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4章 三人成虎,传言往往是有水分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38
  第0554章 三人成虎,传言往往是有水分的

    白泽的遁速不算是快,但是相对而言他绝对够灵活。

    能够在写出《白泽精怪图》后,记录了一万多种鬼神黑历史的情况下,仍旧相当愉快地在大荒呆了几千年,白泽早就把隐藏躲避潜行的技能点点到满。

    东躲西藏之后,祂盯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化身成为一名穿着现代服饰,看上去很有精英气质的三十岁男子。

    一身笔挺的西装,模样英俊。

    只是那一双死鱼眼,还有眼袋,以及浑身散发出的废人气息,都深深出卖了他。

    白泽无视了旁边人的打量。

    抬起头,皱着眉毛。

    他跟丢了。

    轩辕剑气速度太快。

    他又给石夷捆住浪费了时间,没能追上,追击到这里之后就有些迟了,哪怕是近乎于通晓万物之情的白泽,都无法感知到轩辕剑气的踪迹,皱了皱眉。

    他拦住了一个人,道:“请问。”

    白泽礼貌客气:“如果我想要查一些资料的话,我应该去哪里?”

    那个人愣了下,似乎捧着手机在打游戏。

    然后下意识指了指前面一个建筑。

    白泽道谢之后,去了哪里,抬头看到上面写着两个大字。

    《网吧》。

    很好。

    白泽点了点头,通过自身的能力,以及石夷的友情资助,有模有样地打开了电脑,开启搜索模式——“神州的皇帝”

    他点击回车键。

    刷一下出现了大量的文本数据。

    白泽嘴角抽了抽:“这么多?”

    这么多年里神州到底出现了多少有资格拥有帝这个称号的人?

    这么多的吗?

    他想了想,重新搜索:“神州地位最高,英明的皇帝。”

    这一次搜索出来的人少了很多。

    最后他再加上泰山之后,目标就更少了,最终白泽锁定了唯一的一位,也是最初的那位皇帝,喃喃自语:“功盖三皇,德超五帝,最初的皇帝,皇帝这一个词汇的根源,很好,就是他了……”

    “先记上,这个很有可能。”

    “不,这个是太有可能了。”

    “这根大腿搞不好和轩辕一样粗了。”

    白泽想了想,想要搜索更多关于神州始皇帝的资料。

    点击回车,迅速地浏览这些资料。

    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帖子,而后下意识念出来:

    “秦始皇,您的国民是您最强大的力量。您统一了神州,世界各地的人都前来仰望万里长城和高耸的奇迹。您的人民辛苦劳作,很快修建了世上最让人震撼的建筑。”

    “但愿他们手上永远没有水泡。好好保护您的国民,您将名垂千古。”

    “额……”

    “文明6?”

    白泽若有所思。

    沉吟了三秒钟。

    看着那颇为具备诱惑的游戏内容,似乎比起大荒城池的那些逗乐子玩意儿好得多了,但是,他现在有着自己的目标和任务,他需要去找到轩辕剑所认可的帝王,他要给自己找到一个新的靠山。

    以人皇之姿态,持拿轩辕剑。

    然后让这个强大的帝王当大腿,自己做躺平的挂件。

    他需要……

    有无数个正当的理由让他立刻做出选择。

    但是……

    他是个咸鱼。

    作为一个废人,白泽愉快地做出了选择。

    “这是必要的资料。”

    他啪嗒点击游戏。

    打开了文明。

    看了一眼评价,‘文明这个游戏养肝护肝,我12点打开它,十二点零一分就打完了。’

    很好,看起来没多难。

    打完一局,就去找找看轩辕剑的踪迹。

    ……

    人间·昆仑山。

    卫渊踏入秘境之中,饕餮在他后面亦步亦趋,满脸的庆幸。

    “真是太好了,要不是有你在的话。”

    “我肯定就完了啊。”

    白发的剑圣语气平淡:“只是交易,不要忘记给我带来我要的材料,否则的话,我会亲手结果了你。”

    眼眸注视着饕餮。

    饕餮只觉得背后汗毛一点一点炸开。

    只觉得眼前的白发剑者气息悠远冰冷,仿佛昆仑山化作了一柄无可匹敌的神剑,下一刻就会带着决然的杀机狠狠得斩杀下来,饕餮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你放心,放心。”

    “我肯定给你弄回来。”

    卫渊收回视线,淡淡道:“这段时间,你可以呆在昆仑养伤。”

    饕餮一怔,而后道:“我不能出去吗?”

    “不可。”

    “为什么?我们是盟友……嘶……好好说,冷静,冷静。”

    饕餮才说了半句话,那冰冷注视就又重新落下,激地他后退半步。

    卫渊语气漠然:“因为你食人。”

    饕餮沉默。

    而后抬起头,问卫渊:“……我知道,我说我不吃人你肯定不信。”

    饕餮嘴角抽了抽:“我只是想要问一下。”

    “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我吃人的话……”

    “那么见到我吃人的人,怎么可能活着出去?”

    “而不是被我吃了?”

    “我不可能浪费食物啊。”

    饕餮举起爪子,道:“再来,还有一点。”

    “老陈,我给你算一笔账。”

    “一个人,可以养猪,养牛,甚至于还能修房子,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下嘴的,一个人就这么丁点大,一个房子就更大了,他们还会种植麦子,去打猎。”

    “还会生孩子,他们的孩子也会去种植粮食,去打猎。”

    “去建房子,去找异性,然后生孩子,种粮食,打猎。”

    “人又生子,子又生孙。”

    “这样的话,就又数不清的吃的可以吃了,一个是这么多这么多的不同口味的吃的,一个是就这么一点人。”

    卫渊:“……”

    饕餮沉默着看着卫渊,幽幽地道:

    “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

    “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还有第三点……”

    化作小兽状态的饕餮抬起头,道:

    “为什么人会觉得,自己的肉比山珍野味来得好吃的?”

    卫渊:“……”

    好问题。

    但是你之前还想要吃我。

    饕餮感慨着道:

    “总之,我其实没有和四凶其他几个比,我也只是吃点麦子,吃点他们养的猪牛羊,而且我还会给他们留下一部分配种,最多吃点房子帮助消化一下,对于人来说,我没有胃口。”

    “我想要吃的,也就只有老爹,轩辕,还有那个禹的厨子啊。”

    自然,全部失败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他回忆当年从北山界居民口里听到的传闻,如果饕餮没有说谎的话,他似乎拼凑出了当年的情况,虽然不确定是真是假,没有某些佐证的证据,但是很有可能——

    首先,饕餮去某某地。

    吃了某某地的粮食,牛羊,啃了某某地的房子。

    甚至于可能跑到某个人类屋子里。

    啥也没干,就把人粮食啃完了。

    逼得那个国家直接举国跑路。

    虽然有山神之类存在的情况下,这些人是可以被转移的。

    但是相对应的。

    肯定是没法在原地生活了,得躲得远远的。

    而这个时候,有其他村子城池的人来这里看望朋友。

    结果他们看到了,一片残桓断壁,自己的朋友消失无踪,饕餮独自鼓鼓囊囊地躺在那里,一边用树枝剔牙,一边拍着肚子说这一顿吃的好饱好饱,那个人会怎么想?

    还想个屁。

    这摆明了吃人啊。

    而卫渊也想到了后世的典籍里面记录饕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也就是说,这是缙云氏的儿子,暴饮暴食还喜欢各种东西,实际上也是在吃。

    天下叫他外号饕餮。

    饕是贪吃,餮是贪财。

    是谬传?

    比如九尾狐食人那样。

    女娇当然不吃人,但是当年卫渊写着的意思是,这家伙比母老虎都凶,生气起来像是要吃人一样,某年某月某日被欺负之后,故意暗搓搓写了一笔,当时的人都明白涂山氏的风俗,最多也就付之一笑。

    可是后来慢慢地就流传地歪掉了。

    至于后面食之不蛊。

    那个时代的文字还没有那么多。

    食通饲,大概的意思是你只要养了一只九尾狐,就不会中蛊术。

    至于为什么?

    你连九尾狐狸精的蛊术都扛过去了,还怕个鬼鬼?

    每天陪九尾狐玩耍,吃九尾狐做的饭菜,还和九尾狐一起钻被窝。

    魅术?蛊术?

    就是给下了咒抓起来,估计都只会有一个反应。

    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卫渊若有所思,盯着饕餮:“你为何之前宣称自己食人。”

    饕餮道:“……我可以不说吗?”

    卫渊提起剑。

    饕餮干脆利落道:“因为这样说出去的话,就能够和穷奇祂们三混一块去……比较有,有那个位格,你明白吗?就……”

    卫渊若有所思。

    《左传》有言。

    贪于饮食,冒于货贿。

    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

    确实,这家伙是后来被拼凑到三凶里面的……混子。

    卫渊语气平淡道:“……待在昆仑。”

    饕餮嘴角一抽:“可是我饿,我得恢复法力,就得吃!”

    白发剑圣语气冷淡:“我给你做。”

    饕餮沉默。

    饕餮道:“那我不饿了。”

    卫渊:“……”

    ……

    最终在卫渊的逼迫下,饕餮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昆仑封锁下。

    最后千叮嘱万嘱咐,千万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

    尤其不能告诉那个写山海经的人。

    否则的话,他苦心积虑多少年的四凶名号就没了。

    白发剑者难得承诺。

    放心。

    今日之事你知我知,绝不会告诉第三个人。

    饕餮这才心满意足,满怀感激地闭关。

    而卫渊没有完全相信饕餮,仍旧将饕餮直接锁起来,回到昆仑山神的静室里面,略作沉吟,思考而今的事情,现在大荒,昆仑,各有神灵出现在人间,针对人间昆仑山。

    再加上大荒和共工之间的冲突,暗潮汹涌。

    卫渊勉强地将目前的局势维持住,没有彻底爆发冲突。

    但是这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

    之后去一趟青丘,把依日月的真灵送去女娇那里。

    另外也要思考一下,青丘之下的秘密了。

    ‘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

    青丘下可能有上古五大恶人组之一的真身。

    或许是破局的可能……

    无论如何,黎民百姓,炎黄子孙,代表着黎民这一个名词根源的九黎蚩尤,那也是神州华夏这一方的战神,嗯,毕竟在梦里幻境里打过交道,总不至于一见面就直接先来一斧头吧?

    不至于不至于……

    不过,今日的局势操控,卫渊还是松了口气的,一人分饰两个角色。

    同时牵制各方局势。

    听得白泽那家伙夸赞自己,以及其余诸神的反应。

    卫渊嘴角微微勾起,语气愉快低语:

    “原来如此……”

    “只要不被人看出真相。”

    “只要不被女娇知道。”

    “这样的经历还是很愉快的啊。”

    “呼……总算是明白了女娇的快乐啊。”

    卫渊呢喃着微微后靠,旁边有一位昆仑神众送上茶来。

    卫渊想了想,散发出了昆仑山神的气质,语气平静道:

    “今日之事,不可以外传。”

    “尤其不可传给青丘涂山。”

    昆仑神众颔首,却不回答。

    传来噗呲一声憋不住的笑声。

    “嗯??”

    卫渊略有诧异,下意识转头。

    你笑什……

    然后看到昆仑神众眉心散发出碧色光芒,化作了古朴长鞭,看到她微微抬起眸子,脸上的面容变化,化作了一位有着红色眼影,白发褐瞳,容貌美丽的女子,嘴角微微上翘,正是女娇。

    白发狐女带着一种玩味的微笑,笑吟吟道:

    “你回来了,我等你许久了。”

    “还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嗯?”

    卫渊:“……”

    心脏骤停。

    女娇,我懂得了你的快乐。

    女娇:不,你不懂。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