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6章 你丫的死兆星在燃烧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9
  第0526章 你丫的死兆星在燃烧啊

    炙热的气息燃烧着,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现在已经不只是卫渊鬓角冷汗直冒了。

    熟知女魃性格的白泽冷汗已经要化作瀑布。

    卫渊现在的心情,大概就相当于。

    当某天你的朋友以他和你在公司加班为借口,跑出去花天酒地的时候,一无所知的你贸然拜访。

    表面温柔淑雅实际上强得一批是世界搏击冠军的好友妻子,微笑询问:‘啊呀,他和你不是在一块儿吗’然后顺便打开了电话打过去,手机那边的好友一脸爽朗地道:

    “啊,我在和XXX加班呢。”

    “他?他现在就在我旁边。”

    而你就在他家沙发上。

    看着好友妻子微笑着掏出指虎套在手指上。

    电话对面的好友仍旧在爽朗笑着。

    死兆星在升起。

    或者说,小时候去找朋友玩。

    亲眼目睹好友被他母亲骂哭之后,自己端坐在那不知所措的心情。

    再乘以个一百倍。

    白泽嘴角哆嗦,视线瞥到卫渊那里。

    两人瞬间达成共识。

    把应龙献祭出去。

    卫渊咽了口唾沫,义正言辞道:

    “我和他是朋友,为了朋友,应当两肋插刀。”

    “哪怕承担危险,也在所不辞。”

    “无论如何,只要我的朋友能够安全就好。”

    声音顿了顿,郑重道:

    “我想,他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把老道士的名字抛出去,让他为了朋友贡献出最后的光和热,也是在所不辞的,正要开口,一股炽热的气机直接朝着卫渊和白泽的方向打杀过来,杀气腾腾。

    “!!!”

    白泽直接地上一个打滚,动作娴熟地离谱,避开火焰,藏到卫渊背后,卫渊嘴角抽了抽,并指如剑顺势劈斩出去,剑气纵横,将烈焰绽开,而后瞬间,这些来自于昆仑之上的天火顺势纠缠卫渊剑气,反向扑杀。

    剑气强横无双,但是对于防御来说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一连数剑,卫渊突然想到什么。

    退后半步,袖袍一拂。

    右手五指从容探出。

    心中低语。

    回风返火!

    天罡三十六神通,主防御。

    另:

    山海异兽篇有奇异之鸟——食之不焚。

    五指探入火中,不焚是不焚,可痛还是会痛,五指拈出法决。

    袖袍一扫,只是瞬间,先前扑杀的烈焰逆着倒转回去,竟无法再扑到卫渊身前三丈之内,卫渊退后半步,总算是记起来了大号密码,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看探入天火里却仍旧没什么事情,好像杂质被煅烧后,更为白嫩的手掌:

    “剑术用得太多了,差点忘了还有道术神通能用……”

    “对啊,至少这具身体是火烧不死的,水泡不烂的,最多疼死。”

    “不过白泽,女魃她一直这么莽的吗?”

    白泽冷汗直冒,一只手按着卫渊肩膀,藏在后头,道:“不对头。”

    “她的性格不是这样的,不可能会一见面下死手。”

    白泽声音顿了顿,补充道:“当然,前提来的不是应龙。”

    嗯??!

    卫渊倒抽一口冷气。

    这意思是,当年的事情弄得女魃见了应龙就会下死手?

    如果老道士真的是庚辰。

    就以这老小子年轻时候天然撩的作风。

    这去了龙虎山莫不是直接把应龙打得删号重来?

    白泽咕哝道:“反正她打不过应龙,我们当年都当打情骂俏看的。”

    “不过应龙那家伙也不会还手。”

    卫渊嘴角抽了抽,这三皇五帝初期的风俗,真是看不懂啊。

    他道:“不过,意思是,这不是女魃?!”

    白泽肯定地摇了摇头,道:“不是,这很不对劲……”

    “而且,作为御火的天女,这天火的运用太粗糙了。”

    “她的实力可是强大能把蚩尤的大雨之术给直接蒸干,而不损伤炎黄联军的程度,你放心,让我和她交流一下,我们当初关系还好,靠着老夫三寸不烂之舌,应该还有转……”

    话音刚落,一团烈焰恰好飞出。

    白泽的酒壶直接气化。

    声音戛然而止。

    两人陷入沉默。

    卫渊使了个眼色:“要不你上?”

    “你熟啊……”

    白泽嘴角抽了下:“可我不想真的熟了啊……”

    系昆之山中走出一名女子,身穿青衣,黑发垂落,只是眼底却有炽热之色,是真的炽热,如同烈焰一样,只是没有感情和情绪波动,白泽看了一眼,头皮一麻,脱口而出道:“女魃,不对……旱魃之身?!”

    “旱魃?”

    “是女魃当年入魔之后的半身,旱魃为虐,如惔如焚,但是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遏制住了,不对,这里是……有人刻意布下了阵法,压制女魃的神性,抽离了女魃的天火,打算创造出当年的旱魃?”

    白泽眼神一扫就看出了情况,满脸懵住,瞠目结舌:“谁这么疯,这可不是昆仑的天女,是不再顾忌众生疯狂爆发能力的旱神,海枯石烂不是开玩笑的,绝对的灾厄级别……”

    “可恶,要是轩辕还在就好了。”

    “轩辕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白泽一刹心急若焚,卫渊却突然想到之前对珏出手的混沌。

    ‘四大天女只剩风……’

    卫渊心中微动,吐出一口浊气,道:“白泽,想办法破开这阵法。”

    “我可能有些眉目了。”

    白泽咬牙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该死,现在能克制她的庚辰和九天玄女都不在,最亲近她的九天之风也不在……轩辕和禹也不在,就我们两个……”

    “不过,你究竟是怎么把这还没有成型的旱魃之身唤醒的?!”

    “只是庚辰气息的话,还不够,你除非是把庚辰那小子拉过来,然后让他当场亲吻拥抱另一名女子,估计才有可能吧旱魃给气得醒过来……”

    卫渊拂袖不断以回风返火之神通把天火压回去,回答道:

    “大概是我身上有西昆仑的气息?”

    “西昆仑?”

    白泽大怒道:“你不要糊弄我,西昆仑的气息。”

    “你难道说是砸了西昆仑老家了吗?”

    “你还不如说,你就是庚辰本人转世来得可信。”

    白泽声音微顿,狐疑道:“等一下……你刚刚那么紧张。”

    他陷入沉思:“难道说,根本没有什么庚辰的转世。”

    “亦或者说,你小子就是庚辰的转世?”

    卫渊嘴角一抽,拂袖一扫,袖里乾坤直接把白泽给收了,避开一道烈焰后,顺手把白泽再抛飞出去,所谓神通所在,存乎一心,这种被用来搬家的神通,在战斗中也能出现特殊的妙用。

    白泽腾飞起来。

    卫渊右手持剑,左手道决,道:“我只是见过西王母。”

    “的本体。”

    “好多次。”

    抬手一剑,烈焰之势被劈开,哪怕是在沉睡中被惊醒的,并不是全盛的旱魃之身,同样有巨大的威能,也只能庆幸没有战斗本能,否则卫渊也维持不住这样的局势,拂袖一扫,回风返火将斩裂的烈焰扫回去。

    “另外,学过一名昆仑神女的法门。”

    “和另一位昆仑天女,相交莫逆。”

    并指一扫,剑气纵横,将无理智状态的旱魃逼退。

    “然后和庚辰认识了三世。”

    “顺便和祂的淮水之脉,有点渊源。”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仅此而已啊。”

    白泽目瞪口呆。

    “我错了”

    “你小子根本不是砸了西昆仑的场子。”

    “你是把涂山的狐狸窝搬到昆仑里头,狐狸骚味冲昆仑,一捅一个准啊儿,你小子到底是涂山氏,还是昆仑氏?”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个鬼!”

    白泽碎嘴的本事一点不停,脚步倒是利索。

    两人一左一右避开了旱魃的锋芒,卫渊袖袍一扫,地煞七十二法里面的分身之术出现,吸引了此刻旱魃的注意力,天罡地煞神通里面绝大部分手段,说起来正面杀敌,可能还不如卫渊自己的剑术。

    但是包罗万象,足以应对一切情况。

    控制有禁水,借风,布雾。

    战斗有掩日,御风,吐焰。

    就是控制类神通也有不少,趁着旱魃被引开注意,卫渊在左,白泽在右,两人施展出了类似的神通,只是一者是道门神通法决,另外一者则是绝对的先古手段。

    天罡三十六神通,六甲奇门!

    轩辕黄帝麾下风后嫡传,奇门遁甲!

    神州有三大验算,太乙以天元为主,算天下大势;奇门以地元为主,定山川湖海;六壬以人元为主,卜吉凶因缘;此刻前后两大神通施展出来,整座以系昆之山为核心的阵法在白泽卫渊眼中表露无遗。

    卫渊扫了一眼:“确实是阵法。”

    “这……这究竟是谁做的,该死,绝对是趁着女魃当初重伤,应龙南行,暗中偷袭她,难怪这千百年来都听不到女魃的消息,难怪当年应龙等了足足百年都没有等到她,只能黯然回到人间淮水。”

    白泽咬牙暗恨。

    卫渊此刻剑术道法齐上也奈何不了旱魃,也不可能拼死去杀,且战且退,靠着白泽对于阵法的了解,很快找到了阵法核心,卫渊吐气开声,在大唐陈渊这一世对于整体自我的侧重逐渐下降之后,重新捡拾起来神通。

    一剑斩出,剑势绵延不绝,将回风返火和剑术融合。

    剑气纵横,将女魃天火席卷往后。

    而后反身一剑,轰然之间直接将前方的阵法外层展开,镇压阵法核心之处的东西显露无形,白泽瞳孔骤然收缩,那里赫然是一座石碑,古朴而玄妙,仿佛具备有卜算过去未来一切奥秘的能力。

    石碑之前,一道身影。

    看到那人的时候,白泽的怒意一下像是戳破了的气球,呢喃道:“……河图洛书?”

    “姬轩辕?”

    “这,这怎么可能……”

    河图洛书之前,那一道身影,微微回头,悠然微笑道:

    “你们来了。”

    “我已经在这里……”

    那人的声音还没有说完。

    脚步声突然大作,白泽旁边卫渊的脚步不停,刷一下冲到前去,右脚猛地踏前,地动山摇,前冲之势一顿,而后双手握斧,顺势而转,斧刃拉扯寒光,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呼啸破空声。

    在白泽呆滞的目光下。

    那柄战斧带着森然的破空声音。

    而后朝着姬轩辕的头顶。

    爽快无比地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