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9章 卫渊:慎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81
  第0549章 卫渊:慎重!

    老山主看到卫渊的神色变化,若有所思,道:

    “你一直生活在人间,知道他吗?”

    “他在成就昆仑山神之前,应该也是人间出名的强者。”

    不知道,不认识,不清楚。

    卫渊心底直接否认三连,表面上当然不能够这样,略做沉思,表情疑惑讶然,带着三分讶异三分不解,而后神色镇定自若道:“人间昆仑之主?谁?”

    你找的是昆仑之主陈渊,关我卫渊什么事情?

    面不改色。

    理不直气也壮。

    这反应,饕餮看了直呼内行。

    崇吾山主没有多想,其实也就是顺口一问,眼前的黑发青年从外貌上看,和那位白发冷淡的昆仑之主不能说没有关系,只能说完全两个人,他道:“我们来人间就是为了处理和这位人间昆仑山神之间的恩怨。”

    卫渊还要再问的时候,老山主却似乎是不打算让卫渊参与进来。

    守口如瓶,半句话都不说。

    卫渊的视线瞥向旁边的水鬼。

    后者回了个爽朗了然的眼神,卫渊收回视线看向崇吾山主。

    “既然这样的话,几位不如就在我这里先呆一段时间。”

    “难得来一趟人间,我肯定要好好着招待你们,尽一尽地主之谊,今天干脆就在这里吃了算了,我去买点菜,准备点酒肉之类的。”

    “免了!”

    一位身材高大的山神打断他的话,冷笑道:“尽地主之谊?”

    “你算是谁?不要以为珏冕下认可你就万事大吉。”

    “昆仑上还有西王母,还有陆吾神和开明兽,还有我们。”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认可你这个家伙的。”

    “还吃东西,呵……你当本座会屈服于……”

    片刻后。

    “唉呀妈,真香……”

    山神一只手撕下来一块鸡肉,鸡皮酥脆,鸡肉软嫩,往嘴里一放,连鸡骨头都嚼碎了,而后右手拎着一瓶红星二锅头,仰脖咕嘟咕嘟喝完,觉得不过瘾,大声道:“还有更有劲儿的吗?”

    水鬼默默掏出一瓶没有标签的,从画家鬼屋子里摸出来的东西递过去:“来,钱老哥,喝这个,这个劲儿大。”

    山神接过来,仰脖直接灌下去。

    而后长呼一口气:“哈哈哈哈,爽快!”

    水鬼微笑优雅。

    大和尚道:“你给他们喝了什么?”

    “水啊。”

    “水?”

    “对啊。”

    水鬼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看祂和水一模一样,看起来是水,那就是水。”

    兵魂:“……”

    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凑过去啪地一点,水杯里腾起蓝色的火焰。

    兵魂幽幽注视着水鬼:“这就是水?”

    九十六度伏特加。

    水鬼干笑着转过头,道:“生命之水,也是水,这,水神的事情,怎么能说是骗呢?没准世界上就有这样一条河,河里面全部都是生命之水……”

    不提水鬼干笑着解释,也不提画家鬼回到自己的小阁楼里。

    发现自己的宝物珍藏给对头直接摸了去。

    现在这帮山神水神倒是前所未有地吃得开心了。

    生灵总是喜欢新奇的。

    吃惯了素的寡淡的就想要吃大鱼大肉,肉吃多了又想要吃素,这些山神在山上吃素,所谓餐风饮露,过了几千年,当遇到人族专门研究出来的,刺激味蕾的美食调味料,直接被一棍子放翻,彻底折服。

    这次来到人间的西山界昆仑诸神。

    除去了水鬼,以及那位流沙河主,天之九德长乘外。

    还有包括崇吾山主在内的几位山神,其中还有两位有威望。

    第一位是刚刚脾气最爆的,也是西山界第一山,名为钱来之山,所以这位山神的名字叫做钱来神,卫渊觉得祂如果在人间出现并且普及,很有可能是这帮山神里面最受欢迎的。

    很大概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会变成山财神。

    另一位名为泰器,是一位颇为冷静沉稳的山神。

    卫渊对他有印象。

    当年来到泰器山的时候,他和禹王遇到了一种长的像鲤鱼,极为肥硕,还长了两个鸡翅膀,不,鸟翅膀的鱼,禹王沉思之后决定,既然它长得像是鲤鱼,看起来像是鲤鱼,那么就一定是鲤鱼。

    最多附带了一对烤鸡翅膀。

    而后爽朗地打了下来,并且处理好了,等待卫渊处理。

    禹王吃了约莫八成,屁事儿没有。

    陶匠的话……

    《西山经》后来记载这样的怪鱼:其味酸甘,食之已狂。

    又酸又甜的,‘已’这个字,可做痊愈之意。

    这东西可以治疗癫狂。

    但如果你没事吃他,它就会先把你弄得癫狂然后再把你治好。

    至于书写这一行的某人是怎么知道的……

    只能说,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卫渊嘴角抽了抽。

    鬼知道禹居然直接免疫了那种会破坏你正常判断的副作用。

    他的胃是铁打的吗?

    泰器山神感慨道:“你们当年在那里吃了鱼之后,我记得你一路走一路跳舞,特别地开心,很有精神,很久没有见过那么爽朗的舞蹈了啊,还唱歌跳舞的……”

    “那位黑发的涂山神女还向我借了一块留影月石。”

    “说是失策了,从今往后一定要常备这些东西。”

    “哈哈哈,大抵也是想要没事的时候回味一二吧。”

    卫渊:“……”

    微笑道:“吃菜吃菜。”

    “往事不必再提了。”

    钱来神又干了一瓶生命之水,爽朗地仿佛和卫渊是好兄弟似的,拍着胸脯道:“对了,既然你和昆仑有缘,那么之后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昆仑山,去和那所谓的昆仑山主对峙?”

    好提议。

    我去和我自己对峙,顺便还要想办法杀了我。

    卫渊心底默默吐槽。

    面带微笑道:“不了,我明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我和人约战了。”

    钱来山神拍着胸脯道:“不过如此,小事小事,你我相识一场,吃了你的饭,我肯定要帮你做一件事情,你说,谁和你不对付?我去收拾了他,我好歹也是西山界有名有姓的人物,还不曾怕了什么。”

    卫渊喝了口茶,道:“饕餮。”

    钱来山神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哈?”

    博物馆主抬起头,微笑道:“饕餮来和我约战的。”

    钱来山神沉默许久。

    看了看桌子上杯盘狼藉的菜:

    “厨子和饭桶之间的那种?”

    “刀剑相向的那种。”

    “切磋交手那样?输了的要去做饭?”

    “见生死的那样,输了的被做成饭。”

    钱来山神:“……”

    沉默几秒钟。

    仰脖咕嘟咕嘟灌了一大瓶生命之水。

    低下头看着菜,眼观鼻,鼻观心,赞叹道:

    “真香啊。”

    饭桌上的氛围有些凝固了,之前杀死穷奇的,是始皇帝而非卫渊,这一点老山主是知道的,而之后卫渊诛杀梼杌之战,知情的也就那几个山神,而那些个山神也因为那白衣少女的存在,下意识地遗忘,忽略了这一战。

    老山主并不知道卫渊的战力,只是略有担忧道:

    “……饕餮吗?他定然是看上了你的一身厨艺。”

    “但是也要小心,那是一头凶悍的凶神,为了吃可以不顾一切。”

    “明日里你们在何处比斗,我们前去旁观。”

    老山主抚了抚须,见卫渊讶异神色,笑骂道:

    “不愿同意你和珏冕下的事情,是这一件事情,但是你我之间多少是有善缘在的,我也不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实在不行,我等出手,从饕餮手下勉强保住你的性命,当是可以。”

    “毕竟此处不是北山界,饕餮地之四极的权柄不能全面发挥。”

    “不是那么地不可战胜。”

    卫渊沉思,而后摇了摇头。

    他道:“这一次,是我和他比斗,我会全力以赴,不必劳烦诸位。”

    崇吾山主讶然,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卫渊找到老天师,给他们安排了住处,老山主才抚须感慨道:

    “年轻人,终究是气盛了些。”

    “不愿意在珏冕下,在我们这些山神眼前示弱。”

    “真的是……还是不够成熟啊。”

    其余诸多山神们这才恍然大悟。

    而卫渊回到了自己的博物馆里,去了静室,将门关好,闭目,脑海中回忆梼杌,回忆混沌的战斗能力,饕餮不会比他们弱,横向对比,自己只是在上古五人组面前支撑了短短的六十秒钟。

    怎么想怎么气弱。

    就一分钟,那还是在自己已经逐渐熟悉那五个家伙的战斗风格。

    处于那五人没有真正动用自己的成名兵器。

    没有爆发出巅峰战斗力的情况下。

    否则,哪怕是他们的实力水准在梦中还原到和卫渊相仿的状态。

    可面对着手持刑天斧的战神刑天,手持九黎刀戟大弩的蚩尤,握持射日弓的大羿,手持轩辕剑和黄钺的姬轩辕,以及彻底展开神农鞭的姜叔,卫渊觉得,自己拿剑抹脖子可能会痛快点。

    不过也不可能。

    想要在大羿面前自尽?你当他的弓是摆设?

    就算是抹脖子了。

    神农还在,你想死都是个问题。

    这个试炼,无法退出,死了都给你拉回来继续考试。

    简直恐怖。

    此刻面对着饕餮,卫渊吐出一口浊气,稳住压力下的心神——

    无论如何,按照计划实施,至少要能够给出让饕餮选择去昆仑山,和‘陈渊’联手的压力,否则的话,如果饕餮发现,根本不需要和昆仑山神联手就能把自己弄了。

    那卫渊觉得自己当场就无了。

    必须要慎重,全力以赴。

    卫渊沉思,掏出铁鹰剑,放在桌子上,直接蘸着朱砂写好满满当当的符箓,‘北斗真武大帝斩妖符’,又取出了张道陵年少时期的法剑,写好符箓,放入泰阿剑的剑鞘之中,以人道剑器温养这两柄剑的剑意。

    向大和尚借来了玄奘当年八百斤水磨禅杖。

    想了想,又觉得不够,打电话去找老天师借了龙虎山雌雄龙虎剑。

    张若素居然很痛快地给了出来。

    虽然卫渊知道,真正的雌雄龙虎剑现在还在卧虎令里面,但是现在又拿不出来,假的也能使,毕竟是天师府温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宝贝,一个个全部收到袖里乾坤里面。

    雌雄龙虎剑,再搭配两仪剑术。

    再把太平道的九节杖也扔到袖口里面。

    直接在袖里乾坤的瑶池里面,花了三个小时,招来了一千五百个黄巾力士布下了一整座大阵,到时候直接当头往饕餮脑门上一砸,至少能有个缓冲机会,争取破绽。

    最后看着那柄刑天斧。

    卫渊沉思。

    刑天斧就和刑天的性格一样铁。

    哪怕是卫渊,只要敢动用昆仑神性,这玩意儿当场就能反水。

    莽夫快乐型和昆仑剑圣版本只能二选一。

    无法兼容。

    就很麻了。

    卫渊思考许久,只好放弃尝试以昆仑神力驱动刑天斧的打算。

    心底里默默数了数。

    兵器准备就绪,丹药准备就绪,符箓准备就绪。

    接下来就是以防万一了。

    他掏出手机,一一打了过去:

    “喂?是关羽将军吗?我讨一道敕令。”

    “嗯,对,我可能和人打架。”

    “到时会起一道关圣帝君镇妖伏魔箓,有劳关将军出一刀了。”

    “赵元帅……到时可能会用道门符箓找你。”

    “水猴……我是说,水君,有团本,掉落饕餮肉,来不来?”

    “给你十个游戏。”

    道门弟子,招来神将相助,不是常规操作吗?

    卫渊数了数,把一大把人间传承兵器扔到袖口里面。

    兵器,有了。

    又轻点了下以九节杖镇压的阵法。

    阵法,有了。

    再看看丹药符箓,也有了。

    神将护法,也成。

    可是一想到只能支撑六十秒钟的训练,卫渊心底仍旧有着巨大的压力,担忧失败的结果,实在是烛九阴给的考核不靠谱,六十秒支撑怎么能毕业?就算是能够赢上一招半招,哪怕是虚假的,是善意的欺骗,至少能够增加信心和底气,而不像是这样。

    卫渊沉思许久,把那个轮椅拎了出来。

    两手空空,坐在轮椅上,咳嗽了下。

    像是个久病未愈的病人。

    想了想。

    这样应该有了那么六成胜算了吧。

    ……

    第二日,卫渊独自前往约战之处。

    饕餮自一处深海海渊里睁开眼睛,整片大海都似乎沸腾起来,他之前直接钻到了这里,吞吃了不知道多少的深海巨兽,借助那些巨大生物的气血弥补自己的伤势,好歹是恢复了些。

    他缓缓起身,无数生灵逃亡,而饕餮此刻居然没有去吞噬它们。

    他一步步走出。

    似慢实快,抵达了约定之处。

    远远看到,一名青年面色微白,坐在轮椅之上。

    风吹而过,看上去弱小而清瘦。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于是一股强绝的信心,无边的沉静浮现在饕餮的心中,祂从容且坦然,放声大笑。

    此番,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