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0章 饕餮,危!饕餮危完卫渊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97
  第0540章 饕餮,危!饕餮危完卫渊危

    卫渊眼底毫无波澜,端起茶杯喝了口。

    “卫渊?谁?”

    语气冷淡寻常。

    饕餮大笑道:“这,山主有所不知,这卫渊原名叫做渊,是当年涂山部的战奴,后来因为陶器的手艺,又再治水的时候做了些事情,反正最后成了涂山氏的人。”

    “后来因着不知怎么和昆仑山的小天女有了关系。”

    “那小天女拼着被关了一千年的时间也拿了昆仑山的不死花给那涂山渊服用下来,这才兜兜转转地活到了现在,在这人间也修行出来了不少的本事。”

    “哈哈,要我说啊,既然有这一重关系,还不快快去昆仑找西王母入赘去,认下这一门亲事,这大变之机,紧紧追着西昆仑,做个昆仑山的上门女婿,说不得也就成神了。”

    “一个字,怂!”

    卫渊:“……”

    论从对头嘴里听到自己的八卦该怎么做?

    卫渊略作沉吟,如果换成是他自己的性格。

    这个时候应该默不作声。

    但是想一想画面里面锋芒毕露,直接连天帝都不放在眼里的剑客。

    卫渊微微后靠,语气平静冷淡,道:“所以,你来找我。”

    “是怕了?”

    饕餮话音戛然而止。

    一双虎目深深注视着卫渊,白发剑客眼眸冷淡如常,似乎完全不曾将饕餮放在眼中,那种孤傲之气扑面而来,饕餮突然大笑起来,道:“怕?当然不怕。”

    “我恨不得活吞了他。”

    “但是终究得小心防备他人间的手段,穷奇梼杌都可以算是栽在他的手上,如果能更稳妥一些,那当然更好,再说了,这人和昆仑多少有些关系,阁下帮我也就是帮你自己,最后,我也想要和山主结交一番。”

    饕餮的逻辑很简单。

    至少在不吃饭,或者祂的脑子没有被吃东西全部占据的时候。

    饕餮是有智商的。

    卫渊淡淡道:“好处。”

    饕餮怔了下,反应过来,道:

    “此人是昆仑一系的,你除去了他,往后也是好事一桩啊。”

    白发剑客言简意赅:“不够。”

    饕餮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似乎丝毫不放在心上,爽朗道:

    “那么,你要什么东西,尽管说来。”

    卫渊道:“我要的东西,可不一般。”

    对于这样的说法,饕餮完全不放在心上,就算是未来能做到囚禁西王母,以昆仑为剑的事情,现在也就是个刚刚继任为昆仑山主的凡人,这样的凡人,能有什么眼界,能提出什么要求?

    贪财为饕,贪食为餮。

    这家伙其实很小气。

    可面对一介凡人,祂还是要端着四大凶神的架子的。

    是故作大方道:“你要什么,尽管说来。”

    “我都满足你!”

    卫渊语气平淡,道:“女娲造人之黏土。”

    ??!

    饕餮的手掌抖了下,脸上爽朗的微笑略微凝滞,像是祂的大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面说出的这个名词代表着什么,好似连食欲都给一下子吓回去了,僵硬道:

    “这个东西,价钱可是比那卫渊的性命要重得多了,换一个,换一个。”

    “拿不出来吗?”

    卫渊不置可否:“那么,长生不死之药。”

    “……”

    饕餮沉默,道:“你要这个做什么?”

    “昆仑山主,寿命本来就已经很长了。”

    卫渊淡淡道:“我自有亲朋。”

    饕餮无奈道:“这……寻常延寿的丹药倒是有,你想要的长生不死之药,就只在大荒或者昆仑园圃那里有,大荒那里是凤凰在守着,昆仑是陆吾神,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拿到,再说了……”

    祂有点说不下去。

    卫渊也突然明白过来……

    再说了,真拿到了不死药。

    饕餮自己会不尝尝味儿?

    你信?

    鬼都不信。

    饕餮见了鬼怕不是都能拿鬼油炸了做零嘴。

    卫渊沉默了下,道:“那么,九州气运之金铁。”

    饕餮脸色有点不好看。

    属于四凶大凶神的阔气有点绷不住了。

    又没有。

    而后略有奇怪,这东西具备有人道气运,当年就用来做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铸造九鼎,第二件事情就是铸造封印四方诸神之一水神共工的强大封禁,饕餮上上下下注视着卫渊,狐疑道:

    “……你要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封印共工。

    卫渊言简意赅,遵循人设,冷淡道:“铸剑。”

    这两个字,加上昆路玉璧曾经彰显出来的,那直接抽取昆仑地脉为剑的霸道行径,完美地解释了卫渊想要这些材料的理由,饕餮放下心底的狐疑,尴尬道:“这,这个……”

    “我是听说有过这东西,但是不在我手里。”

    “不过,你既然要神兵,我倒是知道一柄剑,那是杀死穷奇的猛人留在西山界气柱上的佩剑,现在代替穷奇地之四极的位置,你如果想要的话,可以把那东西拔出来。”

    地之四极,穷奇梼杌已死,穷奇被泰阿剑镇压作为替代。

    梼杌的权柄被夸霖以女儿国秘法激发,短暂没有问题。

    而听饕餮毫不在意的话,似乎是要将镇杀穷奇的泰阿剑拔出。

    卫渊语气平淡:“那样,气柱崩溃,山海和人间融合加快。”

    饕餮带着笑,满不在意地道:“加快就加快了,怎么,阁下在意?”

    卫渊挑了挑眉,品出了这一句话里面对于立场的试探,回答道:“我还不想现在对上昆仑。”

    饕餮品砸了下这句话,爽朗大笑道:“阁下说得倒是也对。”

    “这样,你我签下契约,等我除去了那卫渊,就将你想要的金材给你弄来,我确实知道混沌那里似乎是有剩下的部分,好像是当年轩辕帝铸剑剩下的,应该也能用。”

    好交易!

    只要我杀了我,我就可以从杀了我的人手里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卫渊心中吐槽。

    维持着冷酷自傲的剑客模样,摇头道:

    “不可,若你始终不杀,我岂非永远要被你吊着,就这一次。”

    饕餮想了想,道:“可以,但是你出手一次,我只能保证给你带回来一部分,当然价值上绝对让你满意,如何?”

    卫渊做出沉吟的模样,最后点了点头,淡淡道:

    “尚可。”

    这种让敌人为自己打工找封印另一个对手的材料的感觉,实在是有点点舒服,卫渊心中感慨,饕餮缓声道:“那么,到时候,我将会引诱他前来昆仑地界,山主你在此地能得天地之助力,那卫渊绝想不到你的存在。”

    “彼时,我故意卖一个破绽给他。”

    “他要是攻击我,则自己必然受到牵制,也会露出破绽。”

    “到时候山主你再趁势出手,就可一击建功。”

    “我们两面围剿,同时出手,必然可以将他一次性拿下。”

    很好。

    昆仑是我的主场,你来这里卖破绽。

    非常好。

    卫渊喝了口茶,点了点头,道:“可以。”

    饕餮和卫渊就此签订了契约,而后这大凶大笑起来,突然手掌一抓,空中裂开一道不大的山海裂隙,哗啦啦一下坠下来许许多多的凶兽,他道:“难得能够来这儿见到你,一见如故,投缘,投缘。”

    “来,好好吃一顿。”

    “我也见见山主你的手艺。”

    饕餮故作豁达。

    卫渊挑眉,对方提出的要求很正当,况且还是彼此缔结合作的时候,他如果在这个情况下拒绝似乎又有些刻意,但是经他手做出来的菜,饕餮恐怕会猜测出什么。

    卫渊若有所思。

    旋即看到这些凶兽里面一只毕方鸟,脑海中豁然浮现出一张爽朗大笑的面庞,神色平淡,应允道:“可以。”

    “但是我不擅饮食,味道恐怕寻常。”

    饕餮爽朗大笑道:“哈哈哈,味道寻常,再如何寻常我也可吃下。”

    这可是山海妖兽,肉质鲜美,孕育灵气。

    难吃?

    再难吃能难吃到哪里?

    片刻后,当饕餮看着眼前一盘一盘黑色的物体时候,沉默许久,抬起头看了看面不改色的卫渊,又低下头看了看这些食物,道:“……这是,刚刚我拿出来的那些?”

    卫渊点了点头。

    禹王亲传烹饪术。

    唯一烹饪方式·烤。

    熟度:介于生肉到焦炭化合物之间。

    将烛九阴逼出了不食不寝不息的传言。

    “请。”

    饕鬄哈哈大笑道:“其实阁下过谦了,没有那般夸张,比如说,这,这看起来……”

    祂看了看黑色的外表,转口道:“这闻起来……”

    鼻子动了动。

    说不出来。

    卫渊语气冷淡道:“阁下让我做饭,又故作言辞。”

    “是何意?”

    饕鬄语气顿了顿,只好道:“这,那我便不客气了。”

    祂张开大口,囫囵而吞,将这些食物很快就一扫而光,似乎满足地拍了拍肚子,道:“今日能够和山主相见,心中愉快得很,那么两日之后的事情,就摆脱阁下了。”

    旋即浑身煞气一裹,瞬间就破空离去。

    回到北山界后,大凶饕餮负手而立,自语道:

    “看来,不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

    “应该和那厨子无关。”

    相较于穷凶极恶的穷奇,心思奇诡狠辣的梼杌,以及行事莫测的混沌,四凶当中绝无仅有的大混子饕餮脑子也是比较谨慎的,活了那么多年,再如何也要防止自己假装卖破绽结果真把命卖出去的可能。

    “那厨子就算故意做差,也会残留本能的技巧。”

    “不可能做出这种东西。”

    饕餮低语。

    然后猛地扶着腰,一下弯腰,张口:“呕……”

    生吃都不可能那么难吃啊!

    回忆刚刚那一顿饭。

    一口气吃了那么多,饕餮面容有些扭曲。

    寄俯于他袖袍的妖怪出来,连忙给祂抚背,一边不忿道:“这,那昆仑山主做的,不就是烧焦的炭块吗?!”

    “胡扯!”

    饕餮低语呵斥。

    而后痛苦道:“炭块没这么难吃。”

    炭的味道很纯的,木炭还有一种果香气。

    而今天所吃的食物,混着鸡腥味和鱼腥味的炭,里面还微妙地混合了某种无法忽略的苦涩味道,一想起来,饕餮就觉得腹中一阵翻腾,忍不住又是一张口:“呕……”

    ……

    人间·西昆仑。

    卫渊看着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饭菜都被一扫而空,忍不住感慨道:

    “不愧是饕餮。”

    西王母现身出来,淡淡道:“我还以为你要杀了他。”

    卫渊摇了摇头道:“现在还没有把握。”

    西王母本要踏前。

    微不可察皱了皱眉,然后收回了右脚,抬手以袖掩鼻,道:

    “你给他做了什么?”

    卫渊道:“禹的菜……”

    他忍不住感慨道:“我记录了禹做的所有菜,基本分有两种,一种是只有禹能吃得下去的,一种是禹都不吃的,这么多东西,足足是禹的十倍饭量,拳是禹都下不了嘴的东西,饕餮居然全部吃了下去,还面不改色。”

    “不愧是祂,厉害。”

    西王母淡淡道:“你能靠这么近,也很厉害。”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事实上我已经到极限了。”

    他直接封闭了自己的嗅觉,可似乎是心理因素,仍旧感觉到那股子扭曲的味道在自己眼前盘旋,眼睛都有些发酸,勉强处理了这些食物的盘子,卫渊吐出一口浊气,认真思考接下来的问题。

    距离饕餮回来只剩下两天。

    这个时间段,要闭关静修,提升对于昆仑之力的掌控。

    卫渊想了想,在昆仑秘境之中布下了阵法,坐入昆仑的灵地,感觉到了灵气浓郁,吐出一口气来,双目微阖,只是不知为何,现在居然还无法入梦,似乎是烛九阴还没有准备好?

    卫渊心底突然本能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

    而后,一阵混混沉沉的感觉浮现心头。

    他进入,不……

    他被一把薅住衣领子,拖入了自己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