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9章 开明与陆吾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1
  第0509章 开明与陆吾

    在卫渊得到了陆吾隐藏起来的令牌之后,就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前往另一处昆仑,也就是开明兽所控制区域的方法,说实话卫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同陆吾那样特殊的梦境。

    明明是诞生于真灵的幻梦。

    却能够让他的肉身进入其中。

    分明可以容纳实体。

    偏又具备了梦境千变万化的特性。

    只一动念,就能够让梦境发生变化。

    这个时候,更是靠着令牌的指引,在前方开辟出一条前往其他世界昆仑山的道路,卫渊甚至于怀疑,逐渐往前走,已经不再梦境之中,只是周围的环境始终被一层浓郁厚重的云雾遮蔽起来,卫渊也无法看到究竟是走到了哪里,两侧的风景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开明兽么……

    卫渊沉思,脑海中回忆这位昆仑三神当中,最为隐秘,不为人所知的天神,接下来得到开明兽的认可,就可以回到人间去找西王母任职了,连陆吾都通关了,这位开明兽不至于比陆吾还难对付吧。

    九天玄女一路行来,面容若有所思,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卫渊。”

    “你之前,是在……怜悯神灵吗?”

    “怜悯神灵?”

    “你是说陆吾吗?”

    卫渊微怔,而后笑起来,道:“不,并非怜悯。”

    “我讨厌成熟的陆吾那样的性格,却也认可尊重他的功绩。”

    “我所觉得遗憾的,并不是说后来已经创立下无数的功绩和传说的天神陆吾,更不是统帅天之九部的昆仑三神,而是祂年幼时的经历。”

    “我想我现在多少能够明白了。”

    “为什么昆仑三神之中,陆吾会是制定规则和秩序的那个。”

    “祂也是从弱小的时候慢慢变强的,所以知道,秩序才是庇护弱者最好的方法,祂在弱小时候期许的,强大地维持公义的神灵和同伴一直不曾出现,所以祂成长起来之后,就选择自己变成了那个维持秩序的强者。”

    “当然,这和我想要揍他没有区别。”

    “这家伙的规则有问题。”

    “刚才打分灵的时候我其实很爽的。”

    “当然,看着分灵被揍其实更爽一点,毕竟自己不用动手。”

    “如果能够有一份奶油爆米花就更好了。”

    卫渊玩笑着补充了一句,最后想了想,叹息道:

    “但如果你非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说不清楚。”

    “大概因为我是人吧。”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卫渊挠了挠头,道:“我觉得祂年幼的经历值得感慨怜惜。”

    “和我想要把成年的祂按在地上揍,这两点之间并无冲突。”

    九天玄女看着卫渊,若有所思。

    一路前行。

    不知过去了多久,渐渐的似已脱离陆吾梦境。

    因为离开了那种特殊的试炼之梦,无支祁,夸父等无法再现身在外,打完架的无支祁愉快地返回了淮水水底,而后看到自己的游戏画面已经变成了一片灰色,脸上表情缓缓凝固。

    祂之前被那所谓的‘龙虎不屑超神’给气得要死。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家伙。

    怎么可能打出0-34-0的战绩?!

    好吧,其实这是因为无支祁自己一直拒绝投降,挣扎出的局面。

    可这样臭的操作,怎么有脸叫做威压龙虎,不屑超神。

    拉只猫过来都比你打得强啊!

    那天一开始是上头的无支祁死活不肯投降。

    最后祂气得无言以对,选择投降的时候,对面又死活不肯投降。

    彼此极限拉扯。

    那天打完之后彼此狂喷一顿,今天约定单挑。

    一上手,无支祁就知道,对面的那个是之前打出0-34的家伙,不是那天后来的替补,所以心情轻松,就当虐菜了,可万万没想到会被卫渊拉去入梦,此刻无支祁看着灰色的屏幕,陷入沉思。

    而这个时候,对面发来了一段评论。

    “打得不错。”

    无支祁:“……”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

    完全不知道淮水祸君再度陷入激情对喷状态。

    也不知走了多久,卫渊手中白玉令牌总算微微亮起浮光,又往前走出了数十步,周围那种浓郁的云气总算是散去了,卫渊瞳孔微微收缩,眼前不过一步宽的道路,左右皆是万仞深渊,深不可测,隐隐有巨大的能量流在其中流转,明灭不定,散发出强大的威压。

    清醒之梦中,夸父看到了这一幕,心中震撼,许久说不出话。

    “这就是,昆仑……”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是,而且是昆仑南渊。”

    “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

    “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

    “西王母代表着昆仑的威严,陆吾代表着昆仑的秩序。”

    “而开明兽则是代表着昆仑的隐秘。”

    “当年的禹带着镇压共工的功绩前来拜访,都没有能够让开明神网开一面告知那九重天门之后的秘密,哪怕是昆仑神系的诸神,最多也只是能够走到天门之外,在那里还有一座冈之岩,悬于天地,几乎没有人能上去。”

    夸父道:“几乎没有?”

    卫渊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只有大羿上去了。”

    夸父惊愕,而后恍然叹息:“大羿……又是他。”

    九天玄女平淡道:“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卷宗之中是这么记录的。”

    “仁羿。”

    夸父若有所思:“是因为仁德吗?”

    卫渊古怪道:“不,当然不是……”

    “好吧,这句话虽然在山海经里,但是其实在昆仑的典籍里就这么记录的,所以当时直接就抄录了下来,但是,夸父你仔细想想看,仁这个字,至少是表达友善,相亲的对吧。”

    “那羿呢?”

    “一路从南砍到北,从东砍到西,尧帝时代,反正哪儿出了毛病尧帝就喊一声大羿,然后大羿就会去把问题解决,或者说把创造问题的家伙给解决掉。连太阳神都射杀了九个,当年帮助过轩辕的风伯作乱都被斩首。”

    “无论是修蛇凿齿还是九婴恶神都全部被诛杀,当时可是血淋淋杀出来的威名,这样的人,威风凛凛,但是却不能够用仁来形容,所以你再细品那句话……”

    “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卫渊慨叹一声。

    就这句话。

    再联系大羿生猛得一批的战绩。

    卫渊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句话里面满满的阴阳怪气。

    夸父怔住。

    夸父沉思。

    夸父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刑天。

    夸父沉默。

    “……我好想,明白了什么……”

    卫渊感慨低语:

    “不过,就连一路打出杀神名号的大羿,最终也只是走到了冈之岩,没能够更进一步,甚至于从昆仑卷宗来看,千古以来,也只有他走到过这里,也能够推断得出,这位最少露面的昆仑天神,实力之强,极为恐怖。”

    “没有想到,来客居然知道这些隐秘。”

    “这算是夸赞么?”

    “若是的话,那么在下就生受了。”

    温润如玉的声音传来,卫渊神色凛然,知道自己进入了开明兽的领域范围,索性神色坦然,昆仑九重天门陡然变得无比遥远,脚下的云气也化作了坚实的土地,前方一名身穿白衣的儒雅青年噙着微笑颔首:

    “是来参与试炼之人么?”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点头应下。

    “涂山部,渊。”

    开明兽所化的青年似极惊讶,连连赞叹道:

    “是你……难得难得,陆吾居然会放人过来。尤其居然会放你过来,莫不是转了性子?”

    “往年的试炼者都在他那关折戟,能来到这里的,屈指可数。”

    “我倒是很看好你能够通过。”

    祂摇了摇头,似乎对陆吾发生的事情很有兴趣,但是很快就收敛自己的情绪,微笑道:

    “……既已来此,那么也不必多谈什么。”

    “我这便送你去试炼之处。”

    卫渊怔住。

    “等下,规则……”

    开明兽所化青年温和微笑道:“并无规则。”

    “纯由自悟。”

    拂袖,卫渊眼前,仿佛有一座大门轰然洞开,这一具身躯是以三皇五帝时期的那一世身为基础,变化为了陈渊相貌,能够支撑卫渊的剑意,但是法力却是短板,再加上这本身也是为了试炼,一时间有一种难以抗衡的巨大压力。

    卫渊下意识掌中浮现剑气,旋即将这本能生生压制。

    他眼前一花,进入门中。

    旋即察觉到了不对——

    夸父,刑天,那位昆仑神女,乃至于烛九阴的联络。

    中断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

    叮·您的作弊器已被考官发现。

    昆仑试炼版本更新。

    修正了某渊一副马甲里面塞了一堆人的BUG。

    祝试炼愉快。

    ……

    昆仑九重天门前,一身白衣的青年微笑看着前面被拦截出的意念真灵。

    “许久不见了,玄女,刑天,这位是夸父是吗?”

    “你追逐大日时的事情我曾听羿说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相见。”

    “以及……烛九阴。”

    开明兽注视着灰袍男子,微笑道:

    “许久不见。”

    开明兽,洞察万物,知过去未来,镇守天门,威慑百灵。

    烛九阴神色平淡,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道:

    “……你给他的试炼,是什么?”

    开明微笑道:“是一个人情。”

    “人情?”

    “不错。”

    “这一次的试炼里,他应该能够遇到当年出卖契和禹的叛徒,但是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看他自己的了,故而,姑且算是卖给他一个人情。”

    烛九阴神色平淡:“卖给他人情。”

    “那么,代价是阻拦他成为人间昆仑之主吗?”

    开明神微怔,而后摇头叹息道:“……你总是这样敏锐。”

    “不过,你似乎并不担心他?”

    “自然。”

    烛九阴语气平淡自信:“卫渊此人,从来令人讶异。”

    “是吗?”

    “从来使人讶异。”

    开明兽若有所思,而后微笑摊手:“可我又不是人啊。”

    “不管这些了,诸位,九重天门前难得来客人,在他试炼之时,由我来招待几位,请……”

    ……

    西山经,昆仑山。

    那种如同雷鸣般的声音也徐徐停歇了,而陆乙心中稍安稳了些,驱散了那些围绕过来的昆仑神众,让这些神众且去应对外界的山神水神,这一次难得有人间界的生灵挑战试炼,可是大事。

    而陆吾偏偏沉睡,事情就落在祂的肩膀上。

    好不容易安排下去。

    陆乙吐出一口浊气,稍微放松了些,回过头,微微一怔。

    祂看到原本安静的陆吾,缓缓睁开了金色双瞳。

    那一双瞳孔当中,神性的流光一如既往。

    陆乙怔住,而后大喜,道:“尊神,您醒过来了……”

    陆吾神色徐缓宁静:

    “原来如此……陆乙,我睡着了么?”

    祂沉默了下,呢喃自语:“我好像……”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