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7章 卫渊的回马枪,珏,倒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32
  第0537章 卫渊的回马枪,珏,倒了

    龙虎山·天师府。

    张若素双目紧紧盯着屏幕,画面里面的剑客瞬间振刀,而后闪电般穿梭在战场之上,斩杀了一个个的敌人,得到了越来越高的评价,老道士得意洋洋,胡须都要翘起来。

    瞧瞧,瞧瞧!

    谁说老道不会打游戏的?

    谁说我这‘龙虎无敌寂寞’是坑的?

    还有谁?!

    还有谁!!!

    “喵!”

    一声不满的猫叫,电脑屏幕前面的黑猫类啪一下一拍桌子,老道士咳嗽了下,连忙把猫粮放过去,黑猫类最里面斜叼着一根肉干,一双眼睛睥睨八方地在游戏世界里大杀特杀。

    老道士看着自己帐号的战绩,心里美滋滋。

    老道士我虽然打得不那么好……

    可我有猫啊!

    不,这绝不是不会打游戏,而是低端机发挥不出来老道的真正实力。

    等到类把战绩点刷上去,就又可以去高端机混一混了。

    美滋滋啊,美滋滋。

    被称之为高端机泥石流的老天师看着画面上的角色大杀四方,想到了自己之后的操作也能如此,正老怀大慰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道袍内兜里面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而且是特别关注的铃声。

    老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这个来电铃声是西方那边一部叫做《死神来了》的电影经典配乐。

    死神来了·卫馆主的消息。

    看,还是不看。

    这是个问题。

    在纠结了半晌之后,老道人还是打开手机,坦白讲,一般来说,卫渊的消息如果没事就没事,如果说有什么事情的话,看了会比较倒霉,不看的话会怎么样呢?

    会更加倒霉。

    “在吗,张道友。”

    “我有一件大好事要告诉你。”

    张若素沉思,面不改色迅速回答。

    博物馆里,卫渊手机震动了下,低下头看去。

    “啊,是卫馆主,师兄他不在,我是阿玄哦。”

    卫渊挑了挑眉,回答:

    “哦,原来是小阿玄啊。”

    “怎么不叫卫大哥了,这么见外?”

    “卫大哥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上一次我们去樱岛的时候,不是从诸神那里抢了一壶好酒吗?我让你埋在龙虎山灵地里面养养酒味儿,现在怎么样了?可切记,千万不要给张道友知道了。”

    神酒?

    张若素耷拉着的眼皮抬起,亮起光。

    小师弟居然偷偷藏了酒?!

    左手背负身后,拎着猫粮,右手拈着手机。

    手指噼里啪啦打字:“啊,卫大哥我忘记了,那酒是什么来着?”

    卫渊笑吟吟道:“是老道士不知羞装嫩酒。”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

    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道:“所以说,卫道友,你专程来寻我,不是来找老道士寻开心的吧?”

    卫渊:“哈哈,我们可是至爱亲朋,手足战友。”

    “当然是大好事!”

    老道士眼光瞥了一眼,随手用黑猫类的猫条和肉干卜了一卦。

    上卦为坎,坎为水;下卦为艮,艮为山。

    山石磷峋,水流曲折,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四大凶卦之一,君子观此卦象,当反求诸己,修养德行。

    张若素眼角抽了抽。

    大好事?

    不过老道我德行完备无愧,反求什么诸几?

    不管怎么样,这一卦得要安守正道,不可妄动。

    待会儿不管这家伙说什么,都得推辞掉。

    卫渊发来消息:“我这一次机缘巧合,前往大荒,遇到了神兽白泽,从祂那里得到了祂用万物精华,百草花木所酿造的神酒,想要去龙虎山和道友你共饮,若是你没空……”

    “好的,有空!”

    张若素的手指在他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发出了问题。

    沉默许久,

    突然觉得这一幕似乎很眼熟。

    ……

    搞定。

    卫渊收回手机,嘴角浮现出一丝幽幽的笑意。

    手机里面还有之前张若素发的消息:

    ‘卫馆主,我这里有上好的食材,你要不要……’

    ‘好啊。’

    因果报应,循环不爽啊,张道友。

    某博物馆主冷笑数声。

    烛九阴若有所思:“你似乎,有什么其他的机缘?”

    卫渊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看了一眼珏,想了想,望向烛九阴,嘴唇无声开合:“庚辰。”

    灰袍男子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若是他的话,倒是一桩难得的机会。”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于女魃来说,分量丝毫不会比昆仑差,对于真灵的冲击还要更重些,更容易让女魃的真灵复苏清醒过来。”

    “尽管让她苏醒的原因是杀意还是什么的,就另说。”

    “但是至少……女魃的权能留在大荒地脉之火处,姑且无害。”

    烛九阴旋即看向卫渊,看向女魃和珏,道:“事不宜迟。”

    “现在就出发罢。”

    “唔,对了,吾来之时,你们在做什么?”

    灰袍男子视线落下,卫渊心底一堵,却察觉到了在烛九阴的目光下,珏似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这并非是有意的,倒像是审视之时,代表着古神这一层次的烛九阴自然而然的威压。

    烛九阴随意道:“当然,若是不合适说的话,倒也无妨。”

    少女正要开口,语气平和地道:“冕下……”

    卫渊往她这边走了一步,挡住了烛九阴无意识散发的神威。

    手掌下意识握住少女手掌。

    心一横,头铁特性发动,双目看向烛照九幽之龙,语气平淡道:

    “无妨……”

    “不过是儿女私情之事罢了。”

    “烛九阴你对我们的感情事也有兴趣?”

    背后少女身子一僵,冷静下来的思绪重新呆滞了下。

    昆仑的长风,却在此刻感觉到了,本不应感觉到的激烈心跳。

    !!!

    本来遗憾的大和尚圆觉眼底亮起,博物馆门口旁边的草丛里猛地弹出一个大光头,然后噗地几下,又钻出了好几个脑袋,目光炯炯地看着博物馆里的画面。

    说出来了?!

    不,这而直接是表明了吧?!

    “哦?”

    灰袍男子饶有兴趣看着他,道:“吾自是没有窥探你私事的事情。”

    “不过,她便是你心有所属之人?”

    卫渊:“……”

    “是。”

    剑客的声音如同出剑一般凌厉。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僵硬转头,看向如同昆仑一般长风的少女,从怀里掏出之前从混沌那里抢回来的青铜扳指,拉起少女手掌,把这个扳指放在她的掌心,语气宁静正常道:“这东西之前好像是被混沌夺走了,我拿回来了。”

    “往后不用叫什么尊神冕下,叫烛九阴就可以。”

    “烛九阴,去龙虎山了。”

    卫渊如同大唐剑圣一般,深深看着微笑的少女,转身大步离去。

    烛九阴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卫渊像是出了自己命中注定一剑的剑客。

    心中再无迟疑,一片堂皇正大,气势非凡。

    如果他走路没有顺拐的话。

    就更好了。

    卫渊僵硬着往前,左手左脚一起出,右手右脚一起出。

    既有说出口后酣畅淋漓的感觉,又仿佛四肢都不属于自己了,每一个细胞都有自己的想法,推开门,冬日的寒气迎面扑来,反倒觉得一阵舒爽,仿佛下一秒钟整个人都要被烧灼了。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的草堆里面钻出一个光头。

    光头后面还有四个脑袋。

    哦,那不是草堆,那是大白菜垒起来的堡垒。

    一前四后五张蜜汁微笑脸。

    卫渊:“……”

    咬牙切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烛九阴收回视线,看着眼前少女,道:“昆仑之长风……”

    少女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

    “冕下……”

    灰袍男子言简意赅:“唤烛九阴即可。”

    祂深深注视着眼前的少女,看着最终导致一人独剑,即是昆仑的未来因素之一,也或许,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最后取出一物,递了过去,语气难得温醇:

    “第一次见面。”

    “算是礼物。”

    少女怔住,下意识接过。

    那是一枚坠子,上面有极端玄奇的纹路,仿佛带着遮蔽一切,干扰岁月日月,混淆天机的强大力量,几乎瞬间在少女身上笼罩一层层薄雾,珏几乎立刻判断出这东西的珍贵程度,下意识道:“这东西我不能……”

    “放心,自会在那厨子身上讨回来。”

    烛九阴微笑颔首。

    拂袖起身,带着女魃离去。

    烛九阴,烛照日月,袁天罡,算过去未来。

    自会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

    卫渊看到外出的烛九阴,吐出一口浊气,道:“走吧,去龙虎山。”

    烛九阴缓声道:“你确定,就是哪里吗?”

    卫渊道:“我也不能确定,但是……”

    “最有可能的地方,就在那里了……”

    卫渊‘恶狠狠’地盯着那几个听墙角的家伙一眼,大和尚圆觉满脸微笑反盯着他,卫渊也只好无可奈何地跟着烛九阴暂且离去,他们走后,那画家鬼突然惊呼一声,抱头痛苦道:“糟糕!”

    “没能拍摄下来,这这这……”

    “呜呜呜……老板答应了那么多的颜料。”

    大和尚抚掌叹息,道:“太好了,贫僧大愿已足。”

    兵魂客气道:“恭喜大师了。”

    圆觉道:“是啊,只要看到他们的孩子出生,就再无遗憾了。”

    兵魂:“??!”

    大和尚眼中散发着光:“我想,他们的孩子一定是天资过人,佛性深重。”

    “贫僧一定要把佛门神通传承下去……”

    画家鬼震惊:“大和尚你在想什么,老兵你说说他!”

    兵魂沉思:“我的刀法,其实也不错的。”

    画家目瞪口呆。

    画家鬼沉思:“我的画……”

    圆觉震怒:“不行!”

    兵魂大喊:“绝对不行!”

    画家鬼咕哝道:“我也可以画小孩子的画的。”

    兵魂怒道:“你那是婴儿车吗?!你那明明就是油罐重卡!”

    “油罐重卡过分……等等,大兵哥你浓眉大眼的,怎么知道我的画?”画家鬼辩驳了几句,发现了一个盲点,古怪看向兵魂,戚家军兵魂面容涨红,视线朝着一侧瞥过去。

    正在这个时候,博物馆的门被打开。

    外面听墙角的几人吓了一哆嗦,抬头看去,看到天女一如既往,面容平静安详,带着一抹微笑,而后看向极为古怪的几人。

    圆觉法相庄严,额头渗出冷汗。

    兵魂低头磨刀。

    可是天女只是仍旧雅致如常地点了点头,然后无视了这几个家伙,迈步走回花店。

    画家鬼呢喃道:“不,不对劲……”

    “难道拒绝了?!”

    大和尚道:“不可能,绝无可能!”

    “不,我还是有些不安心……”

    “我去看看。”

    画家鬼溜过去瞄了一眼,看了一会儿。

    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回过头来比了个ok。

    兵魂道:“怎么样?!”

    画家鬼咕哝着道:“在写诗句。”

    “写得什么?”

    “卜算子?”

    刚刚加入到队伍里的白娘子诧异,而后微笑了然,将这些人都驱散开来,大头兵和本子画师满脸懵逼,圆觉也是不懂,白娘子噙着一抹微笑,轻声低吟: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唯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花店里面,少女落笔,最后两句却不同。

    唯愿君心似我心。

    卫渊君心似我心……

    她下意识将这纸卷一下搅碎,抱着抱枕哗啦一下躺在床上,咕噜咕噜左右来回滚来滚去,然后把脸埋在了被子里面,耳朵通红通红,手中那枚青铜扳指紧紧握住。

    当不负相思意。

    ……

    卫渊来到了龙虎山,腰间系着另外半枚青铜扳指。

    “张道友……”

    “我给你送温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