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5章 表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0
  第0535章 表白?!

    在卫渊手掌握住那一座虚幻的昆仑山之时。

    一股和过往执掌神性力量截然不同的感觉浮现,昆仑山的霜雪溃散,涌动着奔入了卫渊掌心,继而涌动入他的真灵当中,手中的昆仑消失之后,真灵深处出现了另外一座昆仑山。

    玉龙雪莽一般,冰冷,高远,神山中的神山。

    西极昆仑。

    卫渊只觉得自己的真灵不断升高,逐渐离开了肉身,升到天穹,甚至于是高居于人间昆仑之上,以更为高的层次去俯瞰着自己,俯瞰着那绵延不绝的玉龙雪莽。

    昆仑之上亘古不变的冰霜神性席卷卫渊本身的真灵。

    他的思绪逐渐冻结,他的认知开始和昆仑山融合起来。

    感情仿佛从他的心中逐渐消失不见。

    作为人的部分,和作为万山之祖昆仑的神性剧烈冲击。

    并且在一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毕竟,相比起在整个神代都具备有至高无上地位的昆仑山而言,区区一名凡人的灵性,实在是有些不够看,这也是昆仑的试炼为何尤其困难的原因,因为一个不小心,前来参与试炼的英杰,就会直接和昆仑山的神性主次颠倒。

    并不会成就昆仑山主。

    而是反过来,成为昆仑山的奴仆。

    女娇微有些紧张地盯着此刻的卫渊,他的身上,属于人性的部分正在飞快淡薄下去,属于神性的部分则是在昂扬上升,女娇手中的神农鞭微微亮起,准备一有不对直接把卫渊手中的昆仑打散。

    西王母平静注视着这一幕。

    第一关明心见性,第二关从过去铸心,第三关原本是通过轩辕之台。

    以轩辕的人道加护之力,对抗昆仑山的苍茫霜雪。

    但是现在看来,卫渊在第三关的时候似乎是走了某种取巧的路子。

    一切的机巧,在最后的关头都会付出代价。

    有些东西是真的无法取巧的。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的心底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光亮之处,西王母和女娇看到,在充斥着神性的昆仑之神眼前,一个个身影不断地出现,是埋藏在心底和真灵深处不可忘却的记忆。

    有英武昂藏的大禹,温和懒散的契,还有仍旧年少娇蛮的神女女娇。

    有十三岁登基,手持泰阿,鞭笞天下的年轻君王。

    袖袍之下,大秦兵马尽出,诸侯西来。

    也有温和的少年道人,道一句请大汉赴死。

    年轻俊朗的书生背对着他挥手,大笑着走向属于他的传说,和手持双股剑的青年一起开辟神州最后的浪漫,而后前后数代,皆慷慨赴死。

    高大的僧人手持沉重禅杖,义无反顾地踏上旅途。

    独属于人的勇武,决绝,牺牲,还有个人的命运于岁月波涛之中展现出的,无法被忽略的人性光辉,像是在雪白的昆仑之上蕴含下了不同的色彩,而这些色彩和经历,本身就构筑成了名为渊的复杂个体。

    神性被驱逐,人的秉性占据了更上风。

    过往是岁月和经历,这一次统筹般联系在了一起,旁观的女娇和西王母,仿佛看到盘坐在地上的陶匠微笑着制造陶器,站起来,伴随着禹,神女,契一切往前走,而后独自一人,身边来来去去。

    且记住,这是如此漫长的旅途。

    有英武的君王与你一同分享天下一国的大梦。

    温和的道人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活下去更大的梦想。

    麦芽是甜的,要好好的活下去。

    一并掀起的大愿是火焰的温度。

    年轻的书生告诉你,义无反顾四个字是怎么去写的。

    还有刚强洒脱的僧人,有寻常却也不寻常的每一个普通人。

    再没有比这更漫长的旅途了。

    无数人来了又离去,只能陪伴你一段旅途,而即便他们终究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一路同行的记忆,仍旧将会在各自的心底如星辰般闪耀,这是哪怕神的威能也无法掩盖的色彩。

    西王母看到这短暂的,心象风景之中,陶匠的身边始终还伴随着另外的身影,从稚嫩的孩童在陶匠的旁边亦步亦趋,到垂髫的少女已经能快步跟上,伸出手掌向前,最终到看上去年岁相差仿佛,彼此并肩行走。

    刹那之间,昆仑山震颤数声。

    卫渊睁开双眼,同时以人的姿态看着前方,又以昆仑山神的权柄俯瞰这玉龙雪莽,神性和人性达成了以人为主的协调状态,自真灵深处有源自于昆仑的,源源不断的神力和神性诞生,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处角落。

    彻底地冲刷,变更身体的结构形式,不协调之处在快速地被抹去。

    卫渊闭了闭眼睛,双瞳黝黑,气息宁静。

    是彻彻底底的凡人模样。

    西王母陷入沉默,心底讶异。

    他竟能不通过轩辕之台的洗练就跨越人神之别?

    不过,眼下是通过了,还是没有通过?

    人之内心复杂,从表面上很难看出此刻到底是神性为主还是人性为主。

    巫女娇上前一步,突然拿出手机,快速操作,打开了里面的图库,然后刷一下往下拉,代表着某博物馆主黑历史的库存满满当当地糊了卫渊一脸,卫渊面不改色,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撼动,微笑道:

    “哦……这是什么?”

    “我看一下……”

    语气和缓,仿佛在昆仑之上俯瞰万古的天神。

    然后刷一下一个抬手掏。

    瞬间出手,手掌玩命一样去掏手机。

    女娇往后退了一步,对西王母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

    “这个反应,是他本人没错了。”

    卫渊咬牙切齿:“你把手机给我……你删了,你删了!”

    卫渊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无意之间被女娇保留了那么多的黑历史,这几乎像是他博物馆里面安插了不止一个内鬼似的,专门给女娇搜集卫某人的黑历史。

    白发狐女嘴角勾起,慢悠悠地把手机收好。

    显而易见地心情很是不错。

    女娇没有在这里多逗留,她打算先带着卫渊去做一次现代科技的身体检查再说,更何况,既然执掌了人间的昆仑神力,那么往后再来昆仑的机会多得去了,也不在于这一天两天的。

    卫渊想了想,还是把轮椅带上了。

    不能浪费。

    再说了,或许这东西还有用得上的一天。

    外面的诸多昆仑神众见到卫渊之后,都齐齐地后退,卫渊沉思了下,五指微握,眼底晕染了昆仑之上千古不化的寒冰,吩咐道:“不管来者是谁,决不能将我的身份告知于外。”

    为了防止自己被顺着网线,不,是顺着昆仑玉璧杀过来的昆仑诸神围殴,卫渊干脆利落下了决定。

    来自于人间界昆仑之神的直接下令。

    那些刚刚还喊着打进涂山,活捉卫渊的神众老老实实地行礼。

    “尊法旨。”

    卫渊心情愉快。

    默默去感知自身的变化。

    神性高远,排斥一切外力。

    同时将会潜移默化改变卫渊身体的特质。

    哪怕是这具现代身体也已经免疫了常规意义上的毒,咒之类的法术。

    将他的免疫力直接提升到昆仑山神的概念层次。

    哪怕是西方传说之中那些,具备有必中,直接击杀的神性兵器。

    除非对方的神性高度强大过了神州神代源头之一的昆仑。

    否则的话,这些法术咒术将会对卫渊直接失去效果。

    相对应的,身体的癌变也已经停止,在昆仑气息的自然影响之下,整个身体将会被潜移默化地调整到巅峰的状态,并且直接固化。

    寿命的长度暂且不说。

    岁月并不能在昆仑的山崖上留下痕迹,昆仑山神的面容也将永远维持在这一时间。

    除非内心发生巨大变化,导致的外在形象变更。

    当然,如果卫渊刚刚没有把持住自己的内心的话。

    那么,貌似,性别对于神灵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在昆仑山附近作战时期的全面能力上升。

    最直接的便是,当卫渊处于昆仑山附近交手的时候,他本身的法力消耗和体力消耗将会直接和昆仑山系连接,相当于完全不会损耗法力,当付出一定代价之后,甚至于可以直接搬动昆仑山。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对于卫渊对昆仑山的掌控能力要求极高。

    他现在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至少,困扰内心的东西算是解决了……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女娇难得哼着歌,推着卫渊往回走,道:“你在想什么?”

    卫渊回过神来,脱口而出道:“我在想,那么多昆仑神众。”

    “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开发成类似于黄巾力士护身咒的法门。”

    “这样就不用买冰箱和空调了。”

    战场历练过的黄巾力士可以用刀法来切菜,枪法拖地。

    昆仑神将则完全可以用来冰冻保鲜。

    奇妙的护法神将增加了。

    西昆仑。

    最为年长的那位昆仑神众看着西王母,面露担忧之色,道:“这……王母娘娘,就真的将人间昆仑交给那人执掌了吗?”

    西王母不置可否道:“他既通过了试炼,自该如此。”

    “可……”

    神众还要说什么。

    西王母眼神落下,也只好低着头离去。

    西王母回到秘境之中,回忆刚刚那陶匠通过看似平淡实则凶险的最后一关,回忆起那一幅幅画面,在无数曾经遇到的人之中,珏同样属于,代表着卫渊人性最重要的一部分,无数的离别和重逢。

    她沉思许久,手中出现了昆仑令牌。

    白玉为底,上面各自有着不同的烙印,代表着昆仑三重试炼。

    卫渊汲取完昆仑神力之后,这令牌就留在了她这里。

    她当然有考虑过反制的手段,比如如果有心性不正之人拿到了权能,或者说遇到的紧急危险时候,是可以通过抹去令牌上的名字,来将权能重新取回来,或者说短暂剥夺人间昆仑之主的神性资格。

    这也是作为西王母分身的她,此刻暂存的特殊权柄。

    她随手在那第三枚令牌上抹了一下。

    权当测试一下。

    而后脸上的微笑缓缓凝固。

    这个名字……

    是谁写的?!

    怎么擦不掉?!!

    ……

    卫渊被送到了博物馆里。

    还没有来得及拿出依日月的首级,女娇便已经匆匆去了青丘。

    青丘国很特殊,似乎是和龙虎山一样,下面封印着什么,这一次女娇离开了好几天时间,已经算是较为冒险和欠妥的行为,她必须要先回一趟青丘国,顺便好像还要联系青丘国这边的医者。

    卫渊深深吸了口气,推开门的时候,珏正在博物馆里。

    当他和少女对视上的时候,想要回来看到珏的心情平复,脸上下意识浮现微笑,转而回忆起来的,是那个要了老命的视频,果不其然,他看到那少女注视到自己之后,视线凝固,而后闪电般移开了视线。

    完了完了,风评被害。

    卫渊神色僵硬。

    沉默好几秒,在装作无事发生,主动跳下昆仑重开一局,还有解释这件事情三个选择里挣扎了一会儿,做出了第三个选择,卫渊咳嗽了下,道:“珏……那个视频……”

    “嗯?!视,视频……”

    少女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往后缩了下,结结巴巴道:

    “渊,你,你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

    卫渊茫然。

    是知道这个视频吗?

    也就是说,我可以装作不知道吗?

    卫渊沉思,但是他决定还是坦诚地说出这些事情。

    他并不想要和少女之间产生芥蒂。

    吐出一口气来,看着少女的双目,道:“是的,我知道。”

    “实际上,这个视频其实是我发给你的。”

    “当然用的是女娇的手机。”

    “欸?!”

    “你给我发的?!”

    少女呆若木鸡,瞪大眼睛看着诚恳的卫渊,大脑一瞬间卡壳。

    脑海里刚刚视频里面的画面闪烁过去。

    那一个视频是卫渊自己发过来的?

    他为什么会把自拍合集发过来?

    他是什么意思?

    我到底该怎么回答,说我是把视频删掉了,还是没有删掉?

    他他他……他是什么意思?

    就像是老街的暖气直接追上并且超过了自己东北老大哥的水准,少女面容一瞬间涨红,黑发马尾,头发上几乎是要冒出热气来,大脑无法处理过量的不擅长信息,陷入迟滞当中。

    卫渊踏前一步:“关于这个视频的内容。”

    “我有很多话想要说。”

    “珏你冷静下来,听我把话说完……”

    “这是我此生最重要的恳求了。”

    少女面容涨红,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手机里就藏着视频。

    耳畔仿佛已经听到了蒸汽火车呜呜呜的声音。

    结结巴巴道:

    “解,解释……?”

    “最最最……最重要?!”

    难,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