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5章 德高三皇,功盖五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80
  第0545章 德高三皇,功盖五帝

    强大霸道的帝者威压,仿佛纯粹到压制一切的浩瀚。

    整个泰山还存在有刚刚石夷出手将饕餮击飞留下的冷凝云,此刻云气被斩开,被轩辕剑魂所散发出的金色剑光染成一片明亮,饕餮率先察觉到了不对,面色大变。

    人间还有能够让轩辕剑认可的存在。

    食欲被压回了胃部。

    理智重新占领智商高低。

    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这件事情上,没谁比饕餮看得更清楚。

    当然,昆仑之主的饭除外。

    刹那之间,直接伸手去抓白泽,这里只是存在过那个人的气息,而那人并不在这里,白泽掌中的也不是真真正正的轩辕剑,而是轩辕剑分出来的一道剑魂。

    但是下一刻,锁链鸣啸。

    石夷的攻击在恰好好处的时候出现。

    虽然人族的帝者,执掌轩辕剑,有一定可能性成为大荒的威胁。

    可四凶也差不多了。

    而显而易见,一个不在眼前,一个又在自己面前。

    还把后背露出来了。

    姿势太完美。

    时机又太恰到好处。

    石夷很难不狠狠地来一发。

    蕴含有庞大力量,足以锁住神灵的锁链抽击在饕餮背上,狠狠地砸出一声巨响,饕餮踉踉跄跄后退,咬紧牙关伸手去捉白泽,突而轩辕剑魂亮起,似乎有一道虚幻的手掌握住了这柄剑。

    而后剑气剑魂暴涨。

    在饕餮眼中留下了一道灿烂若繁星的光芒。

    饕餮面色骤变,浑身汗毛乍起。

    后退一步,猛地张开大口。

    吞天噬地!

    刹那之间,有仿佛将整个天地万物都吞入口中的庞大贪欲,而后却化作一声闷哼,剑气直接从饕餮前胸刺入,瞬间洞穿,饕餮张口咳出大口鲜血,对于具备有人道气运和地之四极权柄的四凶。

    他们能用人道气运欺负神灵,用四极权柄对抗人族豪杰。

    但是唯独轩辕剑死克他们。

    这东西是诸神帮着一起铸造的。

    至于为什么诸神会帮忙铸剑……

    这就得问问白泽了,毕竟当存在天字第一号带路党。

    那些神灵很有可能会起床后开门一看,就见到一个英武高大的青年爽朗大笑着打招呼,背后排成一排依次站着缙云氏,仓颉,风后,力牧,常先九天玄女,杜康等等,里面最拿不出手的战绩是杜康,以及常先。

    毕竟前者只是酿酒。

    后者也不过是宰了夔,扒皮造鼓。

    反正这么一票猛男在一个更猛的家伙带领下上门。

    客客气气友好交流希望你们帮忙铸造一柄剑。

    就把当年拎着揍你们那柄剑重铸一波儿。

    当时诸神面前基本有三个选择,1.可以。

    2.好嘞。

    3.瞅瞅轩辕的大铁棒,看看后面摆出肌肉姿势的猛男,您吩咐。

    导致这一柄剑的神性浓度高得离谱,又具备人道最强气运。

    在和饕餮达成掏心窝的交情之后。

    转瞬那一道剑光自东而西,奔函谷关而去。

    肉眼无法捕捉般消散。

    饕餮捂着胸口,紧随其后,祂已经判断出来,轩辕剑剑魂是被这座山激发的,也就是说那个帝者必然已经死去,残留的气息也只是将轩辕剑魂激发出来而已。

    那么被彻底激发的剑魂,对于四凶来说都具备有最大的价值。

    比白泽都好吃。

    可饕餮才飞起来,一条锁链直接捆住他的右脚,狠狠地把他砸在了泰山地面上,不知被砸进去多深的坑洞,饕餮怒道:“石夷,你做什么?!你难道打算眼睁睁看着第三个轩辕出现?!”

    石夷面不改色:“对与错我自会分辨。”

    “饕餮你罪大恶极,今日当伏诛于此。”

    饕餮要疯了。

    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和这石头脑袋拼一次。

    你知不知道。

    那剑气所指的地方可能是足以让轩辕剑复苏的人?!

    帝俊见了都打算提前解决的人物。

    你居然……

    祂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感谢一下这个大荒天神,把自己的优先度排列到了那位帝王的前面,还是恨不得把他拉过来狠狠地揍一顿。

    你脑子有问题吗?!你的脑子里面是石头吗?!

    我和他哪个更重要你分不出来吗?

    饕餮捂着胸口,冷静道:“石夷,我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得先捉住轩辕剑魂,制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那个人肯定比我更重要。”

    石夷若有所思,道:“他现在在我面前吗?”

    饕餮道:“???当然不在。”

    石夷点了点头:“可你在我面前。”

    “那他确定有犯下什么罪孽吗?”

    “他已经和我大荒为敌了吗?”

    饕餮很想要说是的,但是看着石夷,嘴角抽了抽。

    石夷理智且冷静地道:“所以,我为什么要放过一个已经在我面前的,且确切犯下了巨大罪孽,和大荒有仇怨的凶神;而去追捕一个,并不在眼前,没有犯下罪孽,有可能成为大荒盟友的人?”

    “饕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饕餮:“……”

    咬牙切齿:“我说潜在的威胁!”

    石夷抬眸,若有所思道:“莫须有?”

    饕餮:“……”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眼前的石夷特别欠揍。

    一股无名火腾得燃起。

    石夷掏出手中的小本子,道:“某年末月某日,饕餮入住有穷国,食米十万八千石,猪三千八百头,另拆木屋一百三十座下饭,导致有穷国主不得不向他国借债,三个村落村民面黄肌瘦,挪移祖地,饥灾难解。”

    “未几,有穷国几灭。”

    “有传,饕餮所过,寸草不生,皆食之。”

    “又某年某月某日,饕餮见帝之五彩凤凰鸟。”

    “拔其毛而食之。”

    “不足,后食其毛。”

    “复某年末月某日,饕餮见一女子,欣喜若狂,夜入其寝。”

    “食其家中米粮。”

    “尽兴而去。”

    “又某年……”

    饕餮面容扭曲,怒道:“你住嘴!!”

    悲愤欲绝,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来,煞气冲顶:

    “你侮辱我!”

    石夷皱眉道:“我怎么侮辱你了?”

    你把我做的事情重新说了一遍。

    饕餮忽略了这个问题。

    怒声道:

    “既然找打。”

    “那就好好打一次!”

    白泽躺平撞死,竖起耳朵把饕餮的某些黑历史全部记录下来,而后见到这两个煞神要走,默默地挪移,小心翼翼地下脚,恨不得连一丝丝声音都不发出来,希望能够避开饕餮和石夷。

    饕餮嘛。

    毕竟,一个人字面意义上吃穷一个国家。

    连国家名字都变成了有穷国。

    也够离谱的。

    虽然有点离谱,但是事实上,伤害性比起那些凶狠无比的大凶来得更恐怖,毕竟你再能打,八百万头猪放在那里你杀得手都会软掉,可饕餮不一样,他会越吃越爽,吃了还问你,还有吗?再来点。

    其他凶兽了不起来个旱灾,水灾。

    人族靠着彼此接济,靠着祖传DNA里面的储存粮草和神农留下的种植天赋,在那个时代也不是熬不过去,实在不行召唤大羿,尼玛凶兽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旱灾也就没了。

    饕餮不行。

    他不但吃你的粮食,还拿你家木炭下酒,顺便连房子都能啃了。

    白泽默默地准备下山,他已经隐隐约约记住了轩辕剑魂离去的方向,心中雀跃,什么陶匠,什么卫渊,对不起,我们不认识。

    我现在要去轩辕剑去的那边儿。

    那里有新的帝王。

    新的轩辕剑主。

    以及……

    新的大腿!

    新的饭!

    大腿,我来了!

    新的挂件生活,我来了!

    陶匠你就在那儿待着吧,哈哈哈,本大爷要下岗再就业了!

    白泽心中雀跃准备去抱大腿,可是才走了没一会儿,一道锁链从天而降,直接把白泽再度捆成了一团麻花,石夷从天而降,白泽嘴角抽了抽,道,呢喃道:“饕餮呢?”

    “他?他吃了一根叫做高压电线的东西,把里面的雷霆给吃了。”

    “恢复了点能量,现在跑了。”

    白泽嘴角抽了抽:“那你为什么不去追他呢?”

    好问题。

    石夷面不改色:“他已经跑了。”

    “你还在这儿。”

    “先把你抓住再说。”

    白泽:“……”

    你的逻辑很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

    不,我的新大腿!

    白泽尝试挣扎,被拖走。

    他放弃抵抗。

    挂件应当有挂件的自觉。

    当然,那个陶匠不在此列。

    白泽代表人族最古老的挂件将那陶匠踢出挂件范围。

    只是默不作声把右手藏起来,掌心里有一道痕迹。

    那是轩辕剑魂留下来的——

    代表着,前往寻找那位帝王的可能性。

    而在这三者离去之后,在泰山之上,一位少年道人安静走出,容貌颇为洒脱,如果说卫渊在这里,就能够认出来,这是当年秦始皇来此,为泰山之神所依凭的那位少年道人。

    泰山神是后世敕封之神。

    和山海大荒诸神不同,祂刚刚没有现身,只是敛息,故而也看到了一个绝无仅有,绝不可能再发生的奇迹,他伸出手,五根手指一根根分开,掌心中一枚印玺。

    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刻录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此刻这枚和轩辕剑,夏禹九鼎并列,毫无异议的神州人道之器缓缓亮起,低沉的龙吟之声在耳畔呼啸。

    “真是,不可能的奇迹啊……”

    少年道人微笑着低语。

    和轩辕剑共鸣的,并非是那个人,而是玉玺。

    但是嬴政本就是为了镇压传国玉玺所代表的神性而死,所以,本来应该彻底沉睡,坦然地离别自己的臣子和人间,而后消散于历史洪流之中的那个意识,被轩辕剑魂和传国玉玺的共鸣所激发,重新凝聚了。

    “期待再见到你的那一天啊。”

    “始皇帝。”

    “不,姑且还是提前说一声吧……”

    轻轻一抛,传国玉玺暴起。

    化作一道流光紧随轩辕剑魂而去。

    少年道人,泰山神微笑着拱手:

    “欢迎回来。”

    “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