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0章 救命,救命啊,开盾,快开盾!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297
  第0550章 救命,救命啊,开盾,快开盾!

    荒野之处,附近完全是无人区,也唯独这里,卫渊才能够和饕餮放手一战,而且周围早已经被龙虎山弟子们结下了阵法,竭力将战斗的余波压制到最低的级别,尽可能不去影响到普通人。

    而在战斗对峙双方之外,却隐隐然还有两方势力存在。

    白泽被锁链捆着。

    满脸忧伤地看着前面的一幕。

    身材健硕,面容稳重,像是可靠老大哥的石夷平静站在一处山上。

    远远望着即将交战的双方,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位赤着上半身,露出仿佛虬龙盘身一样健硕肌肉,胡须虬结几乎要垂到胸口的高大男子,哪怕是化作人形,身材也有两米五左右,而且充斥着强大力量的凝实感。

    仿佛一整块被锻打在一起的钢铁。

    撑天之神,重。

    在人间的传说虽然不显,但是却是绝对强大的神灵。

    他和撑地之神‘黎’,直接替代了四方承天之柱的作用。

    重献上天,黎邛下地。

    昆仑这边是撑天柱,大荒便是重黎二神。

    其实力之强悍,不言而喻。

    所以白泽彻底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像是一摊咸鱼一样躺在地上。

    毕竟他只是一个挂件。

    而之所以这两个大荒天神会出现在这里,事情自然是要归结于突然出现的饕餮,以及轩辕剑魂的登场,石夷成功说服了撑天之神,让后者冷静思考,并且选择暂且旁观。

    毕竟,饕餮的实力,不容小觑。

    背后代表的势力可能更是令他都要侧目。

    如果说他们在针对那昆仑山神的时候,饕餮背后给他们来上那么一口,哪怕是‘重’都觉得眼皮抖了抖,当然石夷是很无所谓的,你不能让饕餮觉得一块石头好吃。

    而岁月不灭体足以把饕餮一口牙给崩掉。

    至于重……

    躺尸的白泽盯着那位身材健硕,力量甚至于远远超过刑天的神灵。

    无神的眼底闪过一丝思索。

    石夷不说了,祂有着绝对的原则,是和中立派的烛九阴,和昆仑陆吾同类型的神灵,分别代表着岁月,日月,规则,这三者对于万物一视同仁,而代表着这三者的神灵也都有类似的性格倾向。

    但是重。

    这位神灵没有一开始去找昆仑山神。

    也就是那个渊……恐怕是存了某种合作的倾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渊宰了十二元辰,可重未必要为十二元辰拼命。

    也就是说,祂和石夷可能不是一条心。

    再加上之前一起来的那两个十二元辰的成员消失不见,不知去做什么了,白泽隐隐总觉得有些不安。

    还有必然会来寻仇的昆仑诸神。

    对了,白泽记起来,重这家伙之所以扛天扛了好几千年。

    没法子像是其他大荒天神那么潇洒。

    那都是因为水神共工被气地一头撞倒了不周山。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重’和‘黎’,其实是共工的背锅侠。

    给这上头就不顾一切的大神背了好几千年的黑锅。

    要说没一点脾气,那根本不可能。

    可巧了,共工这会儿就在人间被压着,你猜‘重’是会做点什么,会做点什么,还是会做点什么?

    这是什么,这是死局!

    对于麻烦有着天然感知的白泽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来这一趟人间了。

    躺平摆烂。

    仰天长叹。

    姬轩辕,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情况太麻了,我一个兽对付不来啊。

    而重抬了抬眸,朝着卫渊背后的方向看去,突而淡淡一笑,道:

    “原来是崇吾山主来了。”

    “看来,这个卫渊和昆仑一系走得比较亲近啊。”

    石夷平淡开口道:“他和我们无关,不必去管。”

    ‘重’笑了笑,道:“我也没有要做什么,且看看他和饕餮的大战吧,一介凡人,面对着饕餮,石夷,要不要来赌一赌,我猜饕餮会在三个回合之内把他吞了,你觉得呢?”

    石夷若有所思。

    而后右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左手提起锁链。

    ‘重’愕然:“你要做什么?”

    “救人。”

    “可你知道他的对手是谁吗?就救人。”

    石夷冷静且理智地道:

    “我只要知道饕餮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可以。”

    ‘重’:“……”

    完全无法反驳。

    白泽翻了个白眼,心中暗爽。

    被这石头脑袋怼住的时候会心里很不爽。

    但是看到别人被怼住没话说,心里就会很爽。

    祂挪了挪位置,好让自己能够躺平得更舒服一点。

    注意到饕餮的存在。

    想到那家伙之前的所作所为。

    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接升到天灵盖。

    白泽想了想,把自己的身子藏得更严实了些。

    一点点气息都没有露出来。

    ……

    崇吾山主等昆仑之神也跟在了卫渊身后,担忧他遇到什么危险。

    卫渊神色凝重,放空心神,将自己的情绪和状态调整到巅峰。

    而在卫渊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清醒之梦中,刑天摩拳擦掌,爽朗大笑道:“要开始了,开始了。”

    “人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是了!”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我觉得饕餮能抗五招,如果我猜对了的话,庆功宴要全肉的。”

    刑天爽朗一挥手。

    神农氏幻影摇了摇头,道:“不,以老夫看来,得十招左右,那个饕餮毕竟不弱,虽然离开了北山界,又受了伤,但是伤虎才最为可怖,渊又是个小心谨慎的性子。”

    “若我赢了,下次就吃清汤锅吧。”

    姜叔按了按嘴角。

    “年纪大了,太刺激的味儿受不住。”

    刑天埋怨道:“清汤锅也太寡淡了,鸳鸯吧。”

    “嗯……也行。”姜叔沉思,道:“清汤和番茄鸳鸯锅。”

    “啧……”

    刑天不满地摇了摇头:“老大你不行啊。”

    “大羿你呢?”

    青年射者腼腆微笑,手上的石头板上刻着一行一行文字,从糖醋排骨到甜口锅包肉,刑天咧了咧嘴,觉得腮帮子有点麻,望向轩辕,看到这位在现实遇到必然不死不休的老对手陷入沉思。

    “在想什么,姬轩辕?”

    轩辕帝摇了摇头,自嘲道:

    “不过是一介幻影之躯,还能想什么?”

    “只是好像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又消失不见了。”

    “唔……是谁呢?”

    夸父看向同样若有所思的烛九阴道:“冕下,你在想什么?”

    烛九阴平淡道:“只是在想,这一次他是否能表现出足够好。”

    “若是不好的话……”

    夸父惊愕,嘴角抽了抽。

    “冕下您还要有惩罚之类的吗?”

    “惩罚?不,并没有。”

    灰袍男子抿了口茶,淡淡道:“只是加练一分钟而已。”

    “一分钟啊……”

    神农氏露出了然的微笑。

    “一分钟啊。”

    轩辕感慨着,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爽朗微笑。

    “嗯,确实是一分钟啊。”

    这是虽然不大懂,但是却一只手掌托着下巴,装出睿智模样的刑天。

    夸父沉默无奈:“一分钟啊……”

    卫渊,自求多福。

    ……

    钱来山神远远望着和饕餮对峙的卫渊,心中担忧。

    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要不我们现在出去吧。”

    崇吾山主摇了摇头,道:“现在出去,只会伤害到卫渊。”

    “等一会儿吧,等他自己支撑不住了,我们再出去,保住他的面子……嗯?!”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远处气机陡然变得激烈昂然,饕餮放声大笑,身上战袍扬起,双手微张,天地风云变色,有仿佛吞噬日月之气势,擒拿万物之底蕴。

    引得‘重’和昆仑诸神都心中感慨。

    虽是凶神,实力是真。

    饕餮放声大笑:“来吧,卫渊,使出你的全力!”

    卫渊吐出一口气。

    思绪瞬间放空。

    以应对五人组的规格,全面爆发自己的实力。

    法力运转续航目标——六十秒。

    开始。

    饕餮话音落下,自身便已经如流星般猛烈地冲杀向卫渊,而卫渊却仿佛毫无所察一般,任由这一拳砸落,但是几乎是瞬间,饕餮瞳孔收缩,他那猛烈地令流云倒卷的一拳,砸空了。

    ‘当面对敌人的瞬间攻击的时候,不要力拼’

    ‘你并不是刑天或者蚩尤,甚至于轩辕在力量上的对手。’

    ‘需要的是,速度。’

    耳畔仿佛传来那些熟悉的声音。

    天罡三十六神通·潜渊缩地。

    咫尺天涯。

    天罡三十六神通·掌握五雷。

    天罡起手,以示尊重。

    饕餮眼前出现震震雷霆之光,毫不迟疑猛地张口将那一道身影吞入口中,但是旋即面色骤变,连连后退——那一道雷霆炸开,被全然吞噬,但是瞬间第二道身影出现在了饕餮的眼前。

    卫渊在空中,双手结印,眉心佛门舍利子瞬间流淌。

    玄奘传承,佛门琉璃体魄。

    觉者传承,不成敬意。

    猛烈旋身,右脚如同战斧,狠辣地倒钩猛地砸在饕餮的脖颈处。

    将饕餮抽击地身躯踉跄。

    顺势旋转身躯,卫渊袖袍鼓荡,当年僧人所用沉重兵器滑入手中,借助着旋转带来的加速度,第二次猛地砸下,佛光乍现。

    我佛慈悲!

    饕餮额头青筋迸起,只觉得眼前金光乱冒。

    耳畔仿佛有男人的聒噪声音不断在说,吵得他心烦意乱。

    “你放肆!”

    他压住心神,怒喝声中,以暴烈的速度冲上前方,将卫渊身躯直接按碎。

    而后这一道身影也消失无踪。

    昆仑神力为内,神通为外。

    地煞七十二变化中,或许是最知名的神通·分身。

    “不好,是计策!”

    饕餮心中一变,想要挣脱,却已经无法再动,他瞳孔收缩,猛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脚下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奇门遁甲之文——天罡三十六神通,诸葛武侯一身所学·六甲奇门。

    当今之世,或许也是古往今来,最接近那个男人摆出的六甲奇门。

    阵眼为九节杖。

    分阵阵眼为龙虎山·雌雄龙虎剑。

    提前灌注昆仑神力。

    一千五百名黄巾力士所布。

    哪怕是饕餮,一时间被困住。

    而此刻虚空中出现了数道身影。

    全部都是卫渊的模样,踏在奇门之上。

    口中皆念出一道卦象。

    “泽火革。”

    “火雷噬嗑”

    “地火明夷。”

    “雷天大壮……”

    一道道代表着暴烈力量的卦象被道出。

    白泽的眼皮抽了抽。

    这是摆明了要玩命。

    这么狠?!

    而且一瞬间出现就裹挟雷霆和剑光,疯狂地往前遁去,顺着奇门遁甲大阵的纹路在流转,其速度之快,变化之繁复几乎让人看得眼前骇然,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为了躲避何等恐怖精准的攻击才开发出的手段。

    卫渊耳畔仿佛能感觉到已经彻底超过声音的箭矢的存在。

    而此刻,原本用来躲避大羿招式的身法。

    化作了攻击的方式。

    饕餮猛得挣扎,六甲奇门只来得及禁锢他一段时间,猛烈一拳搅动天地,卫渊反握铁鹰剑,旋身斩下,而后在饕餮想要纠缠的时候,瞬间一脚踏出,身形化作流光遁入奇门大阵之中。

    ‘当同时面对轩辕,蚩尤,刑天的时候。’

    ‘每一刹那的分神,都是死亡的瞬间。’

    饕餮额头抽痛,脑后传来恶风,反手攻击,却再度引来一道暴戾的剑光,六甲奇门,五行大遁,剑光,佛法,以及内里蕴含的神力,仿佛化作了一起,以狂暴的姿态疯狂地攻击。

    只要你的反应速度不曾超过轩辕。

    只要你的攻击精准无法超过大羿。

    只要你吞噬灵气的恢复速度无法超过神农鞭。

    这六十秒里,我就不会输。

    卫渊心神放空。

    在饕餮猛地搅动天地灵气,冲击六甲奇门阵的时候,速度最快的两道分身却突然加快,大阵瞬间被破,其中一名分身猛地前冲,仿佛搅动沙场的猛将,另一道分身则是同时从另一个方向冲去。

    一者一拳砸在饕餮腹部,一者以剑旋身斩下。

    只是这一次,剑锋震颤,哪怕是在泰阿剑鞘内温养过。

    剑仍旧只是斩出一串火星。

    饕餮气喘吁吁,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狼狈。

    昂首怒吼,化作了饕餮本相,六甲奇门大阵,包括卫渊借助昆仑之力所准备的分身,全部破碎,连雌雄龙虎剑都被振飞,而后全部昂首吞噬,浩浩苍天,连云气都逆着旋转,仿佛漏斗一样飞入饕餮口中。

    “吞天噬地!”

    刹那之间,阴阳失衡冲突,乾坤颠倒逆乱。

    重踏前一步,稳住一方天地。

    崇吾山主和其余几名山神同样结阵做到这一切。

    只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暴怒之后,展露本相的饕餮吞噬向那一道轮椅,连刑天斧都被打飞到天空,继而直接将轮椅上的身影吞下,饕餮放声大笑:“吾可吞噬天地万物,宇宙一切,区区你,也敢放肆?!”

    突然察觉,口中的味道寡淡。

    而那轮椅突然化作一道阵法,上面的男子最终化作暴烈的雷霆,直接在饕餮口中炸开,这一道雷霆格外强大,仿佛带着神力的效果,直接在肚子里炸开,让饕餮都身躯震颤,一时间迟滞僵硬,思维迟缓。

    在被五个战斗经验丰富地离谱,顺便手段脏得让卫渊忍不住骂街的老混子亲手调教出来之后,卫渊的战斗本能很诚实地学习了那些让他自己都觉得不齿的技术,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饕餮显出原形,施展最后一击。

    刚刚被击碎击飞的分身里,卫渊出现。

    这一招甚至于曾经骗过轩辕和蚩尤。

    “什么都能吃下?”

    卫渊低语,双手结印。

    全部法力,毫无顾忌地打出。

    最后一个大神通。

    法力彻底耗尽。

    天罡三十六神通·大小如意。

    目标——

    刑天斧。

    巨大的压迫感突然浮现,被刚刚抛掷到天空的刑天斧流光暴起,疯狂地巨大化。

    大小如意,如果巨大,则是法天象地。

    因为刚刚饕餮汲取云气,现在周围云气都聚集到这里,巨大地仿佛山脉一般的刑天斧单单凭借着重力斩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直接锁定了饕餮胸口的轩辕气息。

    而后猛烈加速。

    天地云气被劈开,巨大的刑天斧笔直斩向显出原形的饕餮。

    饕餮:“……”

    他僵硬抬起头,看着和自己体型差距巨大的古代神兵,看到那森然的斧刃几乎倒映出自己的脸,似缓实快地劈斩下来,有无数厚重的流云顺着斧刃两侧缓缓流动,勾勒出巨大的云纹,拥有巨物所具备的一切强大压迫感。

    刑天斧特性·必中。

    “重”满脸茫然,一点一点抬起头,默默看着这一幕,石夷手里的刀落在地上,白泽面容呆滞,看着那巍峨恐怖的一幕,疑惑着呢喃。

    “……大腿?”

    而曾经在人间混迹过一段时间的四凶大脑一片空白。

    吐出一个字。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