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8章 庚辰的花样死法预设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33
  第0538章 庚辰的花样死法预设

    有这么一个东西。

    你不想要它来,但是它偏偏一定会来。

    而且越是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那么这件事情就一定会发生。

    这是什么?

    是命运吗?

    不……

    是卫渊。

    老道人隔着窗户玻璃,看到了卫馆主医学奇迹一般地摆脱轮椅,飒爽登场,心底就本能地察觉到不对,踟躇了好一会儿,理智占据了上风——

    不,不对劲。

    这小子定然是在诓骗于我。

    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待会儿就告诉那几个小道士,就说我不在。

    从窗户缝隙里面猫着眼看到了卫渊左右询问过,那些道人都摇了摇头,说是不知道老天师在哪里,而后卫渊似乎遗憾,慢条斯理地从袖口里面掏出一瓶酒,稍微打开了酒塞,一股混着馥郁灵果香气的酒味弥漫。

    “可惜了啊,我这好酒,就只能我自己一人独享了。”

    哗啦……

    老天师一手开门,飒爽登场:“哈哈哈,这不是卫馆主吗?”

    卫渊挑了挑眉:“哦?老天师,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啊哈哈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我们可是至爱亲朋,手足战友,你来这里,我怎么能不招待呢?”

    张若素满脸爽朗。

    邀请卫渊入内。

    而烛九阴此刻敛去自己的存在,带着懵懂失去记忆的女魃,从山脚慢悠悠地往上走,卫渊给张若素倒了一杯酒,关于这酒的事情,卫渊倒是没有说谎,是在大荒的时候,从白泽那里得来的。

    至于是否是好酒。

    白泽和杜康一起在轩辕麾下共事。

    那家伙又是个知晓天地万物的。

    他酿出的酒,比起杜康酿的恐怕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老道人美滋滋地闻了闻,然后小心翼翼抿了一口,脸上就浮现出那种心满意足的神色,忍不住感慨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哈哈,好酒,好酒啊。”

    “老道刚刚还在想着这次是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事儿。”

    “哈哈,现在有这样好的酒。”

    “哪怕前面是一座大坑,我都可以跳进去的。”

    “哦?此话当真?”

    老道士笑声戛然而止。

    “……真的有坑?”

    卫渊笑眯眯地像是一只狐狸,道:

    “这个嘛……”

    “你猜?”

    张若素张了张口,卫渊突然出手,直接将那一壶酒给抛下去,老道人心底知道,这绝逼有诈,以他老人家的道行,以他的心性,以他的丰富经验……

    老道士本能地朝着酒扑过去。

    在面对酒的时候。

    经验什么的……

    没卵用啊。

    卫渊手掌一挥,袖袍里面一道金光飞出,直接把老道士捆了个严严实实的,正是当初老道士把卫渊捆了要送给女儿国时候用的,神州某洞天福地镇派之宝,封神演义这部小说里面,捆仙绳的原型。

    卫渊狞笑着把绳索捆得更严实了点。

    老道士一张口,如饮日月,直接把那壶酒一口气喝干。

    而后无可奈何道:“所以说……气也出了,闹也闹了。”

    “卫馆主,你到底是什么事儿?”

    “大好事儿啊。”

    卫渊微笑着把捆仙绳捆得更严实了点,感慨道;“没有想到,张道友你是故意让我困住出气的,不愧是龙虎山老天师,心胸宽广,值得敬佩。”

    “这,毕竟之前事情,是老道做得不对。”

    张若素叹了口气,道:

    “再说,你我毕竟相交一场,你总不至于害我。”

    而后,他看到了前面某博物馆主脸上浮现出了犹豫的神色。

    ??!

    老道士面色僵硬:“我说……卫馆主,你不至于真的害我吧?”

    “没。”

    卫渊斟酌了下,道:“就,张道友。”

    “正一似乎是不禁婚娶对吧?”

    “有没有考虑过找个道侣?”

    “以前没考虑的话,现在可以考虑一下吗?”

    “?!!!”

    老道士猛地抬起头,剧烈挣扎起来,高呼道:

    “不,不是……谁上山了?”

    “卫馆主,你怎能如此?”

    “她她她,她直接从北欧仙境跑来了?!”

    卫渊懵了下:“北欧仙境的,是谁?!”

    “等下,北欧……瓦尔基里?!”

    “你不要告诉我你当年直接连北欧神代的英灵殿比武都去过?你你你……”

    “额……不是她,那是湖中仙女?”

    “也不是。”

    “这……古印度?”

    “非也……”

    卫渊看着头皮发麻的张若素,面无表情。

    博物馆主的慈悲心耗尽了。

    你已经无了。

    他反手掏出一个录音笔。

    默默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

    卫渊拍了拍张若素的肩膀,这老道士年轻的时候潇洒自在,一剑在手就敢叫天地万物反覆,又不羁于情,符合了道家万物有情,却又太上无情,是最重情,也是最无情的意境。

    爱众生,爱天地,却唯独不会去眷恋某一个人。

    太上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或许如此,才会有无可匹敌的道门修为。

    不过现在,报应来了。

    张若素张口苦笑,道:“……这,我年少的时候确实是惹了些不该惹的事情,但是贫道可以发誓,绝不曾对不住任何一人,只是恩怨已了,年纪也不小了,实在是没有心力再牵扯这些事情了。”

    “卫馆主,你告诉我,到底是谁?”

    卫渊斟酌着道:“大概,是你前世的道侣?”

    “嗯,身份高贵,实力不凡。”

    “又用情至深,性格刚烈,和你青梅竹马,而你前世又是个逍遥惯了的。”

    “有很多女子喜欢,所以她很气恼。”

    “最终她因你而流离失所。”

    “有家不能回归,有亲人不能相聚。”

    “甚至于被人暗算,修为尽失……”

    张若素的表情从你在开玩笑,到慢慢的呆滞,最后眼角狂跳。

    张若素茫然:“……你确定?”

    卫渊点了点头:“不能说极为确定,但是很有可能。”

    “是与不是,见面就知。”

    天师吐出一口气,苦笑认命,突然道:“就是门外的那位吗?”

    “嗯?已经来了?”

    卫渊转头看去。

    突然听到背后一阵咔嚓的玻璃碎裂声音。

    心叫不好。

    转过头来就看到老道士一下弹跳起来,直接跳窗跑路,外面的小道士们正在洒扫,抬起头刚要喊一声不要乱扔垃圾,每天的洒扫好难的好不好,就看到了自家老天师被捆得跟粽子一样从高楼跳下来。

    落在地上,道袍震袖,温和颔首:“劳烦你了。”

    然后直接拔腿就跑。

    小道士满脸呆滞。

    又看到那位一剑在手,便敢叫梼杌俯首的博物馆主紧随其后。

    直接从三楼跳下来。

    啪嗒一声落地。

    气急败坏,迈步就追。

    “张老道。”

    “你给我站住!”

    “站住?你当老道我傻啊……”

    张若素咬牙切齿。

    这辈子年轻时候的糊涂账已经够他头疼了。

    好家伙,

    你来一趟,就直接加倍?

    你的博物馆里面收藏的都是什么?

    老道人脚力非凡,卫渊速度也极快,一前一后一追一逃。

    直直就奔向了前门,却恰好看到了灰袍苍古的烛九阴,看到了那位黑发披肩,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少女,烛九阴气机幽深,张若素下意识止步,而伸手拈着一枚落叶的黑发少女微微抬眸,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者。

    看到了张若素后面的卫渊。

    气氛一时间凝滞了下。

    卫渊屏住呼吸,后退两步,伸出手让捆仙绳重新回来。

    女魃看着白发苍苍,眉宇却仍有当年潇洒恣意的老者。

    神色讶异,看向有几分眼熟的卫渊,茫然道:

    “……这位是谁?”

    卫渊:“?!!”

    烛九阴挑了挑眉。

    ……

    虽然说已经是隆冬岁月里,但是龙虎山可一点不冷,这让暂且留在天师府的凤祀羽很是不满,因为她没有办法尝试那种在窗台上冻好的传统冰糖葫芦,不过好在现在物流很快,各种特产能够快速流通。

    冬天稍微温度降下来些的时候,就窝在屋子里面,把小桌子搬在床上,晒好的瓜子,冬天的橘子,梨子,柿饼,花生,还有山楂苹果放满一桌子,凤祀羽一边看着外面的树叶晃晃悠悠落下来,看着天边云气又高又远,能够懒洋洋地呆着一整天。

    秋收冬藏。

    冬天是长膘的季节。

    当然,

    作为火神冕下忠诚且忠实的信徒,凤祀羽完全不在乎这个。

    无论是再多的糖分,还是说肥美的油脂。

    火神大人也一定会为祂的信徒,全盘接受的。

    凤祀羽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一张圆乎乎的鹅蛋脸贴在桌子上,整个人软绵绵的像是要化开的棉花糖,在前面,一身道袍的小道士阿玄一只手握着道经,一只手握着蒲扇,正在慢慢地吊着一碗冬梨汤。

    芦根,枇杷,百合,银耳,红枣。

    枇杷干是自己晒的,银耳是已经泡发的。

    还有看上去不好看,被小道士捡回来的梨子。

    小道士翻过手里的道经,擦了擦脸上的炭灰道:

    “凤姑娘。”

    “要加冰糖,还是红糖?”

    凤祀羽正在用手指扒拉着核桃和瓜子,排兵列阵,让核桃仁大将军和瓜子军队打架,闻言认真道:“我全都要!”

    “欸?可是吃这么多糖……”

    “没关系,不会胖的!”

    卫渊从窗户上看到这两个小家伙其乐融融的模样。

    僵硬地回过头。

    龙虎山上,目前推测,老道士最有可能是庚辰转世。

    但是女魃对他没有感觉,只好看看阿玄。

    卫渊看着屋子里言笑晏晏的模样。

    心中沉默

    庚辰是老道人,不用说,一辈子就是一本糊涂账。

    北欧女神瓦尔基里,西欧湖中仙女,古印度神代守墓人。

    好,修罗场的修罗场,重开吧。

    庚辰是小阿玄,看屋子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氛围。

    多温馨?

    可这一幕在原青梅竹马女魃眼里,会是什么?

    是纯爱还是牛头人?

    火神祝融和旱神女魃之争?

    重开吧。

    最后,庚辰是水鬼。

    好吧,不用女魃动手,卫渊估计庚辰会直接自我了断,删号重开。

    卫渊看向女魃,女魃只是好奇地看了看那眉心同样有火焰痕迹的俊美少年,没有多说什么,卫渊松了口气,而后头痛……不是张若素,也不是阿玄,难不成真的是水鬼?

    以当年的转世之约,庚辰的转世必然会和卫渊产生巨大的缘法。

    他一时之间想不到究竟还可能是谁。

    烛九阴若有所思:“全都不是吗……”

    “现在要回博物馆么?”

    正当卫渊要点头的时候,女魃却微笑起来,道:

    “嗯?不能够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吗?”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明亮有光:

    “我觉得这一座山上有很熟悉的气息。”

    “很温暖,很怀念。”

    卫渊怔住,突然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假如说,现在的女魃,和庚辰都属于真灵沉睡的状态,也就是说祂们还没能记起过去,就可以类比为初次相见的卫渊和珏,卫渊不记得珏,珏也没认出他,相见不相识。

    那么现在的庚辰和女魃是否也是这样……

    天女的本能感知能力,是很奇妙的存在。

    那像是能自然而然地寻找到缘法和因果。

    她想要留在龙虎山。

    也就是说,庚辰转世不是老道人,就是小阿玄。

    现在摆在庚辰眼前的选择——

    是前所未见的神代修罗场,还是双重禁忌青梅竹马。

    或者说重开。

    请选择。

    卫渊倒抽一口冷气,突然间明白了,女魃和庚辰之间的缘法究竟孽缘到了何种程度,孽缘到嘴碎到白泽都一脸没法说的表情,这孽缘连转世之后都是这样的风格吗?

    想想办法,要怎么处理……

    当年轩辕和白泽他们是不是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还好我和珏不是这样。

    卫渊既头疼,心底又有一丝庆幸。

    生生世世始终如一。

    烛九阴淡淡道:“既如此,让她在龙虎山暂居一段时间就好。”

    九天玄女依附其识海,可以保证其安全,又能避免糟糕的情况。

    灰袍天神看向皱眉苦思,该怎么解决眼前麻烦的卫渊,后者尚且还不知道自己的麻烦也要来了,正头疼眼前情况,烛九阴袖袍微扫,平淡道:

    “我记得,你和饕餮的约战,只剩下两天了?”

    “和四凶最后一员的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