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9章 精通神性的卫馆主,教你三秒钟拉满仇恨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06
  第0529章 精通神性的卫馆主,教你三秒钟拉满仇恨值

    昆仑南渊。

    九天门前。

    自傲自矜的天神开明兽抬起头,深深盯着画面里发生的一切。

    然后下意识扫了扫自己的头发,好像上面给人踩了一脚满是脚底板上的泥土一样,一双眼睛里面满是危险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微笑,让这个之前看上去温和好说话的天神多出一丝危险的表情。

    充分表达出了神灵被人踩头以后的心情。

    夸父眼观鼻,鼻观心,认真地琢磨着手上的陶器杯子。

    仿佛要从陶器的纹路里面看出某种天地万物,造化生灭的大道出来。

    刑天挠了挠头,爽朗大笑……

    笑,笑不出来了。

    刑天沉思。

    右手扶着自己的头,想要把头拔下来。

    左手突然不受控制地死死握住了右手手腕。

    发达的胸大肌上猛地睁开两个大眼睛,死死控制住左手。

    战神的本能在怒吼。

    你不要过来啊!

    这个该死的问题脑袋你自己去思考。

    不要把锅甩过来……

    刑天自己和自己角力,这氛围里几乎尴尬地让人想要从昆仑山上跳下去,而事实上,整个山海诸界各大昆仑山下,反应大概是相差不多的,刚刚的微笑都在众神脸上缓缓凝固了——

    这谁?

    这特么谁啊?!

    囚禁西王母娘娘?!

    以开明神为坐骑?!

    还把陆吾神当做宠物?!

    最后貌似好像还可能把祂们给洗脑了,直接当炮灰?!

    尤其是那些在未来的画面里面发现自己的那些神灵,眼睁睁看着自己像是脑子被驴踢了一样地喊着誓死追随神主,一种亲眼看到自己的黑历史,并且还发现黑历史被直接广播了的羞耻感,让祂们恨不得当场一头撞死。

    而那些没发现自己的神灵们,好不容易才稍微松了口气。

    还没怎么缓过来。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昆仑山的未来里面没有自己……

    那自己在哪里呢?

    是炮灰,炮灰,还是炮灰?

    想到这里,完全笑不出来了。

    彼此对视,都发现了自己眼底涌动得的煞气,一位位神灵目露凶光,气氛霎时间凝重到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水鬼打了个冷颤,仿佛看到隐隐一重重浪潮咆哮着腾起,而且是一潮接一潮,后浪接前浪,恨不得当场把某白毛拍死在沙滩上。

    崇吾山主低头沉思,而后缓声道:

    “我想,是时候开启昆仑讨伐令了……”

    “若是此獠成为昆仑山主,我昆仑危矣。”

    “当诛杀之!”

    一名名昆仑山神水神看向老山主,皆是缓缓行礼。

    老者道:“当灭其体魄,扬其魂魄,使其不存于十方世界。”

    “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诸多神灵皆同意,杀气腾腾。

    问,要怎么才能解决问题呢?

    曾经有文官如此回答。

    解决不掉问题的话。

    就解决到带来问题的家伙。

    事情就结束了。

    一位位神灵活动手掌筋骨,虽然,可能事情发展的方向不大对头,但是某种意义上,昆仑此刻确实是充盈着某种意义上的肃杀,而且是不加以丝毫遮掩的煞气。

    祂们对昆仑三神既尊且敬。

    眼下有人要做这样的事情。

    祂们会怎么做,根本不需要质疑。

    弄死那白毛!

    昆仑南渊之上。

    烛九阴深深注视着这一幕,最后收回视线,苍古双目落向开明兽。

    开明兽神色恢复漠然,手指屈指敲击扶手,双目看向烛九阴。

    两名在神代之中,一者执掌岁月,一者俯瞰过去未来的神灵,思绪涌动如潮,而九天玄女心境涌动不提,夸父刑天更是没有注意到开明兽和烛九阴眼底的神色变化与不为人所知的暗中交流——

    烛九阴眼底淡漠:‘这绝非是真正的未来,未来从不曾定论。’

    ‘过了。’

    开明嘴角冷笑:‘过于刻意,过于清晰,方才是最大的破绽之处。’

    ‘愚钝。’

    只在一瞬间,开明和烛龙,便已达成了最初的意见。

    烛九阴双目苍古,若有所思。

    ‘昆仑玉璧是绝对的神物,但是现在分裂到了不同世界,位格下降,也难免不受到干扰。’

    ‘但即便如此,想要通过玉璧反向干扰,也只有一种可能。’

    ‘恐怕是有昆仑天女一级以上天神被对方控制住了,这才能靠着天女的能力反向干扰到昆仑玉璧。’

    ‘我猜测,是卫渊接触到了对方,然后破坏了对方的布置,顺便把对方激怒,并且,对方很有可能看到了卫渊本身的某项秘密,比如说某种代表着极高武力的潜能,所以最终决定不顾一切代价,尝试离间昆仑和卫渊,并且将诸多神灵的敌意都放到卫渊的身上……’

    ‘这是……挑拨!’

    ‘而且,对方很有可能会在最近对昆仑出手。’

    ‘而昆仑的注意力在卫渊身上,几乎没有多少防备。’

    ‘哪怕被暗算,都可能把事情放到卫渊身上。’

    开明兽皱眉,叩击扶手。

    ‘推演未来,必须遵照基础的规则,未来是‘真的’。’

    ‘完全的虚假是不可能在玉璧上浮现的。’

    ‘也就是说,那画面所见的一切,是真的有可能发生的某个未来。’

    ‘那么,为什么他会对王母出手?’

    烛九阴:‘在我看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王母的身份有诈,或者说,卫渊囚禁西王母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假的,或许画面之中并非西王母,而是另外一种存在……如旱魃之于女魃,亦或许这本身只是一场计策。’

    ‘是给某些存在看的苦肉之计。’

    ‘只是恰好被披露给我们看了而已。’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西王母本身也是大劫的一部分,和大劫有关系,而渊的变化,则必然代表,西王母的存在让他在乎的东西破碎,最终心性大变。’

    开明兽挑了挑眉:‘至亲好友,若非禹之复苏被阻,便是故人挚爱被杀。’

    ‘以及,还有第三种可能,烛九阴……’

    ‘西王母的存在,阻碍了他的道路。’

    ‘他是人族,而王母娘娘代表的是昆仑。’

    开明兽传递的心音语气嘲弄:‘因为王母阻拦了他选择的道路,所以必须除去这个阻碍,事实上,当西王母和神州放在那人面前,以他的秉性做出囚禁王母,得到力量,拯救神州几乎不需要怀疑,这并非偶然,而是必然……只是顾念旧情,没有下杀手,而是囚禁。’

    ‘那么,而是谁让他作出如此的选择……?’

    ‘你怀疑我?’

    开明兽心音平淡:‘呵……只是好奇,毕竟如此大劫,你居然没有出现过。’

    ‘以你和他的关系,我很难不怀疑,你会在幕后故意诱导他。’

    ‘而如果正是你诱导卫渊选择了和昆仑相对的道路,这是否代表着,你今日所说之话,‘西王母是大劫之一环’,也是在挑拨吾与西王母的关系?’

    ‘你说呢?烛九阴……’

    面临陡然凌厉的质疑,灰袍男子双目苍古:

    “你要怀疑,当然可以。”

    ‘疑者不可自证,你既怀疑,那就要拿出证据,区区如此,还不足以指责我的动机,况且……如果真是西王母所作所为致使卫渊失去了什么,性情大变,那么,我倒也还有一句话要问。’

    ‘昆仑立场是面对大劫。’

    ‘就连陆吾都沉睡,西王母本体潜入人间。’

    ‘我很敬佩。’

    ‘所以,在你们预设的情形之中,是不是真的存在有让卫渊失去某些存在的打算?比如说……’

    烛九阴双目苍古,手中茶盏茶水瞬间蒸干。

    两个字在开明兽心底炸开:

    ‘牺牲!’

    ‘在面临不可预知之大劫的时候,不得不牺牲某些东西,甚至于某些人,换取大局的稳定,这样才可能让亲眼目睹一切的卫渊性情大变,也变成这样一幅,为了大局可以舍弃一切的样子。’

    ‘而牺牲了什么……’

    ‘我想,那是哪怕被牺牲都心甘情愿,并且在死前告知卫渊,恳求卫渊不要怨恨王母的某个存在,某个人……这样,才有可能让卫渊性情大变,却碍于那个人死前的恳求,最终也只是将西王母囚禁。’

    开明兽眼眸微敛:‘这只是你的推测。’

    ‘西王母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烛九阴双目苍古:‘你所说的,也是猜测。’

    ‘昆仑落入天下第一剑客手中,对于吾来说也无好处。’

    两名神灵对峙许久。

    开明兽微笑温和下来,看不出方才的锋芒毕露,叹息:

    ‘你还是一样多疑。’

    ‘就不怕,你我也中挑拨离间?’

    烛九阴漠然回应:‘谨慎,才是稳定的前提。’

    在刑天夸父懵逼的时候。

    烛九阴和开明兽这两名在神代,并不是以武力威名传扬的神灵,早已在无人所知的时候,彼此交锋,依靠现在的线索,只是瞬间就各自推演出了一条通向这一个未来的途径。

    而后尝试将这条道路彻底斩死。

    虽然一个是为了西王母,另一个是为了卫渊……

    的饭。

    毫无疑问,祂们彼此并不彻底信赖对方。

    毕竟祂们两人推演的思路里面,想要通向这一个未来,要么是西王母出了问题,要么,就是烛九阴本身立场也有问题,和昆仑不在一条战壕上,这怎么都不可能彻底信任对方,而现在这两个可能姑且都被两人搁置。

    毕竟现在两人没什么冲突的可能性。

    烛九阴微微喝了口茶。

    这一次是开口说给其他的莽夫,作为古代三大文官外置大脑器官进行解释道:

    “这是计策,断绝卫渊和昆仑神系一切合作的计策。”

    夸父愣住,道:“计策?”

    旋即大喜:“也就是说,这不是未来咯?”

    开明兽淡淡道:“非也。”

    “这也是未来,只是发生可能很小的未来,但是并不是假的。”

    “是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发生的,或许并非是最坏,却是最能达成对方目的的一种未来,是未来的某种的可能性。”

    刑天把头按上去,露出智慧的表情,道:

    “……目的?”

    开明兽道:“是啊……这计策的目的几乎明显无比,但是却没法破开。”

    “昆仑诸神素来散漫,敬重于我,敬畏陆吾,而对西王母则是感念其恩,任何人,做出如画面上未来这样的事情,就代表着彻底和昆仑诸神为敌,你不会觉得,这些神灵在看到这样的未来,会拜伏下去叩首称呼神主吧?”

    “神灵,当然有神灵的尊严。”

    “这一个计策,是阳谋,而且已经成功了。”

    “卫渊几乎已经不可能得到昆仑的力量……还会被昆仑诸神追杀。”

    夸父心下一急,道:“这,这怎么办?”

    “对了,开明神,你们亲自出面解释也不行吗?”

    九天玄女低语道:“没用的,画面里面,开明神和陆吾神都被那家伙胁迫,王母娘娘被禁锢,也就是说,在现在的昆仑诸神眼中,昆仑三神都是有可能被胁迫,说出假话的。”

    “可以说这个未来已经彻底不可能出现了。”

    “但是……这也代表着,卫渊从昆仑能得到的助力也被极大削弱。”

    刑天郑重点头道:“我觉得也是这样。”

    眼看着别人不信的注视,刑天沉思,道:

    “这不就是卫渊的潜力被看到,然后对方死了都要来一发阴的。”

    “故意哐地打了昆仑一巴掌,然后说是卫渊干的。”

    “惹得卫渊和昆仑之间互相打来打去。”

    “他们打算在第三边儿瞅着,等时机恰当就给两个人来一下狠的吗?”

    “我懂我懂,老阴了。”

    “这玩意儿当年不少,轩辕和蚩尤打架之前都得联手把这样的人处理掉,然后再两人对决。”

    九天玄女正要反驳。

    突然沉默。

    貌似,好像……

    刑天说的也对?

    夸父张了张口:“这,是谁如此狠毒……”

    开明兽微笑道:“你不也知道吗?”

    夸父茫然:“我?”

    “是啊,能影响到昆仑玉璧的,只有这一个东西了。”

    开明兽视线微敛,烛九阴嗓音平淡。

    同时开口:

    “河图,洛书。”

    夸父瞳孔收缩,心潮起伏。

    烛九阴放下茶盏,淡淡道:“开明,现在卫渊在何处?”

    开明兽愣了下,道:“大荒北。”

    “烛龙你要……”

    灰袍男子面容苍古,浮现一丝微笑:“只是突然想到。”

    “既然还能最后使用这样的计策,看来还没有死彻底啊。”

    “卫渊回来,需要加练了。”

    祂喃喃自语:“我也很久没有活动身子了啊……”

    拂袖,起身。

    气势缓缓沉凝。

    《大荒北经》——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

    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

    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

    是烛九阴。

    唯一一位,横跨阴阳两界,步履昆仑大荒的神灵。

    烛龙,烛九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