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4章 幕后之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83
  第0534章 幕后之地

    灰袍男子手掌扣着石碑,在这一瞬间,所谓的河图洛书已想尽了办法,却始终无法挣脱开那手掌五指范围,你可以奔走于大荒之上,跨越万千的山河,却要如何才能跨越岁月和时光?

    石碑震颤,最终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再度崩散,靠着石碑解体的力量,短暂挣脱开了烛九阴的五指束缚。

    而后瞬间往下,直接再度和之前抛弃开的旱魃之躯融合,哪怕是祂只是外来之灵,最多发挥出女魃权能的一部分,但是当肆无忌惮地爆发之时,大荒和昆仑没有神灵可以直掠其锋。

    这可是击败蚩尤大军的两大功臣之一。

    烛九阴神色平淡,任由这石碑施为,评断道:

    “旱魃之力,确实可怖。”

    “但是很可惜,你并不是她。”

    烛龙伸出手掌,五指微握。

    日月轮转,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化作了河流,将那位太古凶神直接淹没其中,每一秒,每一息的时间都被放大,原本神魂和肉体之间就有些许不和谐的地方,放在平时,这一丝不协调之处并不值得在意。

    但是此刻,时间被放慢了亿万倍。

    那一缕不协的地方,简直刺目地让人无法忽略。

    烛九阴右手背在身后,左手轻描淡写往前伸出。

    五指微屈,在旱魃眼底投下光影,透过指间的缝隙,旱魃看到那灰袍男子漠然的面容,仿佛天地压低,背后隐隐约约出现巨大无比,独立支撑九幽的巍峨神龙,一前一后,真实虚幻同时漠然注视。

    那种空旷苍古的气机,在被拉长的时间当中不断地放大。

    几乎要让旱魃就此疯狂。

    猛地抬手,爆发赤地千里的权能。

    炽热到可以瞬间将神灵气化的力量掠过天地。

    而在下一刻。

    烛九阴的手掌按在了旱魃的额头。

    “若是真的旱魃,还能交手。”

    “区区冒牌货……可惜了这权能。”

    一瞬间,旱魃权能之躯崩散化作了流火,坠入神代的地脉之中,而石碑彻底被彻底拉出,灰袍男子语气平淡:“布阵抽取权能,占据旁人之力,以及混淆天机,你还有什么本事么,可以再使出来。”

    “或者由我来。”

    河图洛书之上传来阵阵声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语气变得镇定下来:“烛九阴,你不属于昆仑大荒,为什么插手此事,这事情和你的九幽没有关系……你没有必要参与进来,这和九幽和你的行为准则无关。”

    钟山之神烛九阴,亦或者说大荒章尾山之主烛九阴。

    烛照九幽之龙。

    无论是大荒还是昆仑,所有神灵都知道祂的秉性。

    遵循秩序,并不会依仗着自己的力量去干扰天地万物的命格。

    曾经见到过伏羲和娲皇。

    是最为古老且标准的神灵。

    某些时候,在祂的眼中甚至于无所谓善无所谓恶,而是天地运行的大道和规则,在这个时候,点出秩序这一点,往往是有那么一线生机的,石碑之灵竭尽全力仍旧不能挣脱烛九阴之手,也只能走这一条路。

    烛九阴深深注视着祂,道:

    “确实是和九幽无关。”

    旋即语气平淡:“只是这一次,是我个人的选择,无关九幽。”

    “?!!”

    个人的选择?

    石碑声音戛然而止,变得有些慌乱:“烛九阴,你放过我这次。”

    “我愿意帮助你镇守九幽。”

    “我的阵法水平你之前也看到了……”

    灰袍男子突然出手。

    虚空之中仿佛龙吟,河图洛书碑文径直地被虚空游走的龙鳞搅碎,化作了无数碎片,每一枚龙鳞湮灭化作漩涡,将无数的碎屑卷入不同的时间流速之中,彻彻底底地流放入了岁月的间隙。

    石碑之灵到最后都没能想到是这样的发展。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狠人多了去。

    但是烛九阴这样一言不发就直接下狠手的,祂是真没见过。

    见过的都没了。

    平淡无奇,但是下手却比刑天和轩辕更绝。

    烛九阴收手:“我没有和敌人做交易的习惯。”

    眼底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浮现。

    在神话的时代,烛九阴并不以力量横行,开明兽也不以威势称名。

    祂们更多是以其他方面被诸神所知道。

    但是开明兽镇守的九天门,千古以来只有大羿一个人走到门口。

    即便是大羿也没能够进去里面。

    而不属于昆仑和大荒神系的烛九阴,却同时在大荒之中拥有大荒最北的章尾山,在昆仑之中拥有和不周山同在一处山系的钟山,执掌着九幽之国。

    不以力横行不代表没有力量。

    声名很好,千古以来没有什么敌人,有可能是脾气好的这么多年没有何人结怨,也有可能是,所有的敌人都已经被流放到了岁月的尽头,漫长的岁月过去,伏羲和女娲也已经消失。

    活着的诸神和大凶之中,再没有和祂为敌的。

    烛九阴手掌收回,想到当年的经历,自语道:“知过去未来,算尽苍生。”

    “看来你没有算到我会出手。”

    “也是赝品。”

    五指微握,拿住了那一缕气息,而后直接运转日月天机,追溯本源。

    与其去拷问,烛九阴更相信自己的力量。

    下一个瞬间,虚空之中,神代大荒突然出现一道裂隙。

    一个拳头自裂隙中砸出。

    烛九阴神色平淡,左手同样还击。

    两招瞬间接触。

    刹那之间,仿佛天地之间,岁月长河同时出现巨大鸿沟。

    划分生死两界,过去未来。

    天地之间风云变色。

    刹那生灭。

    裂隙瞬间恢复正常,出手的存在离去,唯独天穹之上黯淡,滚滚闷雷掠过大地,烛九阴收回手掌,看着手掌上那一道特殊至极的气息,敛了敛眸子:“……这是……”

    “归墟?”

    墟为墓,万物归墟。

    那是神代代表着寂灭的地方。

    东极归墟,为万物所归;西极昆仑,乃万物所崇。

    ‘河图洛书,被归墟拿去了?’

    烛九阴若有所思,看着那一道裂隙散去,天机恢复正常,并没有去追击,祂的本体还在九幽之中,哪怕是烛照九幽之龙,也没有自大到只用一缕神魂就去代表着东极之地的归墟。

    略有沉吟,低下头看到了被镇压在了神代地脉之底的女魃,刚刚祂直接打散了旱魃之躯,现在那些力量重新回归到了地脉里。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也终将顺着地脉之火回到女魃的身体里。

    当女魃的力量恢复到一定程度之后,她就会重新苏醒。

    烛龙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是当得知了归墟的出现以后,再将代表着火的女魃留在这里,似乎就太过于危险了,虽然还不知道‘归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也知道归墟绝不会是什么好心好意。

    囚禁女魃,妄图引动操控旱魃之躯。

    借助河图洛书,挑拨离间昆仑和大荒。

    沉思了下,烛九阴来到地脉烈焰前,伸出手,流转日月,以九幽之主的强大权能,尝试进行一次逆转,先前那河图洛书的赝品是以五千年阵法抽取了女魃的权能化作旱魃之躯,而烛九阴现在就是将女魃的意识浮在表面。

    将单纯的权能打散混入地脉之火中,让力量权能慢慢恢复。

    而最关键的天女真灵则是带走,带到安全的地方。

    烛九阴眼前出现一名看似十七八岁的少女,及腰长发,一身神装,黑发的发梢隐隐有着赤金之色,眉心一缕火焰纹路,双目紧闭,但是那种明艳大方,炽热如烈焰般的美貌已极具侵略性地出现了。

    烛龙并指点在了女魃眉心。

    岁月流转。

    女魃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

    烛九阴淡淡道:“你醒……”

    少女眨了眨眼睛,眼底茫然而纯粹:“你是……谁?”

    “我是谁?”

    “我在……哪里?”

    烛照九幽之龙:“……”

    祂很快地看出了现在的情况。

    被关了数千年,意识沉睡太昏沉,加上被抽取力量。

    短暂失忆了?!

    烛九阴沉默思考。

    把女魃仍在这里是绝对不行的,放在大荒的人间也不可能。

    因为太危险了,此刻的女魃就像是一个纯粹的孩子,让昆仑的天女留在大荒的国度,这事情本身就代表着极为不稳定,更不必说还有暗中潜伏,真实目的不明的归墟。

    那难不成带回九幽?

    烛九阴看了一眼女魃,否决了这个提议。

    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了。

    祂脑海中第一时间本能地浮现出一张人脸,想了想,道:

    “女魃,我是烛九阴。”

    “我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黑发少女茫然:“去哪里?”

    灰袍男子斟酌着回答:

    “去人间,找一个厨子。”

    “他见到你,应该会很开心……吧?”

    ……

    “阿嚏!”

    某厨子打了个喷嚏。

    女娇玩笑道:

    “难道说是身体虚到这种程度,昆仑的寒风都能把你冻感冒了?”

    “怎么可能……”

    “总觉得是有谁暗地里在念叨我。”

    卫渊揉了揉鼻子。

    看着眼前的最后一枚令牌,伸出手掌握住了令牌。

    三枚令牌同时浮现出来,在虚空中缓缓化作一座虚幻的昆仑山,卫渊吐出一口浊气,伸出手握向这一座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