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1章 让我们来痛快地决生死吧,饕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4
  第0551章 让我们来痛快地决生死吧,饕餮

    刑天斧原本的大小就巨大无比。

    而刑天自身也可以化作巨大的身躯,刑天斧当然也具备这样的潜能。

    大小如意基本是神代神兵标准素质。

    此刻被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一加持过的刑天斧,单纯靠着重力就压迫云气,锐利的斧刃劈下,风和云逆卷着涌动,在那锐利无比的斧刃针对准的方向,因为巨大的压迫感,几乎形成了如同神通禁锢一样的手段。

    ‘重’仰着头,许久没有说话。

    石夷弯下腰,把跌在地上的刀捡起来。

    白泽目瞪口呆。

    他可没有见过卫渊现在的模样,眼睛瞪大,喃喃自语:“新的大腿?”难道说,神州处处都是大腿?这才几天,就遇到了两个?一个轩辕剑,一个刑天斧。

    或许,世界上并没有大腿。

    也或许……只要有挂件的心,哪里都是大腿。

    轩辕,我悟了!

    白泽顿悟中,作为挂件的觉悟再度提升——作为在神州传说里留下了‘圣人出,白泽至’的标签,可谓是绝无仅有,这可是连华夏神话里面都板上钉钉了的,古代神州第一大挂件,而且主动上门那种。

    而饕餮此刻满脸懵。

    等下……

    等下等下等下……

    这不对啊。

    刑天斧这种规格的神兵利器在劈斩下来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和压迫力压迫地饕餮的鳞甲都在痛,而饕餮的眼角甚至于看到了那边的陶匠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玩命地往嘴里灌,本来消耗殆尽的灵气飞速恢复。

    与此同时,袖袍不断往外卖洒出各类符箓。

    化作不同法术。

    卫渊心中充满了警惕。

    作为只有区区六十秒战斗力的人。

    每一秒钟都必须全力以赴。

    再努力一下,支撑到饕餮故意卖出破绽‘逃向’昆仑,就是胜利。

    没问题的。

    心中自语,顺便把瑶池灵液往嘴里疯狂地灌。

    饕餮:“……”

    草。

    在昆仑诸神以及大荒两位正神都觉得饕餮已经无有胜算的时候。

    这位四凶之一心底决然,突然猛地昂首咆哮。

    外围区域的龙虎山弟子只觉得身躯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方圆千里的灵气像是波涛一样被饕餮直接吞噬,连宇宙星光都没有放过,饕餮的身躯不断膨胀,一涨再涨,几乎化作了如同山脉一般巨大且连绵的姿态,哪怕不是在北山界,祂仍旧爆发出恐怖的气势。

    而后。

    饕餮眼底漠然,心中低语。

    吞天,噬地……

    磅礴的引力爆发。

    卫渊隐隐似乎看到这凶兽嘴里出现了一团黑洞状态的现象。

    勉强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没有被饕餮一口吞了。

    饕餮直接展现神话姿态,而后一口吞向刑天斧。

    直接把这把斧头的小半给吞了下去。

    崇吾山主本来还在拈须感慨卫渊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能力,看到这一幕,硬生生又把胡须给拽下来一根,钱来山神呆滞,许久后呢喃道:“真是……真不愧是……”

    “饕餮啊。”

    他就不怕消化不良吗?!

    钱来山神左思右想,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能说,不愧是饕餮。

    这时候了还想着吃,连刑天斧都敢下嘴。

    最后想到自己的好友水鬼教导的人间俗语,心悦诚服无比诚恳地竖起大拇指。

    用抑扬顿挫的古语言口音,感慨着道:“牛~逼!”

    卫渊看着饕餮胃口好得离谱似的,直接两口把刑天斧吞了个大半。

    连带着那种霸道的气势都似乎给暂且吞了下去。

    以模仿轩辕剑气的牵引下,刑天战斧的一击,其实是借用了战斧本身的力量。

    哪怕是梼杌也得要在这一招内退避。

    饕餮居然给吃了?

    四凶各有所擅,各自的权能也有不同的风格,比如说。

    这一刀能捅死梼杌。

    但可能能给饕餮直接吃个半饱。

    刑天斧都只剩下个握柄在外面,而饕餮似乎也吃撑了,身子都在打摆子,卫渊吐出一口气,动作比思考还要快速,随手掏出张道陵的法剑,顺手往上一抛,刚刚云气聚散于此,卫渊双手结印,口中低语:

    “微妙真空,神霄赵公。驱雷掣电,走火行风。何神不伏……”

    伴随着声音,霸道的雷霆之气开始汇聚。

    有道门弟子靠着远观神通察觉到这一幕:

    “《道法会元》里面的神霄法门?”

    “可是现在既无法坛也无敕令,这个时候再施展这样复杂的神通,唉……卫馆主也没有我们天师府的箓文……这这这……”

    几个道门真修有些焦急。

    卫渊回忆了下道门典籍里面一大串文字。

    沉默了下。

    太久没背。

    怎么有点忘词了。

    算了。

    双手一拍,直接喝道:

    “急急如律令!”

    算了,反正打好招呼了。

    天空之中,赵玄坛叹息,但是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神话天庭不过是张道陵的一个大梦,是千载真修所布置的,前无古人的符箓大阵,但是赵玄坛是真的存在的。

    所以导致这位玄坛元帅同时兼顾财神爷。

    因为当年张道陵靠着他管账。

    上门打架的武神。

    雷神,风神,雨神。

    顺便看门老大爷。

    外加炼丹护法神。

    就连治病开药都得找他。

    所谓‘驱雷役电,唤雨呼风,除瘟剪疟,保病禳灾’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他领一份工资,干十二人份儿的活儿。

    龙虎山天庭符箓大阵权限最高的存在,甚至于比张若素都强。

    此刻五指微握,九霄神雷直接化作流光附着于那柄剑上,赵公明想了想,觉得不大靠谱,顺便又多给了几道神雷,这一下,连和神州全部真修道人连接的符箓天庭都被消耗了一成的力量,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至于为什么。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饕餮,四凶,夏官缙云氏之子,是轩辕时期的大灾。

    羿射九日是尧帝时期的事。

    所以,一个简单的问题。

    当饕餮知道九只太阳被射死了会做什么?

    赵公明嘴角抽了抽,现在他回忆起来都觉得离谱,那饕餮是怎么样靠着一腔沸腾的食欲,直接从昆仑北山一溜烟跑到大荒北侧,作为两大神系最大规格的通缉犯,为了一口吃的横跨山海,从大羿眼皮底下摸到了射日之地。

    然后在大荒准备把天帝帝俊和天妃羲和的儿子给料理了

    据说靠着某地偷来的至高食谱。

    面对着九只三足金乌。

    饕餮奠定了红烧,白煮,烧烤,清蒸,肉泥,生吃等九种烹饪方式。

    赵公明作为灵性苏醒第一眼就看到某个家伙想要把自己红烧了。

    吓得不轻。

    当场跑路,慌不择路直接投胎到了人族去,还是尧帝的都城。

    想起来都是泪。

    于是又增加了几道神雷。

    和合九九之数。

    孕育神雷的张道陵法剑落入手中,卫渊诧异,而后没有多想,左手牵引,右手轻轻地按在了刑天斧的斧柄上,众所周知,刑天斧是金属,而另一方面,金属是很优良的导电体。

    当然,以九霄神雷的高压,绝缘体都给你击穿掉。

    崇吾山主正在思考让卫渊先走。

    就看到卫渊右手轻轻按下。

    天地一片明亮。

    无数道狂暴的雷霆顺着刑天斧直接奔到了饕餮的肚子里,饕餮眼睛瞪大,而后发狂似地想要把刑天斧给吐出来,可是只可惜他神通施展出来,刑天斧直接卡住了,无数神雷直接打入其体内。

    破防?

    笑死,根本没有防御。

    来自于大羿的招式,箭矢洞穿身体,而后以雷化箭,游走周身气脉。

    哪怕是卫渊打开玄奘佛法都扛不住。

    一瞬间暴虐的泪光几乎闪瞎了旁观者的眼睛。

    比起当年蘑菇在荒野炸开的亮度都要高。

    ‘重’揉了揉眼睛。

    低下头,看到石夷面不改色。

    正要赞叹他的勇武,就看到石夷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那像是一个架子架在鼻梁上,两片黑色的琉璃片遮着眼睛,石夷注意到了‘重’的眼神,面不改色道:“这个叫做墨镜,是我在人间换来的。”

    “我留下了一锭黄金。”

    石夷用手指扶了扶眼睛,冷静且理智地道:

    “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配我的气质。”

    “你觉得呢?”

    白泽:“……”

    大哥,你给的黄金够把那一家店都盘下来了。

    ‘重’点了点头:“我觉得不错。”

    “给我也弄一个。”

    “给。”

    石夷掏出一枚墨镜递过去。

    两米五浑身肌肉的天神重把墨镜戴在脸上。

    石夷掏出第三个墨镜,给白泽戴上。

    顺便还很体贴地给他扶正。

    白泽:“……”

    “锁链松一松?”

    “不行。”

    “眼镜滑下来了。”

    “我帮你。”

    “把锁链松一松?”

    “不行。”

    白泽无语凝噎。

    雷霆电光许久才散去,虚空中甚至于弥漫出了一股奇妙的肉香味道,像是蕴含了各种各样精妙的味道,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饕餮张开口,一大串带着美味的烟气弥漫,九霄神雷的内部攻击,连饕餮都有点熟了。

    只是祂总算把刑天斧给吐了出去。

    卫渊伸出手,并指直接点在了饕餮后心。

    天罡三十六神通·导出元阳。

    万物皆有气,汇聚丹田,是为元阳。

    道门神通,阴阳颠倒,导出旁人元阳,他为己用,是三十六神通里面,难得颇为那么不正统的神通,饕餮的元阳被卫渊抽出,饕餮面色一白。

    若是正常,卫渊的道行,想要抽取饕餮的元阳,痴人做梦。

    但是现在前后受了刑天斧和日精赵公明的九霄神雷。

    如果原本饕餮就像是一个大口袋,没有半点缝隙,现在这口袋已经是碎出了许多的裂隙,卫渊从这些裂缝里面,轻而易举地将祂的元阳抽出,然后反手就要化作招式,干脆利落,只是心底隐隐古怪。

    就这?饕餮就这?

    哪怕是不再北山界,也未免比起预料弱了些。

    饕餮突然低咆哮。

    “凡人,安敢如此!!!”

    “安敢折辱于我?!”

    磅礴气浪直接将卫渊振飞。

    或者说,卫渊见势不对,谨慎为上,瞬间后撤。

    饕餮重新化作了原本的男子。

    身材高大,衣衫破碎,露出了健硕的上半身,身躯仿佛变得更为冰冷,双目有吞天噬地的傲慢,有着作为四凶的尊严,有最后一战的决然,令人心中畏惧,气势澎湃,嘴角鲜血,浑身战损,孤傲而冷峻。

    卫渊吐出一口气。

    这就对了。

    “不愧是你啊,饕餮,没有丢缙云氏的脸。”

    他低声赞叹着:“为了尊重,我将会以我最强的招式来对付你。”

    饕餮面容微僵:

    “嗯??!”

    卫渊右手抬起虚握。

    丝丝缕缕流光在手中变化。

    刚刚从饕餮体内导出的,四凶元阳之气化作一张古朴战弓。

    ‘重’突然觉得,这一张弓莫名有些熟悉,眉头皱起。

    卫渊吐出一口气。

    来自于淮水的无尽波涛在他身周涌动而起。

    以地之四极为弓。

    以淮水神力为弦。

    泰阿剑的剑鞘浮现,上面浮现人道气息。

    卫渊踏足虚空。

    以我之身,贯天地人。

    通大地之力,知波涛之怒,晓人道之恢弘。

    故而此箭无不破。

    气势陡然凝重,眉心舍利子流转,佛门之力强化肉身。

    佛门宿命通,见因果,知生死。

    故而无不中。

    双眸微敛。

    梦境之中,腼腆的青年讶异,而后微笑着饮酒。

    “很好。”

    无尽气浪升起。

    震震如雷霆。

    卫渊睁开双目,眼底宁静,语气豁达。

    “如你所愿,全力以赴!”

    “我只有这一箭之力了,生死自……”

    “嗯??!”

    卫渊的气势陡然一滞,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前面的饕餮转头就跑,浑身冒着血光,捂着嘴巴一边飞一边咳,又变成了本体,本体这一次越变越小,从巨大如同山脉,气势恢宏吞吐刑天斧的巨兽,几乎要化作一只小兽。

    直接往昆仑飞过去。

    几乎飙出泪来。

    “老陈,老陈。”

    “开盾啊快开盾,我给你找,你要什么东西我都给你找。”

    “救命,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