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8章 夸父死讯,应龙踪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92
  第0518章 夸父死讯,应龙踪迹

    “女娲娘娘?!”

    卫渊怔住,而后脸上浮现出迟疑之色,那美貌女子眉梢抬起,似笑非笑道:“怎得,你不相信么?”

    卫渊迟疑道:“……感谢救命之恩,可是……”

    “可是什么?”

    “好了好了。”

    旁边又有一道声音传来,莞尔一笑,道:“昭阳,你又再戏弄旁人了?”这一道声音轻柔,如同温慈长姐,可卫渊看过去,来者的五官和模样,分明和这两人一般无二,但是气质上却绝不相同。

    “这,这是……”

    又有数人走出,眼前便是五名女子了。

    外貌一模一样,但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卫渊怔住:“这是……”

    白泽默默移动到了卫渊背后,缩了缩脖子,解释道:“《大荒西经》所载,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祂低声道:“不过,这个肠,是心肠的意思。”

    “写书的那个家伙绝对有问题。”

    “这十位,是娲皇的诸善恶杂念所化。”

    “但是,我想你对祂们的名号更熟悉,简略些说,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十天干的原典,当然,这只是被简略化的天干,真正的天干之名。”

    “阏逢、旃蒙、柔兆、强圉、著雍。”

    “屠维、上章、重光、玄黓、昭阳。”

    “为女娲十念善恶所化。”

    “十天干,和十二元辰所代表的十二地支相对应……”

    白泽本来还打散要以此来证明一下其传说性,而后嗓音一下顿住。

    意识到前面这家伙就是把十二地支变成十地支的家伙。

    尼玛凶悍得一批。

    话还没能说完,嗓子直接哑了。

    祂突然意识到,虽然大家都是挂件。

    但是挂件和挂件碰到一起,一定会有一个变成另外一个的挂件。

    这是挂件守恒定律,在同一时间同一位置有且只有一个挂件。

    最后只好道:“但是天干远非地支所能比拟。”

    “我当然知道……”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单单凭借娲皇十念善恶,分量就足够恐怖了。

    不过,他可不记得,自己曾经和这样的存在有过关系。

    那位最为落落大方的女子微笑道:“不愧是白泽,知晓万物。”

    “很好。”

    “额……多谢?”

    素来嘴碎的白泽现在老实得就像是修行闭口禅的和尚。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

    客气拘谨地离谱。

    昭阳看了一眼卫渊,笑意盈盈道:

    “不过,我们倒确实是为了某个人的请求而来的,这一点不假。”

    卫渊道:“不知另外五位……”

    昭阳玩味道:“那五个家伙出来,怕是你吃不住。”

    善恶十念。

    卫渊若有所思。

    另外一位气质雍容的女生微笑道:

    “你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就现在这幅没能彻底将潜力激发出来的身体,想要打赢石夷基本是没有可能的,以祂的特性,除非你具备在神灵反应过来之前的短暂时间里,瞬间诛杀北极玄武的破坏力。”

    “否则真的难以杀死他。”

    “所以在这大荒和昆仑之中,石夷的地位很微妙,攻击力逊色于四凶,但是单单防御之能,甚至于匹敌那几位有着‘帝’这一称呼的天神。”

    “此战在大荒,时间越久,对你越发不利。”

    “所以我等将你带出来。”

    昭阳笑道:“不过反正人是带出来了,你若是想要试试看石夷的手段更强,还是你的剑更快,倒也是你自己的决断了,事已至此,便就此别过了。”

    “小家伙。”

    “下次,可能还会再见哦。”

    这位性情似乎最为轻快的女神伸出手指挑起卫渊的下巴,微笑道:

    “对自己长相哪儿不满意的话,下次姐姐我替你改一改。”

    “不比娲皇造人,但是改一改她的作品还是可以的。”

    白泽张了张口,差一点脱口而出一句‘你虽然不是娲皇,可身份地位也足够做这家伙第一世的陶匠的祖祖祖祖祖奶奶了,怎能乱了辈分,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不过某种求生欲望让他闭上了嘴。

    因为他觉得自己如果开口的话。

    卫渊可能就只能去找被泥捏出来的‘白泽’了。

    这十天干要离去的时候,卫渊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禹王的复苏需要女娲造人之土,眼前这虽然并非是娲皇,但是和那位存在,也有着莫大的联系,正要开口,这十位就如同来的时候那样,瞬间消失了。

    空气中传下了一道含笑的声音:

    “小家伙,这里叫成都载天,意思是‘以成地都,以人载天’”

    声音顿了顿,道:

    “应龙杀夸父之处。”

    “?!!!”

    卫渊瞳孔剧烈收缩。

    十天干之神离去,卫渊心潮涌动,转过头,看到这一座山,在山顶处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一座极为雄伟的古代城池,隐隐似乎还能够看得出以人载天的气魄,但是昭阳的话在他心底留下更多的波涛。

    应龙杀夸父?

    夸父之死是应龙所为?!

    那么,人间桃花源里面,夸父的残魂又是怎么回事?

    也是应龙吗?!

    昭阳所说的话,直接在卫渊认知的历史上拉出了一道巨大缝隙。

    白泽重重吐出一口气来,跑到旁边啊啊啊啊地喊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刚刚不能随意说话憋得狠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心满意足,看到卫渊模样,好奇道:“你怎么了?”

    卫渊缓声道:“夸父,是应龙杀的?”

    白泽挠了挠头,道:“……这个是真的。”

    “不过说起来,女娲十肠神出鬼没,又不属于大荒神系,也不属于昆仑神系,实力姑且不说,地位又极高,超然物外,你是怎么和她们认识的?”

    卫渊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他想了好一会儿,也只能落在禹和女娇的身上了,禹治水曾经得到息壤,而女娇,据传娲皇为女希氏,涂山部族女娇同样有这个氏族的血脉,也只能是他们了。

    不过……

    如果说是禹的话。

    卫渊似乎想到了某个可能性。

    白泽嘴角一抽。

    两人对视一眼,达成了某种共识。

    整齐划一,齐齐开口。

    “禹王不至于把女娲十神给拦了吧?”

    “禹不至于莽到这个程度吧?”

    而后两人又齐齐静默下去。

    毕竟,如果说是禹王的话……

    他们脑子里面浮现出一个画面,肩膀扛着曳影剑的禹王哈哈大笑拦在路上——‘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在下姒文命,号禹,久闻娲皇功德。”

    “所以……”

    “啊哈哈哈哈哈,我们来打一架吧!”

    合理。

    太特么的合理了。

    扛着剑去拦女娲善恶之念化身来打架这种事情。

    放到四凶身上都觉得很离谱。

    可不知道为什么,放到禹王或者轩辕这样的家伙身上。

    就莫名觉得,好像似乎也可以……

    卫渊额角抽了下,而白泽顿悟了第二个定律。

    当头铁的和头铁的相遇,那么一定有一个变成克制的一方。

    这是第二定律,莽夫不共存定律。

    他安慰道:“不过,既然说这几位会现身出来,那么显然对于禹王最后是留下善缘了,要不然的话,大概你在石夷那边就没了,哪儿还能在这里头疼?”

    “??!”

    卫渊叹息一声,道:“话说的很好,下次不要再说了。”

    “你这张嘴是真的不会说话。”

    视线落在眼前的‘成都载天’之上,神色缓缓沉凝。

    白泽若有所思,道:“你打算要去看看这一座山?”

    “对应龙杀夸父的典故有兴趣?”

    “嗯。”

    卫渊想着那性情宽厚的神州英雄,还有大唐时曾见过的,温和磊落的昆仑武神。

    神色缓缓沉凝。

    ……

    昭阳离去之后,借助女娲神力,瞬间远离了大荒北域,她们素来是独来独往的,之所以是被记录于大荒西经最北侧,也只是因为当年就是在这里和禹王他们遇到的。

    行了片刻,昭阳突而抬手轻敲额头,道:“啊呀,糟糕。”

    “东西忘给了。”

    “什么?”

    最为端庄淑雅的女子看她一眼,不知是娲皇什么情绪所化的昭阳笑语盈盈,道:“毕竟,我看她也不想要把东西给出去。为求更进一步,在山海诸界行走了多少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护着她吧?”

    “虽然她也完全不需要被护着就是了。”

    “相比起其他种族,人族里真的是盛产良心过量溢出的老好人呢。”

    “你说对不对呢?”

    她笑吟吟地拿出手里的东西来,里面却是一张糖纸而已。

    白色的糖纸有蓝色的线条,画成一只大白兔。

    昭阳看着前面,那里有一个面色冷淡的白衣小姑娘。

    昭阳笑道:“行走世间千年,难得结缘,这小家伙现在来了大荒,估计还有七八日时间呆着,怎么样?要去看看嘛?”

    如果是卫渊在这里,就能认得出来,这是他在西山界,和混沌梼杌交手之前遇到的小姑娘,当时后者身上毫无半点波动,卫渊送了块糖,还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白衣少女面无表情,道:“无趣,缘法已断,尔等将其抹去即是。”

    她从石头上跳下来。

    拍了拍裙摆,然后拿过那一张糖纸,昂着头走开来。

    “你要做什么?”

    “散步。”

    “哦,这样啊。”

    昭阳微笑道:“小家伙在成都载天之地。”

    白衣少女平静道:“与我无关。”

    淡然从容。

    然后面不改色地转了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