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7章 你会后悔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7
  第0527章 你会后悔的!

    在卫渊豪迈不羁,抽出斧头往姬轩辕头顶上砍去的时候。

    大荒西北隅,石夷正在辛勤努力地修阵法,而且是亲自抄起灵材自己上,认认真真地拿起一枚灵材,右手手指轻轻从晶石的弧度上抚过去,确保每一分灵气每一缕灵材都是完美无缺。

    多一分不可,少一分不妙。

    处于绝对挑不出毛病的那种。

    然后才安安心心放置在阵法的破碎区域。

    祂打算修好这阵法,然后就每天蹲守那白毛。

    把那家伙抓回来放在阵法里面,看看还是不是亮起两道血光。

    盘腿在地的天神一丝不苟,认认真真修理阵法。

    而在王母之山下,轩辕之台旁边。

    正是赫赫声名的三青鸟所在之地。

    这三青鸟和大荒的三名五彩鸟一样,是两大神系传信之神,也是天帝帝俊和昆仑西王母两位大神的近侍,实力姑且不说,其身份和地位超然,某种程度上几乎可以代表帝俊和西王母。

    所以即便是昆仑和大荒并不怎么对付。

    留在大荒西侧的三青鸟却也安然无恙,没有谁冒大不韪来此地。

    而另一方面,某种程度上和凤鸟,皇鸟,鸾鸟对标的三青鸟。

    实力也绝不容小觑。

    而眼下,轩辕之台下,三青鸟化作了三个身穿青衣的垂髫女童,广袖青袍,死死抿着嘴唇,倔强道:“不可以,这是西王母娘娘吩咐过的事情,必须是试炼者让我们满意,我们才能交出去的。”

    前面的白衣少女看上去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岁,也是紧绷着一张小脸。

    伸出手,在三青鸟紧张兮兮的注视下,轻轻按在其中一名青鸟的头顶,轻轻揉了揉,那女童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变得柔和下来,紧紧绷着的脸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软乎乎的面团包子。

    “呜嘿嘿……”

    为首青鸟满脸紧张,如临大敌,结结巴巴道:

    “少鵹,小心……我们一定……”

    她回过头,声音戛然而止。

    背后空无一人。

    前面的白衣少女伸出手掌,白皙的小手掌心向上,一个小青鸟已经把自己的下巴乖乖放在手掌上,一张小脸像是变成扁的一样,在掌心里蹭啊蹭,眼看着两个同伴转眼之间全部沦陷,最后一个单马尾的青鸟面露紧张。

    “狡猾,太狡猾了!”

    整个昆仑和山海世界里,给予人温暖母性光辉的抚慰效果,排名至少前三的存在,哪怕被摸摸头都拥有无可匹敌的安心感,可恶……

    抵抗住啊,我!

    这是昆仑最后的尊严!

    是西王母娘娘和开明大人的委托,我绝不能沦陷……

    在小青鸟挣扎的时候,白衣少女若有所思,她想了想,坐在一块石头上,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仍旧面无表情地看向挣扎的小青鸟,然后又拍了拍。

    单马尾的小女童咬紧牙关。

    可恶……

    居然用▇▇▇▇大人的膝枕来诱惑我。

    真是太狡猾了……

    一边想着,眼睛里面的视线偏倒,小女童躺在青石上把脑袋放在少女膝盖上,团成一团蹭啊蹭。

    呜呜呜……西王母娘娘,对不起,实在是对方太狡猾了……

    安心到让鸟放下警惕了啊。

    最终三只小青鸟挤在白衣少女怀里,得到了这千余年来难得的安心感觉,少女伸出手轻轻按在女童的头发上,手中多出了一枚白玉状的腰牌,里面是三只青鸟飞舞的模样,除此之外,和卫渊在陆吾处得到的令牌形制相同。

    这代表着第三关的通关证明。

    而在背面,这是空无一物,似乎是可以写上名字。

    白衣少女想了想,绷着表情,顺手把那个陶匠的名字直接写了上去。

    ……

    在这之前片刻,卫渊掌中刑天斧竭尽全力砸了下去,那微笑从容,气度悠远强大的姬轩辕就这么给拦腰砍成了两半,战斧趋势不减,直接砸在了石碑之上,那股蛮力,硬生生地把石碑砸出一条缝隙。

    白泽头皮一麻,道:“卫渊你在做什么?!!”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道:“我在验明正身啊……”

    他手指刷一下指着前面的石碑,道:

    “你看,显而易见是假的。”

    “大禹亲传。”

    “效果拔群!”

    白泽瞠目结舌。

    “可,可要是你猜错了呢?”

    卫渊沉思道:“你看,如果是真的轩辕黄帝,那我这一斧头肯定奈何不了他,可如果他连我的一斧头都吃不住,那肯定不可能是轩辕帝,逻辑合情合理,最重要的是,白泽,你仔细想想,轩辕黄帝是这样的人吗?!”

    “就我所知,他,禹王,这些都是一个性格的。”

    “所以轩辕帝身边有九天玄女和风后,禹的身边有契。”

    “这两个人绝对最讨厌说话神神叨叨的神棍。”

    卫渊声音顿了顿,幽幽道:“一个习惯性扛着轩辕剑和黄钺亲手砍人的猛男,一个生平最讨厌神棍的男人,突然在你面前来一出负手而立,高深莫测,这可能吗?”

    如果类比一下的话,大概就是禹突然有一天像是契那样。

    神色懒散安宁,抬头仰望星空,口里说什么天星在我之类的话。

    伸出手指卜算。

    卫渊只是想想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恨不得当场把禹埋到土里面让自己冷静冷静。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那不堪回首的梦中特训里面,虽然说是刑天的战斗记忆,但是那也是极为鲜活真实的虚影,因此,卫渊对于轩辕和蚩尤的秉性简直了解得不能再了解。

    里面的轩辕可是能打得痛快了就站在战车上,直接把轩辕剑一抛,扛起名为黄钺的长柄大斧头,一边爽朗大笑一边朝着卫渊的小脑瓜子排排砍过来的绝世猛男。

    想想前面是轩辕,后面是刑天,旁边还有蚩尤。

    真·上古三板斧大阵。

    三羊开泰阵的升级版本。

    三斧砍渊阵。

    卫某人不知饮恨多少次。

    眼下终于做了想要做又一直没法做的事情。

    暗自吐了口气。

    舒坦啊……

    真轩辕不能打也不敢打,假的还不能打了?!

    我打得就是你。

    白泽先前只是因为过分在意轩辕身份,所以情急之下忽略了这些,此刻哪里还能想不出来,那个往往爽朗大笑着的英武青年,哪怕是作为人间帝君的时候,也不会故作姿态。

    身为人之王,与民同乐,该笑时大笑,危险之时站在最前,无比鲜明地作为人类活着且死去的轩辕,不可能像是那些神灵一样,负手而立,还故作高深。

    真这么搞,哪怕被揍了都会鼻青脸肿地自认倒霉。

    不是轩辕,那就是让女魃陷入这样禁地的家伙?

    白泽眼底凶光浮现。

    那被卫渊一斧削成两半的‘姬轩辕’重新恢复,双目注视着卫渊,道:“……算是聪明……不过,我倒是真的有件事情可以与你合作,曾经被昆仑神族带上山的你,何苦为了这些高高在上的神而……”

    声音没有落下,第二斧头直接砸下来。

    轰然暴响声中,石碑再度浮现裂痕,卫渊道:“藏头露尾的家伙。”

    “也敢在这里胡说八道?”

    卫渊手中的刑天斧毫不客气连番劈斩下来,他历经了那么多世,哪怕是再如何天真的性格,都会知道,这个时候敌人所说的话,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的。

    那一道身影面容微变,和石碑融合,怒道:

    “你若再不退去,会后悔的!”

    卫渊最后一斧猛地斩出,爆发出的却不再是战斧的沉浑,而是无比的锋芒和锐气,重重斩落,石碑直接被斩断,尘埃落定,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女魃和应龙帮助人族鏖战,我如果听了你的话,任由女魃痛苦。”

    “那才叫做后悔。”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卫渊将战斧收回。

    白泽目瞪口呆,许久后,张了张口道:“你这是什么?”

    “严格意义上来说,自创的剑法。”

    “你拿得是什么?”

    “刑天斧。”

    白泽沉默无言:“你拿刑天斧使剑法?”

    卫渊沉思,语气庄严道:

    “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白泽:“……”

    你拿着刑天斧,你说的对。

    “不过,你这手法是不是太熟练了点?这个可是河图洛书啊……”

    卫渊玩笑回答道:“这河图洛书吧,一开始比较担心,可是吧,你砍着砍着也就顺手了,现在阵法被破,我们先去看看女魃的情……”

    声音没有落下,卫渊右手的手背上,原本的九重天门印记,缓缓亮起,第三重关已完成,只需要回到人间,得到西王母的认可,即可成就人间昆仑山之主的位格。

    白泽目瞪口呆:“这是,这么快就拿到了?”

    卫渊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他其实还是有些担心那河图洛书所说的代价的。

    完成试炼,离开大荒,还怕个什么?

    博物馆主心中大放松。

    ……

    此刻·昆仑南渊。

    正在和烛九阴闲聊的开明兽突地微怔,微微抬眸,眼底似乎有不可思议之色。

    烛九阴在下一刻感觉到了异样,抬头看到昆仑玉璧大放光明,眼底微有诧异。

    祂只是习惯性和开明兽对赌,始终看不惯这故作高深的天神罢了。

    对于卫渊能通关也没有抱有太大期待。

    却没有料到,卫渊居然真的通关了?

    夸父忍不住为卫渊而开心,大笑起来,赞叹道:“烛九阴冕下,这也在您的预料之中吗?”

    灰衣男子眼里诧异收敛,闻言神色不变,双目苍古,淡然道:

    “尚可。”

    气质拿捏地恰到好处。

    开明兽脸色诧异,而后面不改色,笑叹道:“看来这一次却是我算错了,罢了罢了,那愿望,我会信守承诺,来看看着玉璧上会显示出什么吧,是渊呢,还是卫渊,或者说涂山渊?”

    祂一拂袖,昆仑玉璧浮现。

    而在同时,人间昆仑山。

    西山界昆仑。

    海外诸界的昆仑山。

    乃至于关注着此事的大荒诸神都将视线投向玉璧。

    大荒在考虑,是否要和这位新的人间昆仑山主保持好的关系,好奇此人是谁,而昆仑诸神则是颇为欣喜,毕竟无论如何,这代表着祂们又多出一名强大的同伴,所有神灵都在关注着人间昆仑新的主人。

    玉璧之上,第三关缓缓浮现出名字。

    只是才刚刚出现人族两个字,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那一行名字突然化作一片模糊,看之不见,视之不轻,转眼即忘,仿佛是书写这名字的存在直接干扰到了玉璧的显露。

    而后,在所有人诧异的时候,本来只是显露名字的玉璧,突然大放光明,而后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陆乙愕然,开明兽也是心里讶异,低头看去。

    画面之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一道白发青衫的背影,负手而立,而他眼前,即是昆仑。

    诸神心中若有所思,这就是那位新的人间昆仑山主?

    这画面是……未来?成为昆仑之神的画面?

    而后,有冷冽的声音从画面中传出。

    “我缺一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