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4章 轩辕剑魂的认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9
  第0544章 轩辕剑魂的认可

    而本来打算今日来人间,提前埋伏卫渊一个措手不及的饕餮皱眉。

    认出了大荒首屈一指的镇守天神。

    防御力堪比玄武,拥有大荒十大体魄之一的岁月不灭体。

    攻击力上姑且不说,防御和生命力堪比帝这一级别,和石夷交手,需要有极强的破坏力才有可能击破祂的防御,而最可怕的是,当你艰难击穿他的防御时候,你会发现祂伤势恢复的速度甚至于比你喘气的速度都快。

    费尽全力,对方破防了。

    每秒钟减一百滴血。

    常驻buff——一秒内回满血。

    “石夷……”

    石夷侧眸看了一眼背后的人间繁华,随手将捆成粽子的白泽扔到了一侧的高山之上,右手将佩刀拔出,双目平静,注视着前方的贪欲之神饕餮,道:“饕餮,四凶……”

    他取出怀里的本子,翻开前面几页,本来想要说出罪行。

    可上面画风都是某年某月某日,吃XXX。

    又某年末月某日,食XXX。

    在一众上了石夷小本子的大凶里面,画风清奇。

    最后实在是不知如何开口,沉默了下,只是道:

    “当诛。”

    “呵,当诛……”

    饕餮活动手腕,冷然道:

    “你想要和我打,我也想要和你打打看。”

    祂视线越过石夷,落在了咸鱼化的白泽身上。

    白泽浑身汗毛炸起,被浑身锁链捆着,像是毛毛虫一样屈伸挪动。

    尝试把自己的身体藏起来。

    饕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底有兴奋之色:

    “白泽啊。”

    “世上只有一只的白泽啊。”

    “我早就想要试试味道了。”

    “该怎么吃呢,只吃一只实在是不够味道,要么养好了以后,天天割一块儿肉下来吃,还是说养几只其他异兽和这头白泽配种,然后再说其他……”

    “喂,白泽。”

    “你喜欢什么样的异兽?带毛发的,披鳞甲的,还是说水生类的?”

    饕餮面容隐隐有些兴奋得过了头。

    他是那种有智商的,而且相当地冷静理智。

    进退有度。

    作为一个混子,能和穷凶极恶,诡异莫测,心思恶毒那三个家伙并排着站,脑子是必须要有的,但是饕鬄有一个bug,遇到想吃的东西,食欲出现了,就会迅速占领智商高地。

    此刻甚至于把自己要和卫渊交手,要提前埋伏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打架?

    有吃东西重要?!

    不重要,都不重要。

    现在有的吃,很重要。

    浑身散发出了真正符合四凶位格的煞气。

    原本前来追杀卫渊的天神,和已和卫渊约战的大凶。

    却在此刻突然相遇。

    两股不同的气息彼此暴起,瞬间便是针锋相对之局。

    石夷注意到了背后的凡人城市,抢先出手。

    或者说,作为同样操控岁月的神灵。

    先机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他们的专属名词。

    一瞬间,为了能够把昆仑之主捆回去的神之锁链直接洞穿飞出,这是为了囚禁天神所用的材质,一瞬间将饕餮捆了个结结实实,而后石夷猛地发力,狠狠地一抛。

    锁链,饕餮,连带着锁链的时间全部加速,将其爆发飞行的时间压缩到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只是一个呼吸,强烈的破空导致在泰山之巅出现了巨大无比的冷凝云。

    原本,这种闷雷般的声音会直接掠过人间。

    带来相当程度的破坏。

    但是石夷顺势延长时间。

    将这种瞬间爆发的高强度声波直接拉长到一千年内,相当于每一天只有短暂无比的一刹那,成功将这余波直接湮灭,而后往前一步踏出,直接紧随饕餮冲出。

    饕餮一瞬间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蔚蓝色的星球,和黑色的宇宙。

    石夷直接动用权能,将他扔到了人间这个狭义范畴的未免,神的力量对撞,每一击至少都会导致巨大的音爆,导致建筑被破坏,导致战斗范围内的普通人心脏崩裂,甚至于失明失聪,直接死亡。

    作为神的自傲,作为守护者这一职责的天神。

    石夷本能选择脱离人间作战。

    对于人类来说的绝境,是神灵最好的战场。

    石夷手中之刀抬起,饕餮掌中的兵器也随之爆发。

    两道流光散发出庞大的威能直接在远离人间的区域疯狂对拼,饕餮的战斗能力似乎是在食欲的激发下越发地提升起来,白泽对他的诱惑,相当于饿了八辈子见到了国宴级别的名菜。

    你能忍吗?

    不,

    你忍不了。

    任何妨碍他吃东西的都要被他撕碎。

    或者说吃下去。

    饕餮的世界观,就是这么地朴实,无华,且好吃。

    石夷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精力,将战斗余波压制住,而泰山顶上的白泽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冷汗,作为战斗能力,石夷再如何也是大荒数得上名号的镇守天神,而作为赫赫有名,神州四凶之一的饕餮。

    混子是混子了点。

    但是无可否认其战斗能力。

    尤其是饥饿状态下的饕餮。

    两个家伙的战斗,哪怕是白泽一时间也推算不出谁是最后的生者。

    如此局面,双神搏杀,一个是坐镇大荒,岁月不灭,一个是吞噬天下,无物不食,两个对上,棋逢对手是将遇良才,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想要……

    溜啊!

    白泽艰难地屈身想要溜走。

    可是这锁链不知道是谁做的,哪怕他之前从厨子那里偷学会了天罡三十六正法之一的大小如意,可谁知道,这锁链也跟着变大变小,尤其是变小之后想要变大撑开,那锁链就不动了,直接卡肉里了。

    白泽嘴角抽搐。

    好恨啊。

    天生通晓万物,可是偏偏懒散地不愿意去多学。

    结果就是这样,会了,但没完全会。

    最后他只好勉强用轩辕剑气当锯子。

    一点一点地把身上的锁链拉出了一条缝,给这玩意儿开了个眼。

    然后才把这锁链给崩开。

    轩辕剑气是没法动用,但是耐不住这东西质量高啊。

    人族圣道之剑,这儿还是人间。

    效果相当好使。

    白泽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心底觉得那轩辕剑多少还是给了点面子的,这剑气居然还有相当程度的锋锐度,而不会毫无反应,要是毫无反应的话,那剑气连动都懒得动弹,跟爷爷似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石夷给卫渊那小子准备的锁链比起这一根儿质量更好了些啊,啧啧,也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么花活儿,居然让石夷都这样看重他。

    白泽感慨了几声,瞅了瞅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的两个神灵。

    直接打算就此溜了。

    掏出一根树枝在石头上直接写道:“石夷,老子走了。”

    “想要抓爷爷我,做你的美梦,哈哈哈。”

    白泽抛下树枝,拍了拍手,颇为满意。

    转身看着人间,咧嘴一笑。

    “浩浩人间!”

    “我来了!”

    “哟嚯!”

    这里的高手和神灵,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可以加入我的书里?

    他正要迈步,突然察觉到天空一阵剧烈的呼啸,而后一团烈焰飞扑而下,白泽面色大变,却是看到食材要溜的饕餮爆发神力,短暂摆脱石夷,愤怒地扑下来。

    石夷的实力很难定位,只能够说祂本身能对抗的敌人上限很高。

    但是祂能打赢的对手却很不好说。

    哪怕是撑天之神都没法摆脱石夷的纠缠。

    是要你没法把石夷一拳砸成石灰。

    那他下一秒就给你回满血。

    并且给你来一拳。

    可比撑天之神弱的四凶之一,也能和石夷打得有来有回。

    战斗经验丰富。

    尤其是平手经验尤其丰富。

    攻击力一般,防御力神代无双,回血能力堪称bug。

    和四灵中的北极玄武一起名列神代最不愿意面对的两个对手。

    在神代有名气的那些一流神灵里,这两位的定位基本就是。

    谁也打不过,谁也打不过。

    时间如果拉得足够长,理论上,谁都能被他们刮痧刮死。

    如果放到无支祁眼里,大概就是经典的——只有你敢亮血条,只要你给我一点攻击力,那我就能把你磨死,而石夷的招式,基本就代表着,刮痧是吧,这一拳,相当于刮痧一千年累积的伤害。

    现在我把这一千年的时间抹去了,来试试看?

    只是饕餮见到白泽要溜,所以玩命地冲破了不得不分心消弭战斗余波的石夷封锁,直接杀向白泽,白泽转身就打算溜,脚下直接踏着风后的法门,可是看到了那边的人间。

    眼前仿佛闪过那熟悉的青年微笑着的身影。

    ‘白泽,你说,有一天人族能不依靠个体的强大,伫立在世上吗?’

    白泽突然转身,口里大骂:“姬轩辕你个蠢货。”

    “倒霉倒霉倒霉!”

    脚步踏前。

    卦起。

    第五十二卦,艮为山。

    两艮卦相重,高山重立,渊深稳重。

    一瞬间庞大的卦象笼罩整座泰山,勾动地脉,白泽怒喝,挡住了饕餮一招,面色骤变,这来自于风后所传的伏羲八卦只是支撑了一下,化去了饕餮的招式,就咳血飞退。

    饕餮手掌虎口崩裂,忌惮紧随其后的石夷。

    没有化作神话形态,猛地上前,伸手欲杀白泽。

    白泽不擅战斗。

    玩命似地把身上东西都往出抛,一件件东西砸过去,却都被饕餮张口吞下,连锁链都没放过,最后白泽手里只有那一道轩辕剑魂,饕餮双目死死盯着那一道剑魂,食欲越发地大了:

    “你把这东西给我,我放了你。”

    “你做梦!”

    白泽断然拒绝。

    而后哭丧着脸,死死抱着剑,道:“我给你你肯定就先吃了我。”

    饕餮:“……”

    “你说的对。”

    白泽屁股着地飞快后退,怒道:

    “我劝你好自为之,要不然我解封这一道剑气,你就完了。”

    饕餮大笑:

    “就你?这剑连尧舜都没法用,唯独它认可的皇者有资格。”

    “颛顼都要重铸自己的剑,何况是你个……”

    我怎么了?!

    挂件,那也是轩辕的挂件!

    我抱轩辕大腿,我自豪。

    你特么你能吗?!

    白泽大怒,这当此刻,这柄轩辕剑魂突然微微亮起,原本暗淡的模样重新变化,其上的一层外壳破碎,纯粹至极的金黄之色浮现,映照在三者眼底。

    白泽怔住。

    石夷都顿住。

    饕餮嗓音戛然而止。“这,这是……”

    无边剑气突然亮起。

    仿佛有锁链破碎的声音响起。

    温暖的人道气息萦绕。

    这柄剑,曾有两位主人。

    第一位,是轩辕。

    是大荒之年筚路蓝缕,平视神灵的坦然和从容。

    第二位,是夏禹。

    是自此斩断人间和神代,不受神灵控制的开始。

    而后轩辕剑转化出了第三种气息——

    威严,霸道。

    气吞寰宇,不可一世。

    剑气冲天而起,云气尽散。

    挥剑决浮云。

    白泽瞠目结舌:“这这这……”

    轩辕剑魂,在泰山之上开启了共鸣。

    此地,

    曾有器量足以匹配人道第一神器的帝王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