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5章 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3
  第0555章 礼物

    “你唔要造这……”

    “吾可似昆仑……”

    一阵含糊不清的话语。

    白发清冷,世外高人的昆仑剑圣竭力地想要解释或者说,解决现在的问题,白发女子却不管不顾,笑盈盈的,白皙手指一左一右掐着昆仑剑神的脸颊然后拉长,让他连话都说得含糊不清。

    狐女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说啊,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

    “嗯?”

    “翅膀硬了长本事了是吧?”

    “巫女娇你小心点,我可是昆仑山神!”

    “敢囚禁西王母的那种!”

    卫渊瞪大眼睛怒视。

    白发狐女挑了下眉。

    而后干脆利落,双手合拢,啪地把剑圣的脸颊直接竖着挤成一团,一剑开山的剑圣两只手乱挥,张牙舞爪,然而并没有卵用,被直接捏圆搓扁,直到耳畔听到了轻轻的咳嗽声。

    女娇面不改色,屈指一弹,啪的一声把卫渊额头敲出一个红色痕迹。

    放过了可怜巴巴的剑圣,而后做倚门回首状,两眼垂泪,以袖掩面:

    “唉啊,终究是长大啦。”

    “禹啊,契啊,渊他不听话了呢,嘤嘤嘤……”

    卫渊嘴角抽了抽。

    西王母分神沉默,望向卫渊:“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不,你来得正是时候,要不然我得给玩死。

    卫渊伸出手止住西王母分身打算离去的动作。

    “请留步。”

    ……

    片刻后,在昆仑秘境之中,昆仑神众摆好了茶和茶点,而后一一退了下去,在那位神众走过卫渊身边的时候,即便卫渊心里知道这不可能,还是忍不住地多瞅了两眼。

    心中本能地下意识地思考,这个昆仑神众会不会也是女娇假扮的?

    要是分身呢,对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昆仑神众都给盯得背后发毛了。

    卫渊才收回了视线。

    安心喝了口茶。

    很好,应该不是女娇。

    事实证明。

    弟弟永远是弟弟。

    他之前打算吓唬饕餮的事情,转眼就给女娇用在了自己身上。

    卫渊只想要仰天长叹。

    禹啊,你什么时候回来,把这个狐狸精给收了吧。

    不过他心里也知道,哪怕是禹回来,哪怕是再把契也捆绑销售带回来了,哪怕是他们三个捆一起了,也不可能对付得了这只五千年的狐狸精。

    就当年,禹王大婚之后给压得厉害,也不知道是给谁撩拨了下,大概就是有人说了类似于水鬼的那一句,你是不是怂了?禹王大怒,借着酒劲儿,表示自己一定要重振雄风!

    而且说干就干,第二天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去涂山里。

    具体经过姑且按下不表。

    结果反正是崴泥了。

    问,禹王你表达对女娇不满的方式是什么!

    你重振雄风的方式是什么?!

    说啊!

    山海人间第一铁头娃禹王姒文命理直气壮答:

    ‘直接躲起来!’

    我,我不见你了!

    总之当年和禹还没那么熟悉那么亲近的陶匠,和每天摸鱼的契都觉得无可奈何。

    当然,禹王自己是死活不认的。

    为了表示自己是认真的,他直接三过家门而不入,以表示自己的勇气。

    为什么是三过?

    因为第四次的时候,女娇杀出来之后,禹王被拖回去了。

    被共工浸润之后的湿润大地上,地面还留下了深深的指痕。

    而现在,禹王不在的情况下,卫渊完全不是这位白发狐女的对手,作为弟弟被姐姐捏圆搓扁地欺负,是和老爹可以抽出七匹狼满世界追杀儿子一样,颠簸不破的真理。

    卫渊从昆仑神众身上收回视线之后,想了想,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下,最后补充道:“所以,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老山主德高望重,以及泰器山神,钱来山神祂们,大概都是为了玉璧彰显的未来而来的。”

    “石夷,这个神灵我接触的不多。”

    “但是总感觉祂应该是那种非常可靠的神,祂应该没其他想法。”

    “至于撑天之神‘重’,我总觉得祂有些其他的想法……”

    西王母沉吟了下,突然道:“重,和黎,这两个神。”

    “祂们曾经是颛顼的后裔。”

    卫渊怔住。

    大荒正神是人族五帝之一的后裔?

    等一下,我得整理下思绪。

    这有点乱。

    西王母淡淡道:“正如祝融和共工曾经转世人身,一个辅佐人皇,完善自身天之四极的权柄,一个更是打算直接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代人皇一样,在那个时代,也曾经有神打算过,直接从内部攻破人族。”

    “重和黎也曾经是其中之一。”

    “他们的化身是颛顼的曾孙。”

    “本体支撑天地,耐不住寂寞,以一缕真灵遁入人间。”

    “当然,他们想要利用颛顼年迈,帝位不稳,想要取而代之,直接化作帝身,可惜,祂们远不如共工,共工曾经是颛顼的最大对手,而重黎则是被颛顼彻底利用。”

    “毕竟颛顼的实力不如轩辕和禹这样,他是很聪明的那种。”

    “上古之时,轩辕有四官,其中夏官为缙云氏,后来缙云氏去世之后,一直到颛顼时代,祝融为了能进一步完善祂天之四极,外加四方诸神的位格,化作了人身辅佐人皇。”

    “如烛九阴所言,这是‘契约’的一部分。”

    “那个时候的祝融,就是夏官。”

    “嗯,也就是缙云氏那个位置,是文官。”

    “而因为祝融的力量太强大,当他去世之后,人们已经忘记了夏官本身,直接被称之为‘祝融’,夏官来了,便是祝融来了,长此以往,夏官就更名为祝融。”

    “重黎当初便被奉为火正,也是那一代祝融。”

    “当然,最终祂们化作了绝地天通的一部分计划,被颛顼利用地干脆利落,之前得到的东西几乎全部吐了出来,也是颛顼让诸神明白,人族的智慧并不在力量之下。”

    虽不以力胜,却以智谋算尽诸神。

    不愧为绝地天通。

    可明明是很严肃的历史问题,卫渊却忍不住在心中腹诽。

    轩辕证明,人类也有不逊神灵的力量和勇气。

    而颛顼的出现告诉诸神,时代变了!

    人的智慧凌驾于力量之上。

    当诸神好不容易适应了这个老银币的时候。

    而禹又拎着轩辕剑,反手一巴掌扇了回去。

    不好意思啊,诸位大人。

    时代又变回来了。

    要不然咱再适宜适应?

    诸神:“……”

    卫渊心底古怪,而后打消了心底的念头,排除杂念。

    想了想,接过话道:

    “所以说……重黎这两个神灵,既因为本身支撑天地,和共工有仇怨;又因为被颛顼帝摆了一道,和人族神州也有些恩怨,这样的神灵来到了人间……”

    卫渊皱了皱眉,只是想想,都觉得巨大的麻烦。

    不过,先是缙云氏,又是祝融,之后干脆利落直接重黎。

    难怪夏官在后世直接变成了兵部尚书,直接从文转武,没有办法,前辈武德过于充沛,导致一说起能打的,直接想到了夏官,都习惯成自然了。

    西王母分身点头:“不错,重来到人间,应该还有其他的打算。”

    “这一方面,你要更加小心。”

    “至于崇吾那里,我可以去解释。”

    “不可!”

    “还是算了……”

    卫渊一惊,和白发狐女一前一后地开口。

    西王母怔住。

    “不可……么?”

    女娇语气古怪道:“当然不可以……你现在去和崇吾说,不用担心,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祂们只会觉得,渊这小子现在就已经把你给囚禁了,然后不顾一切代价地要和他死磕。”

    “到时候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西王母道:“或许,再加上珏儿的佐证……”

    白发狐女伸出手指毫不客气地戳了下王母分神的额头:

    “那大概崇吾山会觉得,这小子打算大被同眠。”

    “不单单对你下手,连珏也不放过。”

    西王母瞪大双目,而后咬牙切齿:“你你你……”

    “粗鄙!”

    白发狐女身子前倾,笑眯眯道:“啊呀呀,这是什么粗鄙呢?”

    “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错嘛。”

    “先入为主的观念很严重的哦。”

    “以老山主的性格,他知道这件事情后,估计会直接回老家,然后从十万多里外扛着崇吾山回来和卫渊玩命呢,到时候你越是解释,崇吾他就越是觉得你是被胁迫的,越是不听你解释了。”

    卫渊刚想要说老山主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麻烦了些,虽然会导致一定的冲突,但是不至于这么极端。

    然后就看到狐女眼睛翘起,笑意盈盈。

    颇为愉悦。

    卫渊嘴角抽了抽。

    好像明白了什么……

    眼观鼻,鼻观心。

    最终西王母的分神似乎终于发现了眼前这个白发狐狸精拿自己寻开心的事情,心中恼怒,一跺脚消失不见,女娇挥舞手掌笑着道好走不送,喜欢再来啊,然后心满意足地回来,道:

    “啊呀呀,真是有意思,分神比起她本人要可爱多了。”

    “她自己又死板又端着的,一点都没有意思。”

    “唔唔,现在说回来,你是有什么消息不能和我说的?”

    女娇笑眯眯地看着卫渊。

    绕了一圈之后重新又回来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想了想,习惯成自然地从袖口里面掏出一个匣子,放在桌子上,往女娇的方向推了推,这里面自然是他在大荒的收货,是那个不肖弟子的真灵和首级。

    女娇回错了意,玩笑道:“哟,这是会贿赂我了?”

    “哼哼……不过姐姐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

    “你可不要以为能轻而易举地打发了我。”

    卫渊轻声道:“一点礼物而已。”

    “我从大荒带回来的。”

    “大荒啊……那里可是好地方,可惜了,要是我早知道你是要去大荒,那我肯定得好好地敲诈你一顿,让你帮我带很多想要的东西,哎呀,真是,当年如果带着你一起去的话,应该会发现更多好吃的吧。”

    女娇带着玩笑的口吻,一边笑着说话一边打开盒子。

    看到了那张五千年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女娇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

    当年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涌现出来,诸神压境,禹王战死,只剩下一柄剑,契也双目失明,几近于被废,就只剩下最后的一线生机,却又看到那叛徒在对面的阵营里面洋洋得意,哪怕是她都不得不低下头。

    陶匠低语:“抱歉啊……”

    “女娇。”

    “五千年前,我没能在你旁边。”

    他轻声道:“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