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2章 挂件和挂件的喜相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62
  第0512章 挂件和挂件的喜相逢

    “陶匠的徒弟?”

    一众酒客大笑着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说说书的,那位好歹现在也是一国之主,虽说是靠着天神赐下的宝药,可多多少少活了几千年的时间,你居然说他是个陶匠的徒弟,未免也太过分了点吧?”

    那醉醺醺的男子摊手一笑,懒散道:“反正他在大荒的北边儿。”

    “咱们这儿是大荒的西面,隔着这么远,他有本事来咬我啊。”

    众人大笑起来。

    卫渊喝了口酒,入口清冽,语气平静。

    “那位依老爷子,叫什么名字?”

    男子醉醺醺看了他一眼,“名为依日月。”

    “依日月。”

    白发剑者低语。

    记忆里面。

    涂山部族的阳光永远温暖,晒得人懒洋洋的。

    只是有的时候,那记忆里也并不全是美好的。

    在涂山的最后时间,被困住了的猛兽挣脱开封印,驳兽尖锐的角朝着前方冲去,而在最前面是老匠人的学徒,以及一个才六岁大的孩子,谨小慎微,被保护了一生的匠人怒吼着冲上去,拦在了学徒和那个孩子之前。

    ‘你姓依,既然想要学的手艺,那么我给你取个名字。’

    ‘反正是要做陶匠的,就叫依石好了。’

    为了给那位年幼天女取一个好听名字,几乎要把头皮挠破了的陶匠当时就给学徒取了这么个简单的名字,事实证明他那一世的智慧和脑细胞几乎全部都用在了给少女的名字上,自己学徒的名字就含糊了多。

    但是即便如此,该传授的东西仍旧没有一点拉下。

    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年老了。

    宝药和法术可以治愈肉体的创痕。

    却无法抚平魂魄的苍老。

    寿命短暂的人,总想要将自己一生的所学传授给下一代。

    “依日月,如同凡人一样的石头,已经不足以匹配你的野心,所以你连名字也抛弃了吗?还是说,依日月的意思,是依照日月诸神的吩咐行事……”

    卫渊无声低语。

    那醉醺醺的男子道:“不过名字再怎么也没用了。”

    “毕竟本身是个凡人,哪怕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不断地想方设法延长寿命,也到极限了,西昆仑有三青鸟,大荒也有三只五彩鸟,鸾鸟,凤鸟,皇鸟,他吃下的不过是五彩鸟守护的草药而已,勉强苟活于世。”

    “估摸着没几天也就该死了。”

    “不过,这几千年来享受荣华富贵,也算是喜丧了。”

    白发剑者无声饮酒。

    沉默许久,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不修边幅的男人已经醉去。

    卫渊伸出手把大荒的钱币放在桌子上,而后无声离去。

    这一座白氏之国在大荒的西侧,而依日月所在的毛民国在大荒北方,和饕餮的约战在十日之后,他得在这十天里面把事情解决掉,而后返回人间和饕餮一战。

    可是,要去做什么呢……

    白发剑者离去之后,本来醉醺醺倒在桌子上的说书人睁开眼来,若有所思,而后将桌子上的一枚枚大钱都拈起来,放在袖口里面,把桌子上酒杯里的残酒都倒到了一个酒囊里面,一滴没放过。

    这才慢悠悠地下了楼。

    ……

    卫渊辨别了方向,就往大荒的北方行去。

    他得抓紧时间。

    大荒地域辽阔至极,能够和昆仑山海相比。

    重点是,他在这里没有办法腾空御风,倒不是说做不到,而这大荒和被分裂的山海不同,这里是完整的,谁也不知道路边的山里河流里面会不会隐藏着某些脾气暴躁的天神。

    而这些天神搞不好和他有某种程度上的孽缘。

    比如,被禹打过,被禹打过,被禹打过的那种。

    况且,大荒西侧……

    十二元辰之父,执掌日月星辰之行次的天神曀鸣,就在这里。

    帝俊的妻子常羲,当年携带十二轮圆月逼迫人族的天神也在西方。

    和昆仑不同,这里几乎遍地仇敌。

    卫渊沉思。

    不对啊……

    好像昆仑那边儿也差不太多。

    某《山海界》作者陷入沉思当中。

    总觉得昆仑那边的凶兽也特别地热情。

    最后得出了结论——

    不管这么样。

    都是禹的错!

    ……

    卫渊才行走一段时间,就发现了路旁有人坐在青石之上,饮酒高歌,潇洒恣意,相当有高人风范,正是那个说书人,醉醺醺的说书人看到白发剑者过来,微微后仰,摆出一副世外高人里的世外高人气度。

    仰脖饮酒,大笑道:“知前后未来,算天下苍生。”

    “千秋万岁名,寄予杯盏中。”

    “痛快,痛快啊,哈哈哈!”

    这一番做派,潇洒无比,一身酒气的说书人心中自得。

    就这气度,这气质,这家伙还不被镇住?

    可是等了许久不见有人说话,说书人姿势都摆得有些脖子酸了,转过头去看过去,而后整个呆滞住,嗓音戛然而止。

    前面什么都没有。

    那边的白发剑者匆匆而来,眼睛都没看自己一眼就跑远了。

    留下说书人在风尘中凌乱。

    不是……跑了?

    就跑了?!

    “等下,这不对啊……”

    “你不按规矩来啊。”

    ……

    卫渊远去了,皱着眉头——果然不出他所料。

    这个说书人有问题。

    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现在又在前面故意等着他。

    有蹊跷。

    这里毕竟是大荒,小心为妙。

    正自想着,前面又遇到了那醉醺醺的说书人,卫渊面不改色直接忽略无视,速度比以前还要更快,可也是奇诡,一脸好几次,卫渊都能在自己前面的路边儿看到这个落魄的醉酒男子。

    而后每次都视若无睹。

    最后那男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拦路,道:“停下,给我停下……”

    “你就不好奇?!”

    卫渊转头看着醉醺醺的青衫男子。

    卫渊沉吟三秒钟。

    而后掏出几枚大钱放在地上,

    “就这些了。”

    “拿去喝酒吧。”

    说书人:“……”

    “你当我是什么?!”

    “来乞讨的吗!”

    青衫男子怒道,而后蹲下来把大荒铜钱收起来,塞到了袖口里面,看着前面白发剑者眼底平静,没有什么涟漪,最终似乎懊恼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我是受人之托,前来指点你们这些参与试炼之人的。”

    伸出手指了指卫渊手掌,道:“你那里应该是有个烙印吧?”

    “手背上,一座门,那座门就代表着你能在这里待多久。”

    “大荒和昆仑山海隔得很远,轻易不能够过来,开明兽将你送来这里,昆仑南渊有九座天门,这也就代表着你只有九天时间,九天之内你要完成昆仑的试炼,否则的话,就只能失败,被这烙印上的痕迹传回人间。”

    青衫男子道出了这其中原委。

    声音顿了顿,正等着卫渊询问自己。

    却见白发剑者略有所思,而后点了点头,道:“多谢。”

    似乎打算转身就走,醉醺醺的说书人连忙伸手拉住他,结结巴巴道:

    “等下,你不打算问问我怎么通过昆仑试炼吗?”

    “你就不打算问一下昆仑试炼的内容是什么?”

    卫渊回答道:“不必了……九天时间,可能还不大够。”

    说书人懵住。

    却死活要拉着卫渊不肯让他走,道:“等下,你去试试看啊。”

    他实在是不理解眼前之人的选择,若不是之前曾经和开明兽有过约定,要引导每一次的昆仑试炼之人去那个地方,他才懒得管这事情,况且这么多年来,这也是第一次完全真的不打算去试炼的人。

    那你来大荒是干什么的?!

    来旅个游,吃个饭的吗?!

    头发乱糟糟的男人头痛不已,最后只好道:“好好好,我告诉你内容,告诉你内容还不行吗?当年大荒和昆仑彼此之间争斗,昆仑占据了上风,所以,其实在这大荒最深处,日月所入的丰沮玉门西侧,还有一座山。”

    “那座山就直接叫做王母之山。”

    “西王母的侍从,三青鸟就在这一座山附近。”

    “其下更有轩辕之台。”

    “你只要抵达王母之山,从三青鸟那里得了一张弓,然后攀登上轩辕之台,朝西而射,就能够通过试炼了,你就跟我去一趟好吧,我都这么坦诚了,九天时间很紧张的。”

    卫渊倒是第一次知道,西王母居然在这里都定下了一座山。

    这里可是大荒地界。

    不过,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当年昆仑和大荒之间的关系是有多差。

    眼前这人说得那么简单,不过试炼的难度肯定很难。

    若是以前的话,他大概会去的。

    但是现在却没有了那个心思,沉吟了下,看向旁边男子,道:

    “依日月还有多少寿命可活?”

    “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大概不多了,没准三五日,也许十多天,也或许还有一两个月。”

    “因为只剩下那一缕游丝,可能能支撑很久,也可能一闭眼就再也醒不过来。”

    “好了,你问的问题我也回答了,你得跟我走一趟。”

    卫渊叹道:“我还有事情,这位先生,我也把钱给你了,你自可以去喝酒做乐,没有必要缠着我……”

    “这怎么能叫缠着你?!”

    醉醺醺的男子右手死死按住卫渊肩膀,咬牙切齿笑着:

    “只是我和你很投缘。”

    “我觉得,我们可以同行一段时间,比如说,先去轩辕之台看看。”

    卫渊无可奈何,正要挣脱此人手掌,可是这一具身体的怪力,一时间居然也无法挣脱,隐隐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突然察觉到不对,之前没有怎么在意,可近距离看去。

    这张脸,如果把那乱糟糟的头发给收拾一下,脸上的胡茬子剃掉。

    就突然变得眼熟起来。

    尤其是这个似乎什么都懂得的说书人鼓足力气的时候,那种熟悉感觉就越来越明显,而在卫渊鼓荡剑意的时候,那说书人也猛地抬头,见鬼似得看向前头的白发剑者。

    两人一时间都停止了动作,脸上的表情略有凝固。

    说书人嘴角抽搐:“这个魂魄气机……不是吧……”

    卫渊若有所思:“这张脸……难道说……”

    “是你!”

    “是你!”

    说书人蹬蹬蹬后退数步。

    而后脱口而出:

    “你是禹王身边那个挂件。”

    “写了昆仑四海八荒鬼神黑历史的那个陶匠渊?!”

    卫渊惊叹不已:

    “你是轩辕身边那个挂件。”

    “写了足足一万多个鬼神黑历史的白泽?!”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山海大荒,昆仑岁月,不知道有多少的神鬼凶兽。

    而如果非要在所有的凶兽和鬼神心底选择最令人或神咬牙切齿的排行榜,那么其他的都可以往后稍稍,这个排行榜的榜一大哥只可能在两个名字里面诞生出来。

    轩辕黄帝大腿上的挂件,主动上门,给轩辕记录了足足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鬼神的黑历史,顺便还配了样貌示意图,以及对付的方法,然后在人族蹭吃蹭喝的白泽。

    人王帝禹大腿上的挂件,给人族记录了山经五卷,海经八卷,外加禹王所做,托其名而成就的大荒经四卷,一共十七卷山海经,不知道多少凶兽鬼神黑历史加美食做法的陶匠渊。

    而令无数凶兽鬼神恨得牙痒痒的榜一大哥竞选两位有力人选。

    今天在这里相遇了。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想来,那些恨他们恨得牙痒痒的凶兽鬼神也会为之欣喜……吧?

    卫渊若有所思:“大荒西经,有大泽之长山,白氏之国。”

    “大泽之山,白氏之国,白泽,这里是你的地方?”

    白泽咳嗽了几声,道:“没办法……昆仑和中土我是没法呆的,轩辕那家伙去世之后,玄女又……总之,仇人太多,我在那里的话,很可能会变成食谱。”

    “不过,我倒是想明白了……想明白你为什么不打算去轩辕台。”

    “你想要去解决人族叛徒的事情吧?”

    白泽苦笑叹息:“早知道,我之前就不该嘴贱把事情说出来。”

    “你是要去大荒北?苦也……”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白泽收回手掌,而后转身要走。

    才走了几步。

    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白泽面不改色,道:“……有什么事情吗?”

    卫渊若有所思,道:“白泽,通万物之情,晓万物状貌。”

    “正好我不大认识路,你不是说和我很投缘吗?”

    “要不然一路走一走?”

    白泽嘴角抽了抽,道:“不要想拉我下水。”

    卫渊幽幽道:“是你先想要把我拉下水的……”

    “你和开明兽绝对约定了什么。”

    “不会是白泽你的黑历史也被开明兽给盯着了吧?”

    “所以不得不做引导人去轩辕台的事情。”

    白泽脸色一僵。

    而后梗着脖子道:“是又怎么样?”

    “大家都是挂件,现在轩辕和大禹都不在,我好歹也是神兽之身,你个陶匠,你还想……”

    铮地一声。

    卫渊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大斧头,咔嚓一下砸在地上。

    白泽声音就像被卡着脖子了似的一下停住。

    低下头,瞅了瞅那明晃晃的大斧头片子。

    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白发陶匠。

    又瞅了瞅那大斧头。

    作为轩辕黄帝大腿挂件的某白泽,额角抽了抽。

    是错觉吗……

    这斧头,怎么那么眼熟?

    “刑天斧?”

    “刑天斧。”

    “哪儿来的?”

    “刑天送的。”

    “你能用?”

    “挺顺手。”

    白泽沉默,而后爽朗笑道:“哈,哈哈,你,你是文官啊,早说嘛。”

    “我觉得,我们确实是很投缘。”

    “要不然,接下来一块儿走?!”

    “我可以问一下吗?”

    “你是想去毛民国做什么?”

    卫渊思绪顿了顿。

    做什么?

    他想着。

    眼前浮现出了是曾经懵懂的少年。

    他回答:“去取回,我曾经送给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