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3章 训练完成,卫渊火热好评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53
  第0543章 训练完成,卫渊火热好评中

    白泽觉得自己很倒霉。

    非常非常倒霉。

    倒霉到什么程度呢?

    他万万没有想到,名震大荒的石夷,执掌日月行次的天神。

    居然是个路痴。

    因为途中离开了大荒诸神的队伍,停下来检查了一下嫌疑犯白泽,导致石夷和前方部队分头行动,现在他破开空间之后,已经再也看不到前面支撑天空的神灵‘重’了。

    远远地,能够看到城池,看得到现代建筑的特殊色泽和造型。

    看到一个个人人来人往。

    石夷皱了皱眉,腐朽捂住口鼻:“空气太糟糕了。”

    “这里的人族居然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吗?”

    他随手把白泽抛在了一个现代化高楼的楼顶,然后掏出本子,掀开记录下来这里的情况,若有所思道:“环境太过恶劣,下一次去折一根建木树枝,种在这里,应该能够自生灵性,顺便清洁空气,加大灵气浓度。”

    “人族寿命平均提升五年到七年。”

    “患病概率下降。”

    白泽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神和神的差别也同样巨大。

    有恣意妄为的天神,也同样有沉静安和的那种。

    前者比如羲和那个没脑子的,后者比如烛九阴,比如西王母。

    也比如虽然脑子似乎不大好使,但是很实在的天神石夷。

    石夷顺便提起了白泽,白泽挣扎了下,发现实在是挣扎不开,无可奈何,道:“所以,石夷,你们是打算要去做什么?”石夷道:“自是去西昆仑,将那白发山神带回大荒。”

    “好吧,那小子。”

    白泽叹了口气。

    你小子为什么,没有轩辕的命,却得了轩辕的病啊。

    当年轩辕头铁是因为他可以把其他人的头锤爆。

    你呢?

    发现自己没法破开石夷的封印,或者说,他一个神兽,而且还是不擅长打架那种,就算是破开封印也打不过旁边这个家伙,也就只好老老实实被捆着。

    顺便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的人间。

    看着人类现在一个个地穿戴打扮都和上古之时迥异。

    看着他们坐在一种没见过的钢铁造物里面,飞快地移动。

    当然,比起神的速度还是不行,但是相较而言当年的普通人,已经是飞跃了,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美食,白泽咽了口唾沫,忍不住道:“喂,石夷,我想吃点东西。”

    石夷皱眉。

    “我没有人间的货币。”

    “去偷啊,你不是执掌岁月……”

    片刻后,白泽的嘴里被一个苹果死死地塞住了。

    苹果是石夷取的,但是他留下了相应的替换品。

    顺便石夷在他的罪责里面加了一条‘妄图教唆天神偷窃’。

    白泽狂翻白眼。

    只是看着繁华的人间,终究会有些失神。

    轩辕要是见到今天的人间。

    他是会开心,还是会遗憾?

    不……

    他大概会去做一个普通人,自己就去蹭饭,然后轩辕每天工作,做那种不需要打架的活儿,靠着他所谓的‘智慧’去赚钱和粮食,自己就可以去蹭饭;轩辕每天工作后回家见嫘祖,好好做饭吃,当然,没准还会有玄女经常上门挑衅。

    自己也可以上门蹭饭。

    真是那样就好了……

    平和安稳的生活。

    充满了蹭饭的美好人间。

    白泽感慨着,抬起头,却看到了在这貌似繁华的城市周围,却到处都是山海裂隙,人间的繁华,被无尽的荒野,仿佛下一刻就会破开裂隙踏入这里的巨大凶兽所包围着。

    打量了好一会儿,白泽抬起头,环顾周围,突然陷入了沉默。

    “呜呜呜,呜呜!”

    白泽咬牙将苹果全部咬碎咽了下去,吐出一口气来,表情凝重道:

    “石夷,我们是要去哪里?”

    “西昆仑。”

    “嗯,对,西昆仑。”

    “你看到前面那座山了吗?”

    “嗯?”

    “你觉得,那像是昆仑山吗?”

    白泽嘴角抽了抽,看着前方巍峨的山脉,隐隐感觉到其中的苍茫厚重,扫了一眼下面的人,以通晓万物的权能弄清楚了情况,沉默许久,道:“这里是泰山。”

    “嗯,泰山,所以呢?”石夷皱眉。

    白泽被锁链捆着。

    就像是一条咸鱼一样扑腾着仰起头。

    “泰山又有一个名字。”

    “叫东岳。”

    “东岳……”

    石夷陷入沉默。

    “东……”

    白泽道:“我想要问一下,石夷。”

    “之所以帝俊让你待在西北隅不要乱跑,是不是因为你辨认不了方向?”

    石夷不回答。

    白泽就当祂是默认了,而后在心底里默默给石夷的记录增加了一笔。

    下次再写白泽精怪图的时候,就可以丰富一些了。

    哎呀,我可真是勤奋。

    积累了五千年的黑料,够轩辕看好一会儿的了。

    只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正在白泽回忆自己有大腿可以抱着的时候,石夷沉默了一会,提着白泽转身就要走,可是才不过遁光流转一瞬,石夷的遁光骤然止住,这位镇守大荒的天神瞳孔收缩,死死注视着前方的虚空。

    山海裂隙突然碎裂,一道身影从其中踏出。

    似乎是为了其他的目的而来到人间的。

    但是此刻,这身影却和石夷撞上。

    来者身材高大至极,眉宇飞扬,像是两把侧刀,方鼻阔口,一身白衣,右手提着一柄刀,身上有着奇异古朴的饕餮纹,石夷缓声道:

    “……四凶,饕餮。”

    ……

    梦境世界。

    卫渊已经麻木了。

    现在他已经能做到以剑劈开大羿射来的箭矢,顺便站在轩辕的战车上和单手的轩辕对剑,另外还能灵活操控战车躲避刑天的战斧,除了这家伙随时有可能把手上的斧头当抛掷类兵器砸出来之外,一切都好。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熟练度。

    当你的‘教练’能控制时间流速的时候。

    这就不是个问题。

    打个比方……

    今天白天训练,晚上休息。

    可只要烛九阴不闭眼。

    今儿个这白天就没完了。

    卫渊手中的剑卡住了轩辕的佩剑,然后顺势卸力,以轩辕之力对抗住了刑天的战斧,天罡三十六神通回风返火,外加三十六神通之大小如意全部用了出来,这是他的试炼内容,在上古极恶五人组的围殴下存活六十秒。

    是的,只是幸存。

    巨大的压力,随时都如同海浪一般汹涌着的煞气。

    卫渊只觉得每一秒钟都像是一年那么难熬。

    大脑放空,几乎只是凭借战斗本能在疯狂地应对,本能地学习,本能地出手。

    当烛九阴终于说完可以的时候。

    卫渊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手掌都在微微颤抖。

    “好了,这一次,你应该可以勉强应付了那个缙云氏了。”

    似乎因为烛九阴是上古之神。

    所以祂对于缙云氏之不肖子,仍旧以缙云氏来称呼。

    毕竟缙云氏,和涂山氏是一个意思。

    那是姓氏。

    卫渊总算是通关了,呢喃自语:“终于,终于……”

    至于在这里训练了多长时间。

    他们轮番着换着吃东西,也只记得,那火锅也已吃了十七八次了。

    “恭喜你,冕下,你终于过关了。”

    夸父诚心实意地夸赞。

    “哈哈哈,做的不错,后辈。”

    “涂山氏的小子也算是有所长进了。”

    伴随着一阵阵诚心实意的恭喜,卫渊被上古五大恶人组包围,每个人的脸色都带着发自内心的祝贺,然后就在卫渊心中感动的时候,他手里的剑突然就变成了铲子,右手的符咒化作了一把菜刀。

    就连身上的运动服,都多了一件土得掉渣的围裙。

    大羿贴心地给他戴上了头顶的厨师帽。

    顺便伸出手扶正了下。

    “所以,吃庆功宴吧,我要吃肉。”这是蚩尤的战魂。

    “所以,吃庆功宴吧,这次咱们来一顿九宫格火锅。”这是神农。

    “所以,来庆功宴吧,要酸甜口的。”大羿露出腼腆的微笑。

    “所以,来庆功宴吧,哈哈,大鱼大肉的燥起来。”刑天把头摘下来,然后两张嘴一起聒噪地大笑起来。

    “所以,来庆功宴吧,禹的部下啊,把帝王之筵端出来吧。”

    这是雍容华贵的轩辕。

    而后一左一右两拳头直接砸在他眼眶上。

    把青年状态并且一连凡尔赛装逼模样的轩辕帝砸翻在地。

    蚩尤表示现在这个老对手的造型,很像自己当年养的那两只坐骑。

    神农表示年轻人要懂得让贤。

    一顿闹腾之后,厨子直接掀桌子,把这帮家伙都撵出去,然后自个儿干活,当被群殴之后还要为群殴自己的那帮混子们做饭,世上还有比这更委屈的事情吗?

    厨子可听不得这样的话。

    卫渊咬牙切齿地一边愤怒,一边老老实实地做菜。

    最后怀揣着终于解放了的欣喜,离开了梦境。

    梦境之中,众多古代的英雄们彼此对饮。

    神农氏着看着桌子上的菜,而后发现这些都是这段时间,自己这些家伙们所最喜欢的,他讶然,而后微笑着道:“原来他都记下来了啊,有些难为他了。”

    刑天爽朗大笑道:“大概是为了表达感谢?”

    “哈哈哈哈,这小子,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是文官。”

    唯独夸父嘴角抽了抽,知道了卫渊的想法。

    这帮家伙这么揍他,他还要表达感谢。

    那么这些其实和传说里那么威严的模样一点不符合的老不休门绝对会勾肩搭背带着爽朗的笑:

    “原来你这么喜欢被揍啊。”

    “哈哈哈,小家伙你这癖好有点特殊。”

    “不过我们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哈哈哈哈,涂山氏千百年来欺负人,出一个喜欢被欺负的也正常……”

    “哎呀呀,年轻人玩得真开。”

    刑天端起酒来,看着眼前这些人,忍不住低语:

    “真是,如梦一般啊。”

    神农微笑:“本就是梦幻之身而已……”

    “除去了你之外,我们都不过只是曾经存在于历史上的人,留存于你的记忆,以及在世界上留下的烙印,说到底也只是那些人存在的倒影而已,可即便如此,有能尽兴之时,又怎么能只顾着悲伤?”

    “只是啊,我们真正留下的那些神体,或许会给那小家伙留下很多的麻烦吧。”

    “尤其是你,蚩尤。”

    蚩尤只是饮酒。

    夸父还是有些担心,道:“他没有问题吗?”

    烛九阴淡淡道:“没问题的。”

    夸父犹豫道:“可是,单单只是幸存一分钟的训练。”

    烛龙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语气略有玩味:“一分钟?”

    夸父怔住。

    神农氏露出微笑。

    轩辕和刑天对视一眼,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蚩尤和大羿专注于干饭。

    烛龙淡淡道:“人常常会忽略时间的流逝,全神贯注的时候,便更是无法察觉,只是觉得时间一眨眼就已经过去了,而生死之战,则更是如此……”

    夸父眼底缓缓瞪大。

    烛九阴玩味道:“战场的时间被加速了。”

    “他经过的训练,并非是一分钟。”

    “一开始是一分钟,后来会慢慢增加,每次增加几秒钟。”

    “他最后的训练,是在这五个人的厮杀下,支撑半个时辰的时间,或者说,维持半个时辰的平手,而他却只当做自己支撑了六十个呼吸,所以他一定会全力出手。”

    “我们也很想知道,饕餮能撑多久。”

    夸父怔怔无言。

    上古五大恶人组,外加更为恶劣的烛龙。

    六个存在几乎同时浮现出一抹微笑。

    烛九阴玩味道:

    “我所说,他可以应付缙云氏。”

    “可不是缙云氏的不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