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7章 重量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29
  第0517章 重量级

    大荒西北隅。

    卫渊和白泽玩命地往前跑。

    背后那一道气机越发汹涌地奔走着,速度极快,不,甚至于可以说是快得离谱,日月之行的速度,和驾驭风云的速度,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谁更快些。

    卫渊看向旁边的白泽。

    默默降低速度。

    对于头铁患者有着高度了解和诊治经验的白泽一把手拉住这家伙,嘴角抽了抽,道:“你想要干什么?!”

    卫渊回答道:“跑不掉的话,与其浪费体力。”

    “不如回身给祂一下。”

    很好,标准答案!

    满分……

    个鬼!

    白泽额头抽了下,死死拉住旁边的文官,道:“不,你冷静点,那可是石夷,镇守大荒西北隅的存在,非要说的话,几乎可以比拟做昆仑神系的四灵这个层次的怪物,你确定打得过?!”

    “四灵?”

    “对,甚至于是四凶的水准啊!”

    白泽故意语气沉重。

    卫渊呢喃道:“四凶啊……”

    白泽松了口气道:“怕了吧,怕了就跟我……”

    卫渊看了他一眼,道:

    “我刚宰了一个。”

    “刚宰了……”

    白泽脸色僵硬,“嗯……”

    “嗯??!”

    你来真的?

    眼看着卫渊似乎反倒更有信心地往回走,白泽头皮发麻连忙拉住,道:“等下,等下……你不是说要避免打草惊蛇吗?”

    “咱们先是闯关,后来又和石夷大战,毛民国的依日月只要不是蠢货,都会在这段时间藏起来,没准你还没找到他,他就这么喜气洋洋的没了,陶匠你可不是为了让他能喜丧才来的吧?”

    白泽直接说出了卫渊的想法。

    卫渊动作顿了顿,缓声道:“不曾打过,怎么知道打不过?”

    “再退下去,也退无可退了。”

    白泽无可奈何道:“再想想办法。”

    “再想想。”

    “我知道你身上剑气强横,也看出来你剑术境界很高,杀死过正神,甚至于不知道怎么搞死了四凶。”

    “可是,石夷祂和那些神不一样,这家伙是执掌时间的,十二元辰结阵能削人寿元,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杀死祂们的,但是大概率和祂们小觑了你有关系。”

    “可石夷这家伙,你看祂名字就知道了,性格跟石头一样,况且,你的剑气多强我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的你,绝不可能靠着剑术杀死祂。”

    白泽语气斩钉截铁。

    卫渊皱了皱眉。

    白泽道:“不要这样看我。”

    “我姑且还比较知道他们的底细,石夷的攻杀之力,或者不算太强,直白点说,根本不强,不如四凶,但是,你杀不死祂啊。”

    白泽语气无可奈何:

    “以石夷的神之体魄,任何伤势都可以伴随时间痊愈。”

    “而祂的权能之一,可以加速自身时间的流转。”

    “是司日月之短长。”

    “不提这一权能用在战斗中,无论出手进攻,还是说退守反击,都几乎凌驾于大部分神灵之上,单单这一权能和体魄的结合,就足以让并不擅长毁灭性神通和权能的石夷,凌驾诸多天神之上,名列大荒镇守之一。”

    “这是天神之中的不灭体之一。”

    “任何伤势,都会瞬间在时间的加速流动之下恢复。”

    “就连那些伴随时间会逐渐腐蚀中招者的神通都不例外。”

    “因为石夷完全可以加快自己的时间而暂停敌人法力的时间,最终那些打入祂体内的一切外力都会在时间乱流本身的冲刷下湮灭,而祂的身体也将会伴随着时间流逝恢复伤势。”

    “这一招对于有寿命限制的生灵来说是绝对的禁忌。”

    “可石夷这家伙是天神,和天地同寿,他这一招直接是常住状态,除非你在一瞬间湮灭祂的身体和魂魄,哪怕时间流转也无法恢复,否则的话,任何人都无法击败祂,而祂则是会越战越强,靠着身体记忆领悟对方的招式,继而击溃敌手。”

    白泽很明显习惯性地解释了一遍,道:

    “所以……”

    “除非你的剑术已经强大到一瞬间斩杀四灵四凶级别的神灵。”

    “否则,我们只有跑。”

    白泽仰天长叹:“这家伙是整个大荒第一牛皮糖,气血雄浑,恢复力几乎是瞬间的,你一剑砍上去,甚至于可以出现剑卡在恢复后的神体里面拔不出来,被石夷一拳砸下的情况。”

    “西北隅,西北隅,镇守北方入口的都这样吗?”

    “石夷如此,玄武也是如此……”

    “北边儿到底有什么?!”

    血高防厚,还开了锁血挂。

    锁的还不是滴血,直接恒定满血状态。

    卫渊若有所思,看了白泽一眼。

    白泽身子一僵,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摇头拒绝:

    “不要想用刑天斧。”

    “措手不及之下,这斧头确实是可以重创石夷,打得祂短暂无法追击也有可能,但是那你就彻底暴露了,到时候全大荒的神灵都会来追杀你,哪怕是你也直接没了。”

    “暴露?!”

    白泽嘴角一抽,幽幽道:

    “你不会以为,天下还有第二把斧头能把人砍成那个形状吧?!”

    “快跑,前面应该有法子……”

    卫渊叹了口气:“来不及了。”

    “什么?”

    白泽微微一怔。

    卫渊拂袖一道狂风直接将白泽送出,回身并指,剑气森森暴起,而后重重地劈斩下来,云气溢散,剑意锋芒冲天而起,最终斩到了某个存在,刹那崩裂散开,云气搅碎,空气中寒意凌冽到刺骨。

    白泽稳住身形,看到来人。

    身材高大而沉默,在这个时代却只有如同短寸般的头发。

    双臂交叉,直接挡住了卫渊蓄势的剑意爆发。

    白泽瞳孔收缩。

    看到在大荒以防守为名的石夷,双臂之上出现了鲜血淋漓的狰狞伤口,几乎可以看到森森白骨,甚至于连白骨之上都鲜血被斩断,白泽头皮一麻,看向旁边白发的剑者。

    居然真的斩破防御了?!

    等一下……

    这样的剑术境界,是不是可以拔出那柄剑?

    白泽神色一怔。

    卫渊吐气聚气,心中稍有些后悔没有将配剑带来。

    刚刚那一剑,已经是他蓄势之后的。

    在和白泽交谈的时间里就已经开始蓄势了。

    虽然他大概率不是四凶级别的对手,但是机会不是逃避就能出来的。

    一味逃跑不是他的作风。

    但是就像是白泽说的那样。

    石夷神色冷淡,手臂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痊愈,即便是森然刺骨的剑气,也会在漫长的时间下消散一空,石夷仿佛完全无法感知到痛苦为何物,注视着卫渊:“你就是犯人?”

    “我需要带你回去,接受大荒诸神的制裁。”

    卫渊道:“不是我。”

    是陈渊干的!

    石夷皱眉道:“你说不是你,有什么证据吗?”

    卫渊蓄势,回答道:“你说是我做的,有什么证据吗?”

    石夷缓声道:“阵法已然揭示了一切。”

    卫渊沉思,认真道:

    “要是阵法年久失修已经坏了呢?”

    本来只是在随口拖延时间,但是卫渊完全没有想到,这位执掌时间流速的天神沉思之后,点了点头,道:“确实,你说的也有道理,阵法已经有千余年的时间没有动用和修整,存在有阵法结构损毁的可能性。”

    卫渊怔住,若有所思,难不成还有转机?

    他道:“所以,你可以放我走吗?”

    石夷摇了摇头:“不可以。”

    卫渊道:“我刚刚说的有道理吗?”

    “有道理!”

    “……那你可以放我走吗?”

    “不可以。”

    “为什么?你不是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石夷认真道:

    “是有道理,所以我要把你带回去,修好阵法以后让你再试一次。”

    “放心,如果你是被冤枉的,我一定护你周全,但是你刚刚为什么要跑?”

    卫渊道:“因为你都追来了,我肯定要跑啊。”

    “那我不追你你就不跑了?”

    “大概。”

    “那我不追你,你可以自己回去证明清白吗?”

    卫渊:“……”

    你的逻辑毫无问题,我竟无法反驳。

    他道:“不可以。”

    石夷点了点头,得出了结论,道:

    “我明白了,你戏弄我。”

    “那只能由我来将你带回去了,然后修好阵法。”

    “若是冤枉了你,我自当赔罪。”

    天神双拳对撞,时间流速在祂的身边扭曲,缓声道。

    “但若是你确实是犯人。”

    “那么,戏弄天神之罪行,与之并罚。”

    “你没有兵器,我也以双手对敌。”

    顺势把腰间战刀扔下,气势汹涌磅礴,一股几句压迫性的气息排山倒海一般地朝着卫渊砸落过去,而后,石夷抬起手掌,猛地一拳砸出,卫渊感觉到呼吸都略微凝滞,拳法气势之强盛,前所未见,神色凛然。

    这不是那种单靠着神力胡作非为的神。

    漫长的时间里,苦心钻研一项技艺。

    不断将其打磨臻至巅峰。

    这才是神灵技巧上应该有的造诣。

    卫渊吐气开声,并指一剑斩出,双瞳神光内蕴,运转玄女所传法门,寒芒凝实,能斩破万法,拂袖一震,将拳势的锁定震开,而后顺势一剑斩出,气势汹涌冰冷。

    就在拳和剑交锋的时候。

    突而,虚空中闪现出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穿插入战场之中,左侧的伸出手按在了石夷拳锋一侧,将那磅礴的拳势牵引偏离前方,右面的则是拂袖拦住卫渊的剑法。

    凝实至极的拳势,以及卫渊凌厉至极的剑意寒芒瞬间被吞没消失。

    哪怕刚刚的招式并不是全力以赴,这一幕也足以骇人。

    卫渊退后数步,看到来人,对着自己的这位是身穿白色长袍的女子,兜帽落下,只能看到光洁的下巴和浅色的嘴唇,而拦下石夷的那位同样如此打扮,看上去几乎是一模一样。

    石夷脸上浮现惊愕诧异之色。

    白泽也懵住。

    “是你们……”

    石夷眉头皱起,看了一眼卫渊,道:“……你们要保他?”

    “为什么?”

    女子声音含笑美好,让人想起盛放的花朵,笑语盈盈道:“当然是他和我们一位故人有旧咯,又恰好看到你们交手,所以出来帮个忙,如何,石夷,我若是让你卖我们一个面子。”

    “你给不给?”

    区区一个面子,怎么可能让镇守一方的天神放弃?

    可石夷沉默许久,最后居然真的缓缓收拳。

    就只是因为这个面子,大荒最强的神灵之一放弃了追杀,道:

    “既是你们,那么,我这一次收手。”

    “但是下次再见,我必将你拿下。”

    祂第二句话是对卫渊说的,顺便补充一句。

    “我回去就会把阵法修好。”

    “检查疏漏的地方,换上新的灵材。”

    “并且会找来阵法师,你放心,下次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卫渊:“……”

    你这让我怎么放心?

    你放心,我绝对不过去。

    石夷深深看了一眼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提起旁边自己放下的兵器。

    转身离去。

    竟然真的就此离去。

    白衣女子收回视线,一个伸出手按在卫渊肩膀上,一个伸出手按在白泽肩膀,转瞬之间,卫渊仿佛看到空间在他面前崩碎,亦或者说大地本身在流转,转眼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灵气浓郁浩瀚。

    这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山。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看向这两位一模一样的女子,心中若有所感。

    “两位是……”

    左侧女子微笑不言,端庄大方。

    右侧女子笑语盈盈,道:“我们的话。”

    “嗯。”

    “你可以叫我,女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