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3章 白泽人皇自动寻路系统,启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28
  第0553章 白泽人皇自动寻路系统,启动!

    昆仑之原,剑拔弩张。

    撑天之神重眼眸微敛,气势无声攀升,逐渐变得暴烈。

    日月之神石夷沉默着拔刀,刀锋一寸一寸拔出。

    每一息都仿佛是上一瞬间的复刻,予人一种岁月流逝的奇异感觉。

    崇吾山主神色平静下来,背后仿佛出现巍峨的西次三经之首,其余几位山神各自升腾起气势,山神水神之类的神灵,战斗力很有些不确定性,在祂们所执掌的区域战斗,能爆发出不敢置信的实力。

    现在毕竟不是崇吾山,不是泰器山,祂们的实力有一定程度地降低。

    但是降低的方向主要是续航,主要是伤势的恢复。

    以及一定程度上借助天地大势的能力。

    但短时间的爆发,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身穿黑色衣服的博物馆主吐出一口浊气,语气赞赏道:“好剑法。”

    昆仑之主语气冷淡:“兵器不错。”

    博物馆主注视着负手而立的山神,看到了对方后面的饕餮,道:

    “那是我的食……不,我的对手。”

    饕餮毛发一瞬间炸起。

    食材?!

    你刚刚说食材了对吧!

    再也不顾四凶的体面,化作小兽,在白泽赞赏的目光中死死扒拉住山神的衣摆下方,事实上祂甚至于想要抱住后腿,只是在伸爪子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自己如果敢这么搞,那腿估摸着能把自己给踹飞。

    崇吾山主缓声问道:“我有一事。”

    “你身为昆仑之神,为何打算对王母娘娘不利?”

    老山主性格还是好。

    白发剑者面不改色,冷淡道:“眼下之我,对王母娘娘并无不敬。”

    他声音微顿,突然想到了大明时候,一记手刀劈在王母所化少女额头。

    打得少女额头微红,打出两大包眼泪的经历。

    稍稍有点没底气。

    而后又道:“至于饕餮。”

    “我和祂有过约定,这一次,我保他。”

    崇吾山主沉默,旋即道:“哪怕是面对我等联手?”

    撑天之神略略挑眉,带着一丝微笑,释放出气势,表示认可这句联手的话,而卫渊却能够隐隐接到老山主的传音,意思就是,咱们稍微试探一二,看看祂怎么做。

    卫渊微微点头。

    暗地里却对老山主道了一声歉。

    抱歉,我是‘内鬼’。

    于是,面对着昆仑五位山神,外加大荒两位正神的昆仑山主气势丝毫不弱,神色漠然,平淡道:“又如何?”

    这一句话,显而易见是要死保饕餮。

    今天我就要带他走,我看谁敢拦我。

    被打得战损状态的饕餮一瞬间甚至于有种感动。

    撑天之神重深深地看了白发垂落腰间的剑者一眼,原本环抱胸前的双臂展开,一股强大的气机升腾而起,似乎很有兴趣出手切磋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博物馆主提起了手中的刑天斧。

    天穹之中,无尽雷霆闪烁。

    “饕餮是我的目标。”

    撑天之神的动作顿了顿。

    回忆刚刚卫渊出手,刑天斧声势浩大的样子。

    若有所思,没有出手——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祂还不想要对上昆仑之神,而另外一方面,祂和昆仑不同,作为大荒神系的成员,对于这位昆仑之主,关系还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祂又不是常羲。

    总之现在既然有人愿意当先锋去试探,那祂自是乐见其成。

    而白发剑者语气冷淡,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博物馆主语气平静:“或许如此。”

    “但这只是因为,今日我和饕餮交手,损耗过大。”

    “那么你可敢一月之后,等到我恢复完全之后,再和我交手一战?”

    这样的约战,理所当然且合情合理,不管是石夷还是崇吾山主,都没有去多想,而对于重来说,能够有一个机会,同时见到这刑天斧执掌者,和昆仑之主的全部实力,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不过……

    主动跳出来做这棋子。

    果然不愧是所谓的人族战神,不愧是刑天斧的执掌者。

    重的嘴角微微勾起,心底隐隐嘲弄。

    一腔意气就不顾一切地去做。

    愚蠢。

    愚蠢而不自知啊……

    老山主还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那白发的剑者深深看了博物馆主一眼,点了点头,语气冷淡道:“好胆气。”

    “既要送死,也不拦你。”

    “三十日之后,你我在此一战。”

    “在这之前,饕餮,在我昆仑。”

    他眸子扫过诸神,从容平淡,拂袖回返昆仑,背后仿佛毫无防备,钱来山神,以及重都隐隐有些意动,心底浮现一个念头,如果这个时候在这昆仑之主的背后狠狠地来上一发,会是个什么下场。

    但是,之前昆仑玉璧曾经展现出来的画面,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人的名树的影。

    这就是无形的威慑。

    昆仑山重新被封锁入无穷无尽的风雪之中。

    ……

    崇吾山主站在卫渊身旁,无可奈何地看着他,最后也只能叹息一声,道:“你啊你……”

    “你怎么就跳出来和他约战了?”

    博物馆主坦然道:“总要有人站出来和他一战。”

    “我自然也可以。”

    钱来山神诧异地打量着他,赞叹道:“虽然说我仍旧觉得你今天这事情太过鲁莽,不过这气魄是好的,很好,至少有这样的气度和勇武,多少比之前更能配得上珏冕下。”

    卫渊很想要打蛇上棍顺势询问,既然这样,那我们要是真有那一天。

    你是站在我这边的了?

    硬生生给憋了回去,担心还没开打,这帮昆仑山神就先内部和他亲切友好地交流一波,而此刻,爽朗的大笑声音传来,撑天之神重大笑着迎上前来,道:“果然不愧是刑天斧的执掌者。”

    “有勇有谋,有勇有谋啊,哈哈哈。”

    “某为重,今日得见阁下,心中甚是痛快啊。”

    “在下石夷。”

    面容坚实可靠的日月之神点了点头,而后看着卫渊,声音顿了顿,疑惑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感觉很面熟。”

    卫渊看了一眼石夷腰间的锁链。

    面不改色道:“人间有句话,叫做一见如故。”

    “我和石夷阁下,真是一见如故。”

    石夷若有所思:“……一见如故……”

    似是勉强接受了这样的说法。

    ‘重’微笑着道:“不过,阁下实在是勇武十足,就连饕餮也不是对手,那昆仑之主当然更加不是你的对手了,哈哈哈,真是期待到时候的那一场大战啊。”

    卫渊带着礼貌客气的神色点了点头。

    白泽却突然道:“你可不要小看他。”

    咸鱼化的邋遢大叔突然道:“他可是很强的,我跟你说。”

    博物馆主脸上噙着微笑,道:“哦?很强?”

    白泽道:“那是当然,你问我怎么知道?哼,那可是我的至交好友,挚爱亲朋,我们可是有着两肋插刀的交情啊!”

    博物馆主微笑点头:“原来这样。”

    白泽拿出了当年给轩辕黄帝讲述诸神黑历史的精神,面不改色地道:“你要知道,那可是剑气霜寒数万里啊,一剑下去,不要说是你了,就连城池和山脉都要给斩断,那是一个劈山裂海……”

    博物馆主恍然之态,抚掌微笑道:

    “厉害,厉害。”

    会说话就多说点。

    白泽一阵输出,从南吹到北,直把那白发的剑客吹成古往今来绝世无双的剑客,那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猛地一塌糊涂,而后意犹未尽地道:“所以我警告你,你输定了。”

    “如果你们现在把我放出来的话,我大发慈悲,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们向他求求情。”

    崇吾山主无可奈何。

    想了想,对撑天之神,略带警告道:“这是卫渊,禹王的臣子。”

    “和我昆仑也有不浅的联系。”

    承天之神挑了挑眉。

    正在侃侃而谈的白泽嗓音戛然而止。

    脑袋里一阵轰鸣。

    啥?!

    卫渊?

    渊?!

    陶匠!!!

    白泽嘴角抽了抽。

    那家伙不是刚刚那白毛吗?分神?

    白泽毕竟天资极高,瞬间弄清楚了情况,而后僵硬地一点一点抬起头,看着那笑眯眯的博物馆主,想着刚刚自己对于他的一阵吹捧,嘴角抽了抽,眼前一黑。

    你特么……

    卫渊笑眯眯看着他。

    嘴唇无声开合。

    再说点,我喜欢听。

    白泽:“……”

    卫渊带着一缕微笑。

    现在唯独眼前的白泽知道那白发的昆仑之身也是卫渊。

    所以,卫渊必须要保证这个家伙不把这个关键情报透露出来。

    卫渊是想要信任白泽的。

    但是这家伙是神代出了名的碎嘴子。

    在这方面信任白泽,就相当于信任饕餮不会偷吃东西一样。

    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喜欢讲黑历史的家伙把你的黑历史讲出来?

    答案很简单。

    你也掌握祂的黑历史……

    或者说,你们两个的黑历史直接绑死了。

    要么大家一起死,要么大家一起保密,这正是涂山氏黑历史威慑大法。

    白泽的思绪凝固之后。

    立刻反应过来。

    他装作第一次见到卫渊,咬牙切齿:“你就是那山海经的厨子?!”

    卫渊很想要直接把‘你就是那讲求黑历史的白泽给说出来。’

    不过眼下就只是微笑着点头:“是陶匠,幸会。”

    挑了挑眉。

    轩辕的挂件,你的演技不错嘛。

    白泽咬牙切齿,狞笑着盯着卫渊。

    相当符合神代凶兽的反应。

    咬牙切齿地微笑:“初次见面,幸会。”

    彼此彼此,禹的挂件。

    不过,卫渊还是尽到了相识一场的责任,指了指白泽,道:“这位是谁?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石夷语言简练地将大概的事情说出了一遍,卫渊神色讶异,而后故作好奇道:

    “不对啊……以刚刚那剑客的性格。”

    “就连饕餮都会保。”

    “这人若真的是祂的同伴,怎么可能会故作无视?”

    “这其中,是否是出现了什么误会?”

    石夷怔住,而后皱眉。

    白泽咸鱼般的眼底浮现一丝亮光,突然扯着嗓子叫冤道:“是啊,刚刚祂的反应不就证明了我是无辜的吗?!石夷,你把我放了!”石夷皱眉,道:

    “可是你刚刚还说,你和祂是至交好友,挚爱亲朋。”

    白泽面不改色地背刺了刚刚的自己:

    “那我只是在胡扯。”

    “我只是扯个虎皮,希望你们能把我放了啊。”

    “苍天啊,大地啊……”

    白泽一把眼泪,话里面完全没有技巧,全都是感情。

    撑天之神重满不在意,凡俗之物,岂能质疑天神?

    正要反驳。

    石夷却若有所思,道:“你说的……也对。”

    重:“……”

    石夷沉思,道:“看来你和祂之间,确实不是一伙儿的。”

    “我相信事实。”

    “他连饕餮都会保,如果真的和你是好友的话,应该会来想尽办法救你。”

    “那我就把你放了吧。”

    就这?

    这就行?!

    白泽呆了下,而后想了想,理不直气也壮,道:“你把我捆了这么久,还把我直接拖到人间来,你得给我补偿!”这一下连卫渊都差一点绷不住,问题是石夷沉思之后,居然坦然点头,道:

    “这是我做的不对。”

    “我给你赔罪。”

    他又取出了一堆的黄金和灵草递给白泽,当做补偿。

    撑天之神看着自己的同僚,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硬生生说不出口,连卫渊都有些羞愧,有些不忍欺骗这个老实神,而白泽却面不改色,一直说着不够不够,等到装不下来,这才心满意足,挥了挥手:

    “很好!”

    “我原谅你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

    莫名想要把这就是白泽的事情说出来。

    看看石夷能不能直接来一次万里追杀。

    好不容易忍住这样的自爆念头,看向白泽,道:“这位,我也觉得很是面熟,可有落脚之处?”

    他想要顺势把白泽弄到老街里去,至于居住问题。

    万事不决,找天师。

    张道友会解决一切.JPG

    只是白泽却猛地摇了摇头,连连道:“我可不想要掺和这事情。”

    “走了走了。”

    石夷解开了锁链,白泽完全没有打算要和卫渊汇合的念头,转头就跑,很快消失不见——

    去你小子的地盘?!

    那怎么可能?!

    白泽两眼放光,他手心里,还有轩辕剑气留下的气息,心中愉悦欢呼:

    新的大腿!

    这要是和你在一块儿去找。

    如果不小心让你抢先一步认识了第三位轩辕剑主可怎么办?!你可是我的竞争对手!

    这个大腿,必须是我先认识!

    第一挂件的身份,我要定了!

    白泽化作遁光,循着轩辕剑痕的指引往前。

    心中难得升起一种干劲——

    接下来的目的。

    去追踪轩辕剑气的踪迹。

    而后,找到那位人族帝王。

    想办法将他唤醒!

    圣人出,白泽至。

    白泽挂件人皇自动寻路系统,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