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2章 人间越发拥堵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27
  第0542章 人间越发拥堵了

    白泽像是和一个老友一样闲聊着低语,只是眼前却也只有这一柄在神州的神话当中具备史无前例地位的古剑而已,轩辕剑,但是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轩辕夏禹剑’

    如果去翻找典籍里面的夏禹剑,同样是这一柄。

    这代表着自轩辕黄帝开始到三皇五帝岁月之后。

    其中不知道多少代帝王,轩辕剑只认可了两位剑主,一者是铸造此剑的姬轩辕,另外一个则是夏禹姒文命。

    每一位人族的领袖都代表着那个时代最杰出的英豪,但是也仅仅只有三皇五帝这样的名号,而哪怕是有三皇五帝这样的名号,被这一柄人族圣剑所认可的,也只有这么两个。

    禹王去后,再无人能拔起这柄剑。

    连帝俊都无法做到。

    只好将这柄剑留在最后坠下的地方。

    并且以二十四道锁链将轩辕夏禹剑牢牢困锁在轩辕之台上。

    轩辕之剑东方,是为丰沮玉门,日月所入。

    轩辕之剑西方,是为大荒龙山,亦日月所入。

    这就已经足以证明大荒对于这柄剑究竟有多忌惮。

    白泽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能不能拔起这柄剑,想要彻底地发挥轩辕剑的威能是不用想了,自古以来就只有两个人能做到,但是动用这柄剑,倒是可以稍微想一想的。

    或许呢。

    或许就成了呢。

    人总是要有希望的对吧?

    虽然他不是人。

    反正他和这柄轩辕剑嘀嘀咕咕了半晌,而后伸出手去摸剑柄,才摸到剑柄,就觉得像是触电一样,惨叫一声直接从轩辕之台上摔了下去,顺便直接摔下了山去。

    浑身焦黑,四肢乱颤。

    躺尸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一张口,喷出一股黑色焦气。

    白泽看着这一座山,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

    也只要扶着老腰又一次爬上了自己花费功夫设下阵法的山。

    你说解阵?

    太麻烦了,还是爬山吧。

    过了一会儿,白泽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山,隔了至少又十七八步远,伸出手指指着那轩辕剑道:

    “我警告你啊,你再电我,我告诉你我跟你不客气!”

    “你不要以为我怕你!”

    “我这是尊重你你知道吗!”

    轩辕剑一阵剑鸣。

    似在嘲笑。

    白泽迟疑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走过去,又一次伸出手。

    想了想,把手收回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

    这才去握剑柄。

    这一次轩辕剑好歹是没有把白泽给弹飞出去,看来第一次确实是因为这邋遢大叔手汗的原因,白泽松了口气,只是死活也拔不动,他苦笑一声,道:“看来我还是拔不出来,算了算了,那你至少给我一道剑气。”

    “我好去人间去试试看那小子的根器。”

    “要是能行我就把他带回来,要是没这缘分,我也就不想了。”

    “只是想着这世道大变,若是你能出世,倒也是一件好事。”

    白泽微笑着呢喃。

    却仿佛又回忆起了当年的经历。

    姬轩辕,玄女,风后,力牧,杜康,仓颉。

    现在只剩下他自己。

    ……

    似乎也是因为对白泽很熟悉。

    轩辕剑剑身之上浮现出一道亮光,而后飞入白泽的手中。

    隐隐约约也是轩辕剑的模样。

    正是蕴含有一缕真意的剑气,白泽将这东西收好。

    只是他在下山之后,想办法前往附近存在山海裂隙的时候。

    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对。

    微微抬头,瞳孔收缩,远远地就看到了一道流光以极高的速度飞快奔走,哪怕是已经有所收敛,也同样散发出了强烈的压迫感,荒芜,厚重,那是来自于大荒的天神。

    “……撑天之神‘重’?!”

    白泽辨认出了这位在共工怒撞不周山后。

    代替不周山权能,支撑苍天的古代大神身份,面色微变。

    下意识将轩辕剑剑气收到了袖袍里面去,急急地躲藏起来,远远地看到那位大荒之神直接撕裂虚空,所去的地方,正是人间的方向,白泽面色几次轮番的变化,旋即很快地猜测出了问题。

    祂也是为了卫渊?!

    只是死了两个十二元辰,有必要这么做吗?!

    白泽在和卫渊分开之后,就朝着轩辕之台赶了过来。

    所以并不知道卫渊在昆仑石壁上的‘精彩发挥’。

    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突然开始犹豫是否还要去人间了,人间本来就有共工这样的存在,现在又加上了‘重’,可以说是危险至极,要不然先找个地方猫着呆个几百年,等到‘重’回来了再说。

    轩辕不在,走为上策。

    白泽并不想和这样的大神发生冲突。

    但是很快,他就又看到了几道身影出现,大荒的正神们毫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被察觉,就这样堂皇正大地冲入了人间界,白泽面色缓缓凝重,眼前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超过他的理解范围。

    难道说人间出了什么大事?

    或者说卫渊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大荒诸神居然会选择进入人间,这和当年最终签订的契约不同啊。

    白泽本能地察觉到了有什么问题。

    他沉思许久。

    这样的大事,当然……

    不能往上凑啊。

    我又不是轩辕。

    傻子才去。

    白泽顺势给自己加了个奇门状态,直接打断了自己去人间的缘。

    而后才松了口气,往后退去。

    结果才退了几步,就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身子,白泽头皮发麻,慢慢转过头来,看到神色宽厚,面容坚毅沉静的高大男子,后者若有所思,注视着白泽,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来者从怀里掏出一本本子。

    翻开,到第一百七十三页。

    第七行。

    “是你。”

    “前一段时间,和那家伙擅闯西北隅的犯人。”

    白泽结结巴巴:“石夷?!”

    “不,不对,我是无辜的。”

    “无辜?”

    石夷若有所思,问道:

    “当初你是不是和他一起来的。”

    白泽张了张口:“好像……是。”

    石夷道:“那之后你是不是和他一起跑的?”

    白泽声音更微弱了点:“好像,也是?”

    石夷肯定地回答:“那就没问题了。”

    “此人有犯下滔天大罪的可能性,吾等奉命将其捉回大荒。”

    “你是同犯。”

    “我要抓你。”

    白泽利用石夷的性格弱点,道:

    “可是你有把握吗?你能确定我真的是同伙儿吗,没准我是被他胁迫的呢,没准我其实是他的俘虏呢?现在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你又要把我抓回去,你们这些神灵都是这样不讲道理,只顾实力的吗?!”

    白泽震声开口,言辞滔滔。

    仿佛极为冤枉。

    如果说眼前的是其余大荒诸神,早不听他废话,但是眼前的是实力强悍,却如同岁月一般公平的神灵石夷,沉思许久,居然信了。

    道:“那好,可能确实是我莽撞了。”

    白泽松了口气,微笑道:“这就……”

    石夷道:

    “那你只要证明你自己的身份,我记录一下,就可以放你走了。”

    “将你的真灵传输一缕来此,我就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和来历。”

    “如果确实是无辜的,我会放你离开。”

    传输真灵,证明身份?

    白泽脸色一僵。

    告诉你们,我就是当年把你们的黑历史告诉了姬轩辕,然后顺便带着他一路打上门的那个白泽。

    白泽看到石夷伸出手要来取自己真灵气息,突然抬手扣住石夷手腕,沉默了下,语气郑重道:“其实我就是他的同伙。”

    “刚刚我耍你的,哇哈哈……”

    石夷沉默。

    把本子收了回去。

    顺手抽出一根铁链子。

    白泽笑声爽朗,慢慢地笑声越来越小。

    笑,笑不出来了。

    ……

    片刻后,白泽整个被捆得跟个粽子一样,被提在右手。

    石夷飞快遁光离去。

    白泽沉默许久,幽幽地道:“可以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吗?”

    石夷道:“常羲帝妃要我等去人间捉拿那贼人,来不及把你带回去了,索性将你一并带着,前往人间。”他右手提着白泽,速度猛然加快,遁光踏入人间。

    ……

    昆仑·西山界。

    崇吾老山主缓声道:“因此,虽然没有这样的前例,但是为了昆仑,我等不得不前往人间,去讨伐那个昆仑山主,愿意随我等一同前去人间的,还有谁?”

    流沙河水神长乘低头。

    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我不要去,不要去。

    祂完全不打算去人间,更不打算见到那只猴子。

    正当祂低头祈祷的时候,旁边的水鬼猛地举起手来,高声道:

    “我我我。”

    “我愿意去人间。”

    崇吾山主讶异道:“哦?原来是阿水。”

    “你真的愿意?”

    水鬼爽快道:

    “对,不但可以去人间。”

    “我还可以找到一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

    “我家老大,肯定愿意招待你们的。”

    水鬼声音顿了顿,想到卫渊熟悉的脸,以及珏也是昆仑出身这一件事情。

    补充道:

    “而且,那条街上还有不少的空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