渊的,但是被卫渊所拒绝。

    不是说逞强或者头铁。

    主要是担心这两位山神要是正在涂山喝茶的时候,措手不及给蚩尤气息糊了一脸,怕不是得当场心肌梗塞,轩辕虽然也曾经挨个儿山头打过去,但是像是蚩尤那样,‘轩辕能打你们,我就不能打你们?’的离谱理由是独一份儿。

    那位看门的青丘国老狐仍旧对卫渊非常地客气。

    女娇换了一身劲装,手中的神农鞭已经准备好了。

    提前给卫渊塞了一包裹的丹药。

    卫渊看了看胆量,眼角抽了抽:“够了,这么多……”

    女娇迟疑了下,然后面不改色把手上的丹药全部塞进去。

    点了点头:

    “差不多了。”

    女娇,你现在就像是觉得孩子饿了的长辈一样啊,卫渊心中腹诽,神农鞭分出一缕力量气息和卫渊的手腕纠缠,而后卫渊踏步走入了被重重封印所镇压着的青丘国禁地。

    卫渊也曾经想要问过清醒之梦里面的上古五大恶人团。

    问问他们可有什么建议。

    但是这些家伙直接装死。

    好吧他们确实是已经死了……

    但是这样的反应,本身就代表着某种倾向性。

    卫渊踏入封印,在度过无比繁琐的神代封印咒术之后,他终于看到了那高大的男子,看到了倒插在地上的各种兵器,一共十种,以不同的方式倒插在地,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这就是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成为人间最高战力的存在啊。

    姬轩辕的宿敌。

    即便不入三皇五帝,仍旧被华夏世代祭祀的九黎之主。

    是炎黄大地,黎民众生之中黎民二字的起源。

    《龙鱼河图》所载:灵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

    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状。

    故而,为兵主,为战神,纵然身死,仍旧威震八荒四海。

    本来死去的,已经是一具尸体却数千年不腐不化的蚩尤抬起眸子。

    卫渊仿佛感觉到两道冰冷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这位九黎的战神,似乎仍旧存在有理智。

    卫渊想要打招呼,道:“蚩尤,我是来……”

    却突然听到了,生涩而低沉的声音。

    “轩辕……?”

    一股煞气直接锁定卫渊。

    卫渊面容微微呆滞了下:“嗯?!!”

    “卧槽等下你认错……”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