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剑锋三尺斩神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12
  第0507章 剑锋三尺斩神明

    试炼之梦中。

    卫渊脚下步法运转,掌中气剑凌厉,在得到九天玄女所传的那一段口诀之后,眼前仿佛能够看得到规则的流转,本来只是这样倒也无妨,但是偏偏眼前就恰好有一个能作为陪练的陆吾分灵。

    又有烛九阴,刑天,无支祁在旁看顾,防止出了岔子。

    于是在沉思之后。

    在无良白嫖了答案之后,某白毛成功再度将考试主考官白嫖成为陪练。

    卫渊冷静地和陆吾的分灵对练,过往的诸多战斗经验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作用,哪怕是面对完全陌生的神之分灵,也不曾落入太大下风。

    烛九阴神色若有所悟,嘴唇无声开阖:

    “当年传授给轩辕的那一门气决?”

    “金函玉经?”

    九天玄女微皱眉注视着和陆吾交锋的卫渊,平淡道:

    “是,但是只有第一段。”

    “他的剑术很强,不需要后面的部分。”

    “或许,以剑理阐释法理,才是他应该走的道路,强行将金函玉经全部传授给他,不是什么好事,不过,金函玉经不比寻常,哪怕是他,有宿世积累,也休想要一……”

    正说着。

    卫渊掌中的剑又一次崩碎。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掌中的气剑崩碎了多少次。

    看了看右手手掌,若有所悟,叹息道:“原来如此。”

    五指微握。

    消弭下去的剑气猛地暴烈。

    玄女声音微顿,隐隐然有剑鸣之声通天贯地,卫渊猛地踏步向前,并指刺前,袖袍猛地翻卷滚动,眉心佛光流转,剑气纵横,劲气流转至极,掌中仿佛握了一柄真正的剑,和嘶吼咆哮着冲来的陆吾分灵碰撞。

    转瞬之间,一人一神似乎交换了位置。

    剑鸣和虎咆声音持续数息,方才湮灭下去。

    卫渊闷哼一声。

    右臂袖袍寸寸崩裂。

    踉跄数步。

    面色煞白,哪怕是以这一具特殊的身体,都忍不住张口咳出一口鲜血,紧绷着面容的九天玄女这才稍松了口气,继续道:“……哪怕是他,也休想要一蹴而就。”

    声音落下。

    卫渊五指缓缓握合。

    陆吾分灵猛地咆哮出声,其中隐隐有些震怒。

    而后眉心出现一道剑痕,神力被斩破,规则也流转,以剑理阐释法理,斩去神力,破除规则,唯剑不灭,而后这一道陆吾分灵昂首咆哮数声,就此崩灭,像是一团没有骨骼血肉的云气一般溃散,流入天地。

    刑天感慨道:“确实是没有一蹴而就。”

    “我数了数,大概得有两蹴吧。”

    “你觉得……”

    还要开口,夸父尴尬大笑着道:“……这,冕下,喝茶,喝茶啊。”

    “哈哈……”

    卫渊指掌中的剑气流转散去。

    手握因果,可斩宿命之中芸芸众生。

    剑指法理,当可对天神拔剑,一剑破法。

    卫渊沉思许久,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大约明白了如何以剑对神的方式,其实需要转变思路,不是要像是去斩杀生灵或者妖物那样斩去肉体,泯灭魂魄,斩神之法,是以剑斩道。

    当然没有那么离谱。

    但是大概是得破开神力的庇护和流转,才能真正对神造成伤害。

    眼前这终究只是陆吾的一道分灵,和陆吾本体的差别几乎等同于齐天大圣的一根毫毛和齐天大圣本身的差距,诸如若是想要对和陆吾同等位格的烛九阴出手,那么就要一剑斩破日月轮转,才有可能。

    否则的话,就会永远被驱逐在时间之外。

    这是卫渊从刚刚烛九阴对陆吾周围时空流速干扰判断得来的。

    而他当年能斩去组成十二元辰大阵的元辰,毫无疑问。

    烛九阴虽然说自己并不擅长时光岁月。

    但是恐怕这个不擅长,也是要强于十二元辰这个层次的大荒神灵。

    卫渊将手中的剑散去,朝着气质英武凌厉的玄女微微拱手一礼,郑重道:“多谢指点。”

    “我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九天玄女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领悟速度,尚可。”

    卫渊听出了这位昆仑神女话语里面潜藏的波动,伸出手掌,微笑解释道:

    “其实不是我领悟的快。”

    “是之前刑天祂们想办法让我学会了轩辕剑法。”

    “而我对于剑法,多少懂一点。”

    “所以能够感觉到,轩辕剑法里面有几招,和这一门气决隐隐相合,有彼此促成的功效。”

    “大概就是因为之前掌握了轩辕剑诀,我才能够这么快就上手吧。”

    刑天还要开口。

    “哦,难道说九……”

    夸父直接拿着茶杯怼进了刑天嘴里,大声笑道:

    “冕下你还要喝茶啊?”

    “不要客气,我喂给你!”

    “哈哈哈哈……”

    九天玄女眼神微敛,看向卫渊,嗓音清冷:

    “你觉得……这是为何?”

    卫渊想了想,回答道:

    “大概,是这一门功法的创造者,对于轩辕而言很重要吧……和刑天交手时候的轩辕帝已经是中土的首领,他的实力必然已经抵达了巅峰,年少时的剑法完全可以更为纯粹,删繁就简,单人独剑就是巅峰。”

    “但是在这剑法里面,却有着专门为了这一门气决准备的剑招剑式。”

    “这和他当时的境界是不同的。”

    “人可能会说谎,但是剑者的剑式是不会说谎的。”

    “他一定无比思念曾经和这一门气决的主人并肩的日子吧,所以,哪怕是当年和刑天反目,彼此厮杀的时候,同样会用出这样的剑诀。”

    卫渊感慨问道:

    “这一门气决的创造者是……”

    九天玄女面不改色:“不知,我只是偶然在一处白云洞所得。”

    “原来如此。”

    卫渊沉思:“我也曾经修过道法。”

    “道门有传说,周敬王时期,吴越交战,九天玄女在云梦见异兽白猿,白猿对玄女极为恭敬,终日摘花献果,加以供奉,后所传法,是为白云洞君。”

    “后世传说的天书传说里面的天书,据传也是白猿盗窃玄女九天秘书之一的《如意册》,抄录在了白云洞的石壁上,看来没有错,这一门气决应该就是九天玄女的九天秘书之一的内容,是九天玄女所创。”

    夸父:“……”

    卫渊轻声道:“还需要什么解释呢,人会说谎,文字会编织幻觉,甚至于感情都可以故作欺瞒,唯独生死相伴的剑和剑诀,代表着赤诚之心,人至少不会对一柄武器说谎,看来,轩辕帝始终在怀念着九天玄女吧……”

    卫渊低声叹息,遥想当年之事,隐隐感慨。

    烛九阴讶异地看着卫渊。

    难道他有天机易术的天资?

    虽不曾修行,也能自然而然趋吉避凶?

    而九天玄女神色不自觉柔和下来。

    她甚至于在者一刹那觉得,自己是否对于眼前的剑者过于苛刻。

    “是吗……”

    直到卫渊感慨着说完最后一句:“……怀念着自己的老师。”

    烛九阴收回目光。

    好,

    没救了。

    卫渊没有注意到九天玄女眼底的刹那凌冽,也没有再谈论过去隐藏于历史当中的隐晦心思,故人已逝,唯独剑诀当中的一招一式,还藏留有不为人所知的情绪,他只是沉思道:

    “可是……赢过了陆吾的分灵,为什么这一关还没有结束?”

    玄女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嗓音清冷道:

    “……很简单,同样是陆吾沉睡的缘故。”

    “你要知道,过关与否是陆吾决定的,而现在你把陆吾分灵打散。”

    “相当于考核之时把裁判考官驱逐了,又如何得知,你是过关了?”

    她语气玩味。

    “……”

    卫渊扶额,只觉得头痛,临到最后一步了,反倒遇到个这事情。

    烛九阴缓声道:“无妨,可自寻找,祂真灵沉睡,这个试炼之梦是依据祂的真灵而诞生的,现在这个梦境既然还在,代表着试炼未破,真灵尚存。”

    “找到祂的真灵,拿取信物,应该就可以过关。”

    烛九阴的位格最高,哪怕是全盛时候刑天的战力同样强大无双。

    但是对于这些知识,刑天表示并不理解。

    于是分头行动,寻找陆吾真身。

    “陆吾是天之九部,执掌天规律法和威严,洞若雷霆,如天之怒。”

    “那么,祂应当是在这幻境最高处才对。”

    卫渊若有所思,迈步往最高处的亭台楼阁行去。

    陆吾的梦境里面,就仿佛是祂所执掌的那一座昆仑,处处可以看到珍奇异兽,奇花异草,而在最高处,有一座威严至极的亭台楼阁,如同天神俯瞰自己的领域。

    卫渊踏步往上,推开了门,却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他微微皱眉:“……难道说不对,神灵的威严,绝对的秩序。”

    “陆吾的真灵必然是象征着这些才对。”

    “所以祂在梦中应该也就是在这里。”

    “还是说,因为祂的真灵也陷入了沉睡,所以再度发生了变化,从表层真灵表征,化为了真灵最深处的模样……”

    卫渊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转而绕到了那神殿御座后面。

    大秦时代黑冰台的机关知识,让他至少察觉到了御座下不平整的地方。

    “没有以神通变化巨大威严,甚至于出现了没有用法力神通的机关,在睡梦之中,真灵的二次沉睡,相当于进入到了真正的内心深处,难道说……”

    卫渊迟疑着打开了机关。

    下面是一个小型的地下暗道,持剑走入其中。

    黑夜中,出现了两点幽幽的光。

    而后是一声咆哮,带着恶风袭来。

    卫渊下意识一拳砸出。

    他,找到了‘陆吾’。

    大概。

    ……

    片刻后。

    试炼之梦的核心处。

    卫渊缓声道:

    “所以说,这里是陆吾的梦境,也是试炼之地的基础。”

    夸父点头。

    卫渊道:“这里的陆吾真灵意识,因为神力的极度匮乏和精神上的疲惫,已经陷入了沉睡,因而进入到了某个,从不曾发生过的特殊状态。”

    刑天颔首。

    卫渊沉思,而后若有所悟,自语道:

    “强势者的内心,很有可能潜藏着自己也不明白的柔弱之处。”

    “始终庇护他人的强者,偶尔也会怀念曾经被庇护的时光。”

    “被所有人‘公认’和‘期待’的强者,就连梦里都不可以软弱,唯独在梦中的自我都失去意识,陷入沉睡的时候,才能回到当初弱小,不需要承担巨大责任的年代里。”

    “确实符合心理学,所以……”

    卫渊指了指咬着自己肩膀死活不肯松开,约莫一只手臂大小,龇牙咧嘴的‘猛虎’,嘴角抽了抽,道:“这个小家伙,就是陆吾真灵在极端疲惫,连续沉睡之后,表达出的内心深处的某种‘自我’的可能性?”

    那猛虎完全没有修行成人面虎身的状态,还是虎首。

    尾巴蜷缩成一团。

    牙齿倒是很锋利。

    正在努力咬着卫渊的肩膀。

    卫渊屈指叩击直接一个脑瓜崩。

    猛虎炸毛,身上从头到尾炸开细细的透明绒毛。

    蜷成一团的尾巴一下变成九条,然后垂落下来。

    只是仍旧倔强无比,死死地咬着卫渊的肩膀,四肢和九个尾巴,整个像是猫条一样垂下来,用力咬着卫渊的肩膀,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卫渊掏出手机,顺势给陆吾的‘深处自我’拍了张合照。

    夸父强行让自己的视线从此刻的陆吾身上移开。

    道:“不过,无论如何,渊,你是找到了陆吾的真灵。”

    “可以通过试炼了。”

    卫渊沉思,道:

    “试炼不试炼的不是很重要。”

    “如果我把祂带离这个梦境,会发生什么?”