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7章 悍勇无敌卫馆主,飒爽登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29
  第0547章 悍勇无敌卫馆主,飒爽登场

    卫渊放轻脚步,走到天女魃的旁边。

    这位少女正在安静地看着龙虎山的风景,从山上往下去看,云气缭绕之间,能够看得到山下人间的风景,一种空旷缥缈之感自然而然地从心底浮现出来。

    至少天女魃在正常状态下,性格是偏向于温暖的。

    少女抬眸微笑:“你来了?”

    “嗯。”

    卫渊忍住没有玩梗般接一句我确实来了,你不该来之类的,想了想,只是微笑着问道:“在龙虎山还习惯吗?”

    话问出了就哑然失笑。

    因为算算在现实里面的时间,其实也就没有过多久,也就一天而已。

    就是自己在那梦里面被上古五大,不,六大恶人围殴了一遍又一遍,才觉得时间尤其地缓慢,仿佛已经过去了漫长的时间,仔细回忆一下,那一次一次的一分钟,可真实日秒如年啊。

    真是难熬。

    巨大的压力下,每一秒钟都长得离谱啊。

    卫渊忍不住感慨。

    天女魃点了点头,道:“很好啊。”

    “我在这里确实是感觉到很温暖,很熟悉,虽然只是呆了一天,但是结合之前在你那家店里时的经历,倒是隐隐约约地记起来些什么,所以才叫你过来。”

    她伸出手指按揉了下眉心,莞尔一笑,道:

    “虽然只是支离破碎的一些,但是是有关我小妹的事情。”

    “关于……”

    卫渊心中感慨,看来龙虎山果然没错了。

    补充道:“珏。”

    “唔,嗯,珏……这是她的名字。”

    天女魃温柔微笑,道:“我总是记不住这个名字。”

    “毕竟在我下山的时候,她还是很小的,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决定好自己的名字。”

    “卫渊是吗?你觉得,珏儿的性格怎么样?”

    卫渊有些愕然,不知道天女魃问这个做什么,想了想,道:“珏,她的性格很好,很温柔坦然,也有自己的决断……”“温柔坦然……”女魃略有回忆,带着些许疑惑,感慨着低语道:

    “原来,她现在是这样的性格吗?”

    “她年幼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年幼的时候?”

    “对,冷淡,疏离,好像对一切都没有兴趣的样子。”

    “就像是昆仑山上夹杂着冰霜和云气的寒风。”

    女魃道:

    “这数千年里,她的性格居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想来,应该是遇到了很好的人吧。”

    卫渊想了想,珏一路而来,除去遇见自己,也曾见过夫子,和诸葛相识,也曾经在西王母的带领下见到过许许多多的人杰,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回答道:“是如此的。”

    女魃笑道:“这样就好……”

    “事情的最后至少还是好的,你是她的朋友,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当年珏她被关在昆仑山上足足一千年啊。”

    “当时的苦头,现在总算是得到了补偿。”

    “当年我们都曾经想要给珏取名字,但是她说要等到自己的朋友给起名,当初我们都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个冷淡疏离的小妹也能找到朋友,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唯独陆吾很是担忧,祂觉得珏第一个朋友是人族是一件不那么好的事情,甚至于珏在年幼时候的朋友,都不应该是那种短寿的生命。”

    “人族寿短,天神寿长,当珏还沉浸在交到朋友的欣喜中时,她的朋友却已经就此逝去,逝去之人悲伤,而幸存者同样要背负着巨大的伤痛。”

    “陆吾并不觉得,珏那个时候的年纪和性格,能够认识岁月之苦。”

    “后来也如你们所知的那样,珏为了那个朋友确实是遭遇了巨大的苦楚……而陆吾为了防止她在做些更过激的事情,让她在昆仑山闭门思过千年。”

    天女魃叹息道:

    “我记得,我曾经冲上祂在的昆仑之域。”

    “只是却没能辩驳地了他。”

    “甚至于觉得祂说的有几分道理,如此观来,珏当年年幼所做的事情,给她给那个人类都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和隐患,不过我还是有些不喜……”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去拉开珏和那人类的关系,不让他们认识了。”

    卫渊:“……”

    博物馆主咳嗽了声,面不改色:

    “女魃你对那个人族没有什么好感?”

    天女魃疑惑道:“如果说一个你不认识的人害你的妹妹被囚禁千年,你会对那人有好感吗?”

    卫渊尴尬道:“不会。”

    女魃恍然回神,微笑着道:“你放心。”

    她拍了拍卫渊肩膀,道:“我对你还是感官不错的。”

    “不知为何,总觉得你似乎很熟悉。”

    “觉得我们会比较投缘。”

    卫渊:“……”

    大概,是因为我也捅过应龙庚辰的心窝子?

    女魃道:“不过说起来,若是还能见到那人。”

    “你可得帮我一并教训他。”

    卫渊嘴角抽了抽,神色温和诚恳,道:

    “下次一定。”

    “下次一定。”

    远处的草丛里面,老天师默默盯着那边正在交谈的卫渊和天女魃,心中感慨,道:“这氛围多好,那位天女似乎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我觉得我肯定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就算是了,应该也没什么事情。”

    “嗯?公明你什么眼神?”

    玄坛元帅用注视着一摊腐烂尸体的眼神注视着张若素。

    想了想,幽幽地道:

    “天师,你头顶的北斗主死星有点亮了。”

    “??!”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

    卫渊抬起头,注意到了远处的凤祀羽和阿玄,当然,还有更多其他的小道士,这天师府的小道士其实也不少,灵气复苏一定程度上让许多有慧根的孩子们愿意修行,而凤祀羽当之无愧成为了这里的孩子王。

    没有哪个孩子能够拒绝零食的诱惑。

    如果有,

    那证明零食不够多。

    而恰巧。

    凤祀羽的零食足够的多。

    代价则是卫馆主和张若素空荡荡的钱包。

    而不知道为什么,阿玄和凤祀羽关系很好,当然也有可能确实是因为凤祀羽的零食足够多,连小道士都无法抵抗各种各样小零食的诱惑,卫渊注意到旁边的天女魃也在安静看着他们。

    “多好啊,是吧?”

    少女微笑着道:“不知道为什么。”

    “看着他们,我总觉得会有些怀念。”

    卫渊嘴角抽了抽。

    联想到阿玄可能的身份,总觉得这个构图特别的白学,温馨之下细思极恐的感觉,女魃没有给他脑洞发散的机会,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卫渊,把手拿出来。”

    “嗯?”

    卫渊诧异伸出手来。

    女魃在他掌心放下了一个瓶子,微笑道:

    “我是刚刚才发现的。”

    “我身上还带着一瓶种子,是你昨天用冰做的那种花。”

    “好像是之前打算送给珏,遇到了什么事情没能给她,你把这些送回去吧。”

    卫渊接过,往回瞥了一眼蹲草丛的老天师。

    老道士哗一下后退,藏在草丛后面,树叶摇摇晃晃,一只手默默伸出来,把树叶扶稳,然后默默收回去。卫渊无可奈何,懒得去揭穿这老家伙,踏前一步,从昆仑山上飞坠而下,往自家博物馆赶回去。

    只是越往博物馆赶,越是心底踟躇忐忑。

    回想到之前自己在离开博物馆时的所作所为。

    ‘不过,她便是你心有所属之人?’

    ‘是。’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羞耻,太羞耻了!

    就仿佛亲眼看到初中二年级的自己披着老家的窗帘,手握鸡毛掸子装作孤傲剑客一样的绝世黑历史。

    行走在大街上,卫渊突然抬起手重重按在额头上,啪的一声。

    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一个小男孩看着卫渊,对旁边的女人道:

    “妈妈,这个大哥哥脸好红哦,是不是感冒了?”

    “都冒热气了。”

    女子连忙拉住孩子,道:“当然不是啊。”

    “好了,乖孩子不要多嘴。”

    “嗯,可是感冒了去找医生来一针啊。”

    卫渊吐出一口气,转头看向旁边,看到玻璃里面倒映出自己脸色通红,像是中了祝融神术一样,长呼一口浊气,抬起手重重拍打了下自己的双脸,郑重自语:“事到临头,怕什么?!”

    “每逢大事有静气,事到临头需放胆。”

    “再多的苦难都闯过来了,怎么可能在这里倒下去?”

    “你可以的,卫渊,冷静,冷静!”

    对自己运用了一翻心里暗示,卫渊总算恢复了冷静。

    玻璃上面的青年恢复了镇定。

    而后。

    吱呀一声。

    窗户被推开,这时候卫渊发现那其实是一扇玻璃门,擦的很干净,店主人站在玻璃,默默和卫渊对视,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堪比女性对着车玻璃补妆的时候,玻璃默默降下来。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医生打针?”

    “……”

    “那个……”

    最终店主开口转移话题,打破了尴尬:“要进来看看吗?”

    他尴尬地指了指店铺:道:“我店里还挺大的。”

    最终,卫渊购物成功,而后落荒而逃,那家店里是一家装饰物店铺,里面主打能够容纳丹药并且保鲜的瓷瓶,另外还有花瓶和颇为精致的碗筷,卫渊买了个清雅的花盆,把天女魃所赠的种子放了进去。

    五指伸出,拈出一个道决。

    天罡三十六神通·花开顷刻。

    本是以人之躯尝试涉及时间万物变化的法则神通。

    卫渊怔住。

    看着花盆里面怒放的花卉。

    讶异于自己花开顷刻这一门神通居然不知不觉如此精进了。

    难道说时间神通,也会伴随着修为提升而得到进一步发展?

    不过他很快没有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看着这一捧花卉,当年的珏,就是在空无一人的昆仑山上,和这些花卉为伴,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岁月,最终不知不觉,已经是千年过去。

    卫渊的神色柔软下来。

    是啊。

    自己是在怕什么?

    如果让水鬼看到,又要被耻笑了……

    大唐剑圣的心里没有了之前的犹豫,阳光温暖而明亮,曾经的少年心底里有流淌着清澈的勇气,走到了老街,远远地看到了博物馆里面少女的背影,卫渊大步上前,推开了门,像是决斗的剑客,像是无双的神灵,道:

    “珏,我回来了。”

    “我给你带了些花,希望你会喜欢。”

    “嗯,今天要不要一起吃饭?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剑圣的声音戛然而止。

    脸上微笑凝滞。

    博物馆里热热闹闹的。

    前面博物馆里面,水鬼端着快乐水,卫渊看到了珏,看到了阔别许久不曾见到的老山主,看到了流沙河水神长乘,看到了一位位或者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神灵,看到他们抬起头看向自己,老山主直接拔下来一把胡子,脸上的微笑凝固,长乘手掌一颤,快乐水瓶直接碎成了渣滓。

    整个博物馆的气氛瞬间尴尬微妙起来。

    画家鬼手里的画笔都坠下来。

    卫渊:“……”

    水鬼默默掏出手机。

    画家掏出手机。

    三十连拍模式开启。

    一片尴尬微妙的气氛里面,只有啪啪啪的手机拍摄声音,以及闪光灯的光照射在卫渊的脸上。

    水鬼看了看三十连拍的效果,把手机一塞,爽朗地招呼道:

    “哟!”

    “老大,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