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6章 优势在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88
  第0546章 优势在我

    在导致了一个地级市直接断电这样的后果后。

    因为吃了高压电导致嘴麻了的饕餮至少是摆脱了石夷的追踪,其实祂中途有不甘心想要回去,至少把那头白泽带走了对吧,祂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一头珍惜且绝版的食材,从嘴边溜走?

    这绝不可能!

    只可惜回过头就发现了,石夷正守在白泽旁边。

    饕餮当即只好打消了心底的念头。

    石夷这家伙……

    祂去防守的话,哪怕是四方诸神一时间都很难打破他的防御。

    无解。

    就一乌龟壳。

    晦气!

    饕餮只好骂骂咧咧地回去,本来打算这一次是提前做些准备,要暗中阴卫渊一手,结果没曾想到撞见了石夷,还偏偏是人间的东岳泰山,被那一道剑气穿胸而过。

    饕餮的身体素质绝对强大,祂同样是代表着北方这一概念的凶神。

    地之四极,北山界·饕餮。

    只可惜,被轩辕剑气洞穿的伤口极难痊愈。

    尤其是祂们这样,原本是人族出身,最后却或者为了力量,或者为了禹欲望,又背弃人族的存在,轩辕剑将会爆发出最强的效果,诛除叛逆,本就是帝王权柄。

    饕餮勉强才让自己的伤口痊愈,但是内在的损耗却无法恢复。

    至少没有这么快恢复。

    他想到手持刑天斧的卫渊。

    神色略有阴沉。

    这样的情况下,要和那个人交手……

    旋即想到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后手。

    有在未来能囚禁西王母,单人独剑便是昆仑的人在。

    到时候自己就做个局,先和他交手纠缠一段时间,然后就故意卖个破绽,往昆仑那边儿,和那昆仑山神一起动手,联手破敌,攻其不备,必然能把那个厨子拿下。

    饕餮吐出一口气,重新整理思路,嘴角浮现自信的微笑。

    此番,优势在我!

    陶匠,你完了!

    ……

    卫渊打了个冷颤。

    也不知道是不是昆仑山的寒气太重了些,不过也不应该啊。

    自己都已经容纳有昆仑权柄了。

    在总算是通过了那该死的一分钟试炼之后,卫渊根本不打算继续在昆仑山呆着,把另一道身躯留在这里,当做闭关,自身则是在告知了西王母分身一声之后,直接从昆仑山跳了下去。

    反正摔不死。

    堂堂昆仑山神从昆仑山跳下去以后摔死了。

    这简直堪称山海界年度笑话了。

    卫渊没有绕回去博物馆,而是转道去了一趟龙虎山天师府。

    一来看看女魃的情况,二来,和饕餮打架的事情,多少得和龙虎山说上一声,至于有什么用?除去了疏散可能存在的人群,争取一定程度的外援,以及……

    至少可以让老天师可以和他感同身受一波儿。

    只是卫渊没有想到,自己去了龙虎山,遇到的却不是张若素。

    而是许久不见的正一玄坛真君赵公明。

    ……

    “天师他现在在镇守阵法,不能接客。”

    赵公明一连络腮胡,身材高大健硕,说话却温和。

    卫渊:“……不在?”

    赵公明诚恳点头:“是,不在。”

    卫渊遗憾道:“可惜了啊,可惜,我还带了一壶好酒来找他。”

    赵公明伸出手,温和道:“既然有酒,在下带给天师即可。”

    卫渊:“……”

    淦!

    张道友,你学坏了啊!

    他嘴角抽了抽,发现张天师似乎终于点出来了防御自己的技能点。

    无可奈何,呜呼哀哉,只好把准备的酒递过去,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明天我会和饕餮约战,怎么样遮掩住余波,就靠你们了。”

    他面色微有郑重:“饕餮是四凶的位格,实力强大,哪怕现在不在北山界,他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发挥出地之四极的权能,也不能小觑……我会全力出手,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会有其他准备,这个可以安心。”

    只能在那帮凶徒手下支撑六十秒的实力。

    还是有些弱了。

    卫渊心中略有遗憾。

    决定为了不要太丢人,明天要抢占先机。

    一口气把技能连招全打出去再说。

    赵公明温和道:“无妨的,若有什么事情,我们自会准备……”

    他说着接过了酒,只是在接触到卫渊的时候,这位来历神秘的人道神灵瞳孔骤然收缩,心脏加速跳动,恍惚间看到了一个笑起来有虎牙的腼腆青年,看到了那青年手中的弓,手掌狠狠颤抖了下,鬓角渗出冷汗。

    “嗯?!赵元帅你……”

    “无妨,只是,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人。”

    赵公明眼底惊骇忌惮之色收敛,语气仍旧温和。

    接过了酒,匆匆告辞,只是脚步略有急促。

    卫渊猜得出对方是有什么特殊情况。

    但是一时间却也弄不清楚到底赵公明想到了什么。

    玄坛元帅面色煞白。

    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大羿?!

    这不可能……

    那人不是早就去世了吗?

    他化作了灵体飞快移动,心情有点波涛汹涌的感觉,龙虎山正一府的小道士们在修行之余,也会看些道门的典故和藏书,此刻道宫之前,一名修行典仪科的小道士叹了口气,道:“真是难学啊,什么时候才能招出赵元帅相助啊……为什么前面还得要学这么多东西……”

    他师父微笑道:“你可别多想了,好好修行,我们这一科的典仪繁杂至极,显要全部掌握,可是极难的。”

    “若是不够用功,这辈子或许都做不到。”

    “好好好,听您的,听您的。”

    那小道士无可奈何,翻了几页书,思路又有些跑偏掉,抓耳挠腮了好一会儿,还是问道:“师父师父,赵公明元帅当年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祖师呢?”旁边的道人想了想,微笑回答:“这个啊……”

    “其实赵公明元帅并不是人类。”

    “咦哎哎?不是人?”

    “那是什么?《封神演义》那里没说啊……”

    年长道人握着手里的书卷在小道士头顶砸两下,玩笑道:“《封神演义》不过是四百余年前成书的话本小说,连大唐的兵神李靖将军都成了陈塘关总兵,何况其他,而赵元帅乃是秦代得道,汉时和祖师相遇,至于其身份……”

    道人声音顿了顿,道:“按照《典籍实录》和《琅琊金石辑注》。”

    “赵元帅是尧帝时琅琊人。”

    “咦?!!”

    小道童目瞪口呆。

    尧帝时期?!!

    那道人拈了拈胡须,微笑道:“不过,这也并非是最初的他。”

    道士侃侃而谈:“琅琊之地,在五千余年前崇拜大日之神,有‘日火山’陶文和典籍传世,现在可以去博物馆里看看,而按《典籍实录》这两本书所记,赵公明元帅,乃是上古十日之一,‘阳成于三,故日中有三足乌。乌者,阳精’。”

    “羿射九日,其中八日落于大地为害,唯独其中一枚日精化作赵元帅,潜修终南山,秦代得道,后遇祖师……”

    这道士给自己小弟子悄悄说着某种程度上师叔祖加镇派天神的黑历史,殊不知赵公明已经匆匆走过,找到了张若素,老天师见到赵公明,猫着腰走到门口,左瞅瞅,又瞅瞅,没见到了卫某人,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来,没过来。”

    “很好。”

    老道士关上门,注意到赵公明的脸色,诧异道:“你怎么了?”

    赵公明不答,把酒一抛,让老道士一惊,下意识扑过去,而赵元帅蹬蹬蹬走到桌子前,翻开抽屉拿出一瓶急速救心丸,打开瓶塞子直接往嘴里一道,长呼口气,老道士抱着酒目瞪口呆:“你这怎么了?”

    “给人欺负了?”

    赵公明呢喃道:“我遇到卫渊了。”

    张若素瞅了瞅酒,点头道:“然后呢?”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大羿的气息。”

    “嗯?!!”

    张若素怔住。

    赵公明看了张若素一眼,晃了晃手里的急速救心丸:“还有吗?”

    老道士安慰地拍了拍玄坛元帅的肩膀,打开抽屉。

    相当大方豪气地一挥袖子。

    满满一抽屉码得整整齐齐,全是速效救心丸。

    没开封的。

    老道士一挥手,豪迈道:“我医保年限足够长,尽管吃。”

    赵公明抓起一瓶,坐在椅子上,叹息道:“我都躲到这儿来了,当年大羿在外面,我就钻到尧帝治下;当初他回来了,我藏山里面,甚至于他失踪之后,我直接来到人间界,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

    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煞神。

    张若素安慰道:“你又不是那十轮大日。”

    “见了他也不用怂。”

    赵公明瞥了张若素一眼,道:“你觉得他会听我解释?”

    张若素尴尬挠头:“……”

    日精相当于大日之魂。

    而眼前赵朗赵公明,就是大日的善念所化。

    和当初的十日,本出同源,却又截然不同,属于人神显化之后,修行吐纳,又得到众生香火,才有了现在的造诣和气象,早就和当初的大日之精划清了界限。

    见到他还是满脸忧愁,张若素想了想,道:“那要不然你去见见剩下那个大日之神?”

    赵公明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见他。”

    “他是最后的三足金乌,而我是三足金乌死后所化。”

    “哪怕严格意义上我和他没有仇恨。”

    “他也一定会杀了我,取走我的三魂七魄,复活那九只三足金乌。”

    “我来人间,说是躲避大羿,其实未尝不是在躲避祂。”

    “我们见面的话,只有厮杀和暗算。”

    老道士打开酒塞喝了口酒,道:“那你想要见羲和吗?”

    日精所化的玄坛元帅怔住。

    许久说不出话来。

    老人叹息一声,道:“老道知道了……”

    “唉……”

    他伸手拍了拍玄坛元帅的肩膀,不再说话。

    赵玄坛沉默许久,闭着眼睛,脑海中仿佛仍旧能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那是何处?日月所出,耳畔甚至于传来了轻声的哼唱声音。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

    不对劲!

    玄坛元帅猛地睁开眼睛。

    而后嘴角抽搐,循着声音的来源,扭过头,死死盯着旁边的老道士。

    张若素咳嗽了声。

    默默关上了手机的音乐播放器,尴尬道:

    “哈,哈哈……”

    “那什么。”

    “我觉得,挺应景的啊。”

    赵玄坛:“……”

    硬了,拳头硬了。

    现在把那卫馆主招来还有用吗?!

    ……

    卫渊见了小阿玄和凤祀羽,走出龙虎山,正要打算离开。

    远远看到了一身道袍,黑发尾端渐变为赤色的少女,似乎正在赏花。

    天女魃抬眸看向卫渊,想了想,朝着他招了招手。

    卫渊怔住。

    这是,要我过去?

    有什么话要说吗?

    他想了想,迈步走了过去。

    在回博物馆前,先去看看女魃有什么话要说吧……

    与此同时。

    山海界昆仑观光,不,是复仇团队,抵达了老街。

    水鬼一脸爽朗地指着前面的街道:

    “这儿就是老街了,来,大家跟着我往里走,注意不要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