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9章 合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2
  第0539章 合作?

    四凶,饕餮。

    卫渊的神色微有些凝重下来。

    上古四凶,混沌,穷奇,梼杌,饕餮。

    穷奇已死,梼杌阵亡,混沌则是不知道遁逃到哪里。

    至于饕餮,卫渊还没能真正意义上和祂打过交道。

    如果论实力凶狠,穷奇第一,心思莫测,梼杌更强,而混沌则是手段奇诡,里面最复杂最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就是饕餮,硬生生靠着能吃排上了神州古代凶兽排行榜的前四。

    你说祂是混子吧,祂确实是很专注地搞事情。

    你说祂有什么本事吧……

    能吃。

    贼能吃。

    是真的特别能吃。

    自打生下来就没吃饱过的那种。

    卫渊从没有和这种特殊的敌人打过交道。

    而和饕餮的约战,算算看也就只剩下两天时间。

    烛九阴语气平淡:“你之前的实力,能够打的赢梼杌,是取巧为主,再来一次,你的胜机不到一成,而梼杌特性是心狠莫测。论硬实力,饕餮还要在她之上。”

    卫渊缓声道:“我现在得到了昆仑之力。”

    烛九阴颔首:“是,可你能发挥出几成手段?”

    卫渊不答,他伸出手掌,源自于真灵伸出的昆仑神力流转,和他本身的法力混合,自然而然地在手指拈出一朵冰霜所结的花,这样精微细致的操作本身代表着相当程度的掌控。

    烛九阴语气平和:“是人族的风格。”

    “但是,你现在要学着以另一种视角的方法去运用力量。”

    “另一种视角?”

    灰袍男子面容苍古,语气从容:

    “对,神的方式。”

    “既是昆仑山神,可能让昆仑亘古霜雪逆转?”

    “可能够一念之间令千里飘雪?扭转方圆数百里的天象变化?”

    “在神力的控制上,你还得学一学。”

    “我可以教你。”

    听到这句话,卫渊下意识回忆起了当年刑天举办的梦中训练大赛的惨痛记忆,耳畔仿佛浮现出了刑天,蚩尤,轩辕帝三大斧头狂魔爽朗洗脑的哈哈哈哈大笑声音,额头抽了下,道:

    “……还要再来一次啊?”

    烛九阴平淡道:“不是上次那种。”

    卫渊松了口气:“这样啊。”

    “还好还好。”

    烛九阴深深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我还需要稍微准备些时间,今日入梦的时候再说。”

    “嗯?好……”

    卫渊答应了一声,手指拈着那一朵晶莹剔透的花,以道门的御水之术,再混合昆仑的神力,这一朵花即便是在炎炎夏日也不会被温度融化,卫渊觉得,自己靠着这一手本事,至少是能换点餐费之类的。

    而后抬眸看着前面。

    凤祀羽属于自来熟,已经和女魃打了招呼,靠着甜食蹭了过去。

    而女魃的回应也很温柔。

    卫渊若有所思。

    烛九阴平淡道:“火能够给予人温暖,其实代表的是最初的光明和抵御严寒的温暖,保护普通人不受野兽侵袭的安心感,当然,如果将火焰激怒,那么就将会见到焚烧一切的严酷意志,就是旱。”

    “正常情况下,女魃的性情是温和的。”

    卫渊看了一眼阿玄,又看了一眼老道士。

    嗯,正常情况下。

    后者仍旧要死牙关说不是自己,但是女魃又确实是在龙虎山感觉到了熟悉之感,老道士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道:“既是失忆了,那么这位的身份可以告诉我吗?”

    卫渊略有沉吟:“是珏的姐姐。”

    老道沉默许久,道:“既如此,那便让她留在龙虎山吧……”

    “大劫来临,能恢复记忆和实力,总是好的。”

    他在大是大非上并不会拘泥于自我。

    只是满脸苦笑。

    卫渊拍了拍老道人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我会给你带酒来的。”

    “好歹要不是你呢?”

    “不是你的话,你不就赚了这么多好酒?”

    “要是你的话,临死前也是赚了这么多好酒的。”

    “不管怎么样,你血赚啊,张道友。”

    正说着,卫渊眼前一晃,余光瞥见了尾端呈赤色的发丝。

    少女女魃好奇地看着他手中的花,若有所思:

    “我认得这花。”

    她微笑起来:“我记得,我好像有个很小的妹妹。”

    “她在家里就喜欢种着这样的花。”

    这朵花是卫渊仿照之前去昆仑山见到,珏在少时被封锁山上一千年时候种植的那些花,刚刚下意识就按照这一朵花来塑形了,只是没有想到,眼前明明已经失去记忆的女魃,居然能够认出这一朵花。

    她在讨伐蚩尤之后,就没有长留昆仑清境。

    但是看起来,至少是曾经回去过的。

    卫渊若有所思,微笑着将这一朵花递过去,道:

    “喜欢的话,这朵花送给你。”

    “如果有空的话,我会让珏常来这里看你的。”

    烛九阴伸出手掌,虚指着少女眉心,一缕流光飞出,九天玄女真灵寄居于女魃的眉心,虽然说相对而言,玄女和女魃的关系没有女魃和珏的关系更好,但是毕竟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有她在这里,女魃的安全也有保证。

    当然,

    另外一方面,也得保证其他人的安全。

    卫渊准备告辞的时候,突而感觉到了眼前一阵眩晕,耳畔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音,这声音如此高邈遥远,仿佛来自于千古不化的昆仑神山,卫渊的真灵几乎已能够看到那一座神山的模样。

    昆仑神众在石碑前说话。

    似乎是有客人来拜访。

    ……

    半日之前。

    于山海界北山界当中,有一座山,名为钩吾之山。

    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铜。

    其上有兽名为饕餮。

    饕餮所化的高大男子安静坐在这里,看着北山界的昆仑玉璧,作为两日之后就要在人间界和人约战的祂,当然也会懂得去了解一下人间战斗会遇到的阻碍,比如说那种威力不弱的武器,比如说人间界的昆仑山主。

    假如现在西王母还在的话,哪怕是祂也不敢在人间太过于放肆。

    本来西王母离去。

    此刻颇有些能放开肚量的可能。

    可是谁知道,眼下又多出一名新的昆仑山主。

    饕餮心中不得不思量这新的昆仑山主的含金量。

    当看到玉璧上浮现出的未来时候,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凝固,看到过去的时候,更是心底讶异叹服,这种一口气把两个神系都招惹了的莽夫,祂不知道几辈子没有见识过了。

    厉害啊。

    不过旋即摆在饕餮眼前的问题就是,他是否得去试探下这昆仑山主。

    若是和那厨子的交手,惹动了昆仑山主。

    到时候出现他两个打自己一个的情况。

    哪怕是饕餮都会觉得相当不妙。

    祂是吃了很多东西,但是祂可没有把自己的脑子给吃了。

    看看那以前,一剑斩杀十二元辰的两位,放眼要和天帝比剑。

    再瞅一瞅那未来。

    囚禁西王母,洗脑昆仑诸神。

    和水神共工并肩。

    一抬手就是三千里昆仑为剑。

    这气派,这架势,饕餮觉得自己现在和这个山主出现在昆仑诸神面前,那帮家伙大概会直接忽略自己,然后跑去硬钢这位未来的凶人,要是那厨子见到这一幕,指不得得把这人也列到凶人里面。

    然后四凶变五凶。

    而在饕餮眼中,这位已经不容于昆仑和大荒的未来强者,毫无疑问,是能够站在祂们这一片的阵营当中的,尤其是穷奇战死,梼杌阵亡,现在祂们势力单薄,急需要强者参与其中。

    “难得的机会。”

    如果顺利的话,到时候联络昆仑山主,我和他里应外合,两面包抄。

    直接把那陶匠给拿下。

    略作沉吟,饕餮做出决定。

    循着之前早已经准备好的山海裂隙,抵达了人间的昆仑。

    人间·昆仑山。

    昆仑神众们正彼此愁眉苦脸,为摊上那么一个尊神感觉到未来一片愁云惨淡,突而察觉到一阵风声,转过头来正要看看是谁,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眉宇飞扬,魁伟高大,一身白衣,上面有着饕餮纹。

    最为年长的那个神众愣住,而后惊呼道:

    “!!!饕餮!”

    “你你你……”

    昆仑神众们面色煞白,急急后退。

    四凶饕餮却只放声大笑,没有上前的打算,双手微微一拱,道:

    “缙云氏之不才子,得知昆仑人间之主,特来拜访!”

    “不知可否一叙?!”

    大笑爽朗,滔天威压压迫众生。

    昆仑神众彼此对视,见到饕餮没有立刻上前,才稍松了口气。

    这尊凶神的实力不是他们所能够应对的,只能回到秘境之中,去见西王母,涩声道:“娘娘,这大凶和那卫渊有过约战,现在来这里,恐怕是来者不善。”

    西王母若有所思,道:“无论如何,此刻的昆仑山主是卫渊。”

    “让他自己来此处理。”

    “这……”

    昆仑神众彼此对视一眼,只好前去玉璧,尝试联系卫渊。

    龙虎山中,卫渊终于慢慢地从被信息远程联系的不适应里恢复过来,弄清楚了昆仑发生的事情,若有所思,和老天师告别之后,走出了龙虎山,烛九阴语气平淡:“是谁?”

    “饕餮。”

    “哦?你打算去见见祂?”

    卫渊点了点头,作为昆仑山神,卫渊在人间界的时候,可以依靠地脉流转,迅速地回到昆仑山,不过也只能回去这么快,卫渊觉得大概原理就是吸铁石,卫渊在人间溜达,然后勾动昆仑神性。

    那么一大座昆仑山就会像是巨大磁铁吸一颗钉子一样。

    biu一下把卫渊给吸过去。

    昆仑山里,玉璧之前,卫渊一下出现,踉跄了下。

    肚子里都是一阵翻江倒海。

    脸色都有点发白。

    西王母挑了挑眉,道:“你来了。”

    “饕餮就在外面,你要如何处理?”

    “怎么处理?”

    卫渊想了想,吐出一口浊气,容貌变化,从眉心处开始,发丝变成黑色,眉心之间疏朗和漠然浮现,最终化作一身白发白衣,神色清冷漠然的样子,昆仑神性彰显在外,语气转而变化,道:

    “当然是去见面了……”

    西王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饕餮要约战的是卫渊。”

    “和陈渊有什么关系?对吗?”

    卫渊怔住,微笑道:“然也。”

    “您真了解我们涂山。”

    震了震袖袍,卫渊,或者说陈渊语气平淡,看向那昆仑神众,道:

    “让祂进来。”

    西王母暂且隐遁,这昆仑秘境之中,转而变化,化作了陈渊当年暮年在山下结庐而居时候的屋舍,屋子里面简单朴素,饕餮大步走了进来,环顾一周,而后大笑道:

    “哈哈哈,久闻阁下大名了,今日还是第一次见面,幸会,幸会!”

    卫渊眼眸微敛,平淡道:“久闻大名,何曾说来?”

    饕餮微笑道:“当年那十二元辰不自量力地跑来人间,结果死了两个,这事情我可也知道,可惜啊,可惜,尸体都没了,要不然十二元辰可都是上好的食材啊,鸡啊猪啊的。”

    卫渊心中微动。

    听这语气,饕餮似乎是知道十二元辰的目的?

    还有穷奇梼杌欲要侵袭人间的缘由,混沌尝试攻击天女的原因。

    他正是因为后两者,想要弄清楚混沌背后,究竟是谁想对珏,对女魃出手,所以才愿意见饕餮一面,而不是立刻出手,占据本土优势将饕餮压制。

    卫渊面不改色,平淡道:“那你来此,是为何?”

    饕餮打了个哈哈,道:“阁下现在威名震于四野,恐怕会有不少麻烦,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麻烦,不过得要阁下一次合作。”

    “合作?”

    “对。”饕餮斩钉截铁:

    “诛杀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