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8章 梦中之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83
  第0508章 梦中之梦

    ??!

    把陆吾神的沉睡真灵带出祂的梦境?

    夸父差一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看着卫渊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能性,而后很快,刑天似乎也加入了认真思考的范畴里面,夸父嘴角抽了抽,只觉得眼前一片茫然,脑子嗡嗡的,好在九天玄女及时打断了卫渊的妄想。

    “不要做梦了。”

    “你把这个状态的陆吾带出他的梦境,相当于就是要将昆仑三神之一的天之九部主宰神魂和神体脱离,不要说是你,哪怕是大荒的帝俊,或者王母娘娘都没有这样的神通法力。”

    卫渊和刑天对视一眼,一齐遗憾地道。

    “太可惜了。”

    卫渊叹气。

    顺手rua了一把陆吾头顶的毛。

    “是啊,太可惜了。”

    刑天叹气。

    顺手rua了一把陆吾的尾巴。

    九尾虎充满抗拒地用两个爪子抵抗着中古和现代两代战神的大手。

    而后耻辱地失败了。

    卫渊注意到了夸父呆滞的目光,双手把内心深处状态的陆吾举起来,道:“夸父,你也要来一把吗?毕竟是神的幼年期,毛撸起来的感觉相当舒服,比德芙都要丝滑,要不试试看?”

    “这……”

    夸父伸出右手,而后触电般收回来。

    猛地摇了摇头:“还,还是算了。”

    “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卫渊遗憾:

    “这世上恐怕在也没有什么比这只幼年陆吾更好撸的了。”

    “除非幼年期的开明兽。”

    夸父迟疑了下,道:“……渊你和陆吾神,似乎有过仇怨?”

    卫渊伸出手指逗弄着此刻懵懂的九尾虎,漫不经心道:

    “是啊。”

    “祂差一点让我魂飞魄散,也让珏困锁昆仑之巅千年。”

    “禹也曾经因此杀上祂所掌控的那一座昆仑。”

    “仇可以说很大。”

    夸父迟疑道:“那你不会打算……”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指了指此刻卫渊怀里的幼年九尾虎,然后两只手像是抓着什么绳索一样在脖子上绕了几圈,然后猛地一拉,做出了个表情,道:“这样吗?”

    卫渊:“……”

    “我是那么屑的人吗?”

    卫渊无奈叹息一声,而后提起了陆吾的后颈皮把祂提了起来,看着此刻在梦境中弱小的陆吾神不断地张牙舞爪,抗拒着自己,道:

    “我确实是深深地厌恶那个恪守规则,死板不知变通的威严天神,但对于眼前这个小家伙,倒也还没有什么恶感,要在梦中欺负这么个小家伙,我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反倒是觉得,原来强大威严如同律法铁则的陆吾。”

    “在千万年前,也曾弱小如斯。”

    “故可知,世上本无恒强恒弱之理。”

    “我人族他日,未必不可做到陆吾曾做到的事情。”

    “所以严格来说,心情反倒是好很多。”

    “……也不知道祂小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过去了这么久的岁月,祂都变成天之九部的主宰,权位甚至于在羲和常羲之上的天神,在真灵二度沉睡之后,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卫渊盘坐在地上,把幼年九尾虎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陆吾浑身绒毛炸开,本能想要远离这个家伙。

    四只小短腿一起用力。

    嗖一下飞出去。

    然后某大唐剑圣顺势出手,直接托住小老虎的肚皮。

    又把祂拉回来放到自己的膝盖上。

    “???”

    幼年陆吾茫然。

    摇头晃脑,再度用力。

    嗖一下跳出去。

    卫渊又一次恰到好处地托住小老虎肚皮给拉回来。

    幼年九尾虎看着自己明明跳出去,结果又莫名其妙回到原地。

    脸上表情逐渐凝重。

    九尾虎跳一次,卫渊就把祂拉回来一次。

    玩得不亦乐乎。

    “秘技·永远无法抵达的彼岸。”

    夸父挠了挠头,道:“那么,昆仑试炼当中的第三重该怎么办?”

    卫渊道:“如果你说的是陆吾的认可的话,我刚刚已经拿到了,祂的真灵躲藏在了神殿的最下面,祂以前似乎是有过把能用到的东西藏在隐蔽处的经历,所以,我在里面找到了昆仑第三重试练通过的证明。”

    “当然,与其说是证明,应该说,是人间昆仑山神的权柄之一。”

    “一枚烙印着天之九部的令牌。”

    卫渊顺势拂袖,一枚玉色腰牌浮现出来,上面烙印着神代的纹路,有奇特的力量在上面流转着,卫渊若有所思,道:“这应该就属于是人间昆仑山神的力量之一,持拿腰牌,能够直接掌控人间昆仑山附近的天地。”

    “是陆吾权能所分化而出的一部分力量。”

    “由此看来,陆吾本身在昆仑山附近,如果全力施展的话,实力将会相当恐怖……”

    九天玄女道:“既然已经得到了,那么要去得到开明神的认可吗?”

    卫渊沉思道:

    “虽然比较特殊,但是这里仍旧是陆吾的试炼之梦当中。”

    “时间流速应该和外界不同吧?”

    九天玄女讶然,点头道:“确实如此,但是也不可能太过漫长。”

    卫渊想了想,道:“现在的陆吾是真灵沉睡之后,内心的某些东西跑出来的状态,相当于是梦中之梦,祂苏醒之后,还会记得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吗?”

    烛九阴平淡道:

    “这大概不会记得,正常来说,只会有若有若无的印象。”

    夸父面容古怪。

    先是怔住,而后迟疑,最后倒吸冷气,注视着卫渊。

    结合了这几个问题。

    这家伙,果然是想要在梦里面蹂躏陆吾吧?

    果然如此对吧?!

    在老实人夸父不信任的注视下,卫渊总算是没有再戏弄这小小的陆吾神,幼年的九尾虎落在地上,反倒是不敢置信似地,用小爪子轻踏地面,卫渊道:“既然如此,倒是有些时间做点其他的了。”

    “原来强大如你,值守昆仑神系秩序的陆吾,也曾有过这样的岁月,虽然我个人而言很讨厌你,这没说的,但是,我也必须要承认,固守着规则和秩序的天神陆吾,同样对人族的繁衍生息有过很大的裨益。”

    “也曾庇护过无助的人类。”

    “恩是恩,仇是仇。”

    “现在,是人来满足神的愿望了。”

    卫渊微微弯腰。

    伸出手让真灵沉睡的陆吾走到自己的手上。

    想了想,把这九尾虎放在了肩膀上。

    至少在梦里,倒也可以给你一段虚假的,被庇护着长大的记忆……

    九天玄女讶异,道:“……你,要怎么做?”

    卫渊耸了耸肩膀,道:“从祂真灵沉睡之后的表征来看,从小缺乏安全感,孤独弱小,防备心重,那么只要做一点就好,带着祂去——吃喝玩乐!”

    九天玄女沉思。

    “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你确定,你不是想要逗猫玩?”

    卫渊动作僵了下。

    他爽朗笑道:

    “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呢?!”

    “真是会说笑啊,哈哈哈……”

    ……

    西山界·昆仑山。

    诸多昆仑神众神色紧张地看着前方巨大的陆吾神本体。

    似乎是因为之前那个小年轻说出了‘噩梦’这两个字,打开了诸多神众的思路,给他们打开了新的大门,他们现在怎么看陆吾神,怎么觉得祂真的像是做了个噩梦,而后神色就有些沉凝了。

    陆吾位格极高。

    是昆仑山海神系规则的代表。

    能够让祂在沉睡之中陷入噩梦当中。

    这必然是难以想象的大敌。

    是威胁到了昆仑秩序的存在。

    正当他们心中紧张忧虑的时候,原本身躯紧绷的陆吾神突然放松下来,呼吸变得平缓,陆乙这才松了口气,诸多昆仑神众也低声自语果然如此,强大如陆吾神怎么会有噩梦这个说法?

    而后,他们耳畔传来了如同雷鸣一样的声音。

    从陆吾神的身躯里传出。

    威严而强大。

    诸昆仑神众皆神色郑重。

    而在昆仑山外的诸多山神水神也都感知到了这一股声音,如同雷霆一般,长乘神色讶然,道:“这是……陆吾神的气息,陆吾神在做什么?是在呼唤雷霆吗?”

    崇吾山主神色亦是不解。

    被叉出去之后,顽强地爬回来的水鬼沉思。

    若有所悟。

    “等一下……”

    新晋水神举起手,悄悄道:

    “我家原来有养猫的,如果挠下巴的话,猫很高兴舒服就会发出这种咕噜咕噜的声音,这是因为精神放松假声带震动喉腔共鸣,大概猫科都有的特征,所以大概是陆吾神在被rua……”

    长乘神色凝固。

    刷!

    右手抬起,手中的快乐水以凡人绝无法企及的恐怖速度旋转。

    而后直接把快乐水一把塞到水鬼嘴里。

    水鬼的声音直接变成咕噜咕噜。

    四肢抽搐挣扎。

    长乘咬牙切齿,用力把快乐水往里面塞,脸上带着满含杀气的笑容。

    “你给我……闭嘴,闭嘴……”

    “哈哈哈,想要喝快乐水,就喝嘛。”

    “我喂给你!”

    “乖,不要客气……”

    ……

    外界不过片刻,梦中时间则是要长不少。

    卫渊陪着这梦中稚嫩的九尾虎玩耍嬉戏了一通,将祂梦里的强大敌人全部揍趴,而后‘扯高气扬’地从这些强敌面前走过,最后卫渊去‘捕猎’,带回来食物给玩耍的九尾虎幼崽。

    吃饱喝足,也玩得尽兴了。

    稚嫩的九尾虎趴在卫渊膝盖上。

    卫渊盘坐在地,右手手肘支撑膝盖,手掌撑着下巴,左手放下来,用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当做腿,假装是个小人儿,和九尾虎‘战斗’,最后直接一个‘翻身十字固’,用两根手指把祂弄翻到,而后左手食指轻柔挠动九尾虎的下巴。

    不得不说,猫科动物的幼崽都缺觉。

    哪怕是神话生物同样如此,最多是活动时候的范围和力量强得多。

    该睡还是得睡。

    “唔……睡着了。”

    九天玄女眼眸平淡,道:“……该走了。”

    卫渊不置可否。

    ……

    九尾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似乎不再有敌人了。

    不,同样是有敌人,但是梦里的自己身边有了一个同伴。

    也很强大,能够把那些很强很强的野兽打跑,能找来最好的猎物,还能用猎物做出前所未有的美味,祂安心地睡着,但是梦里突然回忆起来——在荒古的天地间艰难求生,勉强找到些许的残羹碎肉,一次次孤独死里逃生。

    并没有同伴。

    祂一下被吓醒了,猛地睁开眼睛。

    温厚的手掌仍旧还在祂头顶按着,紧绷的身躯缓缓放松下来。

    白发的剑者微微颔首,嗓音温和道:“做噩梦了吗?”

    “继续睡下去吧……”

    九尾虎的意识终于安静地沉睡了,祂在最后沉睡的时候,用力地咬了下白发剑者的手指,一滴鲜血落入嘴里,最后才沉沉地睡去了。

    一直到陆吾的真灵再度安睡,卫渊才龇牙咧嘴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手指抽出来,看着上面的两个洞,嘴角抽了抽,用力吹气——

    这可是他的肉身啊!

    被契无良埋在泥土里腌制了足足五千年的肉身啊!

    是胃口好到可以和禹相提并论的肉身啊!

    居然被这么一个小不点直接咬破了?

    你的牙是什么做的?

    “该说陆吾还是陆吾么……哪怕是真灵沉睡后幻化出的幼年状态,牙口还是这么厉害。”

    卫渊甩着自己被咬破的手掌,另一只手托着小老虎的头。

    九天玄女看着陆吾,随意道:

    “……我还以为,你会利用机会,对陆吾做些什么。”

    卫渊把陆吾放下,道:“嗯?做些什么?”

    “你是指得留下术式道法,类似于烙印之类的吗?”

    他笑道:“我所希望的,是堂堂正正地把陆吾击败,而不是用那样是方式。”

    “也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出一口气。”

    “否则心里不痛快。”

    玄女皱眉:“奇怪的论断……”

    卫渊道:

    “趋利避害是生灵,但是有时候偏要给自己找难题的才是人。”

    “留下烙印,我讨厌那种事情。”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这个还是可以的。”

    九天玄女微怔。

    看到卫渊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字:

    ‘今,陆吾认可当年做的事情是错的,涂山部族渊与昆仑珏之事,并无不妥,当年裁决,有所不公,在此广告天下,以示歉意’而后面不改色,拿起小老虎的右爪,哈了口气,啪一下直接按在白纸右下角。

    还按着爪子左右挪了挪。

    让爪印更清晰些。

    九天玄女:“……”

    烛九阴:“……”

    烛龙闭上眼睛。

    没眼看。

    都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好,还是不好。

    卫渊看着手里的证据,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丰收老农一样把东西赛道怀里,而后看着彻底安宁沉睡下去的天神陆吾,手指轻轻点了点祂的眉心,神色柔和下去,道:

    “既然是梦里面,就不要有什么亭台楼阁,神灵威严了,看着都累。”

    道门法决流转,扭曲梦境自然不可能,但是靠着得来的腰牌,稍微影响倒是正常。

    这梦境没有抗拒卫渊。

    于是那些威严而沉重的亭台楼阁一一散去了。

    稚嫩的九尾虎身边,便是繁花盛开,周围奇珍异兽,蝴蝶纷飞。

    阳光温暖和煦。

    是曾经期望的生活。

    沉睡的陆吾真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白发的剑者起身,负手离去:

    “……好梦。”

    “下次相见,你便不记得我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